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根汤—解表发汗,升津舒筋

2021年10月30日01:39:16 发表评论

葛根汤 (方组、临证参考用量]葛根12g 麻黄9g 桂枝6g 生姜9g 炙甘草6g 芍药6g 大枣工2枚 上7味,以水2000ml,先煮麻黄、葛根,减.400ml,去白沫,再下诸药,煮取600ml,去滓,温服200ml,覆被似汗。 注:临证本方用量尊张仲景师之原意,即葛根之用量大于麻黄,麻黄略大于桂枝。 (功效)解表发汗,升津舒筋。 (主治) 主证:发热,恶风,无汗,身痛,项背强几几,苔薄白,脉浮紧。 副证:或喘,或下利,或呕吐。
(临证加减)
1.葛根汤临床应用综述:根据古医籍及近代的一些报道,概述了本方治疗高血压病、脑动脉供血不足、脑血管病急症、冠心病、内耳微血管痉挛性耳聋、糖尿病、上呼吸道感染、喘息性支气管炎以及其他感染性疾病等的临床应用及其配伍。

2.葛根汤治杂病:用葛根汤加白藓皮、地肤子调和营卫,清化风邪,治疗表卫不固,风邪客肌表之风疹块;加砂仁、公丁香缓中和里,治疗肝胃失和,脾虚气逆之呃逆;加蝉蜕、胖大海调和营卫,宣肺透邪,治疗风寒袭表,肺失宣畅之失音;加桔梗、车前子调和营卫,开上导下,治疗风邪郁肺,水道不通之癃 闭;加贝母、炙黄芪、茯苓温阳利气,宣肺平喘,治疗心脾两虚,肺气失宣喘证;加川牛膝、蜈蚣、薏苡仁调理肝肾,祛寒理湿,疏通经络,调和气血,治疗肝肾不足,寒湿阻络之痹证;加川牛膝、附片、僵蚕、丹参温经通络,祛寒理湿,治疗肾元不固,寒湿阻络之痿证;加附片、丹参、川楝子、当归舒肝解郁,濡养督任,温经通络,治疗肝郁气滞,督任失养,血脉阻塞之痛经。[浙江中医杂志,1985,(9):418~419-]

3.葛根汤为主治缺血性脑梗死:基本方为葛根20一40g,麻黄3~--6g,桂枝5~10g,白芍、当归各10-20g,甘草6g,生姜3片,大枣5枚,丹参20—30g,红花6一lOg,川芎10— 15g。上肢活动不便为主者加川断、桑寄生、牛膝;口眼歪斜、言语不利明显者加全蝎、白附子、僵蚕;痰浊较重者加陈皮、半夏、天麻;血压较高者加磁石、夏枯草等。每日工剂,水煎服。本方适用寒凝经络,气血瘀阻者。有风热表证,内蕴痰热及肝阳上亢者,忌用本方。

4。葛根汤治疗小儿秋季腹泻:基本方为葛根、麻黄、桂皮、白芍、大枣、生姜、甘草。呕吐加半夏;腹胀加厚朴;咳嗽加陈皮;表热甚加薄荷;里热甚加黄连。每日工剂,重症2剂

。 5.白芍葛根汤治疗痹证型颈椎病:基本方为白芍45g,葛根20g,炙麻黄3g,桂枝9g,甘草6g.肢麻甚加全蝎、桑枝;病久上肢活动受限加桃仁、红花;颈背疼痛较剧加羌活、制乳香、制没药;头晕头痛、失眠多梦加天麻、川芎、干地龙。每日 l剂,水煎服。5剂为1个疗程,连服5—8个疗程.

