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中医李可讲述病与“阳气”系列:“金匮肾气丸”可以常吃

2021年11月3日06:34:18 发表评论

老中医李可讲述病与“阳气”系列:“金匮肾气丸”可以常吃

田 原:目前有数据显示全球每年有500万人死于中风,很多上了年纪的人一听到中风都觉得害怕,但是在您这儿似乎很简单,一个方子就能解决问题。为什么更多的医生做不到这一点?
李 可:因为这个方子被清末民国初的一部分中西汇通派骂得狗血淋头啊,他们按现代医学研究结果,认为中风就是“肝阳上亢”,治法就要“镇肝息风”,最著名的就是张锡纯。还有南方的一个张三雷,他写过一本书叫《中风斠诠》,就是把古今所有治中风的东西作细节的批判,受批判最重的就是这个“小续命汤”,他们认为麻黄都不能用,桂枝都不能用,附子那就更不用说了。因为他认为这些东西影响人的高级神经,使神经亢奋……中医管那些东西干啥啊?你治病就对了,所谓那个亢奋啊,就是阳气不守往外越的一种表现,你把它收敛起来就对了。
他们用镇肝息风的办法,没有治愈一例中风病人(笑),一个都没有。急性的他们也救不过来。你像我们主张治疗这个急性中风,昏迷不醒就是用生南星、生半夏、生附子……一大堆的剧毒药,现代医学研究认为可以毒死一百头牛的这种东西啊,喝进去就好了。(笑)
师 母:他喝了这个药以后啊,都休克过好几次了,最后一次,喝下都口吐白沫了。
李 可:……(笑)
田 原:李老自己试验?
李 可:那个不是试验,我喝下去之前就知道要有那个过程。《内经》都讲了:“药不瞑眩,厥疾弗瘳”。就是你那个药下去以后,恰好和你这个病机相合,正邪相争,那个过程你就晕过去了。不过时间很短,不到一分钟。
田 原:您就晕过去了?(笑)
李 可:就是啊。要不然我怎么会好这么快啊(笑)。但是如果你要给一个中央首长用这个药,你就得犯思量啊。所以为什么古中医传不下来?就是有好多原因。过去宫廷御医那套东西完全不可取。
田 原:宫里的方子、方法大都以延年益寿,保健强身为主,那可是给皇帝、贵族看病呢。
李 可:对。他随时有可能会被杀头啊。但是民间呢,不但要治病还要救人,不然他马上就呜呼哀哉了,你就要从阎王爷那儿把他拉回来。(笑)
师 母:那是给自己喝呀。要给别人喝的话……
李 可:不行,有好几个病人出现这种情况就来找我。其实这种情况很容易解释,就是吃药以后啊,调动了人体的自我修复机制,和外邪抗争的一个具体表现,这个反应越剧烈你的病好的越快。
田 原:病人忽然晕过去,做家属都着急,这个也可以理解的。这么看来,咱们最应该做的就是把《黄帝内经》先普及了,大家都懂得“药不瞑眩,厥疾弗瘳”,您这方子用起来才能百无禁忌呢。(笑)
不过说起中风这些厥症,李老咱们不能不谈谈老年人的健康问题。中国是个老龄化社会,老年人到了一定年龄身体的阳气会减弱,容易出现许多病症,请您给老年人一些建议,或者给出一些简单易用的方法。
李 可:我觉得现在我们国家不管南方、北方,六十岁以上的老年人,都可以用“四逆汤”作为保健的东西,少量的长期服用,这样可以消除你长期积累的“六淫外邪”,以及内生的一些个寒邪;可以调整你的元阳,使其不受损伤;可以延年益寿。而且这个方子花不了几个钱。
或者是用这个“金匮肾气丸”,但是千万别用“六味地黄丸”。“金匮肾气丸”每次五粒,把它煮成糊状喝下去,早晚各一次,有十天半月就可以把好些个属于肾虚的症侯啊,都扭转过来。
田 原:“金匮肾气丸”也可以经常吃?没有副作用?
李 可:没有,尤其像一些阳虚引起的症状型高血压,都可以吃金匮肾气丸,有一段时间就过来了。
田原:现在高血压很普遍,有些高血压的人。医生诊断就是肾阳虚,也会买金匮肾气丸来吃,我听说有人吃了两三次,血压一下就上去了,就不敢吃了……
李 可:上去不要紧,继续吃。有那么一个阶段,是邪正相争,你不要老查血压,要问她有什么感觉。很多现在认为的不治之症啊,其实都可以治好,像高血压这一类、糖尿病、糖尿病引发的肾病、冠心病,其实一回事。
田 原:好,代表老人们谢谢您。刚才师母谈到,说您现在接诊的肿瘤病人越来越多。我个人理解呢,是跟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心理压力有关系。您在临床见了这么多肿瘤病人,您也给这些人一个建议。
