【 邓文斌:小续命汤麻黄附子细辛汤治疗面瘫】

2021年10月30日00:19:28 发表评论 4 views

顾某,男,39岁,绵阳市江油人,电工,2016年2月19。患者两个月前因外出巡线回来在车上睡着,车窗打开吹风后出现面瘫,四处治疗效果不好,经他爸爸介绍而来治疗。高个子,壮实,面红黑 ,不出汗,不发热,不恶寒,口不干,口不苦,不想喝水,大便正常,小便黄,舌质暗红,舌苔薄黄,小便黄,有血糖高的病史,脉沉滑重按无力。
分析:虽然不发热不恶寒,好像没有太阳病,只能说没有狭义太阳病(流鼻涕打喷嚏发热恶寒是狭义太阳病),但是广义太阳病是存在的,两个月前在车上被车窗风吹后,才出现面瘫,可以看做广义太阳病,他病没有好,就证明这个风寒邪气没有被驱逐出去;甚至说远一点他本来体内就有风寒湿邪,车窗吹风只是加速伏邪的爆发而已,所以广义太阳病是存在的,也是唐方为什么对于中风和面瘫这些病,喜欢用续命家族方子来治疗的原因,他们都含有麻黄汤和桂枝汤的影子都是解表透发伏邪而设计的;小便黄,舌质红,舌苔薄黄,伏邪久不解慢慢入阳明,小续命汤中有黄芩防己芍药来对应;两个月不解的病邪,脉沉滑而重按无力,少阴证也,整个辨证为:太阳阳明少阴证,方用加续命汤加味,药物如下:生麻黄20克(去泡沫),桂枝30克,防己20克,黄芩12克,防风20克,赤芍15克,川芎20克,党参15克,制附片20克,大枣10克,白细辛20克,4剂。制附片先煎30分钟,其他药物不侵泡再煎40分钟,分四次喝完。
2月25号来二诊,吃了没有副作用,证明方子对路,慢性病方子对,必须要坚持,作为医生必须要有底气要求病人坚持,效果不大,症状同一诊,在一诊基础上加剂量,并加独活,生姜,茯苓,4剂。
3月1号三诊,喝完药效果明显好转,嘴角?斜漏水好了很多,右边嘴角处疼痛,舌质红,舌苔薄黄,脉沉滑,二便正常,口中和,在二诊基础上加大黄附子细辛汤(偏于一边疼痛)再加南星化痰,药物如下:生麻黄30克(先煎去泡沫),桂枝30克,防风30克,防己20克,黄芩10克,赤芍30克,川芎20克,党参20克,制附片30克,杏仁20克,制南星40克,大枣15克,大黄4克,白细辛30克,生姜30克,4剂,煎煮方法同一诊,只是时间延长。
3月7号四诊各方面进一步好转,接近痊愈,效不更方,南星换成半夏,构成火神派的姜附苓半汤,化无形之痰更好,再抓6付。
3月15号五诊,善后治疗,痊愈了,怕复发,散剂善后,四诊处方去细辛(散剂一般不用细辛),三剂打成粉剂,每天三次,一周吃五天,停药两天,间断服用,药物如下:生麻黄40克,桂枝30克,防风30克,防己20克,党参20克,赤芍30克,黄芩30克,川芎20克,制附片40克,杏仁20克,法半夏30克,大枣20克,大黄4克,独活30克,泽泻30克。生姜煮水喝药粉,每次六克,每天三次,以后喝五天,停两天。
后随访痊愈。
精细点评:对于面瘫或是中风疾病,在汉唐时代基本认为是外风所致,后世则认为是内风,尤其是张锡纯的建瓴汤和镇肝熄风汤为代表,导致现在非常多的中医师,对中风面瘫疾病的治疗都认为是内风,不会用也不愿意用续命家族方子,从而让许多这类疾病被延误治疗迁延不愈。我们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这类疾病以外风为多,少部分患者也是有内风致病。这类病人往往都有一个潜伏期,或是说有伏邪进入体内的过程,伏邪进来没有经过治疗,因为症状轻微不容易感知,所以一般不会去治疗,由于太阳与少阴互为表里,他们有天然的亲近性,所以太阳的伏邪非常容易进入少阴位,形成太少合病,有的还进入太阴或是阳明位,形成复杂疾病,这就是外风所致中风或是面瘫的病机。
本医案的成功治疗,也就是知道伏邪,知道外风,更加知道续命家族方子,所以没有丝毫的犹豫,根据四诊,变出六经病位,采用小续命汤加麻黄附子细辛汤,有信心,守方不变,只是微调而已。尤其需要指出的现在非常多的中医师按教材来,固定思维,一般用牵正散,有时有效果,大多数没有效果,希望阅读此案后有帮助,更好全面重新学习经方,学习经方思维体系,学习经方方证,学习经方药证,才能浴火重生,造福病人。
独活药证:《本草通玄》:"治失音不语,手足不随,口眼歪斜,目赤肤痒。"
选自《风湿免疫疾病医案精微点评》
作者 邓文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