6。葛根加味治跌打损伤:基本方为葛根30g,麻黄9g,桂枝、连翘各lOg,生姜3片,炙甘草6g,白芍15g,大枣12枚。伤在上肢者加姜黄、桑枝;伤在下肢或腰部者,加牛膝;肿胀疼痛较甚者加香附、制乳香、制没药。每日1剂,水煎2次分服。 另以单味葛根lOOg,以水浓煎,先热敷后浸泡损伤部位。如对损伤局部进行按摩则效果更加显著。

7.葛根泻心汤治疗颈胃综合征:临证辨证以气虚、阳虚、痰瘀等为主,阴虚明显者未在统计之列。治疗基本方为葛根工5 —30g,黄连、干姜各6g,半夏12g,党参9—30,苍术、厚朴各12~15g,茯苓15~30g,陈皮、白芍、桂枝各12g,甘草6g。水煎服,日l剂。根据临床兼证不同随证加减,半月为工个疗程。

8.葛根汤治疗梨状肌综合征:基本方为葛根15~30g,白芍30--60g,桂枝6—9g,麻黄3-6g,甘草9-15g,大枣lOg,生姜2片。局部酸重者加薏苡仁30g,防风工og;刺痛者加乳没各6g,元胡10g;臀部扪及条索状物者加鸡血藤15~30g,当归 lOg;腿软无力加鹿衔草20~30g,怀牛膝、杜仲各工Og;阳虚加附子6—9g;气虚加黄芪18—30g;舌红苔黄脉数者去桂枝、生姜,加黄柏lOg,忍冬藤15g。

9.加味葛根汤治疗急性多发性睑腺疾患:药用菊花、黄芩、桂枝、红花、白芍各lOg,葛根、川芎各12g,麻黄5g,大黄 8g,甘草6g,生姜3g,大枣3枚。水煎服,每日工剂。眼睑脓肿加银花15g,夏季去麻黄。

10.葛根汤治疗周围性面神经麻痹:治疗方法,葛根汤中,除葛根的用量按病情有加减外,其他药物用量基本固定不变,药味亦无增损。煎药时先煎葛根、麻黄20分钟,然后纳入其他药物,再煎30分钟,去渣取其药汁,最好将药液控制在600— 900ml,每次服用200~300ml,早、中、晚温服,取微似汗,每日工剂.另将药渣再加水约1500ml左右,煎煮15分钟,乘热用小毛巾浸药液热敷患侧面部,注意勿使流人眼内,每日早、中、晚各1次,每次15分钟左右。连续用药20天为工个疗程,连用 2个疗程无效停止用药。 u.本方去生姜加黄芩.治“主天行二三日,头痛壮热”, 名解肌汤。[外台秘要]

12.本方去生姜、桂枝,加黄芩。治风邪闭于肌肉,名解肌汤。[千金方]

13.本方去桂枝、生姜,加黄芩。治伤寒温病,名解肌汤。 [沈氏尊生]

