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床应用麻黄附子细辛汤体会

2021年10月30日00:19:28 发表评论 3 views

作者:冯世纶
近来我们常用麻黄附子细辛汤(以下简称麻附辛汤)治疗急、慢性病及疑难病,加深了对本方证的认识,今通过临床治验案介绍一点体会。
一、治疗急性病
1、急性胃肠炎:
赵某某,男性,34岁。病案号11213。
因天气变冷而感冒,腹痛、腹泄3天,自服黄连素2天,大便仍日行1~2次,腹痛,头沉,腰背酸痛,背凉如吹风,手足逆冷,恶寒无汗,口干思饮但饮后不适,恶心纳差,舌苔白厚,脉沉细。大便常规镜检白细胞1~2个。
治疗经过:服麻附辛汤:麻黄6g,制附片6g,细辛6g。两剂后身见微汗,大部分症状消除,仍见恶心、纳差、背凉,继服外台茯苓饮3剂而愈。
按:本例辨证为外寒内饮,阳虚阴盛。《伤寒论》第40条(赵开美本,以下同)曰:“伤寒表不解,心下有水气,干呕,发热而咳,或渴,或利……小青龙汤主之”。
是说治疗外有表证,同时伴有心下有水气的外寒内饮证时,必须在解表的同时进行温化寒饮。单纯发汗而表不解,或单纯化饮而饮不去。
麻附辛汤方证与小青龙汤方证有相似之处,即都有外寒内饮证,而麻附辛汤方证更有阳气虚衰,阴寒偏盛,故非附子不能扶其衰,麻附温阳强壮,散寒解表,细辛温化寒饮,这样外寒去则恶寒、背冷、腰酸消除,内饮消则中气和,而腹痛遂愈。
2、急性咽炎:
杨某,男性,36岁。病案号51027。
咽痛10天。曾服板兰根冲剂、羚翘解毒丸等药不效。仍见鼻塞流涕,时有黄浊涕,头痛,恶寒,身热,无汗,四逆,白天头昏头沉,舌苔腻黄,脉细稍浮。体温37.5℃。
治疗经过:予麻附辛汤加味:麻黄6g,制附片6g,细辛6g,竹茹6g。服2剂,恶寒、头昏、头沉、头痛、鼻塞皆减。原方继服3剂,黄涕减少,舌苔变薄白,去竹茹又服2剂,身见微汗出,诸症皆除。
按:本例见鼻流黄涕、舌苔腻黄,似是热证,但恶寒无汗,头昏、头沉、四逆等症,当知本体阳虚,内有寒饮,故服凉解之剂不效,饮郁化热,而见鼻流黄涕之标证。以麻黄、附子温阳散寒,强壮解表,并以细辛温化寒饮,竹茹清其标热,使外寒解,内饮消而病得愈。
二、治疗慢性病
1、过敏性哮喘:
唐某某,女性,40岁。病案号81486。
哮喘发作1年多,服中西药未能缓解。前医曾按三阳合病予服大柴胡合葛根汤加生石膏38剂不效。近期症状:白天无咳喘,但见鼻塞流涕,头痛,精神不好,思睡,背恶寒,晚上胸闷喘息,喉中痰鸣,咳吐少量白痰,口干不思饮,大便干,苔薄黄,脉弦细沉。
变态反应检查对尘土、螨、花生、芝麻、大豆等8种物质过敏。血流变学检查:全血粘度6.25mPas,血浆比粘度1.98,全血还原粘度11.17,红细胞电泳16.70s,红细胞压积47%。免疫球蛋白检查:IgGI.24g/L,IgA1.10g/L,IgM1.38g/L,血乙酰胆碱44.9g%。
治疗经过:予麻附辛汤:麻黄10g,制附片6g,细辛6g。服3剂,鼻塞明显好转,头痛减轻,渐增加附子用量,由6g增至12g,经服2月多,喘平。
