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芪功效作用主治应用+黄煌教授黄芪类方+ 黄芪体质

2021年9月28日06:56:36黄芪功效作用主治应用+黄煌教授黄芪类方+ 黄芪体质已关闭评论

(1)黄芪证及黄芪体质:体重溲约肢麻痹,自汗盗汗恶风袭,溃疡久不敛脓水稀。面色黄白红隐隐,黄暗乏泽肉松弛,目少精彩面无华,腹软舌淡胖苔润。遇风冷感易过敏,鼻塞易感咳嗽喘,大便稀或干后溏,食欲不振腹易胀,易浮肿,多足肿,手足麻木用之灵.

(2)玉屏风散方证: 易感喷嚏头身痛,畏风自汗浮肿,便溏溲短玉屏风.

(3)防己黄芪汤方证: 浮肿下肢甚,汗多尿少恶风,肌肉痛膝肿,关节痛.

(4)黄芪桂枝五物汤方证:四肢无力动不灵,肌萎麻木酸痛楚,自汗浮肿淡恶风.

(5)黄芪建中汤方证:慢性腹痛喜温按,形寒恶风自盗汗,身重面萎或浮肿,脉象虚大舌暗淡.

(6)补中益气汤方证:宿肥今瘦面萎黄,舌淡质嫩体瘦长,身倦发热恶寒风,各种下垂泻秘肛,头痛昏晕胁微满,自汗浮肿溲约良.

(7)补阳还五汤方证:身痛不遂肢麻木,自汗恶风下肢肿,舌质淡胖暗紫色,脉象沉缓细涩寻

中医十大类方方证歌声诀之八---------干姜类方

(1)干姜证:痰唾尿便无臭稀,畏寒喜热精神萎,口不干渴舌质淡,舌腻白滑或灰黑。

(2)理中汤方证:胸满腹胀呕吐利,食欲不振心下痞,口不干渴多涎唾,畏寒喜温精神萎,舌淡苔白厚或腻,更见大便是溏稀。

(3)桂枝人参汤方证:理中汤证又恶风,发热自汗关节疼,脉象浮大心下痞,舌淡偏暗或嫩红。

(4)大建中汤方证:干姜舌为必见证,腹胀剧痛阵发性,手足逆冷汗清唾,呕吐腹鸣见肠型。

(5)甘姜苓术汤方证:体形肥胖久居冷,干姜舌为必见证,全身倦怠好浮肿,腰下冷感酸重疼。

黄芪体质

黄芪是目前临床上应用较多的药物之一。据对全国330位国家级名中医的问卷调查,有139位名中医认为黄芪最临床擅长应用的药物之一,列居第一位。

药证

  黄芪主治汗出而肿肌无力。汗出而肿,源于《金匮要略》原文。仲景方中黄芪用量最大的方是黄芪芍药桂枝苦酒汤,黄芪用5两,此方主治“身体肿,发热汗出而渴,状如风水,汗沾衣,色正黄如柏汁”。风水,是全身性浮肿;汗出可沾衣,说明出汗的量比较多。仲景方中没有单用黄芪的处方,配伍最简单的是防己黄芪汤,药味共6味,主治“风湿脉浮,身重汗出恶风”;《外台秘要》则主治风水,“其人或头汗出,……腰以下当肿及阴,难以屈伸”,可见也有出汗与浮肿。简单地说,黄芪主治汗出而肿。

  所谓汗出,以自汗为多见,即在未服用发汗药,也未剧烈运动,气温室温均属正常的情况下,出汗量较多,并可伴有气短乏力、恶风、头晕、容易感冒等症状,这个症状群,中医概括为“气虚自汗”。出汗的程度比较严重,常常衣被尽湿,有的可以见到汗渍发黄,出汗以上半身为显著。临床上有的患者不以汗出为主诉,但通过问诊,可以了解到患者平时汗出比较多,稍有体力活动,就容易出汗,或者皮肤比较湿润。

  民间治疗自汗,常用黄芪红枣汤:黄芪15-30克,红枣15枚,煎汤,每日服2次。也可以使用中成药黄芪口服液。《医学衷中参西录》记载张锡纯治疗沧州一女多汗案:

