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味地黄丸》、《金匮肾气丸》、《五子衍宗丸》三大补肾奇方的区别详解

2021年11月3日06:31:42 发表评论

六味地黄丸:

六味地黄丸这一称谓来自钱仲阳所着的《小儿药证直诀》,六味地黄丸由熟地黄、山茱萸、山药、泽泻、丹皮、茯苓这六味中药组成。最早是“八味地黄丸”,见于张仲景的《金匮要略》。后来,宋代名医、儿科专家钱乙把八味地黄丸里面的附子和桂枝这种温补的药物去掉了,变成了现在的六味地黄丸,并用它来治疗小儿先天不足,发育迟缓等病症。
后来,明代中医有一派非常推崇“肾”的作用,认为肾是人的“先天之本”,一时间,很多名医倡导补肾,比如明代名医薛己最善补肾,他就主张,肾阴虚用六味地黄丸,肾阳虚用八味地黄丸。薛己的实践为许多后世医家认可,他们倡导的补肾观点对后世的影响非常大。
比如同仁堂古方六味地黄丸要求使用出自河南的怀地黄和怀山药(四大怀药)。怀地黄则要求第一要大,第二要熟,只用三等以上的高品质原料,再将生地黄以黄酒泡透蒸熟,遵循古方“酒蒸酒制;而山萸肉除采用道地药材“杭萸”,含核量控制在1%以内;丹皮只用安徽地产“凤丹皮”等。名方之所以有名有效就是从源头用好材制成

适用于肾阴虚

仅从历史医家的主张就可以看出,六味地黄丸以滋补肾阴为主;此外,从药方的组成来看,它可以达到三阴同补(补肾阴、补肝阴、补脾阴)的效果,比如熟地黄可以补肾阴;山茱萸则是肝肾同补,通过补肝来达到补肾的目的;山药能健脾益肾,通过健脾来补后天。由此可以看出,六味地黄丸只适用于阴虚,阳虚者就不适用了。
如何判断是阴虚、还是阳虚呢?肾阴虚的典型症状是潮热、盗汗、手心和脚心烦热、口燥咽干,此外还有遗精、梦遗、早泄等。肾阳虚的典型症状是腰膝酸软、不耐疲劳、经常觉得乏力、四肢发凉、喜热怕冷等。有些肾阳不足的人,也可能会出现勃起功能障碍、早泄、滑精等性功能问题。
那么,目前中年人是肾阳虚多还是肾阴虚多呢?对正常人群,做这样的区分没有意义。阴虚、阳虚是指肾虚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才有的症状。大部分人可能仅仅处于肾气轻微不足的状态,远未到肾阴虚或肾阳虚的程度。
那么,究竟是出现了什么样的症状才可以使用六味地黄丸呢?

主要是在肾阴虚的时候,服用效果最好。

那么,到底什么样的表现是肾阴虚呢?

首先要看舌头,舌头分舌苔和舌质两个部份,舌质如果发红就有可能是了(如果舌质白则是阳气不足的表现),要排除。舌质红,然后舌苔是薄的,注意舌苔厚的人说明是体内有痰湿,是不能不用六味地黄丸的,要先清掉痰湿。
总结一下,就是舌头的状态是舌质红、舌苔薄的人,有服用六味地黄丸的可能。
然后是脉搏,您可以和以前自己的脉搏比较,如果最近跳得比较快,则可能被划进来了,肾阴虚的脉搏的特征是细数,您可以在附近找个老中医,让他诊一下脉,看看自己的脉是否是细数,看看自己的舌头是否符合舌质红舌苔薄的标准。
如果脉搏跳动的比较缓慢,那是绝对不需要服用的。