复查血流变学:全血比粘度4.86mPas,血浆比粘度1.94,全血还原粘度9.73,红细胞电泳15.03s,红细胞压积40%。免疫球蛋白:IgG2.34g/L,IgM2.11g/L,IgA0.99g/L,血乙酰胆碱63.60g%。经随访3年未见复发。
按:本例鼻塞流涕、头痛为表证,但背恶寒,脉沉细弦,精神不佳,白天思睡为阳虚内有寒饮,加之用治三阳合病的方药重伤正气,出现了外寒内饮的麻附辛汤方证。谨守病机,效不更方,故用简单的几味药便治好了1年多的哮喘。
2、慢性喉炎:
李某某,女性,41岁。病案号40851。
因声音嘶哑8个月而住院。曾以中药养阴清热,生津散结开音,并配合西药消炎未效。间接喉镜检查谓:双声带慢性充血、肥厚,闭合欠佳。自感咽喉发紧如盐腌感,偶咳少量白痰,四肢畏冷,无汗,咽干口干不欲饮,经常大便秘结已10多年,常服果导片以通便,舌苔薄白,脉沉细。
治疗经过:先服麻附辛汤加味:麻黄6g,制附片6g,细辛6g,诃子肉6g。服3剂后,声嘶、喉部紧感明显好转。因出现头面四肢微肿,故暂改越婢加术汤7剂治疗,浮肿消除,继以麻附辛汤加白术60g,治疗1月余,声嘶基本消失,大便转常,已不再服用果导片。
按:本例为慢性喉炎与习惯性便秘同时并见。前医久用养阴清热不效,已示非阴虚热结。《金匮要略水气病脉证并治》篇曰:“脉得诸沉,当责有水”,可知为里有寒饮之证。
寒饮的形成,一是体质虚寒,阳虚不化,二是长期服用果导片,损伤脾阳。脾阳不运,水精不能上布,咽喉失养,邪结于上致使声嘶音哑。辨证当属外寒内饮、阳虚寒盛之证。
麻附辛汤加诃子共奏温阳散寒、化饮利咽之功,故服药效如桴鼓。药后体内阳气渐兴,驱饮外出于表,因见头面四肢微肿,暂用越婢加术汤以行水而肿消。后继用麻附辛汤加大量白术温健脾阳,中气渐盛,10年之久的便秘随之消失。
3、支气管哮喘合并支气管炎:
李某某,男性,61岁。病案号344602。治疗日期1989年8月8日。喘咳吐痰10余年,加重2年余。近来重度咳嗽,多吐白痰,轻度喘息。口干不思饮,恶寒背冷,晚上眠差,而白天思睡,苔白润,脉弦滑。
查体:桶状胸,两肺散在哮鸣音,心律齐,心率96次/min,血压17.3/10.7kPa。肺功能测定(%预计值):第1s用力呼出量FEV1039.38,用力呼气肺活量FVC64.81,一秒率FEV10/FVC20.39,50%肺活量用力呼气流速V505.53,25%肺活量用力呼气流速V25:11.67,V50/V25:1.24,气道阻力Raw0.713kPa/Ls。
治疗经过:服麻附辛汤:麻黄6g,制附片6g,细辛6g。服药1周后,恶寒背冷消除,咳由重度变为轻度,痰量减少,喘减轻,两肺偶闻哮鸣音,精神振奋,心率92次/min,血压17.3/12.0kPa。肺功能测定(%预计值):FEV1.041.31,FVC75.93,FEV1.0/FVC63.04,V508.51,V2513.89,V50/V251.60,气道阻力Raw0.613kPa/Ls。
按:本例咳喘日久,阳气耗伤,寒饮易生。阳虚表不固,邪易客表,因成阳虚外寒内饮证。以麻附辛汤外散表寒,内逐寒饮,故能服之见效。肺功能好转是其佐证。
本文摘自《中国医药学报》1991年8月第4期第6卷,作者:冯世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