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建华:麻黄附子细辛汤治遗尿

2021年10月30日00:23:04 发表评论

笔者运用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味治疗10余例小儿遗尿证患者,取得了较好疗效,现举例如下。

男患,11岁,学生。2010年3月16日由其母陪同就诊。患儿自幼罹遗尿之疾,初时幼小未予重视。长至3岁后仍然间断性遗尿,常遭其父母痛斥,以致精神极为紧张。数年来多次投医寻法,曾用肾气丸、缩泉丸等补肾固涩之品和针灸之法,但终不能根治,其父母从而失去求医信心。经人介绍,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找到笔者。

诊见患者遗尿频作,每梦即遗尿,精神不振,头晕头胀,反应迟钝,语音低微,恶寒无汗,观其舌淡红、苔薄白,脉见沉迟。尿常规及拍腰骶部片都未有异常发现。平素体弱,易于感冒风寒。

四诊合参,辨证为遗尿证(阳虚不振,邪束卫阳,膀胱开合失司);方拟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味;药用附子20g(先煎),麻黄15g,细辛10g,熟地黄20g,杜仲15g,桔梗10g,枳壳10g。并嘱其家长注意给患儿精神安慰,消除其恐惧心理,勿让其贪玩过甚,夜间提醒其小便。

患儿服药后,第1天遗尿3次,第2天还遗尿3次,到了第5天遗尿次数开始减少,头脑逐渐清爽。治已中的,效不更方。服药至20天时遗尿终止,家长及患儿均面带喜色。先后共服药30剂(1个月)后停药。至今已过5年,遗尿未再复发。

遗尿多指3岁以上小儿睡眠中小便自遗,醒后方觉的一种病症。多认为,遗尿是由于阳气不足,膀胱失约所致,治疗世医多喜用温阳固涩之法。然固涩之法,只不过固其门户,不能治其根本,正如《景岳全书》所谓“此治标之意,非客流之道”;故而疗效并不如人意。

肾与膀胱相表里。遗尿之证虽关乎肾与膀胱,但也不可拘于补肾一法。《素向至真要大论》有云:“谨守病机,各司其属,有者求之,无者求之”。笔者经过观察发现,患儿平素多阳气不振,卫外不固,易于感受风寒之邪。邪束太阳卫表,随经入侵膀胱之腑,致其气化失司,制约无权,关门失司,病发遗尿。正如《素问调经论》所说:“上焦不通利,则皮肤腠理闭塞,玄府不通”;《灵枢五癃津液别篇》又说:“天寒则腠理闭,气湿不行,水留于膀胱,则为溺与气”。此病本在阳气不振,标在邪束太阳卫表、膀胱开合失司;治当用温阳开表之法;笔者常拟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味辨治。

麻黄附子细辛汤证为太少两感证,是由少阴阳虚,感受寒邪所致,与遗尿证之病机颇为相似。故而用麻黄解太阳寒邪,细辛温少阴寒气,附子温经扶阳;加熟地黄、杜仲补肾固阳,加桔梗、枳壳开上调下。诸药合用,于扶阳中解表,于解表之中温阳,使膀胱气化有权、开合有序,从而遗尿得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