14.本方去桂枝、白芍、红枣、生姜,加橘皮、杏仁、黄芩。治冬温未发病,至夏热寒解始发,肌肉斑烂隐疹如锦纹,心闷而咳,呕吐清汁,及麻痘等,名葛根橘皮汤。L证治准绳, 15.本方去桂枝、红枣、生姜,加黄芩、黄连、白芍、石膏、五味子。
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中) 第一节 葛根汤证及其辨证(31—34) [原文] 太阳病,项背强几几,无汗恶风,葛根汤主之。(31) 葛根四两 麻黄三两,去节 桂枝二两。去皮 生姜三两.切 甘草二两 炙 芍药二两 大枣十二枚,擘上七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黄、葛根,减二升,去白沫, 内诸药,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覆取微似汗,余如桂枝法将息及禁忌。诸汤皆做此。 [提要] 太阳伤寒兼经气不舒的证治。 [释义] 本条所言太阳病,为“无汗恶风”,而所用方剂为葛根汤,故知其证为太阳伤寒之屑,即有发热,恶风寒,头痛,无汗,脉浮紧等,其主要病机为风寒束表,卫阳被遏,营阴郁滞。另一主要症状为“项背强几几”,即项背拘紧不舒,活动不能自如,究其机理,为风寒之邪兼犯太阳经脉,经气不利,经脉失养所致。本条与14条桂枝加葛根汤证相比较,同中有异,所同者,均为太阳风寒表证,均有发热恶风寒,头痛,脉浮,项背强几几等。所异者,桂枝加葛根汤证,是在太阳中风证中见项背强几几,故脉浮而兼缓,自汗乃必然之势;本证是在太阳伤寒证中见项背强几几,故“无汗恶风”乃画龙点睛之笔,其脉浮紧,亦在情理之中。 [选注] 成无己:太阳病项背强几几,汗出恶风者,中风表虚也。项背强几几,无汗恶风者,中风表实也。表虚宜解肌,表实宜发汗,是以葛根汤发之也。((注解伤寒论。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中>) 方有执:太阳病项背强几几与上篇(指第14条桂枝加葛根汤证一一笔者注)同者,风寒过太阳之营卫,初交阳明之经络,经络同,所以风寒皆然也。无汗者,起自伤寒,故汗不出,乃上篇之反对,风寒之辨别也。恶风乃恶寒之互文,风寒皆通恶,而不偏有无也。夫以太阳中风,项背强几几,汗出,恶风,用桂枝加葛根汤论之,则此太阳伤寒,无汗恶风,项背强几几,当用麻黄加葛根,而用葛根汤者何哉?盖几几乃加阳明之时,喘己不作,故去杏仁,不用麻黄汤之全方,不可以麻黄加为名,而用麻黄、桂枝、甘草、葛根以为汤者,实则是麻黄加之规制也。用姜、枣、芍药者,是以阳明屑胃,胃为中宫,姜枣皆和中之物,芍药有缓中之义也。不须啜粥,麻黄类例也。 ((伤寒论条辨。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中)) 二升,后纳诸药,则是发营卫之汗为先,而固表收阴袭于后,不使热邪传人阳明也。故仲景治太阳未入阳明者,用以驱邪,断入阳明之路,若阳明正病中,未尝有葛根之方。 (<绛雪园古方选注.汗剂)) 曹颖甫:太阳之气,卫外之阳气也,合营卫二气以为用者也。气之化为水者,汗也,故称太阳寒水。寒水者,里气为表寒所化,与病邪俱去之大机转也。设寒水不能外泄为汗,郁于经输之内,为强为痛;陷于足阳明胃,下泄而为利;上泛而为呕,故必用升提之品,将内陷之邪提出,然后太阳寒水乃能从肌腠皮毛外泄而为汗,此葛根汤之作用也。独怪近世庸工,于大热之阳明腑证,往往漫投葛根。夫清阳明之热, 自有白虎承气二方,安用此升提之品乎?元人张洁古妄以为阳明仙药,并言邪未入阳明,不可轻用。不知桂枝加葛根汤及葛根汤二方,果为邪入阳明证乎?抑邪入阳明之后,可用麻黄、桂枝以发皮毛肌腠之汗乎?李时珍本草犹采其说,真所谓大惑不解矣。按次节下利 (指32条一一笔者注)与首节(指本条)下陷经输同,故但用葛根汤本方以升提之,三节(指33条)不下利但呕,为水气上逆,故加生姜、半夏以抑之,所谓同中求异也。 ((曹氏伤寒金匮发微合刊。伤寒发微。太阳篇)) [点评] 柯、王二氏,对本方之组成、功效阐述清楚,可从。