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可学术思想探讨之十二——医之秘在于量

2021年9月28日07:33:41李可学术思想探讨之十二——医之秘在于量已关闭评论

摘 要:针对中药之秘在于量,进一步探讨了李可用药规律。李可关于红参用量:补元用平剂,急救暴脱用大剂;红参剂型:捣末同煎,另炖,粉吞,块吞。肉桂用量:温肾阳、助气化、反佐用平剂;引火归原、降奔豚、止泄泻、护胃阳用小剂;肉桂剂型:平剂煎服,小剂粉冲、米丸吞服。山萸肉用量:小剂 10克,平剂 30克,中剂 60~90克,大剂 100~120克。吴茱萸用量:10克以下无效,15克显效,30克攻无不克,50克治大症。生半夏用量:小剂 10克,平剂 30克,中剂 45克,大剂 60克。

人参为中药四帅之一。李可创制的破格救心汤,高丽参用至30克。他在全书 246则医案中,用红参多达 121 案,创下了人参之“最 ”。现根据其医案,整理出以下内容:

1 红参

李可关于红参用量:补元用平剂 10 克,急救暴脱用大剂 30 克(372页);红参剂型:捣末同煎,另炖,粉吞,块吞。

1.1 红参捣末同煎 

红参捣末同煎用大剂,常用于血证暴脱,可立挽危亡。如暴崩欲脱案 (123页)、暴崩脱症案(124页)、久痢成痨案(305页)。

1.2 红参另炖 

红参“另炖 ”法,即隔水炖也,缘于单煎红参易糊锅,不可不知。主要用于以下情况:①红参平剂:用于补元,红参为10克,偶见 15克。这是红参最常见的用法,如顽麻怪症案(42页)、尿毒症案(164页)。②红参救脱:救脱用大剂,如胃溃疡大出血案(15 页 )、妊娠恶阻案 (107 页 )。③破格救心 :高丽参 30克 ,如破格救心汤治肺心病心衰(7 页)。④奔豚厥脱:红参 30克,如奔豚汤治伏寒奇症案(379页)。

1.3 红参粉吞 

主要用于特定的配伍,组成散剂。 ①参蛤散:肾不纳气之喘,红参 10克(重则高丽参20克),蛤蚧尾 1对,研粉吞服,立解其危(14、29页)。②参麝散:小儿慢惊风,以高丽参粉 5克,麝香013克,以救呼吸衰竭(74页)。③参灵散:李氏治数百例胃肠溃疡,红参、灵脂各 10 克等分,为散吞服,可当日止痛,半月痊愈(178页)。

1.4 红参块吞  

所谓红参“块吞 ”,即打小块吞服,其“小块 ”,亦称“粗末 ”,类似于粗玉米面。主要用于:①大气下陷:李可认为,用补中升陷法治大气下陷证,红参不入煎剂者,缘于汤药速效,虚馁之人下咽反觉胀闷,打小块吞服,入胃缓缓奏功,使下陷之气徐徐升达。如胃下垂案(254页)、剖腹产后二便闭结案(112页)。 ②肾不纳气:肺肾两虚之喘,红参小剂 10克打碎,细嚼慢咽,立刻生效。详见急性结核性胸膜炎案(47、393页)。1.5 关于红参“另炖 ”的思考 红参“另炖 ”法,是李可临床使用频率最多的煎法。由于隔水炖之法,有人不知,亦比较麻烦;若单煎红参,又易糊锅。为此,笔者采用红参减半粉吞,代替红参“另炖法 ”。

2 肉桂

李可关于肉桂用量:温肾阳、助气化、反佐用平剂;引火归原、降奔豚、止泄泻、护胃阳用小剂;肉桂剂型:平剂煎服,小剂粉冲、米丸吞服。

2.1 肉桂煎服  

肉桂入煎剂,一般为平剂 10克,对于小儿、老人、羸弱之人,肉桂酌减,如小儿遗尿案之肉桂 3克入煎(86页)。主要用于以下情况:①温肾阳:如阳虚型红斑狼疮案,用附子、肉桂直温肾阳(202页);习惯性流产案,用附子、肉桂温养命火(117页)。②助气化:李可之经验,治三焦气化乖常诸疾,必以肉桂辛热善动之品,直入命门而补其火,火旺则阴凝解而气化得以蒸腾。如一老年肥大性前列腺炎急性感染致癃闭者,虽诊为湿热充斥、三焦闭塞,仍以对症汤剂加肉桂蒸动气化,2剂而解(157页)。又如结核性腹膜炎合并胆囊炎案,以真武汤加肉桂蒸动气化(39页)。 ③反佐:李氏在论述攻癌夺命汤时指出,本方大队苦寒之品,脾胃怯弱者,以肉桂温热灵动之品反佐,以保护脾胃为第一要义(146页)。如红斑狼疮案,用肉桂 10克反佐玄参 100克,以防寒凉损伤脾胃(204页)。笔者注意到:李氏凡用肉桂反佐,均列在反佐药之后。这一特殊笔法,值得借鉴,如痢疾脱症案(146页)。

