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枝加葛根汤 治自汗兼项强案

2021年10月30日01:39:24 发表评论

桂枝加葛根汤 治自汗兼项强案

幼时,笔者曾患过一场大病。当时此病治愈率很低。即使治愈,98%的病人也会有各种各样的后遗症。笔者很幸运,不但昏迷了二个星期后治愈,而且没有任何大的后遗症。唯一发现的可能后遗症就是“自汗”。天气热或稍微的体力运动、或在夏天吃饭后和睡觉时盖多了被子,额头、脖子和背就会汗漉漉。如果继续热下去,必然是大汗淋漓。二十多年来,即使在寒冬也是如此。母亲曾经多年带我看遍中医和西医,试过各种各样的药和疗法,都没有任何明显的效果。

日前自学《伤寒论》。在关于“太阳病”桂枝汤的内容里,见到第53,54条的描述和郝万山教授解释,和笔者自汗的病理表现相吻合。相信桂枝汤的作用是:培养汗源,取正汗以祛邪汗。
第53条:病常自汗出者,此为荣气和,荣气和者,外不谐,以卫气不共荣气谐和故尔。以荣行脉中,卫行脉外,复发其汗,荣卫和则愈,宜桂枝汤。
第54条:病人,脏无他病,时发热,自汗出而不愈者,此卫气不和也,先其时发汗则愈,宜桂技汤主之。

另外,笔者常坐对电脑,因热而常用凉风吹背,常有颈部和背部“紧紧”。这种的病理表现又与第14条相同。
第14条:“太阳病,项背强几几,反汗出恶风者,桂枝加葛根汤主之。”

因此,决定试试用这个被称为医祖第一汤的“桂枝加葛根汤”,同时治疗自汗和颈背紧紧。

药量一:买三剂共¥2.16, 每剂:桂枝 5克、白芍 15克、炙甘草 3克、葛根 15克
(另加:姜3-5片、红枣 3-5个)
药量二:买三剂共¥4.92, 每剂:桂枝 10克、白芍 30克、炙甘草 6克、葛根 30克
(另加:姜5-7片、红枣 5-8个)
药汤做法:《伤寒论》要求将桂枝、白芍和炙甘草三样药磨成粉。求方便,将药店切成片的四样药直接放入药罐,加水煮1-1.5小时。
用药时间:根据郝万山教授所讲,治自汗只需每日用药一次。用药时间应该在出汗前1.5小时(非出汗时段)。而太阳病的欲解时是早上九点到下午三点。所以选早上九点左右喝药,并且暂停早上锻炼身体,以免用药前出汗。

郝万山教授:六经病欲解时

第一日:用5大碗水煮药量一的一剂,剩3大碗药。只喝了一碗。喝了以后,穿睡衣和厚袜子,用单被裹肩膀以下的身体。5分钟后感到热有汗出。15分钟开始明显觉得颈部后背的肌肉松软了。持续了两小时。上半身有汗出,下半身无。额头、背和手都有汗水微微渗出,但没有出现大汗淋漓。没用不良感觉。喝后一小时的尿为透明无色,如蒸馏水。
第二日:喝了前天剩下的2大碗药汤。情况和第一日大致相同,下半身还是无汗,也没用不良感觉。
第三日:父到。因父也有“项背强几几”,建议父喝桂枝加葛根汤。父同意。用3大碗水药量一的一剂,剩2大碗药。父喝了大半碗,也觉得脖子和背部的肌肉明显松软了。笔者喝了剩下的一碗多。一个半小时后,开始练“扎马”,还是有很多的汗出,但是没有大汗淋漓。
第四日:用3大碗水药量二的一剂,剩2大碗药。各喝一碗。情况与第三日相同。
第五日:父离。用2大碗水药量一的一剂,剩1大碗药。喝后,肩膀以下裹单被,借立冬的斜阳,日沐浴下半身,为求下半身出汗,但是还是只是上半身有汗。
第六日:用2大碗水药量二的一剂,剩1大碗药。不同前日的是,晒太阳的时候,不穿袜子,也不用被子, 只穿睡衣,直接太阳浴。脚掌有微汗,但脚心没有。
第七日:同第六日。所有药剂用完。疗程止。
第八日:早上锻炼身体,有微汗,但没有以前的大汗淋漓。做了体力的工作也不见大汗。可是现在的初冬,天气较冻,有可能的天冷而少汗。是否真的有疗效还需较长时间的观察。

