颈椎病常用经方3–真武汤,麻黄细辛附子汤,肾四味

2021年10月30日00:19:56 发表评论 25 views

1、真武汤案
张某,女性,60岁,退休职工。年11月8日就诊。主诉:头晕2年余。患者于2年前因劳累过度出现头晕,视物旋转,头重脚轻,医院诊治。头颅CT未见异常,给予静滴丹参酮、培他啶注射液后症状缓解。
从此,患者每逢劳累过度而发作。颈椎CT三维重建显示:颈3~4、颈4~5椎间盘突出。颈椎MRA显示:左侧椎动脉偏细。
症见:头晕,如坐舟船,伴颈项部发紧,背部发凉。伴嗜睡、四肢沉重。大便溏泄,每日3~4次,小便清长,舌淡苔白滑,脉微细。西医诊断为椎动脉型颈椎病。
中医辨证属眩晕阳虚水泛。治以温阳利水。方用真武汤加味:
制附子10g,炒白术15g,茯苓30g,炒白芍15g,生、干姜各15g。每日1剂,水煎早中晚各服mL。
7剂后,头晕、背部发凉稍微减轻。改制附子30g,干姜30g。
7剂后,头晕、背部发凉、嗜睡、四肢沉重等症状明显减轻,效不更方。
连服30剂,上述症状基本消失。
按:真武汤出自《伤寒论》第82、条“太阳病发汗,汗出不解,其人仍发热,心下悸,头眩,身瞤动,振振欲擗地者,真武汤主之”
“少阴病,二三日不已,至四五日,腹痛,小便不利,四肢沉重疼痛,自下利者,此为有水气。……真武汤主之”。主治阳虚水泛证。
本案患者“背部发凉、嗜睡、小便清长、脉微细”与少阴病提纲“少阴之为病,脉微细,但欲寐也”基本吻合,表现为阳虚之象。
阳气虚弱,不能制水,水邪泛滥,水邪上犯清窍则头晕。阳虚不能制水则小便不利。舌淡苔白滑为水饮之症。故中医辨证为阳虚水泛证,给予真武汤加味。
方中附子辛甘性热,温肾助阳,化气行水。白术苦温燥湿,健脾利水。茯苓淡渗利水,与白术共奏健脾利水,使水邪从小便去。生姜既助附子温阳散寒,又合苓、术宣散水湿。干姜既助附子温脾阳又可降低附子的毒性。芍药活血脉、利小便、柔肝止痛,又可制约附、姜燥烈之性。诸药合用,共奏温阳利水之功。
颈椎病引起的眩晕,就按照眩晕的辨证来治疗,合并颈椎病的一些特色,这两者结合在一起,眩晕病理基础就是:三无不作眩(无痰无虚无风),在眩晕里还有一个病因就是痰饮水饮导致的。
2、麻黄附子细辛汤
病例:卢某,男,45岁。
2011年7月28日初诊:颈椎不适,头皮麻木半年,偏后偏左。右手指痛,正汗,晨泻,食凉则泻近20年。舌胖润有痕,脉右滑左沉,双寸弱。
处方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味:
桂枝30 g,麻黄10 g,细辛10 g,附子30 g,薏苡仁30 g,葛根30 g,炮姜30 g,白术30 g。10剂(免煎中药)。
复诊:汗出,颈椎不适消失,头麻显减,己近痊愈。停药后反复,前方出入:
桂枝30 g,麻黄10 g,细辛10 g,附子45 g,薏苡仁30 g,苍术30 g,茯苓30 g,白芥子10 g,羌活10 g,炙甘草10 g。
上方出入30剂,头麻消失,晨泻得止。
当一个有颈痛病史,反复多年急性发作。所出现的一个现状的时候。我就往往想到就是在既往的肝肾不足,气虚血淤的基础上,是不是得到的外邪的侵袭所导致?他这种情况下往往脉相比较紧啊!
我就这样思考,他为什么会受凉后就疼痛。当然是寒性收引,那为什么的脖子容易受凉了?大家可以理解,脖子是露在体外的,相对容易受寒凉的侵袭。也是理所当然的。这种情况有两种选择,我们在辨证的基础上,你用什么药方都可以,原发症有很多种变化,加减也有很多的变化。要选择加什么?
第一种寒气不重的时候或疼痛的不是很激烈的时候。我就加麻黄,在原有的辩证处方当中。腰椎病加上小茴香,那颈椎病就加麻黄,这是我解除寒邪的一个基本的套路。
那么第二种疼痛比较激烈的呢,我就直接加上麻附辛汤。
病例,这个病人是个七十八岁的一个老头子。他整个人体型是比较干瘦,他因为颈痛合并引起的右上肢的牵引痛放射痛来求诊的。
那么我按照一般的套路,当年我就看他是肝肾不足,气虚血淤的状态。用黄芪四物肾四味加了葛根,还用了全虫,蜈蚣,地龙,用了一个星期药之后效果不好。
这个病人呢,他还有个特点,他原来有高血压。摸他的脉象是弦滑带硬的。
在这种情况下,我是没招呀,第一这个病人的常规中药治疗没效,第二他又不肯做针灸。第三又不敢做小手术,那他又找到你怎么办?还是用药物啊!他就相信中药,只能吃中药,因为麻醉止痛药都不好,麻醉止痛药对胃没刺激,而内服的止痛药,对胃有刺激,因为他体型干瘦吗,又有一点胃病。所以他没法治怎么办?
所以我就选择了还是药物的治疗。针对这个病人,我也就是在原有的处方加了麻附辛。用量也不多,麻黄附子细辛各加了5克,我当时考虑了一个脉弦滑有点紧的现象,我考虑就是因为他原本是有颈椎病,但是二十多天前他是没有症状的,这段时间来了才有症状的。那个受了风邪导致的,他的脉弦紧这里面就已经有点趋势了。
虽然他的附子脉不明显,但是在这种情况下那就没办法了。这个病人只开了4付药,吃了后疼痛就大为减轻了。
这个病案就给我对麻附辛、附子脉的再重新认识和再思考,虽然说附子脉要出现脉沉微才是使用附子的一种使用的法则。
那个老人家他肾气不足的状态下出现这个寒像,还是可以适当的使用。把它作为一个最基本的一个止痛剂,作为一个针对老年人出现虚像又外感寒邪,需要驱赶寒邪的时候我们还是用麻附辛,还是好用,我们不要仅仅局限于那个附子脉的这种思考,而影响了麻附辛汤的使用,整条药方的那个止痛的作用,那个驱风散邪的一个作用。这是一个我经常要思考的这个问题。

肾四味:【枸杞子,补骨脂。仙灵脾,菟丝子】各15克
案例:颈椎病多年,最近发展严重,贴了几百元膏药没有效果,依然难受,x光颈椎增生了。
开方:葛根30克,桂枝,麻黄,甘草各10克,芍药15克,生姜12片,大枣12枚,附子30克,茯苓,白术各15克,骨碎补30克,肾四味60克,【枸杞子,补骨脂。仙灵脾,菟丝子】各15克,三剂。痊愈,至今两个多月一切正常。
此方为葛根汤合真武汤、肾四味。从成分来看,如果颈椎病和腰酸腰痛同时出现亦可以考虑这个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