2.2 肉桂粉冲 

肉桂冲服,一般为小剂 115~6克。主要用于以下情况:①降奔豚:肉桂、沉香、紫石英为药对,凡奔豚证,急投肉桂粉、沉香粉3克冲,煅紫石英 30克,直入肝肾,破沉寒痼冷,安镇冲脉,下咽立效(16页)。如伏寒奇症案之肉桂 115克(380页),肠梗阻合并疝嵌顿案之肉桂 6 克(133 页)。李可用奔豚汤,偶尔肉桂 10克入煎。因症属厥脱,救阳为急,归于“温肾阳 ”一类,如噎嗝重症案(389页)。 ②止泄泻:肉桂、赤石脂为药对,自制方三畏汤之肉桂115~6克粉吞,赤石脂 15~30克入煎,取肉桂补命火,赤石脂甘温酸涩收敛,对脾肾虚寒导致之五更泻、久痢、久带 ,有特效(179页)。如糖尿病案之五更泻,3 剂而愈(57页)。 ③护胃阳:李氏在肺痨兼寒饮案中指出,患者呕吐厌食,唯胃已伤,以阳和汤之肉桂粉冲,以复胃阳(308页)。看来肉桂反佐与护胃阳有些相似之处,但仔细推敲,还是有区别的。反佐的目的在于护胃,而针对的是苦寒药;护胃阳的目的在于扶胃,但针对的是胃虚证状,如胃凉、呕吐、便溏。

2.3 肉桂米丸吞服  

李可之经验,凡火不归原证,肉桂 115~6克米丸吞服。米丸做法:油桂刮去粗皮研粉,小米蒸烂为丸,如赤小豆大,药前囫囵吞下。取其米丸溶解较水丸、蜜丸缓慢,不在胃里分解,而在下焦徐徐吸收,引火归肾(54、127、242页)。如鼻衄奇症案(279页)、复发性口腔溃疡案(286页)。但有时,李氏名为“引火归原 ”法,却用肉桂粉吞,如虚寒型糖尿病案,这是为什么 ? 因此案兼有胃阳虚(如胃脘冷痛、厌食呕逆),为了兼顾胃阳,以“保护脾胃为第一要义 ”,故改米丸为粉吞。从引火汤证诸案中,可以看出,凡火不归原证兼有胃阳虚、奔豚证、五更泻、反佐证,皆遵“保护脾胃为第一要义 ”,改米丸为粉吞,如肺心病奇症案兼奔豚证(374页)、齿衄案兼泄泻(292页)、鼻衄奇症案兼反佐黄连,均改米丸为粉吞(281页)。

2.4 肉桂与油桂  

笔者注意到,李氏多数称肉桂为“油桂 ”。考肉桂分 3种:①官桂:又称筒桂、菌桂,为 5 ~6 年之幼树干皮、呈筒状;②企边桂:又称油桂、紫油桂,因其表面用指甲刻划时则现棕色油纹而得名,为 10年的树皮,呈凹凸形半卷状;③板桂:又名桂楠,是老年厚树皮,呈板状。这三种肉桂,以油桂皮细肉厚,断面紫红色,油性大,香气者为佳。所以李氏恒用越南之紫油桂,而不用普通肉桂。其用药精纯,可见一斑。

3 山萸肉

李可关于山萸肉用量:小剂10克,平剂 30克,中剂 60克,大剂90~120克。

3.1 八味丸类方,山萸肉为小剂、平剂 

李氏用八味丸类方,遵原方熟地与山萸肉之比例,故山萸肉用量偏轻,小剂者 2例,平剂者 2例,如膝关节积液案之济生肾气丸加味(251页)、夜盲案之杞菊地黄丸加味(268页)、急性肾盂肾炎案之知柏地黄汤加味(158页)、真寒假热案之八味地黄汤加味(288页)。