以下的一些网上的相关资料,以供参考:

问:太阳病正治法,何渭自汗病理和桂枝汤治禁?
答:共选录原文六条。第五十三条、第五十四条、谓表虚自汗病理及其治法,第一十五条谓主证不变,主方亦不变,第一十六条第一十七条第一十九条为桂枝汤之治禁。
第五十三条
原文:病常自汗出者,此为荣气和,荣气和者,外不谐,以卫气不共荣气谐和故尔。以荣行脉中,卫行脉外,复发其汗,荣卫和则愈,宜桂枝汤。
提要
说明自汗是因营卫不和,并提出卫气虚的冶法。
学会分析
卫气即体表之阳气,有卫外抗邪和调节汗液分泌的功能。荣气本是血中之气液。这里所讲的营气,是泛指体内的津液。卫在外,荣在内。在外的卫气,如果失去正常的功能,腠理即松驰,在内的津液便容易外泄,这种情况叫做自汗。由此可知,荣卫不和引起的自汗,关健在与外不谐,即表阳不固。本病常自汗出,没有发热的症状,是因卫气虚不能固外所致。治则辛甘助阳,酸甘化阴,宜用桂枝汤以恢复卫外的阳气。在卫阳恢复的过程中,必须通过体内阴阳的斗争出一些汗,所以说:复发其汗,荣卫和则愈。
第五十四条
原文:病人,脏无他病,时发热,自汗出而不愈者,此卫气不和也,先其时发汗则愈,宜桂技汤主之。
提要与词解
1:提要:卫气虚郁,发热自汗的治法。2:词解:藏无他病,是指病在表,非关脏腑之病变。
学会分析
本条自汗的原因与五十三条相同,但区别之要点是在自汗的同时有发热。发热是因卫阳虚郁,使体温不能放散所致;阳热虚郁于外,内迫营阴,故自汗出。五十三条的自汗因表虚不固,服桂技汤可以不拘时间;而本条的发热自汗,则因卫阳虚郁,必须在未发热:即卫阳末虚郁之前,服桂技汤发其汗,汗出则阳气通,热不再发,汗亦自止。
第一十五条
原文:太阳病,下之后,其气上冲者,可与桂技汤,方用前法。若不上冲者,不得与之。
提要与词解
1:提要:说明治法应随病机而变。2:词解:其气上冲,其气是指太阳之气,上冲是抵抗之意。全句是太阳之气起而抵抗病邪。
学会分析
误下后,太阳之表气仍然有抗拒病邪的能力。这是邪未内陷,说明太阳表证仍在。根据主证不变,主方亦不变之治疗原则,仍宜用桂枝汤解表。若误下后使气机受伤,失去抵抗病邪的能力,因而病邪入里,传入其他各经,桂枝汤就不在适用了。
第一十六条
原文:太阳病三日,巳发汗,若吐,若下,若温针,仍不解者,此为坏病,桂枝不中与之也。观其脉症,知犯何逆,随症治之。桂枝本为解肌,若其人脉浮紧,发热,汗不出者,不可与之也。常须识此,勿令误也。
提要
表实证禁用桂枝汤。
词解
温针:是指用针柄再套上点燃茭卷上,这是古人用来发汗的一种针灸疗法;坏病;即病情变坏,不能再用六经的传变规律进行辩证了。
学会分析
从太阳病三日至桂枝不中与之也的意义上与上条:若不上冲者,不得与之,基本相同。对太阳坏病不仅要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而且对其他一切病变,也应该遵照这一治疗原则。
学会讨论
桂枝本为解肌至勿令误也,是本条讨论的重点内容。太阳病表虚自汗是桂枝汤的适应证。若无汗、脉浮紧、为表气不虚而寒邪又盛,治则为开发腠理、驱散外寒,宜用麻黄汤。桂枝汤是微汗解肌的方剂,发汗力量不强,且偏于温养,如果误用,不但不能驱除外寒,反而助热伤津,变生他症,故作为方禁。
第一十七条
原文:若酒客病,不可与桂枝汤。得之则呕,以酒客不喜甘故也。
第一十九条
原文:凡服桂枝汤吐者,其后必吐脓血也。
提要
湿热内蕴者,禁用桂枝汤。
词解
酒客:是指平素嗜好饮酒的人;不喜甘即为不适宜用甘温的药物。客亦可理解为湿热内蕴肠胃。
学会分析
平素嗜好饮酒的人,因胃肠内蕴湿热,若外感风寒而需用桂枝汤时,必须酌予加减,以适应病情。否则,甘壅助湿,辛温助热,湿热博结,胃气上逆,便会引起呕吐。其后必吐脓血也,句,是预言其后果,借以提高人们的警惕。
学会小结
自汗出为营卫不和。营卫不和,关健在卫阳受伤或卫阳不足。桂枝汤有温通卫阳而和营阴的功用,故即可用于外感风寒卫阳受伤自汗之表证,也可用于卫阳不足而自汗的其他病变。如桂枝汤用于卫阳受外邪所伤的表证,因风寒留恋肌表,故在服桂枝汤时宜喝点热稀粥以助胃气,才能达到祛邪的目的,用于卫阳不足的自汗,目的在于扶正,所以无须啜热粥助汗。没有发热而常自汗出者,是因表阳虚不能外固,温复卫阳,其汗自止,服桂枝汤的时间可以不拘;若时时发热而自汗出的,是因卫阳虚郁,郁久生热,营阴受迫,故应在未发热之前服用桂枝汤,使卫阳得通,其汗自止。
学会小结
表证脉浮缓、自汗出,为桂枝汤的适应症。若脉浮紧、无汗,属麻黄汤证,禁用桂枝汤。麻黄、桂枝两汤的应用,辩证不在恶风与恶寒,而在于汗之有无,脉之紧缓。

