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种艾条对症下药 他让8000学员三周入行灸疗师 年营收1100万

2021年4月16日11:53:26 发表评论

◆ 灸道堂创始人纪凯在“国际艾灸大会”上。

文| 铅笔道 记者 石晗旭

?导语

步入艾灸业后,纪凯坦言承受了很多非议与白眼,“行业里的人认为我在垄断资源,一些单位觉得我举办艾灸大会的想法是天方夜谭”。

面对这些,曾受惠于艾灸的纪凯并未停下脚步,仍然坚持丰富灸道堂的产业链。

灸道堂始于2011年年初,从培训灸疗师开始,自产艾条、举办艾灸大会、自建艾草种植基地,纪凯稳步前行,在艾灸行业越扎越深。

去年开始,纪凯有意将灸道堂互联网化,如上线淘宝、京东店铺销售产品、开发App构建行业社群。同年,公司已实现盈利,利润率30%。

至今,灸道堂共培训8000名艾灸疗师证的模块灸师,举办4届“国际艾灸大会”,并在河南汤阴、湖北黄冈及西双版纳三地建起艾草种植基地,共拥有4000亩艾田。

注: 纪凯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其真实性负责,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为内容客观性背书。

获灸疗师培训独家授权

纪凯做出版10年,颈椎落下了毛病。“脖子总是不舒服,而且特别怕冷”。2009年年底的某天,他午睡醒来,不小心把头磕到墙上,顿感四肢麻木。

自此,他踏上问诊之路。走过四五家医院,医生在拍片后,均给出颈椎手术的建议。“当时才三十多岁,就好像废掉了,整个人都很消沉。”

困顿之际,一个“江湖中人”提议纪凯做艾灸。“我之前一直出版中医药的书,对中医比较信任”,他抱着试试的心态买回艾条,在家中由爱人点燃后为他熏烤颈部,两三天做一次。

如此两个月后,纪凯康复,“冷天都不需要带围巾”。这让他兴起学习艾灸的念头,但无人肯教。

“当时走访了山东、河南、山西灸疗师证报考条件、吉林等地的‘高人’,却因为种种原因(如不信任等),均被拒之门外。”此后,他希望通过组织寻找业内同好,“但发现根本没有行业集会”。

做艾灸培训的想法在他心中生了根,“也能推广艾灸”。适逢人社部于2010年推出灸疗师国家认证体系,正式为艾灸从业人员制定标准,学员经培训、考试合格后可获准入证书。

纪凯自投100多万元,争取到人社部独家培训授权,并邀请北京中医药大学的教授等授课。转年5月,苏州一家公司邀请团队培训内部100多个员工,学期7天,每人收费3980元。

自产不呛人艾条

此后,团队正式在北京开班授课,每月1日开设一期,每期招生40人左右,学员来自全国各地,“只要具备高中以上文化水平即可”。课程包括灸法文化、经络穴位、艾灸手法、常见疾病疗法等,学制分15天及21天两种,收费分别为8800元、15800元。至今,共积累8000名学员。

几批学员上岗或开店后,苦于找不到满意的艾条。“当时市面上的艾条没有什么品牌,生产所用的艾绒杂质较多,使用时烟很大,比较呛。”

