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根汤治疗痤疮经验

2021年10月30日01:39:21 发表评论

有三天没有更新文章了,先跟诸位说声抱歉。其因有二:一者琐事缠身;二者头脑不清。
以后的文章应该会换个思路来写。先讲一下痤疮的经方治疗经验,预计会有四讲,今天先讲葛根汤治疗痤疮的经验。
痤疮大家都知道,尤其是现在的年轻人,本来很好看的孩子,让痤疮搞得苦不堪言。现在市面上也是,各种宣传的神乎其神的治疗方式,暂且不讨论有效与否,先弄清其病因才是正途。
早在《黄帝内经》就有“痤痱”的记载。关于该病的病机历代医家多有论述。看来痤疮是古来有之,看看没有高科技的古人是怎么论述的。
《素问至真要大论》曰:“诸痛痒疮皆属于心。”
关于这个论点,我个人是存疑的,比较倾向于“诸痛痒疮,皆属于手少阳三焦之火”的解释。
《杂病源流犀烛》曰:“粉刺属肺,总皆血热滞而不散之故。”
《医宗金鉴》曰:“此证由肺经血热而成,每发于面鼻,起碎疙瘩。”
中医治疗痤疮现状
多数医家认为:脏腑内热偏盛是痤疮的发病基础,根据脏腑辨证可将该病分为肺经风热、肠胃湿热、痰瘀凝结等型。
治疗多清泻脏腑内热,方选泻白散合枇杷清肺饮、清胃散、桃红四物汤、五味消毒饮等。
可是呢?实际当中,这些治疗方法的临床效果并不满意,可见脏腑辨证对该病的认识存在一定的局限性。
六经辨证论痤疮,表里同病是病机
个人临证和研究发现:大多数痤疮患者常反复发作,且每次发作均与外感风寒存在密切联系。
此时着眼在见痤治痤、清泻内热的思路,忽视了辨证论治,选用专方专药,则疗效必将大打折扣。
《素问生气通天论》日:“劳汗当风,寒薄为鼓,郁乃痤。”提示外感六淫邪气为本病的诱发加重因素。
人本一体,表里同气。若风寒外袭,势必引起经脉拘挛,表气闭塞则里气不和,气机升降出入因此失常,气血运行不畅,导致脏腑功能失调,热从内生;
从经络走形来看,手足阳明经均贯颊、循行头面,且阳明经为多气多血之经,一旦阳明经气受阻,血气循行不畅,经脉壅滞,可郁而化热,热与血结,蕴阻肌肤,发于头面,形成痤疮。
因此,痤疮临床中多表现为太阳、阳明合病,表里同病是其基本病机。这是我认为痤疮的病机。
葛根汤方治痤疮。表里双解收功效
葛根汤呢,大家应该都不陌生,源于医圣张仲景所著《伤寒杂病论》。
原文第31条曰:“太阳病,项背强几几,无汗恶风,葛根汤主之。”
第32条曰:“太阳与阳明合病者,必自下利,葛根汤主之。”
该方由葛根、生麻黄、桂枝、白芍、生甘草、生姜和大枣等7味药组成,有发汗解肌、生津舒筋之功效,原为太阳阳明合病之方,正合乎痤疮风寒外侵、内热郁闭的病机。
方中葛根为主药,《神农本草经》载其“味甘平,主消渴,身大热 解诸毒”,既可疏通经络、调畅经脉血气,又能润燥生津、清解阳明气分之热,有双解之效;
麻黄、桂枝气轻上浮可走头面,味薄辛温发散,解表通络,助葛根宣散表邪,改善皮肤气血瘀滞的状态;
白芍和营化瘀,活血通络;甘草解毒和中,协同葛根清解血分郁闭之热;
生姜、大枣外和营卫,内调脾胃。
诸药合用,表里双解,表气调和,里气通畅,使风寒外侵、内热郁闭的状态得以解除。
针对病情可随症加减,若面部痤疮潮红、疼痛明显、口干欲饮、舌红苔黄、脉滑数,可配合白虎汤,清阳明经热;
出现脓疱、皮疹红肿疼痛、心烦急躁、口干口臭、大便干结、舌红苔厚黄、脉沉实,可配合承气汤,釜底抽薪,清阳明腑热;
痤疮日久、皮疹形成结节、累累相连、颜色晦暗、疼痛不明显、舌暗苔腻、脉涩,可配合桂枝茯苓丸,化瘀散结。
医案
患者,男,28岁,2016年4月初诊。主诉:痤疮10年余,加重1个月。患者10 天前开始出现口唇四周及头部痤疮,于某医院皮肤科就诊,诊断为痤疮,服用西药及清热解毒类中药,配合外用药物,略能控制,但停药后旋即复发;
1个月前因汗出受风,症状明显加重,颜面潮红、疼痛,于当地中医院诊治,给予外用自制药水并口服中草药治疗,症状无消退之势,遂前来就诊。
患者平素易受凉,无汗出。现症:形体粗壮,面色晦暗,皮肤干燥粗糙,面颊、额头大量粉刺、结节,额头尤甚,色暗红,高出皮肤,触之压痛,鼻干,口唇干,口渴欲饮,晨起口苦,纳可,睡眠好,二便正常,舌体较胖,苔白腻、中心略黄,舌质暗,脉浮有力。
中医诊断:肺风粉刺,证属外寒内热、瘀阻肌肤。
治宜发汗解肌,清热化瘀。
给予葛根汤加减,处方:葛根25 g,生麻黄12 g,桂枝12 g,白芍10 g,赤芍10 g,生石膏15 g,生大黄6 g,生甘草12 g。每日1剂,水煎服。
服药2剂,患者遍身微微汗出,周身轻松,面部疼痛亦减轻。继服2剂,口鼻干、口苦、口渴欲饮等症均有好转,丘疹、结节减小,舌苔转薄,上方去大黄,减麻黄、桂枝至10 g。服药4剂,患者症状明显好转,面色由晦暗为润泽,痤疮色转淡红,仍以葛根汤为主,随症加减。
治疗1个月余,患者丘疹、结节基本消失,体质较治疗前好转,平素易感冒的症状亦随之消失。
按:本例患者平素易受凉、不易汗出,乃风寒外侵、肌表郁闭之象;鼻干、口唇干、口渴欲饮、晨起口苦,为内热偏盛之征;阳明经气血壅滞,循经上熏,蕴阻肌肤,则见头面丘疹、结节。
个人认为:此患者病机为风寒外束,内热郁闭,血热互结;且表邪不解,内热则无从宣散。故以葛根汤发汗解肌,石膏、大黄清泻内热,赤芍活血化瘀。诸药配合,表里双解,则痤疮渐消。
总结
葛根汤虽为太阳伤寒之方,然配伍巧妙,有发汗解肌、疏通经络、调畅经脉血气之效。临证时不可仅从太阳病着眼,只将本方视为解表之方剂,而应抓住经络循行所过之处的病变,及风寒外束太阳、邪热内迫阳明的病机。
选用葛根汤治疗痤疮,只要辨证得当,并根据病情的不同阶段,或侧重于发表,或侧重于清里,多可获良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