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卢医学脉法-傅文录解读

2021年10月28日09:26:37 发表评论

脉法学习感悟一
傅文录
郑卢医学非常重视脉法的临床判断,因为郑卢医学靠的是切脉来定法的,法定之后而后再选择所用之药物,形成了郑卢医学独到之处的脉法。在我们过去所学的脉法,基本上都是是单独的诊脉,与法与药基本上是没有任何联系的。因此,郑卢医学里非常重视人体正气与邪气的判断,形成了独到的理念与临床方法。
一、如何脉下判断正气(阳气)
郑卢医学脉法中,最为重要的就是扶助人这一口气,这一口气就是阳气。而当我们诊脉的时候,就是要通过脉诊中,体会出病人脉搏跳动过程这一口气之中,正气与邪气处于一种什么样状态?我们处方立法与用药,一切都是在围绕着脉诊中,正与邪的交织状态,充分体悟出我们目前针对正与邪的关系,有一个十分清楚的分辨率。
在我们过去所学的脉诊中,几乎所有的描述针对邪气而言的,至于正气在诊脉下怎样把握,大多数书本上都无法讲清楚,也无法给出我们一个很好的方法来判断人体正气之情况。
《内经》中有:“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我们只有清楚的认识到,我们的正气到底是否正常?因为一切疾病的发生过程,就是人体正气不足所致,如彭师所说:“正气不充满到哪里,哪里就要生病”。我们怎么样判断人体的正气呢?从左手尺脉上着手,就是彭师在《大医火神师徒传道录》中所说的,左手尺脉按压至骨,来感觉手指腹下的感觉,其跳动缓力神的状态。为什么这种判断方法,能知道人体内正气亏损的情况呢?因为左手尺脉属肾,肾阴为坎水,其坎卦象内涵是:外面二阴夹一阳。人体的一切所有生机,都体现到这肾坎一阳中,因为坎水一阳的搏动,就是人体正气、阳气在升动过程中的反映,而人所谓的“一口气”,就是指这坎中一阳。因此,感悟这左尺脉手下坎中一阳的搏动,就能知道目前病人正气亏损情况,而且还能知道,当病人什么时候尺脉坎中一阳的搏动,达到正常的时候,其病人的正气、阳气就是被扶持起来了。这样判断人体正气的诊脉方法,是郑卢医学最为独到之处,这是在我们所看到的文献资料中,唯一的独到方法。
因为,在我们以后的治病过程中,就是围绕“正与邪”的关系而展开的。而且我们临床上的所有目的,无非就“扶正去邪”,而扶正就是要达到扶正的目的,就是要达到左手尺脉达到理想的程度,即左手尺脉按压至骨其搏动的情况。所以说,怎么样把握正气情况,以及正气变化的情况,我们通过感觉脉诊中左手尺脉搏动中的缓力神,就能充分的掌握。通过学习我们认为,感悟左手尺脉坎中一阳的情况,体会出人体这一口气亏损状态,就是人间奇迹,不知道大家是否有这样的感觉?因为,在所有的脉法著作中,没有这样的说法,也就是说,我们无法感知道人体正气目前的情况。判断人体脉诊中正气的另一种情况,就是判断整体双手寸关尺中的缓力神。缓、力、神,彭师在《传道录》中讲的非常详细而且具体。从文字字面的读起来很是容易的,但是真正体悟起来也并非是一件易事。为什么呢?因为,感受脉搏跳动过程中的缓、力、神,其实就是感觉脉搏跳动过程中这一股子脉气。脉气是什么感觉呢?就像是一股子水流在我们的手下流过。我们所感觉到的缓力神,就像是一个清灵透彻小人,从我们脉流中经过,就像是一个人我们面前走过,又就像是一个小孩子在我们手指下经过。
正气所反映出的情况,主要体现在六部脉诊中之缓力神。怎么样把握六部脉诊中的缓力神呢?根据彭师在《传道录》中所讲,我们体会到:六部脉中的缓力神,主要体现在五脏脉中,即浮中沉,或是举按寻中,以中按或沉取中得出。如果从浮中感觉出,这一定是邪气存在了。所以说,我们要从五脏脉中感觉缓力神,因为彭师在《传道录》中所讲:“五脏统帅全身”。既然五脏是我们的全身之统帅,而脉诊中就是去感觉五脏脉中的缓力神。而以后我们所做的工作,都是以五脏为中心所展开的。因此,我们去感觉五脏脉中的缓力神,就是在感觉其五脏之中正气充沛的情况,既五脏中正气目前的虚实情况。《内经》中有:“所谓五脏者,藏精而不泻也,故满而不能实”。况且,由于五脏一分一秒地都在不停的工作,都在运行中消耗阳气,其自身只有是不足的时候。
我们去判断五脏脉中的缓力神,就是把握目前五脏之中,其阳气亏损到什么程度了。因为人体五脏只有虚的时候,而不可能有实的时候。而一旦有实的时候,就是五脏有了邪气,占居了正气的位置。我们去感悟五脏脉诊中这一股子清灵透彻之气。如果当我们能感知到五脏脉中缓力神中,通过口头语言能够完整地表达出来,是有一定的难度的!