再看症状,中医是很重视症状表现的。

如果在舌红苔薄脉细数的同时,出现以下症状,就可以服用六味地黄丸了:
腰膝酸软,这是因为肾的位置就在腰部,腰是肾的宅第,如果肾阴虚,则会导致腰部感觉不正常;
头晕眼花,这是因为阴血不足,虚火上攻的缘故,这种感觉是眼睛干干的,很涩,见到风还容易出眼泪;
耳鸣耳聋,这种耳鸣是一种长时间的,声音很小的那种耳鸣,和您感冒发烧时的那种轰轰的耳鸣不同,相信您自己一体会就明白了;
盗汗自汗,就是身上总是出虚汗,稍微一动就是一身,这里尤其注意的是晚上睡觉时出汗,那就说明阴虚的非常厉害了,有的人被褥都会湿的,但是需要鉴别的是在夏天的桑拿天,无论是谁睡觉都会出汗的,这个不要包括在内。
以上是通常的诊断标准,下面我再介绍几个六味地黄丸在现实生活中的几处应用。
一个是熬夜的情况。现代人的生活已经和古人有很大的不同的,古人是跟着太阳的起落作息,现代人则反过来了,夜里经常要熬到一两点钟,然后早晨起得很晚,这样的作息时间会对身体造成一定的影响。
还有一部分人群是用脑过度。这也是随着世界的发展出现的一种趋势,在古代这种情况很少,没有这么大的强度,在六七十年代也很难想像,但是现在的工作学习节奏太快了,出现了很多在短时间内过度用脑的情况,比如打电子游戏,这种事情要求你的大脑反应很快;又比如工作任务,可能要求您在很短的时间内进行高强度的思考;又比如学习,有的时候要求您三天写一篇论文等等,这些事情也需要消耗大量的物质基础,长此以往,则人身体的状态就会改变。
那么用脑跟肾有什么关系呢?中医认为肾主骨生髓,脑为髓海,就是说中医认为人体的骨头,骨头里的骨髓,以至于脊髓,直到大脑,都是与肾密切相关的,如果过度用脑,则会产生一些比如耳鸣、疲惫无力、头晕、腰腿无力等情况,所以想要补充用脑过度产生的身体失调的情况,要从补肾下手,这个时候可以服用六味地黄丸,它可以对身体进行调整,使物质得到及时的补充。
还有一部分人群是房事过度。西方人不大重视这个问题,但是东方人的体质不同,实际房事过度缺失会引起一些身体上的失调。但是记住,六味地黄丸不是壮阳药,它们有本质的不同,有许多朋友都问我这个问题,就是六味地黄丸是否能够让性能力更强等等的,在这里我要把这个事情讲一下,在房事过度后,人的身体会出现一些失调,六味地黄丸是调整这些失调的,它只能起到补充物质基础的作用,记住,物质和功能是两回事,它并不能起到壮阳的作用,不要错误地理解了它的作用。
六味地黄丸的作用是长期的,缓慢的,实际上如果长期房事过度,那对身体的影响也是长期的,这时如果能够坚持服用一段时间的六味地黄丸,就可以减缓身体的损伤程度。

那么,什么人不适合服用六味地黄丸呢?

第一,是有湿热的人,这种人舌苔厚,舌苔黄腻(不是在吸烟和饮橙汁后),胃肠里面胀闷,大便不成形,这些是体内有湿热的人的诊断指征,需要排除。
第二,阳虚的人,记住,所有的肾阳虚都是在肾阴虚的基础上形成的,但此时不要马上补阴,阳虚的诊断指征是舌质颜色淡,脉搏跳动多数是缓慢的,下肢发凉,怕冷,尿是清长的,这部分人要先补阳,再补阴,或者两者同时进行(比如金匮肾气丸就是这个作用)。
第三,脾胃功能弱的人,由于传统中医认为,六味地黄丸中的主药熟地有滞腻的性质,所以长时间服用会导致脾胃不振,所以要慎重服用,我可以给大家提供一个方法,就是可以用砂仁一个,捣碎,泡开水,用这个水来冲服六味地黄丸,这样砂仁的芳香之气可以振奋脾胃,就化解掉了熟地的滞腻之性,同时砂仁还可以引药气归肾经,一举两得。
最好的办法是到附近的老中医那里,请他给自己诊脉,看看是否适合服用六味地黄丸进行调养。

