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老中医李可

2021年10月29日00:23:38 发表评论

李可,1930年出生于山西灵石。他从赤脚医生做起,致力于传承汉代以前的中医学,成为我国运用纯中医的理法方药从事急症救治、独具特色的当代临床大家,尤擅长以重剂救治急危重症,医术高超,有“现代张仲景”之美誉。其专著《李可老中医急危重症疑难病经验专辑》,记录了他在急危重症疑难病方面的珍贵治疗经验,理法方药精辟,实用性强,成为许多中医临床工作者案头必备之书。
2013年2月7日,传奇老中医李可在山西家中去世,享年83岁。消息传来,中医界人士无不叹惋。李可是古中医学流派的“开山鼻祖”,以擅长运用纯中医的理法方药从事急症救治而出名。他经40年临床实践自创中药方28首,其中尤为著名的“破格救心汤”使数以千计的垂危病人起死回生,被国医大师邓铁涛赞为“中医的脊梁”。晚年的李可致力于弘扬和复兴中医学,并在广州南方医院建立了全国首个李可中医药学术流派传承基地。他说:“基地的成立,已是国家对我一生的最高奖赏,比诺贝尔奖更为珍贵。”近日,李可最器重的门生之一、基地主任吕英教授接受了记者的专访,深情回忆并展示了李可在为医、为师、为人方面的医学大家风范。+
李可有着一条传奇的学医路:他是在牢狱中自学成才的。医'学教育网|整理1930年,李可出生于山西省灵石县一个小农商家庭,16岁初中毕业后参加军队,曾在西北野战军做过战地记者,也做过军队报纸的编辑。1953年,性格耿直的李可因为对一封重要信件发表了不同看法,便莫名其妙地被打成反革命,锒铛入狱。在狱中,他结识了一位姓黄的狱友,他指点李可,学中医要背“汤头”,看汉代“医圣”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从此,李可开始在狱中看医书,踏上了漫长的中医自学路。“文革”期间,李可因为被人诬告再次蒙冤入狱。在狱中,他继续刻苦钻研《易经》、《黄帝内经》、《难经》、《伤寒杂病论》等医学经典。
用中医方法 抢救重症病人
在几十年的临床实践中,李可逐步形成了极具“古中医”特色的学术流派。吕英说师父多次在公开场合强调“我没有创什么流派,不过是回归到汉代以前的中医之路,若一定要冠一名称,用彭子的‘古中医学’吧。”
李可曾在多个场合提出,当代中医要复兴,应取法汉代以前的中医之路,走《易经》与《内经》结合的路子。李可尤为推崇仲景《伤寒杂病论》,认为“仲景学说是中医学说的灵魂,也是破解世界性医学难题的一把金钥匙”。
李可擅长诊治各种疑难杂症及纯中医抢救心衰、呼衰等濒危病人,创造出了许多起死回生的奇迹,彻底改变了外界对中医“慢郎中”的看法。本着“生死关头,救阳为急”的原则,他大量起用有“回阳救逆第一品”之称的中药——附子。附子有毒,一般中医顶多只敢开出几十克的剂量,而他面对的是濒临死亡的病人,小剂使用犹如隔靴搔痒,他经常开出数百克的剂量。他一生用去附子5吨,使数以千计的垂危病人起死回生,其中有案可查,被西医下了病危通知书者,就有100余人,堪称传奇。
吕英强调,虽然李可破格使用附子似乎剑走偏锋,但是,不能把李可与“大剂量附子”画等号。“他并不偏,他只是对证下药。”
为师:年轻人只要愿意学中医,我都愿意教
为了使中医的精髓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李可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带徒,竭尽所能传授医技,很多徒弟得其精髓后在各自的临床岗位脱颖而出,成为独当一面的临床医家。2005年,他受广东省中医院之邀,开始在广东收徒授医,如今在粤有徒弟十几人,主要集中在广州中医药大学、广东省中医院、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等。2010年,在李可的倡导下,广东省中医院成立了“中医ICU”,开创了利用纯中医手段抢救、监护心肺重症的先河。2010年年底,在国家和广东中医药界领导的支持下,李可中医药学术流派传承基地在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挂牌成立。基地主任吕英是四年前李可所收的徒弟。