二、如何脉下判断邪气
邪气脉的判断方法,几乎在所有我们读过的脉法著作中,所讲的都是脉中之邪气。历代脉学著作中,介绍病脉的情况非常多,那我们就要以郑卢医学脉法中的病脉为主,因为历代脉法与治疗是完全脱节的,只有郑卢医学是脉、法、药三位一体的。
那郑卢医学脉法中,从什么地方去把握脉下之邪气呢?首先是,手下脉诊中,其失去了四季脉中流动之特点。为什么要讲失去了四季脉中流动之特点?因为,一年四季人体脉搏跳动,有一定的变化规律,这个我们心中要十分的清楚。四季脉搏跳动有什么变化特征呢?彭师在《传道录》中讲的非常详细。如《内经》中所说:“春脉如弦……夏脉如钩……秋脉如浮……冬脉如营”。如果在四季脉诊过程中,失去了上述《内经》所述之脉象特点,那就是病脉。四季脉与五脏脉的关系:肝应弦,心应钩,肺应毛,肾应沉,脾应缓。如果说在诊脉中,发现五脏脉象失去了上述五脏脉特点,这就是出现了病态,也就是说人已经生病了,并且出现了病脉,即病理性脉象。为什么说失去这些四季脉法特征就是有了邪呢?因为《素问五运行大论》中说到:“非其位则邪,当其位则正”。应该出现的脉象而没有出现,也就是说正气没有能力体现出这些特点,也就变成了邪气而居。比如说,肺脉毛,就如我们用手去触摸过去用的鸡毛弹子一样,如果说右寸部不出现毛脉,这就是邪气占居了正气的位置。
另外一个判断邪气的方法,就是感知整体脉失去了缓力神象。正常的脉象中呈现出缓力神的状态,如果说整个或者是局部,失去了缓力神状态,这就是出现了邪气。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非其位则邪,当其位则正”(《内经》)。该出现的没有出现,这就成了邪气,因为邪与正是一家。脉法中如果失去了缓力神的状态,一般会有两个特点:一个是,整体脉象都失去了缓力神状态,既整体上呈现出邪气盛的状态。二是,局部失去了缓力神的状态,即寸关尺某一部脉象,如右关部失去了缓力神状态,这就是脾胃有了病态,或者邪气盛在了局部。对于局部脉象中邪气脉之特点,郑卢医学对病气脉有其独到的认识之处,最有主要以下五个方面:
①紧脉,历代医家都有所论述,但都不具体。而郑卢医学脉法中,把紧脉看成是最为重要的寒气存在指征。
紧脉的出现,有三种情况:一是浮紧:提示外感寒邪的存在,是运用桂枝法的首选。二是沉紧:提示内寒邪气的存在,是运用附桂法的首选。三是局部紧:既某一个部分寸关尺的脉中出现,如右寸出现紧脉,既肺有寒气外邪,也是选择桂枝法,或附桂法的指征。
②膀胱脉,即在左尺部肾脉部位,既浮中沉,中沉取发现有紧或其他情况出现,就是膀胱脉。每当这个膀胱脉出现的时候,就提示出病人膀胱太阳区有寒湿之气存在,既表里都有问题,特别是出现膀胱脉紧的时候,显示出病人长期外寒不去,膀胱气化不利的现象。这也是运用桂枝法,或附桂法的选择。
膀胱脉出现病态有两个情况:一是紧脉:既膀胱脉紧,这就是典型的太阳经脉有寒气的存在,即太阳表证不开的状态。二是滞脉:膀胱脉出现滞脉,多数是湿气不化的表现,仍然是太阳气化不利的病态。湿气重,与太阳表证不开有直接的关系,这也是运用桂枝法的指征,不过化湿气的药物不可少。
③滞脉,是郑卢医学中最为独到之处。滞字,一个水,加上一个带字。什么意思呢?有水拉着一个带子向前走,很不利索的样子。
滞脉的出现有三种意思:一种是湿滞:湿滞,就是脉在流动过程中,不利索,有点托托拉拉的感觉。二是郁滞,是气虚阳微,湿气气化过程中,有点艰难曲折的样子,但还是能通过一点,只是感觉断断续续的样子了。三是气滞,也就是气机或气化过程中,气机通行的过程中,有点困难或是阻力比较明显;如同现人代所说的气郁,与此有类似之感觉;这只是我自己的看法,不一定正确。
④劲脉,古今看法有多种,如芤脉、硬脉、石脉、豆脉等等,在郑卢医学里都称之为劲脉。劲脉,就象是我们走到铺满小石头块儿的路面,而且这些小石头块儿都是比较圆滑的,但是走在那就是有阻力感觉。