金匮肾气丸

治脾肾大虚,腰重脚重,小便不利,肚腹肿胀,四肢浮肿,喘急痰盛,已成蛊症,其效如神。熟地黄四两,忌杵膏 白茯苓去皮乳制,三两 山茱萸酒润,去核干山药微炒 牡丹皮酒洗,微炒 泽泻去毛,酒浸,焙干 车前子微炒 川牛膝酒洗培干 肉桂去皮忌火,各一两附子如法制熟,五钱上为末,炼蜜丸如梧桐子大,空心白滚汤送下三钱。忌萝卜。先哲谓土为万物之母,水为万物之源,身中所最重者。脾虚则土不能制水,肾虚则水不能安位。故逆行而泛滥于皮肤之间,因而攻逐虚虚之祸,殆不可言。八味丸脾肾要药,佐以车前,泄太阴之水,牛膝开少阴之窍。故服之其小便如泉,而取可遄已,又无损于真元之气也。
本品所治病证为肾阳虚及肾阳虚水肿,是由肾中阳气不足所致。肾中阳气,又称“少火”。而补足少火,宜用微补、缓补,不宜一味猛补,否则易产生“壮火食气”的现象。
同仁堂金匮肾气丸,以附子、桂枝为主药,各取少量,取'少火生气'之意,意在微微补火以鼓舞亏虚的肾中阳气,补命门之火,引火归源;再辅以地黄等六味药物滋补肾阴,促生阴液;如此配伍组方是本着阴阳互根的原理,阴阳并补,使得“阳得阴助,而生化无穷',补阳效果更稳固、更持久。为进一步治疗肾阳虚水肿,本药还配伍了牛膝、车前子以清热利尿、渗湿通淋、引血下行,治疗水肿涨满、小便不利、腰膝酸软等肾阳虚水肿症状。十种药物精当配伍,使其具有温补下元,壮肾益阳,化气利水,消肿止渴,引火归源的功效。

[药理研究]

具有抗衰老、增强免疫力、改善脂代谢、糖代谢,增强神经--体液调解、改善垂体--肾上腺皮质功能等作用。

[临床应用]

除治疗上述病症外,凡中医临床辨证为肾阳虚型的慢性肾炎、慢性肾盂肾炎、前列腺炎、尿潴留、甲状腺功能低下,营养不良性浮肿、糖尿病等病症,均有明显的治疗和改善症状作用。

五子衍宗丸

五子衍宗丸是中医补肾固精助肾阳的经典名方,又名五子丸、五子补肾丸,广泛用于治疗肾虚腰痛、阳痿、不育等疾病。早在唐代,五子衍宗丸方剂就成为宫廷贵族养生保健的秘方,为历代医家所推崇。“衍”,为广布常流之意。本方五药皆有“子”字,取“以子补子”之义,有添精补肾,滋身壮体和助于生育繁衍后代的作用,故称“五子衍宗丸”。它对男性不育症有独特的疗效,被誉为“古今种子第一方”和“补阳方药之祖”,素有“五子壮阳、六味滋阴”之说,六味即指六味地黄汤。

五子衍宗丸 处方:

