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黄附子细辛汤治病多

2021年10月30日00:19:59 发表评论 10 views

那再来我们看这个麻黄附子细辛汤:
【桂11-21/宋300】
少阴病始得之,反发热,脉沉者,麻黄附子细辛汤主之。
【麻黄附子细辛汤方】
麻黄二两 附子一枚,炮去皮,破八片 细辛二两
右三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黄,减二升,去上沫,纳诸药,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日三服。
条文写说:“少阴病始得之”,刚刚开始进入少阴病的时候,“反发热”,这个人反而发起烧来了。
一个人刚得少阴病,理论上是烧不太起来的──当然也有例外,因为真武汤、四逆汤也是标准的少阴病,但是它是烧得起来的──所以我这个说法是有点瑕疵的。简单来说呀,张仲景这个辨证点,在临床上并不好用。
那么它说“脉沉者”,如果你遇到少阴病的麻黄附子细辛汤证,你把他这个脉,通常那个人的脉就是比正常的情况再更沉一些、更弱一些。那如果你要说开麻附辛有什么“确定的脉象”,好像也不太有耶:尺脉大浮的,有;尺脉大沉、大弱的,也有。所以尺脉比正常人沉或者浮,感冒的分类,大概都算到少阴,常常是开麻附辛或者是真武汤,这是一点。
以麻黄附子细辛汤的方剂结构来讲的话,麻黄是外发的,附子是补阳的,那细辛,在这边我们可以说细辛是“通经驱寒”的药。身体里面哪里有水,而水里头有寒气,细辛就可以把这个寒气逼散。
与水气相关的经,一个是少阴经吧,一个是太阳经,但是我们通常也不会拿细辛作太阳经引经药,一般是用它来作少阴经引经药,就好像连属着往里的附子跟往外的麻黄,当做一个桥梁。少阴经走到最表面的时候,那个地方就可以用麻黄把邪气推出去了。在里面的时候,要用附子补阳,细辛就好像负责把附子补了阳气之后,但是那邪气、寒气还没有办法构到外面让麻黄推出去的话,中间那一段交给细辛。一般经方临床医家是这样看待细辛的。
那当然细辛在《神农本草经》的功能是什么?“通九窍”,对不对?所以后来麻黄附子细辛汤等也于是我们中国人“通九窍”的专病专方罗;这个另外再说。
还有一点就是,麻黄附子细辛汤呢,是一个我们今天临床非常好“滥用”的方子,好像有一个大陆什么地方的江湖传说,某位医生,几乎不管什么病人来,都开麻附辛,谁吃了也都有好。他就只是把脉,觉得这个人尺脉虚,就开麻附辛,就这样。
这样的开法,你觉得有没有道理?今天的人感冒,的确有很多人,乍看是太阳病,但其实也是可以用麻附辛的。比如说,有两种状况我们是感冒不分经,直接用麻附辛的:
第一种,就是一感冒,什么症状都没有,就只是流清鼻涕,那马上吃麻附辛,阳气就通上来了,你就不一定要用桂枝汤或麻黄汤。然后另外一种,就是一感冒的当下,立刻就腰酸腰痛、一感冒腰就直不起来的,那也是直攻少阴的,那种情况下用麻附辛效果都不错。
还有一种看法是:如果照张仲景的讲法,这个人是“发热而脉沉”,发热,是一个人的身体亢奋、紧张,脉沉是这个人血压掉下来了,心、肾都衰弱了。你可以说在这个药物组里面,附子是一个可以“强心、强肾”但是会“降血压”的药,病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直接只开附子好不好?不一定行,那个人的血压不能更低了。而麻黄是发邪气,对心肾不太好,但是是“升血压”的药,所以这两个东西正好又是一个翘翘板,针对这个脉证来讲,“反发热.脉沉”这个状态,麻黄、附子同用是有意义的;大概是这样的思路。
像〈太阳篇〉的麻黄汤这个方子,有人就说,麻黄汤其实是一个“大寒药”,是“寒到你出汗”,这个说法是一个象征性的讲法,但是从药性这个面向而言,我觉得这个象征性的讲法是很有道理的。
咳嗽气喘之类的病,也有开麻附辛的时候;因为它也是一个调血压的方子。高血压我们不太用麻附辛,但是低血压我们常用麻附辛。而“低血压”的这种说法,也牵涉到嗜睡症(少阴病“但欲寐”嘛),通常是用麻附辛的。
麻附辛与扁桃腺的发炎
另外,一感冒立刻就扁桃腺发炎的,我觉得麻附辛也是可以用的主轴。
我们喉咙痛,也是有实热的喉咙痛的,像麻杏甘石汤证、银翘散证……那都是有实热的,怎么知道有实热?右寸,上焦的脉,跳得比平常有力、凶猛,就知道是有实热的。那个不属于少阴的守备范围,你要算温病也可以。
麻杏甘石汤证那种实热的喉咙痛先姑且不论,当人在得阴证、尤其是少阴病的时候,扁桃腺烂掉是常有的事情,这个阴证,把脉的时候,脉是沉细的,可是喉咙痛得不得了,人的三阴经都有走到喉咙这边,肝经、脾经、肾经在支撑人的喉咙,而最关系到扁桃腺的,是少阴肾经。
