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梅丸临床治疗应用经验验案

2021年9月29日10:54:46乌梅丸临床治疗应用经验验案已关闭评论

案例一、
65岁农妇,其女诉其腹泻5年余,日泻3--5次,面色灰暗,体瘦精神差,食欲不振,没有见到患者,其女手机中看到其面容憔悴,多医不效。拟方:乌梅丸合四君子10天;今日其女来诉吃完10天后精神好,泻止,家人喜,要求原方30剂。方证抓手:乌梅丸主久利!
案例二、
李某,女,68岁。脐周夜间(12点左右)有物上冲皮起,患者经常出现从足二拇指起沿腿上冲,至腹部则支撑难忍,至胸则心悸不安,至咽部则呼吸困难,至头部则头晕。上冲时有发热感觉。平素胃部嘈杂,口涩口渴咽干,欲饮,即使夜间也需饮水方可。心烦甚。四肢怕冷,冬日往往手会发红。自觉四肢肌肉有收缩发紧疼痛感。舌暗。患者诉气上冲均在右侧。有胆囊摘除术史。
黄连9黄柏12黑附子9干姜6细辛6花椒5党参15当归15肉桂桂枝各6乌梅30.
2014.10.25及2014.11.02二诊、三诊均示病症逐渐好转痊愈。(患者脸颊有发紫的感觉)
案例三、
病人,女,70岁,退休教师,2014年9月15日初诊,病史如下:左侧颞部阵发性疼痛,夜间加重半年余,既往有糖尿病史,无高血压史,平素双手发凉,曾做脑CT未见异常,TCD大脑中动脉供血不足,经过葛根素针、丹参针、盐酸氟桂嗪治疗无效。经过中医四诊,面色微黄,双手发凉,左侧颞部血管充盈,病人描述疼痛时血管充盈更明显,舌苔左侧舌苔薄黄无津液,右侧舌淡布满津液如图

本人考虑:病人入夜头痛明显,双手发凉如冰棍,舌苔半边寒半边热,应属寒热错杂。故选用乌梅丸原方
乌梅12 制附子10 肉桂8 干姜8 花椒6 细辛10
黄连8 黄柏10 党参15 当归15
三付,水煎日二次
三日后复诊,头痛明显好转,双手变温。舌苔也有了变化如下:

