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经方 ▎中医治疗发热之麻黄汤、葛根汤

2021年10月30日01:40:33 发表评论

麻黄汤与葛根汤是张仲景《伤寒论》治疗太阳病表实寒证的主要方剂,也是临床治疗外感病的重要方剂。麻黄汤由麻黄、桂枝、杏仁、炙甘草组成,葛根汤由葛根、麻黄、桂枝、白芍、生姜、炙甘草、大枣组成。由于麻黄汤与葛根汤皆能有效治疗外感风寒引起的发热,此种发热常对应西医的流行性感冒、普通感冒、急性支气管炎、慢性支气管炎急性发作等病,故在此一并论述。
方药解读
方中主药性味要点 麻黄辛温宣肺散寒,桂枝辛温通阳发汗,葛根解肌止痛,杏仁肃降肺气。
方中主要的药物配伍 麻黄与桂枝属于相须配伍,两药联合使用可增强辛温发汗、温肺散寒的功效,以增强治疗表实寒证引起的发热疗效;麻黄与杏仁属于相使配伍,麻黄偏于宣散,杏仁偏于肃降,两药合用可调畅肺的气机,肺脏气机通畅则寒邪自除。
用量 一般情况下各药的用量为葛根15~30g,生麻黄6~9g,桂枝6~9g,杏仁6~10g,生姜5~10g,大枣5~10g,炙甘草5~10g。儿童按成人1/3~1/2的剂量使用。应用指征
麻黄汤以辛温发汗、宣肺降逆为主,主治太阳伤寒证,或风寒犯肺证。常见症状有发热、恶寒、无汗,或伴有身体疼痛、腰痛、骨节疼痛、咳喘,脉象可浮,或浮紧,或浮而数。
葛根汤以辛温发汗、解项背疼痛为主,常见症状有发热、恶寒、无汗、头痛、项强,脉象可浮,或浮紧,或浮而数。
二者的运用指征差别在于:麻黄汤由于有杏仁,止咳平喘强于葛根汤,而葛根汤中葛根对于项背部强痛不适有特效。病案举例
麻黄汤案例 患者,女,25岁。1天前外出受寒后出现恶寒身重、发热轻、鼻塞、流清涕、咳嗽、全身肌肉酸痛、喜热饮、大小便调。就诊时恶寒甚,测体温38.5℃,二便调,舌质淡红,苔薄白,脉浮数,辨为外感风寒表实证,为麻黄汤证,给予麻黄9g,桂枝9g,苦杏仁8g,炙甘草5g,1剂,水煎服,嘱咐患者每隔3小时温服1次,温服后盖被子休息。患者服药后汗出、热退,诸证缓解,1剂药尚未服完即痊愈。
按:“太阳病,头痛、发热、身疼、腰痛、骨节疼痛、恶风、无汗而喘者,麻黄汤主之。”本案患者一派外感风寒的表现,直接运用麻黄汤治疗,方证对应,疗效较好。一般来说,本证多用于体质较好、形体充实的青壮年。
葛根汤案例 患者,男,28岁。因恶寒、发热2天就诊,曾自服布洛芬后汗出热退,但体温随后又升高。诊见:发热(体温38.6℃)、恶寒恶风、无汗、头痛、颈项腰背拘急酸痛、口干不欲饮、纳未减、两便可、舌淡胖、苔薄白、脉浮紧。证属外感风寒,经腧不利,为葛根汤证,给予葛根汤治疗。处方:葛根15g,麻黄9g,桂枝9g,白芍9g,生姜10g,炙甘草6g,大枣10g,1剂,水煎服,嘱患者温服后盖被子休息。患者服药后汗出,诸症大减,次日体温未起,发热告愈。
按:“太阳病,项背强几几,无汗恶风,葛根汤主之。”凡临证符合该条文,证属太阳伤寒、经气不舒,投之屡验,取效甚捷。运用禁忌
汗出、恶风、发热的患者不宜用,因其往往为桂枝汤证(将在桂枝汤治疗发热中详细讲述);发热、口干、咽痛、舌质偏红者不宜用,因其往往为银翘散证(将在银翘散治疗发热中详细讲述)。运用须知
煎煮及服用方法 煎药时间不宜过长,一般大火烧开后小火煎熬20分钟左右即可,每剂药煎2次,2次煎出的汤药混合在一起,然后平均分成3份,于早、中、晚分3次服用。若服药后病除,止后服;若病证仍在,当继续服药。用药总量≤3剂。
注意事项 服用麻黄汤及葛根汤时,应适当加衣取暖,以助发汗;若病情重者,可酌情加大药量。总 结
麻黄汤与葛根汤为治疗表实寒证的主要方剂,两方都具有发汗解表的作用。临证见发热、恶寒等风寒表实表现者即可运用,往往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是在实际的运用中,笔者体会有如下3点。
两方的运用范围问题 两方应用范围其实是很广泛的,以发热、恶寒表现为主者即可运用。但是,临床常见感冒、流行性感冒、上呼吸道感染及急性支气管炎早期患者,往往自购药物治疗,或服用布洛芬等解热镇痛药或一些治疗感冒的常用中成药等,症状不减或出现高热时又往往进行输液治疗,后再找中医治疗时其表现往往已不是典型的风寒表实证。所以,在临床运用时要注意证型的转化情况,要进行相应的变通。另外,伴有颈项痛者用葛根汤,伴有咳喘时用麻黄汤。笔者在临床常运用此二方于周围熟识的朋友及亲人,在外感早期即用,往往1剂汗出而愈。
可尽早用于风寒表实者 笔者的一个大学同学,平素体质健壮,偶患感冒发热,嫌中药煎药麻烦,所以,自行输液治疗,运用抗生素及退热药治疗,不想病情没有得到控制,反而转为肺炎。其后运用强效的抗生素及其他西药对症治疗,不幸的是最终没能控制住病情,因感染性休克而病逝,年仅30岁,西医某权威专家认为该同学死于病毒感染。这给笔者极大的震撼,试想该同学患病之初,出现发热、恶寒时即用麻黄汤或葛根汤治疗,使发热随汗外解,或许又会是另一种结局。扼腕之余,笔者认为,在西医输液滥用的今天,作为中医师来讲,对此要保持深刻的警惕性,感冒、上呼吸道感染或急性支气管炎早期往往是病毒感染,输液治疗有引邪入里的可能,能加重病情;中医强调祛邪外出十分重要,对于风寒表实者,此二方力量强大、起效迅速。
两方运用的禁忌问题 由于麻黄发汗力量较强,所以,往往为医生及患者所忌惮。对此,笔者在临床运用时针对体质壮实的青壮年且恶寒发热剧烈者,往往使用麻黄汤,如研究生期间曾治疗宿舍一同学,因其体质壮,所以麻黄用至15g,服用1剂药后即汗出热退。但是对于体质稍弱的风寒表实患者,笔者往往使用葛根汤,因为该方中含有大枣、白芍,能够明显减轻麻黄、桂枝的发汗作用,同时大枣、白芍益气养血,具有扶正作用,这样就使得该方缓和了许多,所以,对于体质偏虚的患者,葛根汤就更加适合运用了。
作者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 周庆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