一人年四十八,大汗淋漓,数日不止,衾褥皆湿,势在垂危,询方于愚。用萸肉二两,煎汤饮之,汗遂止。翌晨,迎愚诊视。其脉沉迟细弱,而右部之沉细尤甚,虽无大汗,遍体尤湿。疑其胸中大气下陷,询之,果觉胸中气不上升,有类巨石相压。乃恍悟前次之大汗淋漓,实系大气陷下,卫气无所统摄而外泄也。遂用生黄芪一两,萸肉、知母各三钱。一剂胸次豁然,汗亦尽止;又服数剂以善其后。(《医学衷中参西录》)

产后多汗,有报道用黄芪30克、益母草30克,煎汤,日服2次。本人经验,对于自汗而恶风者,可用桂枝汤加黄芪:黄芪20克、桂枝10克、白芍10克、甘草3克、生姜10克、红枣10粒,水煎服。

所谓肿,主要为全身性的浮肿,但以下肢为明显。由于体位的变化,早晨面部有浮肿,而下午则下肢浮肿。有些人虽无明显的浮肿,但肌肉松软,体型肥胖,犹如浮肿貌。由于浮肿,患者常常自觉身体沉重,活动不灵活,关节重痛。清代陆定圃《冷庐医话》中记载甚详:

海宁许珊林观察练,精医理,官平度州时,幕友杜某之戚王某,山阴人,夏秋间忽患肿胀,自顶至踵,大倍常时,气喘声嘶,大小便不通,危在旦夕。因求观察诊之,令用生黄芪四两,糯米一酒钟,煎一大碗,用小匙逐渐呷服,服至盏许,气喘稍平,即于一时间服尽。移时小便大通,尿器更易三次,肿亦随消,惟脚面消不及半。自后仍服此方,黄芪自四两至一两,随服随减,佐以祛湿平胃之品,两月复元。独脚面有钱大一块不消,恐次年复发,力劝其归。届期果患前症,延绍城医士诊治,痛诋前方,以为不死乃是大幸,随用除湿猛剂,十数服而气绝。次日将及盖棺,其妻见死者两目微动,呼集众人环视,连动数次,试用芪米汤灌救,灌至满口不能下。少顷眼忽一睁,汤俱下咽,从此便出声矣。服黄芪至数斤,并脚面之肿全消而愈。观察之弟辛木部曹楣,谓此方治验多人。先是嫂吴氏,患子死腹中,浑身肿胀,气喘身直,危在顷刻。余兄遍检名人医案,得此方遵服,便通肿消,旋即生产,因系夏日,孩尸已烂成十数块,逐渐而下,一无苦楚。后在平度有姬顾姓,患肿胀脱胎,此方数服而愈。继又治愈数人,王某更在后矣。盖黄芪实表,表虚则水聚皮里膜外而成肿胀,得黄芪以开通隧道,水被祛逐,肿自消矣。(《冷庐医话》)

近代名医范文虎先生遵上法治疗一例产后浮肿,效果也佳。

一妇人,产后患肿胀,腹大如鼓。云初起于腹,后渐及遍体,按之没指而软,诸医以为是水臌也;皮不起亮光,以为是气胀也;而皮不过急,以为是血臌也。云产下后恶露极旺,上法治之皆无效果,反而气紧加甚。今气喘,舌淡红,脉近芤,初按之急甚,重按极虚。余思之良久无法,后忆及《冷庐医话》有治产后肿胀,用生黄芪一两煎汁,煮糯米半杯,成粥淡食。依法治之,五日霍然若失。(《范文虎医案》)

据传说,1920年冬,胡适患糖尿病、慢性肾炎合并心脏病,全身水肿,协和医院不治,后请中医陆仲安,以大剂量黄芪(10两,相当于300克左右)配党参等而愈。这提示黄芪能退肿。