当少阴肾经受了邪气的时候,支持扁桃腺活下去的生命能就会被切断;一旦扁桃腺的生命能被断电了,它就失去抵抗力、细菌就乱繁殖一通了。所以扁桃腺烂掉、痛得要死,你以为是实热、发炎,但其实很有可能是少阴经被断电了,这样当然是要用疏通少阴经的药来治疗它。所以,如果你的扁桃腺痛得不得了,而你的脉又是偏比较沉细的,我们要想到从少阴治:这是一个阴证,要用阳药。
当然,也可以用一点点寒凉药来反佐,像上礼拜有讲到“附辛芩连汤”,是不是?那个方也是可以用的。没有麻黄也没关系,至少治得到这个喉咙的扁桃腺。少阴病刚发作、刚喉咙痛的时候,可以用附子、细辛加一点黄芩、黄连来治疗,这是一种做法。
效果好不好呢?这就要看各位够不够警觉了。一开始痛的那个当下就马上把脉确认,立刻吃药,就会很有效,喉咙一觉得刺痛,就马上配麻黄附子细辛汤吃,通常还蛮有效的。
关于麻黄附子细辛汤,有一点大家要记得:
张仲景写的是麻黄二、细辛二、附子一枚,附子一枚大概有汉代的三到四两重。所以,我认为麻附辛比较好用的用量,是附子放得比麻黄、细辛多。而我们一般外面买的麻黄附子细辛汤,多半是“麻黄二、细辛二、附子一”那种比例,那种麻附辛有没有用呢?常常也是有用的。可是当它没有效的时候,你就会发现:附子加量之后,就变得有效了。
所以,麻附辛,到底来讲,我觉得“附子出头”比较有用,你就当作这个年头附子品质已经下降了,麻黄跟细辛都是有些伤元气的药,品质都不会下降。所以附子放多,我觉得比较能够确保它的疗效。不然得少阴病,吃了药,这个人反而虚掉,就没有意思了。
一般买得到的科学中药“麻黄二、细辛二、附子一”的麻黄附子细辛汤,治疗“爱困”、“小便尿不出来”的有办法,治疗“喉咙痛”的少阴比较会失手。因为小便尿不出来,光是靠麻黄就可以发得动,可是,喉咙、扁桃腺烂掉,这是这个区块能量不足,必须要以补阳药为主才行,所以附子一定要出头。麻黄一、细辛一、附子二,这样下去的话感觉比较有到,或者是麻黄二、细辛二、附子三,无论如何附子要它出头,这样才能确保它该有的疗效。如果你随便路上买一罐麻黄附子细辛汤想要治疗少阴病的喉咙痛,那通常是没什么效果,反而坏了这个方子的名声。
里头加点黄芩、黄连来反佐可不可以?可以啊。那,要不要去买黄芩、黄连这两种单味药?不必啦。家里如果有葛根芩连汤的话,挖一点来用就好了。反正只需要加一点点在里面,所以,“附子加量的”麻附辛汤两克、葛根芩连汤一克,半个钟头、一个钟头就吃一次,像打点滴一样,如果你的扁桃腺还没有真的烂掉、死透,那差不多在四个钟头里,这个喉咙痛会缓解、然后消失。
但是,如果你不能把握住“在第一时间(四个钟头内)把它修复”的话,扁桃腺烂开了,就比较难修了。之后在〈少阴篇〉里有好些方子是治疗喉咙痛的,但是,无论那些方子再怎么好用,你还是要先把少阴病医好,才能够用这些方子。不然,少阴病本身没有好,要光是单治一个喉咙痛、扁桃腺,这没办法。
“通经的”麻附辛与“通窍的”麻附辛
我们讲到麻黄附子细辛汤,专对这个那个的讲了一大堆,可是〈少阴篇〉里的麻黄附子细辛汤或者是麻黄附子甘草汤,还是有它相当暧昧的地方。怎么讲呢?我们在临床上面,同学可能自己都有经验到,就是:“临时家里面没有麻附辛啊,那不然吃真武汤看看好了。”啊?结果也吃好了,就算了。这样,就不知道这个方,到底有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啊!这样子的事情,还是让人有点尴尬。
当然,你说扁桃腺立刻就开始刺痛的那种,你立刻吃麻附辛,那还是麻附辛有效,真武汤就给你慢慢摸着,也会好转,药效也比较“稳”,但没那么快速地有效。跟少阴经那一条经有关系的,还是麻附辛有效。“跟少阴经特别有关系”的这个说法,也让医家在注解麻附辛汤的时候,会说这个汤是治少阴经病,或者是治“太少两感”,太阳才刚陷进少阴,还有一半牵连在表,一半牵连在里。
如果你把脉的话,一个人刚太阳病感冒的时候,你会把到脉浮,对不对?可是你要去买桂枝汤的时候再确认一下:“咦?脉已经沈下去了?”这种时候,麻附辛是蛮有用的,太阳牵到少阴。
麻附辛呢,在临床上还有一个情况,之前也讲过这个故事:你一感冒什么症状都没有,就是尿不出来。而这个尿不出来“并不会让你很清楚地觉得小便淋涩”──如果是尿道发炎的,是另外的医法──而是,好比你在办公室上班,莫名其妙地发觉:“为什么上午十点到现在下班时间已经晚上六点了,我都没有跑过一次厕所?”这种往往是麻附辛,当然,后面会讲的“麻黄附子甘草汤”也会有用。
这种麻附辛或麻附甘的少阴病,其实如果那个人立刻就到西医院去检查的话,可能会说你是急性肾炎或什么东西。但我们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