伤寒论常用方医案选是中医临床立足之本
太阳病,项背强几几,反汗出恶风者,桂枝加葛根汤主之。医案选供阅

治荨麻疹案
李某,女,37岁,1975年就诊。患荨麻疹数年,每日必发,疹出如粟,逢汗出遇风时加重,病发则全身肌腠不舒。经多种方法治疗,效果始终未能满意,虽为小疾,但病情发作时搔痒难忍,心中作烦,颇影响工作与休息。辨证:肌腠疏泄,玄府不固,风邪侵入肌肤,又善行而数变,故窜之毛窍搔痒难忍,阳气外泄,故又汗出恶冈经气不舒。方用桂枝加葛根汤治
头痛案
郭某,女,48岁,三个月前因感冒而致头痛,遇风冷则痛剧,每早八时始痛,下午四时痛减,倦怠无力,终日昏昏欲睡。舌淡苔白,脉沉细而弦。证系风寒之邪,上犯巅顶,阻遏络脉。乃用桂枝加葛根汤,加白芷、芥穗,以祛风止痛。一剂痛减,二剂渚症悉除,无复发。再加防风15克。共服二十余剂而基本告愈。
治感冒案
郭某,女,48岁。三个月前,因劳动淋雨而致感冒,来诊前经多次用发汗解表治疗,未能全愈。面色苍白而虚浮,肢倦懒言,大汗淋漓而恶风,项背强紧加重负物。证为风邪客于肌表,营卫不和,经气不利,津液不能敷布,经脉失养。治宜解肌发表,调和营卫。乃投桂枝加葛根汤,嘱服姜汤一碗,以助药力。自述服药后全身发痒,继则全身微汗,安静入睡,次日巳不恶风,项背强板亦去大半。又进一剂,痊愈。
治落忱案
刘某,男,成年。患落忱,头不能转侧,项背板痛。经针刺稍有效果,但仍痛苦难忍,经服桂枝加葛根汤二剂痊愈。
桂枝加葛根汤与葛根汤临床主要区别点
桂枝加葛根汤主治作用是解肌和营、升津舒筋与太阳病、项背强几几及太阳中风经输不利之项背强几几。体现在表虚汗出恶风,发热头痛、脉浮缓。方中重用白芍与桂枝。然葛根汤主治作用是发汗解表、升津舒筋与太阳伤寒、经输不利之项背强几几。体现在表实无汗恶寒、头身疼痛、脉浮紧。方中重用麻黄。

