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逆汤的正宗配方组成剂量

2021年10月29日02:32:05 发表评论

【正宗配方组成剂量】附子5~10克(生),干姜9克,炙甘草6克。
【用法用量】附子先煎1小时,再加其他药物同煎,每日1剂,分早晚2次服。
【方歌速记歌诀】
四逆汤用附草姜,四肢厥逆急煎尝,
吐泻腹痛脉沉细,回阳救逆用此方。
【功用】温阳逐寒,回阳救逆。

【主治】少阴病。证见四肢厥逆,恶寒倦卧,呕吐不渴,下利腹痛,神衰欲寐,舌苔白滑,脉微细。或太阳病误汗亡阳,而见四肢厥逆,面色苍白,脉微细者。
【加减】寒气盛者,重用附子、干姜;体虚脉弱者,加红参(党参)、黄芪;脾气不足者,加焦白术、炒山药;腰痛者,加桑寄生、杜仲;下肢浮肿、小便少者,加莲皮、茯苓、泽泻。
【方论】本方所治系寒邪深入少阴所致的寒厥证。方名“四逆汤”,逆,有违逆之意;四逆,指四肢自指(趾)端向上逆冷,直至肘膝以上。四肢为诸阳之本,三阴三阳之脉相接于手足。一旦阳衰阴盛,少阴枢机不利,阳气不达于四肢,则形成四肢厥逆之侯。本方解四肢逆厥,使阳气疏展而达四肢,故名四逆汤。方中附子为大辛大热之品,为补益先天命门真火之第一要
品,能通行十二经脉,迅达内外以温肾壮阳,祛寒救逆,为君药。钱潢日:“附子辛热,直走下焦,大补命门之真阳,故能治下焦逆上之寒邪,助清阳之升发而腾达于四肢,则阳回气暖而四肢无厥逆之患矣(《伤寒厥源集》卷四)。”干姜为臣药,温中焦之阳而除里寒,助附子伸发阳气。《本经疏证》卷十说:“附子以走下、干姜以守中,有姜无附,难收斩将夺旗之功,有附无姜,难取坚壁不动之效。”附、姜同用,可温壮脾肾之阳,祛寒救逆。但二药过于温燥,恐伤阴液,因而以炙甘草为佐,调和诸药,以制约附、姜大辛大热之品劫伤阴液之弊。此外甘草配干姜又可温健脾阳。脾阳得健,则水谷运化正常。如此则脾肾之阳得补,先后天相互滋助,以建回阳救逆之功。若服药后呕吐,可用冷服法。此即《素问五常政大论》所谓“气反者……温寒以热,凉而行之”之法。
本方配伍特点,主要取功专力强的大辛大热之品相须为用,以加强破阴复阳之力,配伍甘温益气之药,既能解毒,又缓其过于辛热之性。
【医论】本方张仲景在《金匮要略呕吐哕下利病》中主治虚寒性呕吐。“呕而脉弱,小便复利,身有微热,见厥者,难治,四逆汤主之”。
呕吐是一个症状,是由于胃失和降,气逆于上所引起的病症。因为胃主受纳和腐熟水谷,其气主降,以下行为顺,若邪气犯胃或胃失和降,气逆而上,则发生呕吐。所以任何病变,有损于胃,皆可发生呕吐。《圣济总录呕吐》说:“呕吐者,胃气上而不下也。”前人以有物有声为之呕,有物无声为之吐,无物有声为之干呕。引发呕吐的病因有外感和内伤,外感六淫,内伤七情,劳倦过度,以及饮食不节,均可引起胃气上逆,发生呕吐。由于病因不同,体质各异,故在临床上呕吐有虚实之分,实证多由于外感、饮食所伤,发病较急,病程较短;虚证多为脾胃运化
功能减退,发病较缓,病程较长。
现代医学认为引起呕吐的原因很多,主要由以下疾病引起:中枢性疾病、消化系统疾病、妊娠呕吐、药物引起、中毒性疾病、神经性呕吐以及某些全身性疾病。
任何中枢神经病变引起颅内压增高时均可出现呕吐,且多伴有明显的头痛。呕吐往往于头痛剧烈时出现,可呈喷射性。从呕吐和头痛的关系可以作出中枢性的诊断,如脑外伤、脑脓肿与脑肿瘤、脑膜炎、脑积水、脑血管意外、中枢性眩晕、癫痫等,与中枢神经有关的疾病也可引起呕吐。消化道的炎症、肿瘤或梗阻性病变,均可引起呕吐。神经性呕吐为慢性呕吐中较常见的原因,多见于女性,发病常与一定的精神因素有关,并伴有其他神经官能症状。西医治疗以对症治疗和对因治疗为主。
【验案】
(1)某女,30余岁。月经期间不慎冲水,夜间即发寒战,继则沉沉而睡,人事不省,脉微细欲绝,手足厥逆。当即刺人中、十宣出血,一度苏醒,但不久仍呼呼人睡,此乃阴寒太盛,阳气大衰,气血凝滞之故。拟大剂四逆汤:炮附子25克,北干姜12克,炙甘草12克,水煎,分4次温服,每半小时灌服1次,此为重药缓服办法,如1剂顿服,恐有“脉暴出”之变。服全剂未完,四肢转温,脉回,清醒如初。
(2)喻嘉言治徐国珍,伤寒六七日,身热目赤,索水到前,复置不饮,异常大躁,门牖洞启,身卧地上,辗转不快,更求人井,一医急治承气将复。喻诊其脉,洪大无伦,重按无力,乃曰:是为阳虚欲脱,外显假热,内有真寒,观其得水不欲咽,而尚可咽大黄、芒硝乎?天气澳热,必有大雨,此证顷刻一身大汗不可救矣,即以附子、干姜各五钱,人参三钱,甘草二钱,煎成冷服,服后寒战复凿有声,以重棉裹头覆之,缩手不肯与诊,阳微之状始著,再与前药1剂热退而安(《古今医案按》)。
【研究】实验研究表明,四逆汤对实验所致的心源性休克有明显的升压作用;采用离体兔心乳头肌观察四逆汤对心肌基本生理特性的影响,表明本方可使心脏心肌收缩幅度明显增大;其他实验还表明四逆汤可削弱缺血心肌中自由基损害性反应,增加自由基防御因素, 增加缺血心肌营养性血流, 升高缺血心肌ATP的含量,从而起到保护缺血心肌的效应;同时本方还能对抗免疫抑制, 有免疫激活的作用, 可使血清中IgG的含量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