李 可:有一个最根本的原因,这个病过去由于中医的意见分歧,被分成什么内因、外因、不内外因,什么七情……但是有个最根本的一点,就是人的五脏六腑、皮毛经络、表里内外,只要哪一个部位阳气不能到达,那个地方就是病,你就治疗那个东西就行了,这是个最简单的总括。
所以我说啊,这个阳虚、寒湿的人啊,十占八九,阴虚之人百不见一。这个你在临床诊断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辨证……比如有的医生说你是糖尿病,要长期服“六味地黄丸”。错了!要用“金匮肾气丸”,主要从三阳经的那个阳的方面来敛,不是你给他大量添水,那个水火就能平衡了。阴阳的不平衡啊,就是由阳虚造成的,阳永远是主导,因为阳虚才造成不平衡。所以还是要助阳,你把阳虚扶得差不多了,阳旺了以后,阴阳自然就平衡了。
田原:说到养阳,广东、广西那边喝凉茶很普遍。
李 可:很多人就是喝凉茶喝出病的。他们不知道这个“阳虚”,以为这个上火啊,嗓子疼,脸上长痘,就去喝凉茶。其实那不行的,更糟糕了,成终生疾病了,永远好不了。舌头红,喉咙痛,起痘,那个是由内向外自我修复的一种机制,已经启动了,你再喝凉茶把它压回去,那不成了一个终生疾病啊,怎么好得了。
中医里面讲“从治”,有“正治(从治)”有“逆治(反治)”,“逆治”就是你是表现为热,我就给你用寒;“从治”就是顺其势,他本来是个热症,一大片的这个热象,然后你用热药,把它引回到它应该去的地方。《内经》不是讲“君火以明,相火以位”?这个位很重要,这个相火应该在什么地方?君之下,水之中,如果它离开水,跑到这个君的前面、上面去了,实际上就是你不应该跑到上面去,你应该回去。但是它脾气很暴,你要顺着来,你不要揍它,你不要骂它,这个就是引导。
我看过这么一个病人,是太原的一个女孩,叫曾搏,23岁,太原市中医养生堂职工。10岁那年,父母双职工,无从照料,上班时锁在家里,冰箱里准备了食物、饮料,孩子渴了就喝可乐、健力宝,一个月喝了30箱,原来一个瘦弱的小女孩,突然变成了一个小胖墩,体重达98公斤。今年8月找我看病,月经也不正常,畏风冷特甚,我断为三阴阳虚,寒湿凝阻。内经讲“益火之源,以消阴翳”。遂开了我书中的“温氏奔豚汤”,温氏就是我读函授时的老师温碧泉先生。
方子是这样的:附子45克,油桂10克后5分,上沉香10克后5分,砂仁10克后5分,生山药60克,茯苓45克,泽泻30克,怀牛膝30克,生晒参30克捣碎入煎,灵脂30克,车前子30克,灸甘草30克,生姜45克,大枣25枚。上药因痛经、巅顶痛加入厥阴主药吴茱萸45克,方中附子逐日叠加10克,加至200克为度,服药30剂后修养半月,至10月22日,共减重22公斤,全部衣裤都不能穿了。灰暗面色转为红润,人也变得轻灵活泼,痛经也好了。
此案足以证明,一切肥胖皆寒湿瘀浊堆积三阴,阳光一照,阴霾尽消!此方稍事加减,可通治一切肥胖之并发症,为高血压(清阳不升,浊阴窍踞阳位)、高血脂、糖尿病(从三阴论治,三阴又统于太阴,而太阴之根在少阴)及冠心病心衰等等一系列现代医学难题提供了解决之道。
田原:就是补益阳气、消阴翳、引火归元。
李 可:对。
田 原:可以这么理解吗?现代人的阳气普遍不足,不能温养全身,所以得病的人越来越多?
李 可:就是因为阳气不够啊,阳气应该周流全身啊,通过阳气的升降,来调节人体,使人的整体不受侵犯。这就是“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所谓正气啊,就是混元之气啊,就是脾气和肾气加起来那个元阳,你把阳气保护好就啥病也没有了。
田 原:其实中医本就是大道至简,只是好多人一辈子都悟不出来,您这一句话就点破天机了。(笑)咱们今天就谈到这儿,其实还有很多问题想问您,但是我觉得您太累了,需要休息,不然师母要生我气了。(笑)
李 可:不要紧。(笑)
田 原:跟李老谈话,听着真过瘾。(笑)
李 可:你听我这胡说八道呢,(笑)
田 原:哪里是胡说八道,您是真人吐真言,难能可贵。
田 原:李老您在山西那边的挂号费是多少钱?
李 可:不要。
田原:一直没有吗?
李 可:一般都没有。
田原:您现在一天看多少个病人?
李 可:也不一定,有时候10多个,有时候20多个。太多了也不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