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中丸“家族”与经方中的“三碗汤”临床作用应用经验

2021年9月22日10:38:05理中丸“家族”与经方中的“三碗汤”临床作用应用经验已关闭评论

温中祛寒的中成药具有振奋阳气、去除里寒的作用,其代表药为“理中丸”,“理”就是调理的意思,“中”就是中间的意思。理中丸,就是调理人体中焦的药丸。处方来源于《伤寒论》,原名为“人参汤”,方由人参、干姜、白术、甘草等四味药组成。方中人参大补元气,补益脾胃,为主药;干姜辛热,温脾胃之阳,除里寒,以为辅药;白术补脾燥湿,以为佐药;甘草补中益气,调和诸药为使,诸药配伍,共奏温中祛寒、健脾理胃之功,用于治疗脾胃虚寒之证。症见呕吐泄泻、胸满腹痛、食欲不振、消化不良等症。临床证实,理中丸治疗急、慢性肠胃炎、胃及十二指肠溃疡、胃扩张、霍乱等属脾胃虚寒者有较好的效果。

“理中丸”还有众多“兄弟”,加减化裁有:

01

附子理中丸

在原方基础上,加上炮附子,增强了温补脾胃的功效。

适用于脾胃虚寒证,症见神倦懒言、畏寒肢冷、食少不饮、腹胀喜温、二便清利、霍乱、转筋、口噤等症。

目前,附子理中除大蜜丸剂型外,还有浓缩丸、片剂等多种剂型。近年来研究发现,该药经中医辨证后灵活使用,对下列疾病也有较好疗效。治慢性消化不良:口服附子理中丸,每次1丸(9克),日服2次,温开水送服,7天为1个疗程。该药能促进消化液分泌,使食欲增加,并能抑制肠内异常发酵及促进积气排出。治溃疡性结肠炎:内服附子理中片.每次6片(每片含生药0.5克),每日服3次,温开水送服,10天为1个疗程。该药能使绝大部分溃疡结肠炎症消失,溃疡愈合。治慢性腹泻:内服附子理中丸.每次9克,1日2次,10天为1疗程。该药能调整消化功能,增进食欲,缓解腹痛,减轻腹泻。治男性不育:口服附子理中丸,每次9克,1日2次,10天为1个疗程。该药能振奋全身机能,改善机体全身状况,为补益、强壮之剂,用于男性不育症的治疗有一定的效果。治寒湿带下症:妇女感受寒凉后,自觉阴户冰冷,白带量明显增多,连绵不断,质稀,色白,无腥臭味,小便清长,腰酸如折,小腹冷痛。治疗可口服附子理中丸,每次1丸,每天2次,有祛湿散寒、温肾健脾的作用。

02

枳实理中丸

在理中丸的基础上,加上枳实、茯苓两味药。此方来源于《和剂局方》,有温里消痞的功效,能逐痰饮、止腹痛。

适用于胃及十二指肠溃疡、胃扩张或无力症、胃肠留饮症(指水饮蓄留体内,聚于胃肠,影响胃肠功能)。

03

理中化痰丸

在理中丸的基础上,加上半夏、茯苓两味药。此方来源于《名医杂著》。有歌诀曰:“理中化痰加苓夏,擅治停饮大便溏。”具有温中化痰的功效。

适用于脾胃阳虚湿痰者,以及痰湿停饮,大便溏泄。

04

桂附理中丸

在理中丸的基础上,加上附子、肉桂两味药。此方源于《三因方》。功效主治同附子理中丸,但升阳祛寒力量较强。

05

党参理中丸

在理中丸的基础上,将人参改为党参,干姜改为炮姜,共为细末,炼蜜为丸。具有温中散寒、健胃的功效。

用于治疗脾胃虚寒、呕吐泄泻、胸满腹痛、消化不良等症。

【注意】 服药期间忌食生冷油腻,不宜消化的食物;泄泻时腹部热胀痛者忌服;感冒发热者、孕妇慎用。

06

福幼理中丸

在理中丸的基础上,去掉甘草,加上黄芪、肉桂、熟地、当归、白芍、枸杞子、补骨脂、山萸肉、核桃仁、酸枣仁等组成。此方来源于《医林改错》。

这是理中丸中的“小弟弟”,专治小儿脾胃虚寒所致诸症。

方中以人参为主,补脾益气;辅以黄芪、白术加强健脾补气之功,干姜、肉桂温中散寒,共为辅药;佐以熟地、白芍、当归补血,枸杞子、补骨脂、山萸肉、核桃仁补益肾气,以通利血脉,温补脾肾之阳,酸枣仁养心安神,诸药相合,共奏健脾补气、温中散寒之功,适用于儿童脾胃虚寒所致的腹冷、泄泻、面黄肌瘦、无神、身倦、食欲不振等症。

温馨提示:以上这些温中祛寒类中成药,多由辛温燥热之品组成,故对中医辨证为阴虚阳盛、真热假寒等热证忌用;过敏体质者及孕妇慎用。

桂枝汤

桂枝汤治太阳风,芍药甘草姜枣同;