劲脉临床意义是:一是提示有燥热之象:如右关脉阳明不降,就会出现劲脉,我们可以选择如白芷、天麻、厚朴、马槟榔、胆南星等,以降阳明之燥热。二是提示有郁滞现象:就像是水在较宽流河面突然遇到了狭窄的河面,水流无法完全通过而急剧回头之意。三是寒凝阳衰之象:劲脉类似于阻力增加,而通过困难,只有寒凝阳衰之时,才会出现这种现象。劲脉是一个特殊的脉象,调整起来非常缓慢。因为现代研究提示,血管硬化、高血压、高血脂等因素也夹杂其中。我们的临床体会是:劲脉在临床上往往有两极表现或症状,即寒与热两极症状都有可能出现这样的脉象。
⑤尺脉浮,一般指的是左尺脉浮,有时候也包括右尺脉浮。尺脉应沉才是,一旦浮起来,提醒我们的是虚阳上浮,或是虚阳外越。这种情况完全是两极观点:久病不治尺脉浮,病情危重;轻病外浮,经治后下沉,病好转。总之,但凡尺脉浮,不管任何时候,都是运用白通汤法的指征。
三、为什么要独重脉诊
彭师在《传道录》中反复强调的是:“(四诊)以脉为主”。为什么郑卢医学要强调 “以脉为主”呢?因为望、闻、问、切四诊之中,望、闻、问三诊之中,都有可能出现假象,而独独只有脉诊,任何人也无法掩饰什么,也不可能存在假象。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脉搏的跳动,一个人是无法用意识来控制的,也无法干预到其内部的变化与搏动。所以说,脉搏的跳动恰恰是能够反映出人体内部最为本质的问题。因为脉搏的跳动,就是人活一气,这一口气在人体内运行的直接情况。
特别是:脉搏跳动所反映的情况,就好比是现场直播一样,所反映的就是当时病人即时的一个信息,而且其反映的信息乃是,最及时、最迅速、最确切。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来看彭师的医案就会发现,为什么要求一周一诊,而一诊时往往几张处方,吃几付,加几味药,减几味药。因为诊脉当时可能是这样的情况,可能过几天、几周,甚至几个小时,都会发现变化。而郑卢医学脉法,正是紧紧抓住脉诊中细微的变化,而不断的调整处方与用药,才能与病情的发展变化完全吻合,这样才能取得良好的临床效果。这就是,为什么看彭师医案的治病过程,其处方每诊药物都非常类似,但仔细分析却会发现其每张处方都有细微的差异。这就是与当时脉诊的情况相一致的结果。
郑卢医学脉法独到之处,其认识的理论基础,都是源于《内经》。如《素问脉要精微论》中指出:“微妙在脉,不可不察,察之有纪,从阴阳始”。其最为微妙的,《内经》认为就是脉。况且,《内经》还说:“善诊者,察色按脉,先别阴阳”。《内经》中所论述的意思是,脉诊中能够知道目前病人的阴阳情况。因为,阴阳二气合一的运行,产生一气,一气在运行过程中,通过脉诊中,我们能够分辨出其阴阳属性来,即能够弄清楚目前患者正气与邪气的情况。同时,《灵枢邪气脏腑病形》篇中指出:“按其脉,知其病,命曰神”。即《内经》认为,诊脉不仅仅是能知其病在哪里,而且还能够判断其神气的情况。神是什么呢?神就是气,气就是阳,阳气就是一股子脉气,一股子神气,就知道了这股子神气是否有毛病没有。
四、邪正始终交织一起
关于正与邪的概念,可能我们大多数人都可能会认为,正是正,邪是邪,正与邪不会交织在一起的。可事实却不然,乃为邪与正始终交织在一起,这又是为什么呢?为什么说邪正始终交织一起呢?因为《素问五运行大论》中指出:“非其位则邪,当其位则正”。这也就是李可老中医所说的:“邪正是一家”。既正气与邪气,即如阴与阳始终是交织在一起的,既无法分离与分开。
