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永来:葛根汤治验(富贵包)

2021年10月30日01:39:35 发表评论

2004年4月23日,原来我在建筑公司住的邻居张京海到我家来玩,见其愁容满面,闲谈后知其高堂新故,妻子又病。家本不丰,连遭变故,颇有难以招架之感。详问之:乃其妻子已病十几日,近几天一直在打点滴,而且病也越来越重,又查出尿糖++++个,医生说,此是糖尿病无疑。这些天化验检查费,药费已花了四五百元,患者的精神负担很重,一时间寻死觅活,似乎天将塌矣。家中已无钱,难以继续治疗。连连叹气,唏嘘不已。我细听之,言下乃有借钱治病之意在。我说:既然连用西药这么些天而不愈,何不带来我试诊之,用中药一试如何?张说:太好了,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呢。于是马上回家用摩托把妻子带了来。

自述:病已十几日,先是恶寒,头痛,于是到卫生所买感冒药,服后无效,继到医院去诊疗,血、尿、B超都作了,医生说尿糖++++号,糖尿病无疑,一次处方就是三百多元,因没钱,故只拿了三分之一,现在每天都在打点滴(药物不详),已是六天了,病情不但不减,反觉项后聚有一个如饭碗大的包块,(郭按:我为之检查没有包块,这是她自己的感觉)压的头项强痛,僵硬不能转动。恶寒,自己感觉时有冷风袭体,全身酸痛,鼻塞,黄稠浊涕粘而不易出。自己体力不支,心悸,时有头晕欲虚脱之感。邻居有一姓孙的妇女,学气功已有十几年,为她在项后发功治疗也不见效。自己说死并不怕,只是孩子尚小,如何是好?边说边垂泪。

患者体肥胖,病初自己尚有汗出,而最近数日绝无汗,二便无异常,不思饮食(因忧愁故)脉细数,心率偶有不齐,体温38、9c,舌淡苔少而薄白。

看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伤寒论》中说:“太阳病,项背强几几,无汗恶风者,葛根汤主之。”此证似甚合。因援笔书方:桂枝15克,白芍15克,甘草6克,葛根25克,羌活10克,嘱加生姜五片(10克)大枣3个。一剂,嘱水煎二次,合并,取三杯(共约700ml)一次一杯,温服。因时已近暮,嘱晚饭时服第一杯,服后再吃热稀粥一碗以助药力,微发汗,(除第一次后即不须再发汗)。半夜时服第二杯,天亮服第三杯。

方义:此即葛根汤去麻黄而加羌活,因无喘咳且发病后曾有汗出,故不用麻黄,而以我的经验,头痛肢体酸痛,羌活更比麻黄效果好。虽然病已经过十几日,但葛根汤证仍在,可无疑也。

夫妻二人见我只开一剂药,大感诧异,说多给开几剂吧,一剂药能起什么作用呢?我说,病本不重,只是感冒罢了,何必大惊小怪,你家也离此不远,服后我再为你调方可也。糖尿病虽是难治的病,但它与现在的感冒病没有关系的,医生不治感冒却治糖尿病,本末倒置了。况糖尿病只要注意调养,也并不是死病,你何必害怕如此呢?为之详细讲解约半小时。病人如释重负,说:听你一讲,病已去半。

次晨,(24日)自己走来诊,已是笑容满面,说:你昨天给我开的药才一元六角钱。服药后,遵嘱略出小汗,奇怪的是,从头到肩都有汗出而别处却无汗。随汗出而渐觉舒适,不觉竟睡去,至半夜爱人呼唤起来服药,已似无病之人,项后之“包块”也不知去向了,真没想到这样便宜的药会有这么好的效果。早饭后又感到有点恶心,但没吐,问是否与服了治糖尿病的药有关?

诊脉已和缓,因有恶心的感觉,为开小柴胡汤原方一剂,嘱病好以前,先不要服治糖尿病的药,如此药服后无大的不适,可停药静养数日,自愈。

后五日,夫妻携女儿来玩,言表谢谢意云。

后记:对于一个小小的感冒病来说,我写的也太多了,自己也不好意思。但病人却没因为此病小而少花钱。我想要借以说的是:为什么医生会不管病人在发烧的“感冒病”,却只为病人治糖尿病?二是总有人在说,中医的东西不能重复验证,这葛根汤是几千年前的处方,现在还是这么好的疗效,这还不是重复验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