3.2 潮热、消渴、防脱,山萸肉为平剂 

李氏之经验,凡肺痨、小儿疳积、癌证之化疗、放疗所致潮热者,以补中益气汤加山萸肉、乌梅、龙牡各 30克,半月退净(302、363、396页);糖尿病之消渴,癌证之化疗、放疗之烦渴,恒加山萸 30 克(55、56、363页)。治大气下陷证,下元虚者须防“提脱 ”,恒加山萸肉30克,如胃下垂案(254页);羸弱之人,以防阴阳气血之脱散,加山萸肉敛肝,如肺痨夹寒饮案(309页)。

3.3 脱证、血证,山萸肉为中剂、大剂 

气虚欲脱者,急以升陷汤加参、萸,重用山萸肉 90克,如产后误用开破致变案(113 页), 血脱者,见于脾不统血之崩漏便血,出血量多不止,汗出而喘,则是肝气已伤,疏泄太过,不能藏血,急加山萸肉 60克以上,敛肝救脱;气随血脱者,出血如注,自汗而喘,腰困尿多不渴,急以大剂当归补血汤加红参助元气,重用山萸肉 90克以上,敛肝固肾救脱;亡阳厥脱者,出血日夜不止,突变四肢厥冷,大汗暴喘,面白如纸,气息奄奄,阴损及阳,阳微欲绝,急投破格救心汤,重用山萸肉 120克(124、125页)。

3.4 心衰、呼吸衰竭,山萸肉为大剂 

心衰重症,如肺心病心衰案,破格救心汤之山萸肉 120 克(7页);如呼吸衰竭,升陷汤合大剂参附龙牡救逆汤,加山萸肉 90克,麝香 012克(263页)。

4 吴茱萸

李可关于吴茱萸用量:10 克以下无效,15克显效,30克攻无不克, 50克治大症(202、377页)。

4.1 吴茱萸汤证 

李氏认为,《伤寒论》吴茱萸汤证昭示:干呕,吐涎沫,头痛者,吴茱萸汤主之。止痛与止呕,正是吴茱萸的两大功效(44页)。

4.2 吴茱萸主治 

根据李氏之吴茱萸案 21则,整理其主治:肝寒之巅顶头痛、眩晕、疝痛、缩阳、痛经、冻脚(202、376页),胃寒之呕吐吞酸、噎嗝反胃、胃脘痛、绕脐痛、少腹痛 (376、382、389页);外敷涌泉引火归原治口疮,敷脐治小儿泄泻,其功不可尽述(376页)。

4.3 中西汇录 

吴茱萸为开冰解冻之剂,其性辛热燥烈,直入阳明、厥阴血分,暖肝和胃,降逆补虚,温化寒饮,能破沉寒痼冷,解除一切痉挛(274、390 页)。由此而解决一些现代医学之难题,如西医脑出血之脑膜刺激症,与中医肝胃虚寒、痰饮上冲巅顶有些相合,详见蛛网膜下腔出血案(44页);美尼尔氏综合症之内耳迷路积水、痉挛,与中医痰饮上犯于脑之眩晕相通,详见内耳眩晕症案(272页);西医食道、胃肠之痉挛,与中医之“寒主收引 ”同理,详见噎嗝重症案、肠痉挛案(381、390页)。

4.4 吴茱萸用量 

李可认为,《伤寒论》吴茱萸汤之吴茱萸一升,约合今制 50克。故用量 10克以下无效,15克显效,30克攻无不克,50克治大症。唯当今各家皆用1.5~6克,药难胜病,故其效不著(202、377页)。李氏之吴茱萸案21则,其中吴茱萸小剂 10克者 5例,用于小儿、虚弱之人,如小儿过敏性紫癜案、急性肝炎误治变症案(329、170页);吴茱萸平剂 15~20克者 11例,如痛经痼疾案、血栓闭塞性脉管炎案(114、64页);吴茱萸中剂 30克者 4例,如美尼尔氏内耳眩晕症案、重症呃逆案(272、196页);吴茱萸大剂 50克 1例,如红斑狼疮案(202页)。

4.5 吴茱萸冲洗法  

李可认为,吴茱萸汤方下注一“洗 ”字,是仲景用法奥法所在,即用至 15克以上,当以开水冲洗 7次,而后入煎,可免入口辛辣及服后“瞑眩 ”之弊。凡遇小儿、老人、病弱之人,则先煎沸 2~3分钟,换水重煎,以便稳妥(376、390页 )。

