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证小个案(闭经)–桂枝茯苓丸、益经汤、下瘀血汤

2021年11月3日01:49:27 发表评论

赵姓女患、43岁、住兰州七里河区秀川,2014年4月13日电话初诊。诉闭经二月余,自认为可能与春节期间压力紧张有关。以往月经提前3-5天、色量如常。余无所苦(体力良好、睡眠二便等均可……)。体格充实、面色欠佳少光泽、舌苔白厚。先给与桂枝茯苓丸(改为汤药):桂枝、茯苓、丹皮、白芍、桃仁各6克,三付(一付大约3元)。没有动静。继之改用傅青主女科之益经汤(原方原量):熟地30、白朮30、山药15、当归15、白芍9、生枣仁9、丹皮6、沙参9、柴胡3、杜仲3、党参6 ,四付(一付约17元)。4月26日来电:实际连服七付,依然没有月经。面色较前红些了,腿部有凉渗感。即处于下瘀血汤:制大黄、桃仁、蛰虫各10克,三付(总共约十几元),同时配合中成药桂枝茯苓丸(一盒13元)。昨日(5月1日)来电:服完三付药后,月经即来,头天量少、次日量可、色较淡,没有不适感觉……。

按语

黄帝内经云:“女子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坏而无子也”。也就是通常绝经年龄在七七四十九岁前后。本例患者43岁、没有其他基础病变,此时闭经略显过早(也可能为临时一过性)。

因为患者单纯停经、没有其他不适,处置应当从容平和,切忌急于求成。桂枝茯苓丸可用于瘀血所致的闭经等多种妇科疾患。应用指证多为体力体格良好、有瘀血见证、无明显偏寒偏热症象者……。初诊用之,未见效,考虑病重药轻或瘀血兼有血虚(如面色欠佳)。

二诊时改用傅青主女科之“年未老经水断”之益经汤。原文为:【经云:「女子七七而天癸绝。」有年未至七七而经水先断者,人以为血枯经闭也,谁知是心肝脾之气郁乎!方用益经汤。(处方见上)。连服八剂而经通矣,服三十剂而经不再闭,兼可受孕】。验证不灵,但不否定服本方后脸色转红的针对血虚之功效。为后续放手祛瘀通经打下基础。

三诊时,主用“下瘀血汤”。该方出自《金匮要略*妇人产后病》。原文为:【师曰:产妇腹痛,法当以枳实芍药散,假令不愈者,此为腹中有干血著脐下,宜下瘀血汤主之;亦主经水不利。下瘀血汤方:大黄二两 桃仁二十枚 蛰虫二十枚(熬,去足)上三味,末之,炼蜜合为四丸,以酒一升,煎一丸,取八合,顿服之。新血下如豚肝】。方证条文明确有“亦主经水不利”,用法为“顿服”,故用量应稍大。因为“面赤足冷”(脸色转红+腿部凉渗)为桂枝茯苓丸方证,故配合用之。最终取效收功。

反思:本例起手可用桂枝茯苓丸+当归芍药散,若不效,可逐步升级为下瘀血汤→抵挡汤→西药性激素。尽管历时半月,但期间没有出现明显不适,算是平和安全的用药方式。后续考虑应用中成药(桂枝茯苓丸+四物汤颗粒或乌鸡白凤丸)善后保养维护……
(2014-5-2 上午,书于深圳福田红岭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