解肌发表调营卫,表虚自汗服之轻。

桂枝汤是古代的补益剂,凡是经过寒冷、饥饿、极度疲劳、精神紧张以后,患者出现自汗、心悸、腹痛、脉弱等情况下,均可使用。张仲景的时代是兵荒马乱的年代,从战场上下来的士兵,疲于奔命的难民,就是桂枝汤的最佳适应者。经过大量的出汗,已经多日无法正常进食和休息,成天处在极度惊恐之中,可谓是风餐露宿、饥寒交迫,这样的人必定形容憔悴,消瘦。强烈的惊恐导致心动悸、烘热,饥饿导致干呕、腹部阵阵的隐痛,反复的出汗使得全身肌肉酸痛,寒冷的刺激又使鼻流清涕、关节痛、恶风。这就是桂枝汤证。桂枝汤中药物都是食物中药。甘草、生姜、大枣、桂枝、芍药,就像今天的酸辣汤。先喝一碗,然后喝上热气腾腾的糜粥,盖上被子,好好睡一觉……。病人自然会微微出汗,一觉醒后,许多症状必然减轻。这就是桂枝汤的魅力。桂枝汤不是发汗剂,病人服药以后的汗出,是机体各种调节机能恢复的标志,中医的话说,是那热粥的“谷气”加上患者的“胃气”交融的结果,是“营卫之气和谐”的结果,是体内阴阳平衡的结果。

麻黄汤

麻黄汤中用桂枝,杏仁甘草四般施;

发汗恶寒头项痛,喘而无汗服之宜。

麻黄汤是发汗剂,但是是比较安全的发汗剂。温服以后,伴随着心跳的加剧,周身开始发热,皮肤开始湿润,最后,可能是大汗淋漓。随着大汗的到来,原先“体若燔炭”变成“脉静身凉”,原先的“无汗而喘”变为心平气和,原先的“骨节疼痛”变为浑身舒坦。麻黄,是麻黄汤中的主要药物,它有强烈的发汗作用,同时,会导致心跳加剧,甚至出现“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的情况,或者如“气从少腹上冲心”症状。对此,张仲景自有办法,那就是服用桂枝甘草汤。桂枝四两、甘草二两,这两味药物具有定悸的作用。也就是说,麻黄汤中的桂枝甘草具有对麻黄发汗动悸作用的预防作用。所以说,麻黄汤是安全的发汗药。但是,教科书认为麻黄配桂枝发汗,麻黄无桂枝则无发汗作用,这似乎值得商榷。

小青龙汤

小青龙用桂芍麻,干姜辛夏草味加;

外束风寒内停饮,散寒蠲饮效堪夸。

小青龙汤是气管与支气管炎症的专方,是剧烈咳嗽和大量稀痰的镇咳剂与化痰剂,具有明显的近期疗效。小青龙对于以咳,喘,呕,肿,痰稀为主诉的呼吸系统疾病,确是名医手中的一张王牌药。小青龙汤证之喘满,咳嗽,短气,微肿,是属寒饮,根据临床经验,本方多用于急性支气管炎和慢性支气管炎的急性发作期。《伤寒论》和《金匮要略》相关条文共有5条,其中“咳”作主证的共3条,可见咳嗽是本方主治的目标所在。至于咳嗽的程度,《金匮要略》痰饮咳嗽病篇“咳逆倚息不得卧”则是直点龙睛之语。事实上,病人咳嗽越是严重,本方的效果也就越好。临床加减很多,本人常用的有加石膏,加黄芪,去麻黄加人参、麦冬等。只要对证,取效神速。

张仲景虽然没交代痰液的形状,但从“妇人吐涎沫”条文的描述来思考,便不难触类旁通了。临床所见,病人咳嗽多伴随大量的痰液,尤其是夜间更多。如果细心观察该类病人,不难发现一大早其人床前的痰盂或纸篓里总是装得满满的。这种痰如果吐在地上,则呈鸡蛋清状或带有泡沫,很快就渗入土中而不见。病人自己也会说痰清凉凉的滑溜溜的很好吐。过敏性鼻炎也流大量清稀的分泌物,伴有频繁的喷嚏。从症状的比类来看,其鼻涕类似于痰,喷嚏类似于咳,故也同样适合运用本方。对此,我把它们形象地归纳为“水样的鼻涕水样的痰,治水的青龙把水蠲”。

如何看待本方条文的或然证,也是临床医生所关心的问题。这些或然证的出现应当有它们共同的病理基础,从临床来看,这种病理基础很可能是长期咳喘造成的肺原性心脏病,在继发感染时出现的心功能衰竭。此时,体内的水分过多地停留在组织中而不能被人体有效地利用,所以出现“或渴”;同时可以并见消化道的水肿,胃及食管的水肿可以出现“或噎”;肠道的水肿加上受到寒冷的刺激可以出现“或利”;经过肾脏排出的水分减少,因此“或小便不利”;病情进一步加重出现腹水可见“少腹满”;心衰不能泵出足够的血到肺进行氧交换,血氧浓度下降因此“或喘”。从一元论的角度来看,惟有这个病理基础能将所有的或然证全部解答。较之古代医家云里雾里的注释也更贴近临床。再从用药来看,加附子以强心,加茯苓以利尿,去麻黄是因为此时麻黄会无效地增加心跳次数,使病人感到心慌。提示我们在心衰时运用小青龙汤的注意事项。当然,张仲景不会想得这么多。学经方为的是古为今用,为了能更实际地理解古方,为什么非要排斥现代医学呢?

本方用了大队的温热药物,也符合“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的精神。方虽八味,但核心药物仅为“姜、辛、味”,此仲景治咳之利剑,这一点从张仲景加味方的条文中可得到证明。应当指出的是,本方不能作为老慢支的根治药而久服,一旦病情缓解,即当改为苓甘类方继后,否则温热药会很容易引起诸多变证。

张仲景创立的“理中汤”,应该算是中药方剂中的“男人”了,因为它的药物组成全是纯阳的热药:人参、于姜、白术、甘草。这个方子用到宋代,又增加了附子,就是现在的附子理中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