再给乌梅丸三付。疗效正在观察中。请各位同仁指教!
案例四、
四川名医江尔逊,有小柴胡合乌梅丸医案一例,值得深思。

男,17岁,畏寒发热月余,,进行性贫血,。呕吐。中下腹部绞痛可触两个包块,大便溏泻,色黄,脾脏及淋巴结肿大,贫血。西医诊断:急性坏死性小肠炎,经抗感染、输液、输血无效。请江老会诊,证见“发热、形体枯槁,腹如舟状,宭爪甲苍白,腹痛剧烈,呼号声不绝,大便色黑如泥,曾吐蛔、便蛔,口干思饮,,舌苔淡白少津,脉芤”。江思此证虚实互见,颇如伤寒论邪传厥阴相似,“消渴,气上撞心,心中痛热”,而发热又与伤寒论中“厥少热多者,其病当愈”,遂尊内经“厥阴不从标本,从乎中也”之旨意,拟小柴胡合乌梅丸。去黄芩加芍药,去辛热药,加清热解毒之品,从少阳之枢,引厥阴之邪从阴出阳:柴胡12、白芍30、党参15、花粉9、乌梅30、川椒9、黄连9、黄柏6、木香9、当归9、地榆9、银花15、连翘9.一剂腹痛大减,加减8剂,腹痛止、热消退,继益气补养阴生津之品调理20余日痊愈出院。
思此案,方证相应,乌梅丸应为对症之治,然却合小柴胡汤,令人意外。其中,内经“厥阴不从标本,从乎中也”之旨,无疑起了决定作用。想陈修园曾云:“六气之本标中气不明,不可以读《伤寒论》。”是也。
(乌梅丸与小柴胡汤互为表里。
小柴胡汤属少阳。在外,有“寒热往来”证,为阳证、热证为主;病趋向外,是内外枢机之方,药势作用为横向。
乌梅丸属厥阴。在里,有“寒热错杂”,“阴阳相格”,为阴证、寒证为主。证属上部有热、下部有寒。乌梅丸是上下枢机之方,作用为纵向。
小柴胡汤柴胡量大为君药,柴胡性“升散”,居阳,故能达表散邪。
乌梅丸中乌梅量大为君,乌梅味酸入阴,取其“敛降收涩”上焦虚火作用。)
案例五、
患者女,40岁不足,暗黄皮肤,营养中等,痛经数年,近温得缓,口干偶苦,头颈汗多,便不成型,胃怕冷,舌薄质淡,脉弦略浮。处方乌梅丸加黄芩。经前服用7剂,后未再作。思乌梅丸剂中花椒、干姜、附子等物,均可温下止痛。又止上焦之热。痛经之中,果有此型。
案例六、
王某,女,80岁,自诉口腔溃疡三月有余,疼痛难忍,发作时水米难进,甚是痛苦,经中西医治疗数次不愈,所服药物有维生素B,华素片,三黄片等等,在某药店老中医处服用中药数日,病情未见好转。老太太在我处针灸治疗膝痛时每每提起此苦,痛不堪言。观余为其他病人号脉开药,遂要求余为其试治。观其口腔内,脸颊处,下唇,舌边散在分布数个溃疡点,溃疡点发白,颜色淡,舌淡苔白罩黄略厚,脉沉略弦。大便溏,不成形,腹痛,小便基本正常,眠差,心前区经常疼痛,心电图示,大面积心肌梗塞,失去做支架条件。
观其脉证为其开甘草泻心汤五副
炙甘草20半夏12黄芩10黄连6干姜15党参10大枣15
大约十天后病人又过来了,诉喝药后溃疡不再疼,但仅仅过了三天又开始疼痛。要求继续治疗。
甘草泻心汤治疗口腔溃疡是公认的有效方剂,以往成功案例很多,为何此例效果不好,毫无疑问,方不对证 。仔细问其病情,除了口腔溃疡外,病人汗出严重,以上半身为重,口干不欲饮,下肢发凉,膝关节疼痛(在我处针灸),病人上热下寒比较明显,治疗法当清上温下,乌梅丸比较适宜,但病人目前疼痛难忍,先治其标,潜阳封髓丹治之。遂为其开方两方(病人年迈,腿疼,来回不方便,只有取此次法)
方一:潜阳封髓丹:附子15龟板10砂仁10炙甘草10黄柏10 三幅
方二:乌梅20川椒6细辛6干姜10桂枝15肉桂9附子15黄连10黄柏10当归10党参10
嘱其先服用方一,续服方二。
昨日病人来访,自诉服用方一两幅后,疼痛即止,两方付完后溃疡痊愈,大便也转成型。要求为其调理心脏……
案例七、
于XX,女,60岁。体型高细。口干,眼干,鼻干,咽喉干1年。大便1日3-5次,呈泄状,食凉加重。小便正常。性情抑郁,失眠。夜间需要喝水几次。舌红,苔白,脉沉细缓。手足凉。
思考:本来以为,干燥证应该舌红苔少,脉细数,一派阴虚象。但此病人舌红苔白,脉反而沉、细、缓。辩为上有虚热,下有实寒,寒热错杂。处乌梅丸:乌梅30 附子15 肉桂8 川椒 12干姜12 细辛12 当归12 人参12 黄连15 黄柏12 7副
7剂服完,大便正常,每日1次。但是,干燥症状不减。舌质舌苔如前,脉象较前有力。又乌梅丸原方加百合20 生地80 ,7剂。第3天,症状有所缓解,夜间不用喝水,睡眠好。7剂服完,症状基本解除。

案例八、
女67岁,退休教师。胃皖灼热,气上冲胸,胃脘皮肤怕冷,嗳气反酸,口干欲热饮,眼睛干涩冒火,饥而食则胀,头昏沉,说话声亮,肤白面园,动则汗出,大便时结时稀,小便正常,舌质淡紫暗,舌苔薄白,脉沉弦。乌梅丸改汤剂五剂,胃脘灼热、气上冲胸消失,余症均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