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原访李可老中医

2021年10月29日00:24:44 发表评论

田 原:您现在带了多少学生?
李可:现在能够独当一面的,有这么三五个。
田原:这三五个学生都在哪儿?
李可:山东有一个,在中医药大学;广东有几位;广西有一两位。
田原:您担心他们会受到客观环境的一些制约吗?
李可:让他们自己去奋斗,扎扎实实做自己的工作。在山东的那个学生把他这几年看的各种病的病例,都做了系统的总结。统计现代医学认为不治之症的病例,我们中医治疗好了多少,治疗结果都有西医的诊断,有西医的最后鉴别,他肯定没话说啊。

田原:得到了您的真传的学生们,除了出诊还再带学生吗?
李可:他们呢,就是在他们所在的那个省、市,办一些研究机构,招一批学生,或者不固定地开班授课,用这个方法来往下传。我很担忧的是没人继承,只要是诚心诚意学习中医的,我都会带一段时间。但是坚持学下来的人很少,他们顾虑太多。比如西医出事故不是大事,中医出事故就是大事了。所以他们要有破釜沉舟的决心。
田原:您身边有多少学生跟您出诊?
李可:没有。我最近很少看病。

田原:我曾采访过一位满医,他有门绝技,针特别长,最长的一尺多,扎在身上是要扎透的,甚至能扎眼球和一些禁忌穴位。这门绝技几乎快失传了。他找学生三个条件:1、胆识,2、悟性,3、韧劲。看着很简单,其实很难做到,像您说的很少有人难以坚持到最后。
李 可:学中医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成功的,没有信心不行。当医生要发大誓愿,学医不是为了去赚钱,你不能考虑自己,只是想着怎么把病治好。有了这点,胆识自然就有了,附子就敢用了。胆量这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田原:但是毕业以后是要进医院的,进了医院,就有很多无形的束缚……
李可:如果没有冒险精神,就很难成功。我去救病人,也有朋友说你是个二百五,去救病人,也没有红包,万一死了,他要敲诈你。(笑)而我当时只是想怎么把病人救活,不会去想别的。在病人生命都要没了的情况,医生一心想着赶快救他,就算没成功,病人也是能够理解的,农村的百姓非常淳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