4.6 吴萸姜枣  

李可指出,伤寒方用药精纯,虽姜、枣亦寓有深意,并非点缀。吴茱萸加两倍之生姜、大枣 20~30枚,则辛烈减,可保无害(377、390 页)。详见胃溃疡大出血案(15页)。

5 生半夏

李可关于生半夏用量:小剂10克,平剂 30克,中剂 45克,大剂60克。

5.1 小半夏汤类方 

李氏喜用小半夏汤、小半夏加茯苓汤。《金匮》昭示:呕家本渴,渴者为欲解。今反不渴,心下有支饮故也,小半夏汤主之;卒呕吐,心下痞,膈间有水,眩悸者,小半夏加茯苓汤主之。

5.2 半夏主治 

根据李氏之半夏案 52则,整理其主治:肺气上逆之咳喘、喉间痰鸣(26页),肝胃气逆之呕吐、眩晕、心下痞(45、234页),脾胃痰湿之麻木、肿瘤(41、335页)。5.3 半夏自制方 李氏治咳,喜用小青龙汤,并使之改良;治呕,喜用小半夏加茯苓汤,且进一步推陈出新。

5.3.1 改良小青龙汤 

《金匮》36条提示:青龙汤下已,多唾口燥,寸脉沉,尺脉微,手足厥逆,气从小腹上冲胸咽。简而言之,服小青龙汤易引动下焦冲气上逆之奔豚证。为了克服这一弊端,李氏对此方进行了改良(麻黄、桂枝、白芍、炙草各 10 克,生半夏 30 克,干姜、细辛、白芥子各 10克,炙紫苑、炙冬花各 12克,白果带壳 20克打,生姜 10片,大枣 10枚),即小青龙汤加紫苑、冬花、白芥子降逆下气,白果收敛,通治一切咳喘(397页)。如虚证者,由肺及肾,肾不纳气,加红参 10克,肾四味各 30克;如小儿夜半暴喘(83页)、或寒郁化热者加生石膏 30克,如肺心病急性感染案(18页);太阳少阴同病,脉沉舌淡苔白滑,加附子 30克(397页),如急性结核性胸膜炎案(48页);过敏性哮喘者,加石膏、蝉衣各 30克,如青霉素过敏性皮炎案(324页)。

5.3.2 止呕汤  

李可治呕吐,得力于小半夏加茯苓汤,并进行加味:生半夏、茯苓、赭石、生姜各 30克,姜汁 10毫升,炙草 10克。他指出,其一生应用此方上万例,通治一切肝胃气逆之呕吐,如妊娠恶阻剧吐,水米不入;胃出血狂吐不止;现代医学确诊之脑膜刺激征;寒热错杂之胃肠痉挛等,皆有捷效。轻证服一两口即止,稍重则服2~3次即愈,极重症 10小时许过关。不论何种呕吐,皆由胃气上逆。胃为气机升降之中枢,胃气不降,则诸经之气皆逆。方以赭石、生半夏、生姜降胃,则气机升降复常,何呕吐之有 ? 正是执简驭繁,以不变应万变之法(44页)。该方实为小半夏加茯苓汤合旋覆赭石汤,减旋覆花、人参、大枣,加姜汁而成。为了便于记忆与推广,笔者称之为“止呕汤 ”,方歌为“止呕夏苓代汁草 ”。李氏之经验:若呕吐兼诸痛者(如头痛、胃痛、腹痛),则加吴茱萸、红参(即吴茱萸汤)。因吴茱萸汤亦有止呕作用,故笔者称止呕汤加吴、参为“双呕汤 ”,详见胃溃疡大出血案(15页)。若呕吐兼欲脱,则加山萸肉、红参(取来复汤之意),详见久痢成痨案之“五味回生汤 ”(307页)。

笔者很奇怪地发现:李氏治痰、咳,从不用二陈汤;治湿、呕,从不提平胃散。全书只字未提这两方,令人费解。笔者揣测:因为这两个方子,半夏用量偏轻或缺失,如二陈之半夏为 9克,平胃散则无半夏;燥湿、化痰用理气药(陈皮、厚朴),而不用温化药,收效甚微。而他用生半夏一出手就是 30~45克,治痰、咳则配细辛、五味子温肺化饮,治湿、呕则配吴萸、姜汁开冻解冻,常有一剂知,二剂已之功效。

