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匮肾气丸——彻底治愈糖尿病(李可老中医,经典医案两条)

2021年11月3日06:33:17 发表评论

附一;李可老中医医案,三消重症,

郭某,女,33岁,书店会计,1982年7月12日初诊;病已三月,食纳倍增而日渐消瘦。面色由白皙变为苍黑,体重下降五公斤多,甚感意外,求治于余。追询病史,得知近数月来,工作,家务,操劳过度,时时觉饿,饭后不及半小时便又饥饿难忍,心慌头晕。且烦渴异常,随饮随尿,近十日来,一觉饿即心悸,气喘,汗出,眼黑头晕,身软不能举步。舌红无苔,脉细数无神,尺部尤虚。内科查尿糖,血糖(一),眼不突,甲亢无异常。病由劳倦内伤,致肺脾肾三脏气阴俱伤,壮火食气,三消重症。其面色由白变黑,为下元不固,肾气上泛。拟滋阴补肾而制亢阳,固摄下焦,补纳肾气,引火归原为治;
  熟地90克,枸杞子,山萸肉,盐补骨脂各30克,红参(另炖),天麦冬各15克,油桂粉2克(研粉小米蒸烂为丸)生姜5片,大枣10枚,胡桃4枚,3剂。
7月17日二诊;精神大振,食纳已如平昔,口渴尿多,亦减七八,原方三剂。
7月20日三诊;气化为病,一拔便转。药进六剂,诸病悉愈。苍黑之面色已转红润。嘱早服补中益气丸,晚服六味地黄丸善后。追访十年无恙。自此之后,余以此法,治多例糖尿病,亦有捷效。《李老经验集》54页
论;本条医案之病,就是肾丸之证。此病抓住核心主症,烦渴异常,随饮随尿,就知此为厥病消渴也。火逆则烦,风消肺燥,风火相煽,则烦渴异常,风木疏泄,癸水失藏,小便反多,随饮随尿,即是饮一斗尿一斗,提纲之主症。时时觉饿者,是木贼土虚,饮食自救也。一觉饿则土虚,脾陷则木冲悸,肺胃不降则气喘,汗出者,卫阳失敛,阳气外泄也,身软不能举步者,土气困乏,不能作强也。肺燥失敛,肾气失藏,则肺白变为肾水之薰黑。心慌者,就是脉数之证,是胆木失根也,此就头晕者,阳浮而失归,就是阳气上泄也。舌红无苔者,火逆则红,肺燥则无苔,脉细数无神者,厥阴之风盛,血枯而木燥,则见脉细,阴不平则阳不秘,少阳之相火,上逆而不降,则见脉数,血虚于下,火逆于上,则见细数,尺部尤虚者,肾气失藏也。本方核心之药,就是地黄,下滋风木之枯燥,以秘少阳上逆之相火。
论;单论本条,舌红无苔,脉细数者,是不是阴虚。余看医案时,大多数中医言此为阴虚之证象,用滋阴方药,则病即愈,余也没看懂,为什么就治愈了呢,滋阴药不是败中吗,看完李老这个病例,就能看懂,这实际就是肾气丸证。
舌红者,火逆不降也,无苔者,肺燥无津也,脉细者,血虚于下,厥阴乙木之枯燥也,见数者,火逆不降,少阳相火上逆也,尺部尤虚,是肾气失藏也,脉无神者即是脉微或沉伏之义。阴不平则阳不秘,阴不平而血枯木燥,阳不秘则火逆上数,细为血少,故脉细数。细数者,细为阴脉不平,数为阳脉不秘。肾气丸,对此“阴虚”非常典型。舌红无苔,脉细数之辩证之象,更能更清晰的认识此厥阴病理与八味方义。此言阴虚也对,但是表达不够准确,言阴虚者,仅阴阳相对论而已,应以黄师为准,此为血枯木燥也。此就是下细之血虚,不秘火逆之上数,观455页可下三,浮在上为阳虚,数在下为无血,此即是阴不平阳不秘之义,阳浮不归,数而无血,“血枯木燥”,不能荣木之义。此数为无血,黄师解为“血枯木燥”,而不言阴虚。水气病二十,脉迟而涩,“涩为血不足”,先师也没言阴虚,黄师也没解为阴虚,所以说言阴虚者,表达是不准确的,要以提纲为准,以黄师为准。
肾气丸,也是地黄之量最大,但不是滋肾阴虚的,是滋血枯木燥的,虽然也能滋肾阴,木主血,血养五脏也。舌红细数之象,首选之药,当是白芍,白芍即能滋肝木之血细,又能泻胆木相火之上数,下能清风润燥,上能泻火清热,故虚劳建中汤,首先之药。血枯木燥,即用八味丸之地黄。余也是边看医案边学习,只有看懂了医案,才能有更深的体会。