人得病之后,体内是一种什么状态呢?人得病之后,在脉象上的感觉,也就是正气与邪气的拉锯战争,就是这么一个相互交持、如油裹入面一样,难解难分的状态。郑卢医学告诉我们,当我们浮取或中取的时候,我们所摸到到的脉象就是病气或邪气,而沉取或重取的时候,所感受到最多的是人体之正气。因此说:浮或中取我们所感受到的大多是人体之邪气的状态,而沉取或重取所感觉到的乃是人体五脏之正气状态。而轻取感觉邪气,重取感觉正气,即五脏之气,这就是正气与邪气的判断分水岭。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我们所摸到的脉搏跳动,就是正气与邪气始终交织在一起、相互夹杂、相互柔和在一块儿的这样状态。而我们所摸脉所感触到的,就是去体悟这个正气占多少?这个邪气占多少?邪气究竟在某个部位。而我们的处方用药,摸脉立法,就是针对正气目前的强弱与多少,邪气的强弱与多少,来处方选择药物,来通过药物来解决正与邪双方力量的对比状态。达到扶助正气、扶持阳气,抑制邪气、去除阴霾。这才是我们摸脉的最终目的。
为什么说,郑卢医学要强调处方立法与治疗,是一个比较慢长的过程呢?就是因为正气与邪气交织在一起的状态,我们通过既扶助阳气,又抑制阴邪的过程,达到最终使人体的坎中一阳,得到很好的扶持与保护。正因为,疾病都是人们自己一点一滴的折腾出来的,那我们处方用药,就是也一点一滴的折腾回去的。怎么样把疾病折腾回去呢?就是通过脉诊中的正气与邪气的关系,一点一点的扶持正气,又一点一点的去除邪气,这样疾病最终都能达到治愈之目的。
这就是我们所看到彭师的处方时,感觉这张处方怎么看什么病也不治,可就是这样的处方,一天天的病人情况逐渐好转,最终不管是什么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肿瘤等等,过去认为无法可医之病,现在都有把握与有信心治好。卢铸之太老师曾言:“不去邪而邪自去,不治病而病自愈”(《传道录》)。正如郑钦安所说:“是不治邪而实以治邪”(《医法圆通》)。《灵枢九针十二原》中云:“言不可治者,未得其术也”。因为我们得到了郑卢医学心法与精髓,所以说我们有信心治疗过去认为无法治疗之病,但是这还有一个最终基本的前提:这就是我们需要反复的这样与那样的折腾,有足够的时间,才能达到我们的治疗目的。
为什么郑卢医学始终把扶助人体阳气放在首位呢?因为阳气是人体的主宰,是我们生命活动的保证。而左手尺脉的强弱是反映人体正气与阳气,最为直接的反映。而我们在病态时,正气与阳气又是我们修复与除邪的主导。为什么我们的处方用药,彭师强调一定不要伤及人体的阳气?因为在生病过程中,虽然我们用了认为很好的药物,但是这并不能取决定性作用。而能取决定性作用的,乃是我们人体内的正气与阳气,药物实际上是协助正气去治病的,而药物再好,如果没有人体阳气的参与,再好的药在人体内也是无法取得临床效果的。
所以说,药物再好,其在人体内都是处在一个辅助的位置,不会处在主导地位的,而决定能否取得临床疗效的,并处于主导地位的,始终都是人体之正气与阳气。这就是为什么说,郑卢医学始终把扶助人体正气与阳气,把左手尺脉的强弱来判断人体正气方法,做为重要的判断指标之目的。
五、结语
郑卢医学脉法不仅仅有其独到之处,更难能可贵的,她给出了我们判断正气与邪气方法,把千年以来邪正脉法无法分辨的困境给解决了。同时,郑卢医学脉法中,有几种特殊脉象的描述较为独特,比如左手膀胱脉中取得到,证明其病人目前有太阳寒气不化之症状,乃是运用桂枝法指征,这在所有脉诊描述中是没有的。因为郑卢医学脉法,完全以为立法服务的,既以脉定法,以法选择药物,形成了所谓脉法药三位一体的结构框架,紧密与临床疗效相联系,成为扶阳脉法中的一只独秀,很值得我们去花大力气去传承与学好这种脉法,这样我们才有可能进入郑卢医学高层次状态,让我们大家共同去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