5.4 生半夏用量 

《伤寒论》之半夏,均为半升,合今为 60克。半夏用量分为:①半夏小剂 10克:半夏小剂者 5案,用于小儿、羸弱之人,如婴儿幽门梗阻案、小儿白血病案、顽麻怪症案(85、368、42页)。②半夏平剂 30克:半夏平剂者 37案,如肺心病心衰案(6页);体虚之人,半夏酌减为 15~20克,如急性结核性胸炎案、急性黄胆疸型肝炎案(47、166页)。③半夏中剂 45克:半夏中剂者 3例,均为咳、呕重症,如肺间质纤维化案、脑瘤术后复发案(29、245页)。④半夏大剂60克:半夏大剂者3例,均为经方大症,如急性胰腺炎案之大柴胡汤证、红斑狼疮之小柴胡汤证(140、203页)。

5.5 半夏冲洗法 

《伤寒论》小柴胡汤方下之半夏注一“洗 ”字,即用温水淘洗 3次,可解其毒,若多次淘洗则力减(7页)。

5.6 半夏生姜 

《金匮》载:小半夏汤,半夏 1升,生姜半斤。考半夏 1升为 130克,生姜半斤合今为125克,即半夏与生姜等量。故李可指出,生半夏加等量生姜佐之,既解其毒,又加强疗效,颇有妙用(8页)。笔者对《伤寒论》半夏方进行统计,半夏均为半升,即 60克,而生姜多少不等,如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之生姜为 125克,其次为旋覆赭石汤之生姜为 75克,大柴胡汤亦为 75克,生姜泻心汤为 60克,小柴胡汤、葛根加半夏汤为 45克,黄芩汤为 215克,小青龙汤、半夏泻心汤、甘草泻心汤则无生姜。从中可以看出,如经方中有干姜,或呕吐而兼热者,生姜酌减、或无。李氏之半夏案亦然。只有以小半夏汤、小半夏加茯苓汤、止呕汤为主方时,其半夏与生姜为等量,如妊娠恶阻案、婴儿梗阻案(84、107页)。

6 麝香

李可关于麝香用量:每次最小量 01075克,最大量 015克,日极量 1克分 3次服。

6.1 麝香功能  

麝香,味芳香浓烈,性辛温入心脾经。功能辟秽化浊,开窍启闭,为急救醒神要药,开中有补,对一切脑危象(痰厥昏迷)有斩关夺门之功。其辛香走窜之力,又善开经络壅闭,具有解毒、活血、通经、消肿止痛作用,故又可用痈疽肿毒及跌扑瘀痛等症,效难尽述。现代药理证实,有兴奋中枢神经系统,增强呼吸中枢功能及强心救脱功效,对心衰、呼吸衰竭、血压下降、冠心病心绞痛发作,均有可靠疗效。又能促进各腺体的分泌,有发汗和利尿作用,故可用于血毒症的抢救。因其辛香走窜之力极强,故只可暂用,不可久服(4、177页)。危重阶段,可连服 10 日停药,详见肺间质纤维化案(32页)。

6.2 麝香主治 

麝香配清热解毒方药,则善凉开宣窍,其作用较安宫、至宝为优;配回阳破阴方药,则善温开宣窍,其作用较苏合香丸为速(177)。分述如下:

6.2.1 昏迷 麝香为急救神识昏迷要药,如小儿高热抽搐之急惊风,单味麝香 0115克,一次灌服,立解其危(177页)。小儿慢惊风,取高丽参粉 5克,麝香 013克,服后 20 分钟,抽搐停止,神识转清(74页)。中风痰厥昏迷,麝香 013克配姜汁竹沥灌下,如脑溢血案(36、177页)。肝昏迷,属阴寒秽浊内闭外脱者,以茵陈人参白通四逆汤加菖蒲、麝香 013 克(173页);若湿热化毒,腑实内闭之急黄症,热深厥深者,以犀角地黄汤合大承气加菖蒲、郁金、麝香 015克,4小时可醒(177页)。煤气中毒昏迷,以礞石滚痰丸加麝香 013 克(189页)。脑外伤昏迷,以补阳还五汤加麝香 0115克(192页)。

6.2.2 心衰、呼吸衰竭  李氏创制破格救心汤中,麝香 015 克分冲,救治各种心衰。如布鲁氏杆菌病心衰案之麝香 1 克分冲(11页)。又以升陷汤合大剂参附龙牡救逆汤,加麝香 012克,山萸肉 90克,救治呼吸衰竭(263页)。