肌无力,源于《金匮要略》黄芪桂枝五物汤中关于“尊荣人”的提法,黄芪桂枝五物汤是治疗血痹的配方,血痹的临床表现是身体不仁,即麻木无力。同时,张仲景发现血痹是“尊荣人”易得的疾病,原文说“夫尊荣人骨弱肌肤盛,重因疲劳汗出,卧不时动摇,加被微风,遂得之”。这里所说的骨弱,并不是说其有软骨病,而是指肌肉没有力,肌肤盛,则表示这种人大多养尊处优,缺乏体力劳动,赘肉较多。这种体胖而肌肉松软无力,可以认为是黄芪的主治。尤其是有食欲,能吃易饥,但依然肌肉松软无力者,用黄芪最为有效。

张仲景所谓的“尊荣人”,就是一种适合用黄芪及其配方治疗的体质类型,我们将其称之为“黄芪体质”,其外观特征如下:

  ① 体虚胖或中等,肌肉必是松软不坚紧,决不会是壮实或形体消瘦者。

  ② 头汗易汗多汗必见,两目乏神多见。

  ③ 腹诊所得,腹围大于或等于胸围,身材呈梨形或呈向心性肥胖,肋隔角较宽多见,必是皮下脂肪丰厚,腹软,腹力弱,按之抵抗力弱者。小腿诊见:小腿肌肉松软但皮下脂肪丰厚,踝关节处的水肿多见,如是冬天穿有袜子,可见有明显的凹陷的紧抠痕迹。

  ④ 头大脸阔,脸色或白或黄或黑不定,但必是缺乏光泽,少有红光和肤色润泽者,唇色暗淡,脸部肌肉较松驰,尤以上眼睑肌松驰下坠最为多见和最先出现。炎炎夏日来就诊的患者还多见有额头的滴滴汗珠,甚则头发都湿漉漉的。

  ⑤ 舌质以胖、大、软、淡、嫩、湿润、边有齿印、津液饱满为特征。舌苔的有无、厚薄、色泽不定。

  这种体质的形成,除与遗传有关外,尚与缺乏运动,营养不良,疾病、衰老等有关。中老年中这种体型尤为多见。因此黄芪应用于中老年较多。

单味应用

  一、以浮肿为特征的疾病,如慢性肾病、营养不良、贫血、心功能不全等导致的全身性浮肿,常单味黄芪煮粥或炖鸡鸭或牛肉等。

  黄芪粥是中国传统的药粥,在宋代已经风行,苏轼有诗“黄芪煮粥荐春盘”,可见苏轼是食用过黄芪粥的。民间黄芪糯米粥的配方如下:黄芪30克,糯米200 克,水600毫升,先煮黄芪,去滓,加糯米文火熬粥,趁热呷服。治疗水肿。现代名医岳美中先生,在《冷庐医话》黄芪粥治疗浮肿经验的启发下,创制黄芪粥治疗小儿慢性肾炎,收到良好效果。其处方为:生黄芪30克,生苡仁30克、赤小豆15克、鸡内金末9克,金橘饼2 枚,糯米30克,先以水600毫升,煮黄芪20分钟,捞去药渣,次入苡仁、赤小豆,煮30分钟,再次入鸡内金,糯米,煮熟成粥。作1日量,分2次服之,食后嚼服金橘饼1枚。此方对慢性肾炎、肾盂肾炎残余的浮肿,疗效较高,消除蛋白尿也有效果。但必须每日服用。

  对于营养不良性浮肿,用黄芪炖牛肉、或炖鸡,也是十分有效的食疗方。

  二、体型黄胖、肌肉松软、浮肿的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心肌炎等,黄芪能增强体质,改善症状

李树青等报道,黄芪每日50克,水煎分三次服。治疗92例缺血性心脏病,并分别与心痛定和丹参片作对照,结果表明,黄芪组有较好的疗效。不仅心绞痛等症状明显缓解,而且能改善心电图、心阻抗图等临床多种客观指标(《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1995年第2期77页)