吕英介绍说,师父是一位有深厚理论功底的临床医家。在基地工作期间,他与弟子一道总结出“气一元论、元气、中气、根气、萌芽”等七条李可中医药学术流派传承思想,形成了其学术思想的理论架构。此外,他还通过病例讲解让基地的弟子对厥阴病融寒温于一炉的医理有了明确的认识,弟子得到迅速成长。在他的临床指导下,一大批肿瘤晚期患者及三衰患者得到成功救治。关于厥阴病,李可的弟子们最津津乐道的一个典型例子是有位病人患有“真寒假热”的顽症,每天脚都热到需要放到冷水里去浸泡,晚上尤甚,苦不堪言,但是多年多方求医都无法根治。李可采用 “偷渡上焦”的方法,通过热药冷服,只用一剂药就彻底解决了令患者痛苦多年的老问题。
由于基地师承培训班学员参加培训后大大提高诊治急危重症和疑难杂病的能力,培训班甘肃学员反响强烈,甘肃省卫生厅于2011年成立李可中医药学术流派甘肃省传承基地,使他的学术思想在西北得以传承。
李可曾公开说:年轻人只要愿意学中医,我都愿意教。“他真正是倾囊相授,毫无保留,有一些特殊病例,后期的药方一直在变,他有什么体悟,都会写出来发给弟子”。
吕英告诉记者,有一次,她跟师父一起探讨肿瘤方面的纯中医疗法。她问,《内经》讲“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那么能不能通过培护正气的方式把邪气转化呢?李可说应该可以,在扶元气、健中气、通阳气的基础上,临证时还应利用“十八反、十九畏”的相反、相激、相磨、相荡和虫类药入络搜剔的作用治疗癌症,其中四组药如下:海藻甘草汤、人参五灵脂、生半夏生姜、止痉散。吕英实践后,临床效果非常好。对此,李可笑着说,这可弥补我专辑中‘攻癌夺命汤’的不足。这就是李可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2012年他将自创的五生饮告知众弟子,用来治疗癌症及急性中风。
为人:人民儿女 菩萨心肠
在南方医院李可中医药学术流派传承基地办公室墙上挂着一幅李可手写的书法:“立大志,受大苦,成大业,中医复兴,舍我其谁:人民儿女,菩萨心肠,英雄肝胆,霹雳手段。”
这是基地初成立时李可为勉励弟子特意题写的座右铭。而在吕英眼里,这就是师父本人一生的写照。
李可非常注重医德。他经常教导弟子们:“人做不好,就无法成为一位好医生”。而他自己,正是一个有着菩萨心肠的高尚医者。“他一辈子都把自己给了病人,即便到了晚年,听力不好,视力不好,只要觉得身体尚可以支撑,他都坚持为病人看病。而且,他心里从不分高低贵贱,对任何病人都是一视同仁。”吕英说。
李可的另一弟子郭博信也曾在李可著作的序言中提到,李可不仅才识超绝,医术精湛,而且医德高尚。他当年奔波在贫困山区行医,遇到不识字的病人家属,不能按医嘱服药时,便常常深夜守候在侧,亲自为病人煎药、灌药,直至患者脱离危险才会离去。
在灵石当地医院当门诊大夫时,李可经常自掏腰包请农民患者吃饭。1983年,他牵头创办灵石县中医院并担任了9年院长。许多农民患者到中医院看病,没钱拿药就先记在他的账上,实在还不起,这笔账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李可成名后,慕名求医的病人越来越多,每天在家都要接几十个电话,有时跟一个病人就可能聊上一个多小时,有的外地病人甚至直接找上门来,他都不厌其烦地接待。
在李可的影响下,他的家人也对病人充满了体谅。一次,为了不妨碍李可午休,有徒弟拦住了一个外地病人,李可的老伴看见后很不高兴,她同情病人,认为病人大老远跑来被挡在楼下是不近人情的做法。
李可是个实干家,为人低调。相对于他起死回生的医术而言,他在媒体上抛头露面的机会并不多。“为什么有关他的报道相对那么少?这是因为在他看来,中医不是靠宣传行医的。走这条路的人就是要埋头苦干,这是我们的本分。”吕英说。
在给吕英的一封信中,李可曾写道:“我们只需尽力去做,功过是非,任由后人评说。”师父的教诲还让吕英明白,这条师从古中医的从医路不是仅仅靠刻苦发奋就能明白医理的,“一个人一定要保持一颗安静、清净的心,才能明白《内经》、《难经》、《本经》及《伤寒杂病论》里所蕴含的天地规律和自然法则并加以应用”。因此基地的二三代弟子们很少应酬,“有空就专心看书,参悟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