桂枝加厚朴杏子汤
伤寒论:18条喘家作,桂枝汤加厚朴杏子佳。43条:太阳病,下之微喘者,表未解故也。桂枝加厚朴杏子汤主之。医案选供阅

治误治致喘案
戊申正月,有一武臣为寇所执,置舟中横板下数日,得脱,乘饥恣食,良久解衣扪虱,次日遂作伤寒,自汗而膈不利。一医作伤食而下之,一医作解衣中邪而汗之,杂治数日,渐觉昏困,上喘息高,医者怆惶失措。予诊之日:太阳病下之,表未解,微喘者,桂枝加厚朴杏子汤,此仲景法也。指令医者急治药,一啜喘定,再服至微汗,至晚身凉,而脉巳和矣。

治外感引动宿喘案
刘某,男,42岁,手工业者。素有痰喘之疾,发作较频。春日伤风,时发热,自汗出,微恶风,头痛,且引动咳喘,发作甚于前,胸闷而胀,气喘倚息,痰白稠量多,咳喘之时则汗出更甚。不思食。舌苔白腻脉浮缓、关滑有力。此风邪伤表引动痰喘复发,外风挟痰浊壅滞胸脘,肺胃气逆不降所致。方用桂枝加厚朴杏子汤加味。处方:桂枝6克白芍6克生姜二片炙草5克厚朴9克杏仁9克麻黄1克贝母9克苏子9克纱枳壳9克连服三剂后,表证去,自汗止,痰喘亦平。

治久病咳喘案
陶某,女,61岁。1965年10月25日初诊。咳喘十余年,时发时愈,咳出白粘痰,多咳即喘,夜难平卧,容易汗出,纳少神疲,腰背酸楚。舌质淡青、舌苔簿腻,脉象细滑。痰饮恋肺,感邪即发,肺失肃降。治拟桂枝加厚朴杏子汤加沫。桂枝5克生甘草5克厚朴3克杏仁6克苏子9克炙紫菀15克陈皮6克前胡6克淮小麦15克三剂。二诊:咳喘减轻,痰粘不易咯出,渐能平卧,汗亦渐止,腰酸足麻,纳食略减,舌质淡,脉细。仍用前方、、、、去厚朴。11月15日随访,据述停药后咳喘巳愈,半月来未见复作。
桂枝加厚朴杏子汤与桂枝四七汤临床主要区别点
桂枝加厚朴杏子汤临床主要功能:解肌发表、降气平喘,肺胃同治临床表现为风寒表虚,肺寒气逆、素有喘疾,复感风寒,外寒引动宿疾。桂枝汤证并见咳喘。桂枝四七汤功用:散寒行气,化痰降逆,肝脾肺胃并调。临床表现为风寒客背、痰气逆结。素体肝郁脾虚,复感风寒,肺胃不和,痰气逆结。桂枝汤证并见心痛、胸闷、咳喘、呕恶、咽中不适。
桂枝汤类案
伤寒论有九条原文论述本方使用。如12条太阳中风,阳浮而阴弱,阳浮者,热自发,阴弱者,汗自出,啬啬恶寒,浙浙恶风,翕翕发热,鼻鸣干呕者,桂枝汤主之。57条:伤寒发汗已解,半日许复烦,脉浮数者,可更发汗,宜桂枝汤。15条:太阳病,下之后,其气上冲者,与桂枝汤,方用前法,若不上冲者,不得与之。53条:病常自汗出者,此为荣气和,荣气和者外不谐,以卫气不共荣气和谐故尔,以荣行脉中,卫行脉外,复发其汗,荣卫和则愈,宜桂枝汤。54条:病人脏无它病,时发热自汗出,而不愈者,此卫气不和也,先其时发汗则愈,宜桂枝汤。有案例供阅
表虚证低热案
丁某:女,15岁。1976年6月20日初诊。前月患感冒,发绕38.5度c,经用解热镇痛和抗菌素类药物,体温降低,但低热不除,每天体温37.5度c左右巳二十多天。血、尿、常规,胸透,抗o测定等检查,均未发现异常。某医投以清热解毒中药,服二剂无效。现症:时有头痛,微恶风,动则汗出,倦怠乏力,纳食不佳,二便如常。面色萎黄,舌质淡红、苔簿白,脉寸浮缓,尺微弱。此乃外感、、、、邪未尽解,邪恋肌腠,致使营卫不和而发热。治宜解肌退热法,投以仲景桂枝汤治之。桂枝10克白芍15克甘草10克生姜6克大枣3枚水煎服,二剂。效果:服一剂后热退,2剂服完诸症悉除。追访未再复发。

