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固性失眠——潜阳封髓丹加干姜-傅文录医案

2021年10月28日09:26:47 发表评论

郑某,女,45岁,市民。顽固性失眠3年余,长期靠大量安眠药入睡,近段加大用量也难以入睡3小时,经常反复服用安眠药,导致第2天头昏脑涨,影响生活。自述3年前产后操劳过度,身体很差,一天早晚头脑昏沉而难以入睡,逐渐到不服药就难以入眠,曾经中西药物服用年余无明显的效果。现症见:畏寒肢冷,白天头昏无精打采,晚上则头脑清晰难以入眠,舌淡苔湿润,脉沉细无力。证属心肾阳虚,虚阳外越。治宜潜阳安神,方用潜阳封髓丹加干姜:
制附子30g(先煎2小时),龟板10g,砂仁10g,炙甘草30g,黄柏10g,干姜30g。3剂,水煎服,每天1剂。服药后,效果明显,安眠药可减量,又服原方2剂,安眠药可减半量,再服3剂后,不用安眠药可入睡6小时左右,且白天自觉精力增加,但畏寒肢冷未减轻,上方附子量逐渐加至60g,共服100余剂!,停药也能入睡。
原按:白天为阳,夜晚属阴;白天阳在外而人动,夜晚阳入于阴,阴盛而静,故而入睡。白天阳动则人应该有精神,无精打采则显然是阳气不升;夜晚阳入于阴而静则眠,今阳不入阴,虚阳外越而无法入睡。这就是失眠顽固难疗的根本。因此抓住阳虚这一环节,扶阳潜镇,阴阳交会,顽固性失眠得以调整,近年应用这种思路与方法,大大地提高了失眠的治疗效果。
更年期抑郁症——潜阳封髓丹加紫石英、灵磁石、山楂
刘某,女,55岁。退休职工。患者烦躁、失眠,精神不振,情绪不稳定数年,时好时坏,被确诊为更年期精神抑郁症。长期服用安定类药物而病情不稳定,近来又有加剧趋势。现症见:白天烦躁不安,阵发性烘热汗出,畏寒肢冷,情绪不稳,喜怒无常,夜晚失眠,舌淡苔白水滑,脉沉细无力。证属肾阳亏损,虚阳上越。治宜温阳潜阳,方用潜阳封髓丹加味:
制附子60g(先煎2小时),砂仁15g,龟板10g,炙甘草10g,黄柏10g,紫石英30g,灵磁石30g,山楂20g。3剂,水煎服,每天1剂。服药后,病人自觉良好,情绪稳定,夜晚可安卧,胃纳稍差,原药有效,再进5剂。情绪进一步改善,自觉精神极好,睡眠如常,胃纳增加,又进5剂,加强治疗效果。随访年余病情稳定。
原按:女性更年期,《内经》认为是“天癸竭”。天癸者,肾精也,实乃阴阳俱亏而阳虚尤著。郑钦安曾说:“阳者,阴之主也。”更年期虽为阴阳两虚而阳虚为著,白天阳气亏损,不能正常运行与阴相争,故而烦躁不安;夜晚则因虚难以入阴,阴阳不相顺接,故而难入梦乡。治用潜阳封髓丹加黄柏、紫石英、灵磁石以清相火,温潜阳,助阳潜镇,服之效佳。近年来应用该法治疗多个此类病例,均收良好效果。
抑郁症——潜阳封髓丹加味
刘某,女,40岁,教师。患有精神抑郁症10年余,情绪低落,彻夜难以入睡,长期用抗精神抑郁症药、安定类药,药越吃量越大,效果越来越差,痛苦难忍。现症见:情绪低落,畏寒肢冷,身体稍胖,气短懒言,白天头目昏沉,无精打采,夜晚上床则头脑清晰,无法入眠,彻夜辗转不安,舌淡胖,脉沉细无力。证属肾阳虚衰,阳气外越。治宜温阳潜镇,方用潜阳封髓丹加味:
附子30g(先煎2小时),龟板10g,砂仁10g,炙甘草10g,黄柏10g,紫石英30g,灵磁石30g,石菖蒲20g,甘松10g,山茱萸30g。 3剂,水煎服,每天1剂。服药之后,可以安静入睡,第2天精神较好,为10年来未有之佳象,继续服用10剂,附子加至50g。
连续服用上方近2个月,停药观察,可以安静入眠,且第2天精神很好。
原按:失眠是精神抑郁症的一个主要症状,长期服用镇静药无效,病人一派畏寒肢冷之状,表现为阳虚之症。白天阳气该升而不升,夜晚阳气当降而不降,阳不入阴停留于外则难以入眠。潜阳封髓丹专为潜纳浮阳而设,其镇潜之力明显不足,故而加紫石英、磁石以助镇潜浮阳,阳气潜藏,阴阳交接自然恢复。
慢性肾炎伴失眠——潜阳丹加味
倪某,女,38岁,农民。患慢性肾炎数年,情况时好时坏,长期不稳定。近阶段劳累过度,双下肢水肿加剧,经中西药物调治效果不佳。尿化验蛋白(+++)。现症见双下肢水肿,运动后加剧,气短懒言,畏寒肢冷,穿衣明显比常人多,面色青黯,长期失眠,近期加重,难以入眠,白天头昏脑涨,夜晚上床反而精神,彻夜难眠,纳差,腹略胀,舌淡胖大边有齿痕,脉沉弱几乎着骨难寻。证属脾肾阳虚,升降失常,治宜温阳潜镇,利湿化浊,方用潜阳丹加味:
附子30g(先煎),龟板10g,砂仁30g,炙甘草10g,炮姜30g,生龙骨30g,生牡蛎30g,紫石英30g,灵磁石30g,石菖蒲20g,甘松20g,茯苓60g,泽泻20g。6剂,水煎服,每天1剂。
二诊:水肿大减,失眠明显好转,其他症状变化不大,病重药轻,上方加附子45g,再进6剂。
三诊:水肿消退大半,失眠进一步好转,尿蛋白阴性。方药有效,上方加淫羊藿、仙茅、补骨脂各30g,再进6剂。
四诊:水肿消失,每天可入睡2-3小时,白天略有精神,畏寒肢冷明显减轻。原方再进6剂,以资巩固。
原按:慢性肾炎以往重点放在利湿化浊上,效果不能提高。此例病人水肿在下,阴水明显,加之失眠较重,考虑为阳虚升降不利所致,方用潜阳丹加味,重点温阳潜镇,佐以利湿化浊之法,不仅水肿渐消,而且蛋白尿也随之消失。以往治肾多重视尿液的辨证,忽略全身情况,此则重点放在全身调整上,即以治人为本,不治肾而实治肾,全身状况改善而肾炎得愈。由此感悟到阴阳辨证大法,体现在整体调节上,重在治人而其病自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