2011年年底,纪凯着手打造艾条品牌。他自投近300万建起工厂,采购艾绒,并在其中加入32种中药配方,生产适合不同病灶(如痛经等)的药物配方艾条。

为解决呛人问题,团队将沉香、檀香、穿山甲融进艾绒,并改良压制艾条的模具,生产的艾条“烟气很小,不呛人且有药香,以任意手法使用,15分钟内艾条不会掉烟灰”。

◆ 灸道堂艾条之雷火灸

2012年开年,灸道堂艾条便投入量产,产品主要在学员内部售卖,单价20~200元不等。团队另研发并生产药效更为强劲、适用稍重病症的艾条,单价300元。

量产半年,纪凯便发现混药程序存在问题。团队采用批量混药的方式,将中药与艾绒直接按产量要求配比混合,但这样一来中药很容易沉淀,导致艾条中成分不均。

团队便改用微量混药的方式,每支艾条的成分单独混合,“细化虽然增加人工成本,但稳定了艾条的中药比例”。

艾灸大会展位单价2.5万元

同年,纪凯决定弥补艾灸行业大型集会的空白,“我要做‘国际艾灸大会’的牛皮很早就吹出去了,会刊已完成印发”。

但找主管单位盖章时并不顺利。纪凯找到很多主管部门和行业协会,对方非但没有合作意向,还奚落他,“我们十年前就想办大会也没办成,你凭什么做得了”。

虽气闷,但纪凯并未放弃。他凭借自己做出版时在中医界积累的资源,联系多家单位,终于获得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的支持。

但在为期三天的会上设计哪些环节、分享什么内容,纪凯毫无头绪。团队研究很多大会后,设计艾灸学术交流、产业高峰论坛及灸法展示三大环节,邀请亚洲(包括中日韩)艾灸大师、针灸学者等分享、交流灸法,并安排开幕式晚宴。团队将三天大会门票定价为999元。

内容确定后,团队通过向养生馆等派送海报进行宣传,并邀请内部学员免费参会,“我们预估会有300人参会”。

◆ 今年9月9日在苏州举办的“国际艾灸大会”

令纪凯意外的是,2013年9月8日,首届“国际灸法大会”开幕当天,共有700多人参会,“当时内容设计不完善,人手安排不足,手忙脚乱”。此后,团队于每年9月9日举办一次大会。

会场设有60~70个展位,供养生馆、艾灸企业等展示产品,至今举办的四届展会上,展位单价从8888元逐步涨至2.5万元,“挺贵的,但都会被预订一空”。

前三届大会均在北京举办,刚结束的第四届则在苏州,参会人数达4600人,“明年会在杭州,以后会与各地政府展开合作到当地举办”。

自建艾草种植基地

忙于培训及大会的同时,纪凯并未忽略提升艾条品质。2014年年底,北京中医药大学提出与灸道堂合作,建立艾灸处国家取消了灸疗师证方数据库平台,在实验室中研究并升级艾条的中药配方。同时,灸道堂获起源资本100万元的种子轮投资。

此后,为满足个人消费者购买艾条的需求,团队于去年年初上线淘宝店,最近又上线京东店铺,“增量很快,去年交易额100多万,甚至有一年消费2万以上的用户”。

渠道及配方完善后,纪凯希望改善艾条的原材料。期间,有学员向纪凯推荐艾草品种——九头仙艾,原产地河南汤阴,药物成分更高,薄荷味更浓,且桉油精含量高。后陆续又有学员推荐了湖北黄冈的蕲艾及西双版纳的云雾仙艾。

纪凯便奔赴三地,考察当地的土地种植环境、艾叶叶片大小、出绒率等,很是满意,“但当地人意识不到这些艾草的作用,并未大量种植”。

今年年初,他决定自建艾草种植基地。在获三地政府支持后,他投入200万,获得4000亩的农田用以种植艾草。团队采摘艾草并打成艾绒后,运回北京加工成艾条,“基本可以满足每年上百吨艾绒的需求量”。

◆ 灸道堂在河南汤阴的九头仙艾艾草种植基地

同时,实验室推出升级后的二代艾条,“配方改善后”,其药效更强。二代艾条主要在线下销售,淘宝店则销售一代产品。

去年,灸道堂已摆脱亏损状态,总营收为1100万,包括培训学费、“国际艾灸大会”收入及产品销售收入,利润率为30%,“今年应该会更高”。

如今,团队正在开发灸道堂App,功能将包括“国际艾灸大会”线上报名通道、艾灸百科知识、线上商城及用户社群等,“将行业内的人用笼子装起来,形成产业闭环”。App预计于年底上线。

明年,纪凯将打出组合拳:上线天猫旗舰店;开设线下养生会所门店,以旗舰店+社区小微店的模式在北京铺开;举办艾草产业大会,发掘全国更多优秀的艾草品种,并计划与原产地政府合作种植。

/The End/

编辑 王梦瑶 校对 邵 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