营卫不和自汗发热
张某:,女,35岁。1964年7月5日初诊。一个月前因流产而行刮宫术,流血甚多。头昏、心悸、体倦。旬日来形寒恶风,时当夏日则怕冷不巳,午后发热38.2度c动辄自汗,汗后恶风益甚。天明热退时更是大汗淋漓,头昏、心慌、疲倦。、、面色无华,脉浮取虚大、重按缓弱,舌质欠红润,苔白。由流产失血过度,阴虚营弱,导致营卫失调。治当生血,调和营卫。处方:桂枝4.5克炒白芍9克生黄芪30克当归身6克炒枣仁12克五味子3克炙甘草3克生姜二片红枣七枚。服药后当夜即得熟睡。续服一剂,自汗恶风显着减轻,体温降至正常。隔日复诊,巳能当风起坐。继予人参养营汤加减,服药旬日而愈。

营卫不和兼虚自汗案
姜某、男41岁。因感冒数次,服平热散汗出太多,遂致全身酸痛无力,动则汗出,食睡不佳,心悸气短。似此小恙竞病休五十余天,就诊时脉象缓弱无力,舌淡苔白,虽时值严冬,尚自汗津津。证属营卫不和。令服桂枝汤二剂。服药后自汗大减,只觉体轻身爽,诸症若失。后以饮食调养几天而愈。胡按:近些年来西药解热发汗用多时,以上病例有增加趋势,应于关注。

头汗案
郁某,女,65岁。两年来头汗溱溱,虽寒冬腊月安静之下亦汗出不止,汗出以前额为多,饮食、二便如常,无其它不适。面色恍白,脉浮缓,舌尖红,苔簿白。处方:桂枝10克白芍12克炙甘草5克生姜3片红枣6枚煎取汁,送吞桑叶未10克连服三剂,头汗渐减,十天后告愈。
妊娠初期频频汗出案
一妇女,素有胆石症之宿疾,约于每月皆发作激烈之腹痈,甚为苦恼。余对此症投以大柴胡汤,则发作全止,历时六月,并无任何痛苦。于1941年2月之某一寒天,此患者如次之所诉而来院。多汗不息,疲倦困乏,复有轻微之心下痛恶心,大便一日二行。月经巳闭两月,往年妊娠之际,亦有似今日难受状态,或许妊娠亦未可知。诊察所见:确是妊娠。余对此与以桂枝汤,则自汗亦止,心下痛亦去,且亦进食矣。

下利案
一妇人患下利数年,不进食,形体赢瘦,肌肤甲错,不能起卧,医时以参附诃罂之类治之。先生诊之曰,百合篇所谓见于阴者,以阳法拯之者也。乃与大剂之桂枝汤,使复而取汗,下利止。更与百合知母汤,以谷食调理之,渐渐复原。

治缩阳症案
张某,男,36岁。一年多来阴茎、阴裹有时缩入腹中,缩时小腹拘急疼痛,经用各种补肾药久治不效,患者因恐缩入腹腔致死,常叫其爱人用手牵住,恐惧非常,食欲二便均正常,腰不痛,脉弦缓。阳浮于上,肾寒于下。拟桂枝龙牡汤摄浮阳、调阴阴。桂枝12克白芍12克生姜12克生龙骨12克生牡蛎12克甘草9克大枣十二枚。服四剂好转、20剂阴缩停止。