附二;李可老中医医案,虚寒型糖尿病
李某,男,52岁,坛镇人,1984年1月16日初诊;患糖尿病10个月,曾用胰岛素不能控制。消瘦,体重下降7公斤,乏力,脘痛而呕酸涎。厌食,日仅进食三到四两。饮多,日饮热水6暖瓶,尿多,日35至40次,几乎不能系裤腰带。畏寒甚,由平车拉来就诊。目赤气喘,头面轰热,脉右微细,左沉细滑。当日化验;尿糖四个加号,血糖百分之三十七毫克。
证属肾气肾阴两虚,阴损及阳。命火衰微不主温煦,津液不能蒸腾上达,故饮多,釜底无炎,故胃脘冷痛,厌食呕逆,肾气失于统束,故膀胱失约。且肾阴已虚极于下,水浅不养龙雷,故见相火上奔,目赤轰热。肾不纳气,故喘。拟滋阴潜阳,引火归原,纳气归肾;
九地90克(砂仁10克捣拌),盐巴戟肉,天麦冬各15克,茯苓15克,红参(另炖),吴茱萸,五味子,炙甘草各10,山药,山萸肉各30克,油桂粉1.5克,鲜生姜5片,大枣10枚,胡桃4枚,3剂。
1月21日二诊;胃痛呕逆,目赤气喘,头面轰热均愈。食纳已佳,饮水也减至1日1热水瓶,尿也减少至10次。脉也较前有力,自已走来就诊,守方3剂。
1月25日三诊;尿量日7次,夜间不尿。日可进食一斤多,行动如常,舌红润,中有裂纹,脉沉滑。原方去吴茱萸,加生山药,生黄芪,枸杞各30克,猪胰脏10克,(另煮熟,连汤带肉食之),10剂。
1月26日,化验尿糖,两个加号,血糖百分之65毫克。上方加减调理月余,用猪胰40个。尿糖消失,血糖稍高,症情平稳,体重回升,引火汤加油桂,对本症之三多有殊效。症情愈重,见效愈速。《李老经验集》
论;本条医案,李老定义为肾气肾阴两虚,余先纠正一下,严格来说,此为厥阴之为病,消渴。第二点,肾阴虚极,水浅不养龙,龙雷之火上奔,此不是龙雷之火上奔,此是血枯木燥,阴不平阳不秘,阳气上盛而失归也。少阴脏寒,亡阳之火,那才是所谓的龙雷之火,比如咽痛,生疮之证。
  本条病例,其主症仍是肾气丸证,日饮热水6瓶,小便40次,此即典型的饮一斗尿一斗,提纲主症,上见肺燥消渴,下见肾水失藏。厥阴之为病,饮不能食,故日进食三到四两,脾不化精,肌肉失养,故见削瘦,木贼土困,故见乏力,脘疼胃寒,甲木上贼,火逆不降,不能生土,多饮未消,则见呕吐酸水,则木郁之味酸也。病及10月,肾气失藏,故见畏寒,阳气不秘而失归,则火逆目赤,气逆则喘,头面轰热,脉右微细者,少阴失藏,阴阳俱虚也,脉左沉滑者,血枯木燥,木气下陷,无血不升,欲升而不能升也。沉而见浮,是为滑象,血枯木燥,血少则阴细,失藏则相火逆,此就是肾气丸证。此病没言脉与舌象,脉必见数,舌当见红,或见无苔。
这两条病例,皆是肾气丸证,反应出来的病象不同,脉象不同。总因人虚实之不同也。不学仲景,看在多的医案,也学不到真正内含。李老的引火汤,就是肾气丸的思路,对比则知,只是个别药不同而已。
购书,进群,加好友 (微商广告——勿扰)
点击在看,感谢分享,读黄元御,学古中医
自学中医,只读黄师,不走弯路,快速入门
自学仲景,只读黄师,四圣一脉,医家准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