6.2.3 剧痛  心绞痛发作,参灵散(红参、灵脂)加麝香 015克,覆杯而愈(178页)。急性心梗,先冲服麝香 015克、冰片 013克,含化速效救心丸 5粒,苏合香丸 1丸,为抢救赢得了宝贵的时间(12页)。血栓闭塞性脉管炎之剧痛,以乌头汤合当归四逆加吴茱萸汤加麝香 1 克分冲, 当夜痛止(64页)。脑瘤剧痛,以乌头汤加麝香1克分冲, 1剂痛止(247页)。

6.2.4 通窍  眼底出血暴盲,以通窍活血汤之麝香,加水蛭数日复明;慢性鼻窦炎之嗅觉失灵,以麻黄汤合麻黄附子细辛汤加麝香0115克,3剂而愈(282页),直肠癌术后尿闭,以补中益气汤加沉香、肉桂、麝香 015克通下窍, 40分钟而解(113页)。

6.3 麝香自制方

6.3.1 麝甲无敌散 麝香与炮甲相配,古方常有之,如《仁斋直指方》载:炮甲 5分,入麝香少许,温酒服,治痘疮发黑。其麝香为“少许 ”,不易效法。李氏对此进行了规范,二者之常用比例为 1∶30,即麝香 2克、炮甲 60克为一料,研粉分成 20包,随中药早晚以热汤冲服各 1 包。因耗气伤阴,不可久服,服 10日停药,但恶性肿瘤例外(29、342页)。他认为,麝香与炮甲相配,穿透攻破,无微不至,无所不到,直捣病巢,消囊肿,破肿瘤(104、344页)。用于多种顽症痼疾,如肺间质纤维化(29、32页)、血栓闭塞性脉管炎合并心梗(65页)、卵巢囊肿(104页)、脑瘤(247页)、脊髓神经胶质瘤(342页)、局限性皮肌炎(333页)、小儿遗尿等(87页)。鉴于用途甚广,无所不能,故笔者称之为“麝甲无敌散 ”。若麝香紧缺,李氏之经验可用苏合香丸代之,即每服苏合香丸 1丸,配炮甲粉 3克(32页)。

6.3.2 羚麝止痉散 羚麝止痉散(羚羊角 3克,麝香 1克,蝎尾 12只,蜈蚣 2条为末,分 3次服),为李氏急救小儿高热惊风开窍醒神常备药。轻症单服立效,不必配服汤剂。详见小儿肺炎合并急惊风案、小儿流脑案、小儿大脑发育不全案、疹毒内陷案、中风闭症案(77、36页)。

7 全蝎与蜈蚣

李可关于蝎蜈用量:全蝎小剂3克,平剂 12只;蜈蚣小剂 2条,平剂 4条。李氏之全蝎小剂者 9例,如急性肾炎案、蛛网膜下腔出血案(162、44页);全蝎平剂者 16例,如颈椎病案、类风湿性关节炎(217、210页)。全蝎 12 只,经笔者考“12只 ”为 8克,经水漂洗去盐后干燥为 6克,研粉分冲,可谓“重剂 ”,故取效甚捷。蜈蚣小剂者12例,如急性肾炎案、三叉神经痛案(162、240 页);蜈蚣平剂者 11例,如颈椎病案、鸡爪风症案(217、122页)。小儿、老人、病弱之人酌减,如小儿湿疹案之蜈蚣 1条,重症结核性腹膜炎案之蜈蚣 1 条(88、103页)。

李可用药规律,现简要归纳。红参用量:补元用平剂,急救暴脱用大剂;剂型有捣末同煎,另炖,粉吞,块吞。肉桂用量:温肾阳、助气化、反佐用平剂,引火归原、降奔豚、止泄泻、护胃阳用小剂;剂型有平剂煎服,小剂粉冲、米丸吞服。山萸肉用量:小剂 10克,平剂 30克,中剂 60~90克,大剂 120克。吴茱萸用量:10克以下无效,15克显效,30 克攻无不克,50 克治大症。生半夏用量:小剂 10克,平剂30克,中剂 45克,大剂 60克。麝香用量:每次最小量 01075克,最大量 015克,日极量 1克。蝎蜈用量:全蝎小剂 3克,平剂 12只,蜈蚣小剂 2条,平剂 4条。

(内文页码源于《李可老中医急危重症疑难病经验专辑》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