枸杞子400克,菟丝子(炒)400克,覆盆子200克,五味子(蒸)50克,车前子(盐炒)100克。
枸杞子、菟丝子可以生精补肾,覆盆子、五味子可以润精生血,加车前子则可以利尿固肾。全方如此搭配就有补肾填精、疏利肾气、种嗣衍宗之功,对男性不育症、性功能减退和阳痿等病症就会产生较好的疗效。
五子衍宗丸最早见于道教的《悬解录》一书,书中有张果献给唐玄宗的五子守仙方,即是五子衍宗丸的原貌。此后,《摄生众妙方》有载。五子衍宗丸全方由枸杞子、菟丝子、覆盆子、五味子、车前子五种药组成,有补肾填精,疏利肾气,种嗣衍宗之功,对男性不育症有较好的疗效,被誉为“古今种子第一方”。
真正名为“五子衍宗丸”的处方可查证的最早出处是明 张时彻辑著的《摄生众妙方》。根据其序言所述,成书于嘉靖二十九年(公元1550年)。该书“卷之十一 子嗣门”,载有“五子衍宗丸”,药物组成与现在完全相同。方后记载如下:“男服此药,添精补髓,疏利肾气,不问下焦虚实寒热,服之自能平秘。旧称古今第一种子方,有人世世服此药,子孙蕃衍,遂成村落之说。
嘉靖丁亥于广信郑中丞宅得之张神仙四世孙,予及数人用之殊验。”由此可知,此方是嘉靖六年丁亥年公元1527 年从居住在“广信”的一位“郑中丞”的家里得到的,和“张神仙四世孙”有关,应用后非常有效。有人认为五子衍宗丸出自《医学入门》或以出自《证治准绳》,可见均不准确。他们的记录文字,均可追溯到张时彻的记载。
枸杞子,为茄科植物枸杞或宁夏枸杞的成熟果实。中医认为,枸杞子性味甘、平、入肝、肾、肺经,有滋补肝肾,生精养血,明目安神,滋阴润肺、化痰止嗽之功,适用于肝肾阴虚,头晕目弦,视力减退,腰膝酸软,遗精等。历代本草还述及其有明显的增强人体性功能的作用,故有“离家千里,勿食枸杞”之说。
菟丝子,为旋花科一年生寄生性蔓草菟丝子或大菟丝子的成熟种子。中医认为,菟丝子性味辛、甘、平,入肝、肾经,有补肾益精、养肝明目、益脾止泄、安胎固冲之功。《本经》即被列为上品药材,言其“久服明目,轻身延年”。《本草纲目》方其“续绝伤,补不足,益气力,肥健人”。《本草汇言》言其“补肾养肝,温脾助胃之药也,补而不峻,温而不燥”。《药性论》言其“治男子女人虚冷,添精益髓,去腰疼膝冷,又主消渴热中”。
覆盆子,为蔷薇科落叶灌木植物掌叶覆盆子的末成熟果实。中医认为,本品性味甘、酸、微温,入肝、肾经,有补肾助阳,固精缩尿之功,适用于肾虚阳萎,遗精,遗尿,尿频,带下过多,产后遗尿等。《本草备要》言其“益肾脏而固精,补肝虚而明目,起阳萎,缩小便”。
五味子,木兰科多年生落叶木质藤本植物北五味子和南五味子(华中五味子)的成熟果实。中医认为,五味子酸、甘、温,入肺、心、肾经,有益气生津,补肾养心、收敛固涩之功。《本经》言其“主益气,咳逆上气,劳伤羸瘦,补不足,强阴,益男子精”。药王孙思邈在论述五味子时说“五月常服五味子,以补五脏气,遇夏月季夏之间,困乏无力,无气以动,与黄芪、人参、麦门冬,少加黄柏,煎汤服,使人精神顿加,两足筋力涌出”。“六月常服五味子,以益肺金之气,在上则滋源,在下则补肾”。由此可见,五味子常具健壮肌肉、焕发精神、益寿延年作用。
车前子,为车前科多年生草本植物车前的成熟的种子。中医认为,车前子性味甘、寒,入肾、肝、肺经,有利水通淋,利湿止泻,清肝明目,清肺化痰之功,《本经》言其“主气癃,止痛,利水道小便,除湿痹”。《药性论》言其“补五脏,明目,利小便,通五淋”。
《陕西中医》杂志言“本方皆为植物种仁,味厚质润,既能滋补阴血,又蕴含生生之气,性平偏温,擅于益气温阳”。现代医学研究发现,五子衍宗丸有保护睾丸生精功能,调节下丘脑—垂体—性腺轴功能,抗衰老、降血糖、抗氧自由基、增强免疫等多种功能,可治疗肾虚不育、阳痿早衰、精寒无子、遗精滑泄、小便余沥、须发早白等多种病症,与六味地黄丸、补中益气丸等联合应用,可增强治疗效果,确为治疗男性不育症的一首重要方剂。
总结:
六味地黄丸适合肾阴虚患者使用

金匮肾气丸适合肾阳虚患者使用

五子衍宗丸对男性不育症有非常好的效果。

(文章所提到的药方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