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身试药,麻黄附子细辛汤30g量 文:刘世尊

2021年10月30日00:23:06 发表评论

我是一名普通的纯西医临床出身的乡村医生,自2005年至2014年的十年间,一直在外闯荡学习各类针法治疗疼痛。
针法技法的确是掌握了不少,但总有一些病人反复回来求治,一直心存不甘。不服气的心,让我一直也在寻找着更好的方法,怎样才能够让病人解除痛苦享乐人生?终于在2014年底与张树伟师兄网上交流期间谈到了用经方调整人体的体质的问题。
然后得知2015年1月,中华张仲景中医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将要举办第一期,涂华新老师主讲的经方精品讲座,随后基本上每期的讲座我都有幸的参加了。
这次参加2016年的第一期讲座,结束以后回家下了火车坐大巴的过程当中,由于车上的空调坏了加上路程有些远,在大巴上一直挨着冷,一动不动的坐了4个半小时。果不其然,回家以后全身乏力,腰背冷痛,自觉板硬不敢屈伸,不能弯腰拾物,半点精神也没有就想卧床休息,随即大脑中直接反映出了涂老师讲得阳虚外感:麻黄附子细辛汤证。自己随即拿出镜子伸出舌头给自己看了一下舌苔:薄白苔,淡红舌。
当天下午自拟了麻黄附子细辛汤原方原量:生麻黄30克 熟附片30克辽细辛30克,自己动手煎药,5碗凉水泡药一小时,然后大火煎煮,水开后计时,并打开煎药壶盖,小火慢煎了两个小时,剩了一碗水。此时已到晚上5点半,天已黑下来了,当即简略的吃了一点儿饭,就赶紧把药喝上了半碗,然后上床盖上被子准备发汗。
药喝上去十几分钟以后,就感觉心前区“呼嗵呼嗵”的跳,好像刚干完体力活儿,赶快数了一下心率,85次/分钟,还可以;又过了十几分钟,自腰部开始,至双下肢、双足背,出现凉酥酥的感觉;而后的半个小时之内,一会儿酥酥一下,一会儿酥酥一下,就像凉蚂蚁在腿上爬行的感觉;大约晚上7点钟以后,这种感觉才消失。
还要说明的是,这半碗的麻黄附子细辛汤,不只是腰跟双下肢的出汗,整个身体全都出了大汗。为了不让汗出的身体虚脱了,翻动一会儿身体,停一会儿出汗,静卧一会儿,汗又开始出,就这样一直折腾了一夜。
令人吃惊的是虽然一夜没有睡好觉,第二天腰也不疼了,身上也不乏力了,工作了一天也不困,照样精神饱满。一剂中药麻黄附子细辛汤就喝了半剂,病愈告终。
医生简介
刘世尊,男,汉族,1979年出生,山东招远人。本科学历,卫生部注册执业医师。1995年起经本地卫生学校、山东中医药大学学习毕业;临床工作中不断学习,于2006年开始拜师学习了朱汉章创始的针刀医学、刃针、神经触激术、银质针、董氏奇穴、长圆针疗法等各种特技针法。2015年1月又在涂华新老师的教导下学习了中医经方。在临床实践中积累并丰富了对疑难病的防治经验,同时也得到方圆几十里患者的好评。现结合各种医疗技术和中医经方于临床疗效倍增。以“病非人身素有之物,能得亦能除,言不可治者,未得其术也”自勉,多处学习,提升医疗水平,救患者之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