治阴冷案
李某:男29岁。一年多来阴囊、阴茎及小腹冰冷,经用附子、肉桂、小茴香、吴萸、巴戟天、大茴香、硫黄、等药及八味地黄丸、黑锡丹、龟灵集、附桂理中等无效。舌苔白,脉弦缓。心火浮越于上,肾阳亏损于下。拟桂枝龙牡汤摄浮阳、调阴阳。桂枝12克白芍12克龙骨12克牡蛎12克生姜12克甘草6克大枣十枚服药三十剂全愈。
治妊娠反应案
马某,女29岁。妊娠二月出现妊娠反应,困倦嗜睡,胃脘嘈杂不适,遇寒冷则寒粟,遇热则烦躁,情绪无定,疲备不堪,因此不能上班,误事很多。服桂枝汤二剂后,痛苦减去大半,即日恢复。

《伤寒论》“几几”读音正讹

《伤寒论》第14条“太阳病,项背强几几,反汗出恶风者,桂枝加葛根汤主之。”成无己《注解伤寒论》注:“几几者,伸颈之貌也。动则伸颈摇身而行。项背强者,动则如之。”卷末《释音》:“几几:音殊。短羽鸟飞几几也。”成无己《注解伤寒论》是研究学习《伤寒论》必读之书,他解释“几几”的词义是短羽之鸟飞翔之貌,其音为“殊殊”,至今为医家沿用。
  成氏所作释音释义来自《说文解字》卷三下“几,鸟之短羽飞几几也。象形。凡几之属皆从几。读若殊。市朱切。”文字是记录语言的符号。查遍古代文献,未见“几几(shushu)”作过记录语言的符号使用。《素问刺腰痛篇》“腰痛夹脊而痛,至头几几然”之“几几”,也不是短羽鸟之“几几(shushu)”。张志聪仿成无己《注解伤寒论》解释为“短羽之鸟”,同样是错误的。

  《说文解字》所以著录“几(shu)”字,目的不是证明这个字曾经做过记录文献语言的符号使用过,而是为了给一大串以“几(shu)”为声符的形声字找到一个字根。比如,《说文解字》“殳,从又,几(shu)声”;“凫,从鸟,几(shu)声”,等等。如果没有“几(shu)”这个形体,那么,“殳”、“凫”等一系列形声字就失去了“根”。这就是说,作为“鸟之短羽飞几几(shushu)也”的“几(shu)”,只是作为某些形声字的字形所从出的“根”而存在,从来没有做过记录文献语言的符号在古籍中使用过。

  《诗经豳风狼跋》“公孙硕肤,赤舄几几”,毛亨注:“赤舄,人君之盛屦也。几几,拘貌。”意思是说,把人君所穿的赤鞋勒紧不使它松懈,这种状态叫几几。可见,“几几”表示的是一种拘紧、勒紧、不灵活的状态。它的读音不读殊(shu),也不读几(ji),它的正确读音是“居隐切”,也就是说,它的正确读音是“紧”(jin)。

  同样,《伤寒论》“项背强几几”的“几几”,既不读殊(shu),也不读“几(ji)”,它的正确读音是jin,它的词义是拘紧而不灵活,恰与病证和用药相符。

  段玉裁《说文解字注》卷十四下己部的“卺”字确切地说明了“几几”的读音是“jin”(紧)。“卺,谨身有所承也。从己丞。读若《诗》云赤舄几几。居隐切。”“卺”音jin,“几几”的读音与“卺”同,则“几几”读jin(紧)有文献确据矣。

  “几几”既读为jinjin,它的词义是什么呢?《说文解字》卷十二手部有“掔”字:“掔,固也。读若《诗》赤舄掔掔”。“掔”训牢固,不灵活,而“掔”的读音与“几(jin)”读音非常相近,则“几几”之义为拘谨不灵活而读音为jinjin,则无疑义了。成无己读为shushu,是错误的。后世所谓“几”字无钩挑亦为无根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