三、以出汗、恶风、浮肿为特征的疾病,如某些血液病、肿瘤化疗放疗以及手术后、慢性肝炎、红斑性狼疮等免疫性疾病,

出汗是许多血液病、肿瘤化疗放疗以后以及较大手术以后的常见症状,现代医学常常缺乏治疗手段。中医常常视为虚汗,其中使用黄芪的机会较多。除用单味黄芪与红枣煎汤以外,临床也常常使用复方。有报道用黄芪30-90克,水煎服,每天1剂,疗程2-12月,治疗系统性红斑性狼疮17例,显效6例,有效11例(《临床医学杂志》1987年第2期34页)何宗健等报道用黄芪浓缩液(相当于每天30克生药)治疗40例慢性粒细胞减少,无论气虚组阴虚组均有效。(《辽宁中医杂志》1997年第8期356页)

四、伴有自汗、对寒冷过敏为特征的呼吸道疾病,如慢性鼻炎、花粉症、哮喘、老人感冒等。

有报道,单用黄芪15克,水煎服,或制成黄芪片,(含生药0.5克)。每次5片,1天3次,或50%黄芪水煎液喷鼻,隔日一次,每次0.5毫升,预防感冒,效果良好(《新疆中医药》,1992年第4期49页)也有报道用黄芪15克,大枣10克,制成冲剂2小包,能有效地预防和控制感冒发生,明显降低慢性支气管炎。支气管哮喘。过敏性鼻炎的发病率(《湖南中医学院学报》1987年第4期13页)

五、经久不愈的溃疡,可用重用单味黄芪

黄芪是传统疮药,有生肌的作用,尤其适用于“久败疮”,即溃疡久不愈合的化脓性感染。其表现为脓水清稀,创面平塌。全身状况差。现代中医外科名医赵炳南先生有黄芪膏一方,黄芪切碎,水煎三次,分次过滤,去滓,将过滤液合并,用文火浓煎成膏状,以不渗纸为度,每一两膏汁兑蜂蜜成膏,装瓶备用。可用于治疗疮面久不愈合,下肢顽固性溃疡,鱼鳞癣等。张学义介绍用单味黄芪60-100克煎汤频饮,治疗耳前瘘管感染20例,均治愈(内蒙古中医药,1998年第1期40 页)王和平介绍口服生黄芪粉可促进肛裂、肛瘘、混合痔等肛肠病等术后的伤口愈合(《新疆中医药》1997年第3期11页)

注意点

1、黄芪应当注意患者的体型:黄芪体质是使用黄芪的最重要特征,体质辨明以后,方证才能正确把握。对于黄芪与体型的问题,朱丹溪也有相同经验,他说:“黄芪补元气,肥白而多汗者为宜,若面黑形实而瘦者,服之令人胸满,宜以三拗汤泻之”

2、能食而无力是黄芪证的特点之一。能食,不仅指有食欲,而且指进食以后,腹部无疼痛胀满感,但是就是全身乏力,或肌肉依然松弛,而且营养状况不佳。能食,还指易于饥饿,稍饿即头昏眼花、四肢无力,甚至冷汗淋漓,心慌心悸。如果食欲不振,或者腹胀腹痛者,都不能使用黄芪。

3、黄芪须多服久服方能见效。《伤寒》不用黄芪,《金匮》罕见四逆,可见黄芪是内伤杂病的用药。岳美中先生经验,“大症必须从数钱至数两,为一日量,持久服之,其效乃显”。黄芪以10-30克为常用范围,大剂量可达120克甚至更多。本人曾见家乡皮肤科老中医孙老先生黄芪用至500克。

4、黄芪剂量段:张仲景用黄芪大量治疗水气、黄汗、浮肿(5两),中量治疗风痹、身体不仁(3两),小量治疗虚劳不足(1两半)。现代应用可以根据张仲景的用药经验适当变化。如用于治疗浮肿,量可达60—100克,治疗半身不遂,骨质增生疼痛等,可用30-60克;用于强壮补虚,可用15-30克。

5、黄芪的副反应:但用量过大可以导致胸闷腹胀,食欲减退,并可出现头昏潮热等。尤其是肌肉坚紧,大便秘结者少用或慎用。多汗而发热、咽喉红痛者,不宜使用.

转自:http://lianghongzhi80996.blog.163.com/blog/static/70662035201191382011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