曹氏从病情病机入手,深入说明本方治在太阳之风寒,或兼邪入经输,而为项背强几几者,或兼犯胃肠,而为利为呕者,都与阳明热证无关,故本方决非阳明之方,读来足以震聋发愦。尚须说明者,曹氏此论,是以六经气化学说为宗旨,所言“寒水”者,是兼太阳经、腑二气之功能以及感受风寒而言,非直观之寒水,更非水饮之类。所言“提出”病邪,与向外发散同义。 [临床应用] (1)张仲景对本方的应用 1)葛根汤治疗太阳伤寒项背强几几。见3l条 2)用于治疗太阳阳明合病之下利或呕。见32、33条 3)<金匮要略)用本方治疗欲作刚痉。 (2)后世医家对本方的应用 1)<外台秘要)引<延年秘录)解肌汤(本方去生姜加黄芩二两)主天行二三日,头痛壮热。 2)<方机>用本方治痘疮初起,至见点起胀灌脓之间,用葛根汤屡效,若恶寒甚,起胀时一身俱肿胀,或疼痛,葛根加术附汤为优。 3)(类聚方广义)葛根汤治麻疹初起,恶寒发热,头痛项强、无汗,脉浮数,或干呕下利,又疫利初起,发热恶寒,脉数者,当用本方汤发汗。 4)<眼科锦囊)葛根汤治上冲眼、疫眼及翳膜,若大便秘结者加大黄,生翳者加石膏。 5)(伤寒六书纂要辨疑)解肌汤即本方去生姜、大枣,加黄芩,治瘟病大行,头痛壮热,春感寒邪,发热而呕,不恶寒。 6)<伤寒论今释>渊雷按,流行性热病,流行性感冒最多,其证三类,若发热,若咳嚏、若吐利,葛根汤皆治之,故临床施治,葛根汤之应用最广。 (3)现代应用葛根汤功能发散风寒、升津舒经,性属麻黄辛温发越之类,临床每多用于呼吸系统和神经系统病症的治疗,同时亦可用于其他系统病症的治疗。 1)呼吸系统:以发热恶寒、头痛颈强、脉浮为临床应用要点。临床上诸多呼吸系统病症如流行性感冒、急性支气管炎、肺炎、过敏性鼻炎、慢性副鼻窦炎等,如符合上述表寒病机者,均可酌情选用本方治疗。然此类病症运用本方, 目前大样本观察结果的报道较为少见。陈氏等曾以本方治疗外感风寒表实证发热110例,服1剂体温降至正常者66例,服2剂降至正常者43例,服3剂降至正常者1例。 2)神经运动系统:不可否认,本方实具通经活络、调理气血的功效,而以此为据,现代临床将之广泛用治各类神经运动系统功能障碍的病症,而此类病症以经络郁滞且病性属寒者为其辨证要点。据报道所及,本方常用于治疗周围面神经麻痹、各类神经性疼痛、各类病症所致的运动功能障碍等。肩凝证,多发于中老年期,其病机不离气血失调、经脉不和,而其病因每与寒湿凝滞经络密切相关。王氏报道以本方合薏仁术附汤治疗50例患者,结果治愈(疼痛消失、肩关节功能活动恢复正常)33例,好转(疼痛明显减轻、功能活动轻微受限)17 例。对于软组织损伤,调理气血是其基本治法之一。有报道用葛根汤原方治疗多种软组织损伤如急性腰扭伤、踝关节扭伤、腰肌劳损等病症32例,痊愈19例,显效12例,无效1例,总有效率达96。88%。而郑氏为加强活血通络之效。对急性腰扭伤采用本方合活络效灵丹治疗,结果痊愈54例,显效16例,好转4例,无效2例。以本方治疗面神经瘫痪34例,口苦者加柴胡、黄芩, 口渴者加天花粉,面部肿胀者加白芷、白术、茯苓皮,耳后压痛或疼痛者加石膏、知母。结果痊愈27例,显效7 例。以本方合养心汤治疗42例纤维肌痛症患者,并设对照组31例,口服阿米替林。结果中药组显效29例,好转11例,无效2例;而对照组分别为5例、12例和14例;复发率中药组为20%,对照组为76.5%。统计结果有显著差异。日本学者对紧张性头痛患者用葛根汤提取剂治疗,观察患者自觉症状和体征的改善情况。结果紧张性头痛显著改善、改善及轻度改善者合计强于80%,而且肌紧张程度越强效果越显著,但自觉症状的改善与体征的改善不完全一致。以本方为基础,治疗颈椎病36例。头痛加白芷、细辛,颈肩或枕部疼痛重者加大白芍、甘草剂量,颈项强急者重用葛根,视物昏花者加用首乌、山萸肉、当归、黄芪,呕恶、头身困重者加用佩兰、菖蒲、半夏、薏仁、羌活,失眠多梦加炒枣仁、远志,便秘者加生首乌、麦冬、火麻仁,年老体弱者改用炙麻黄,臂痛者加片姜黄。结果临床痊愈20例,显效7例,好转5例,未愈4例。以原方随证作剂量调整,治疗梨状肌综合征25例,结果痊愈24例,好转l例。随证加减治疗坐骨神经痛22例,痊愈工9例,好转3例。而以之化裁治疗缺血性脑梗塞58例,有效率达98.28%。 3)消化系统:根据原著所论,本方可治太阳阳明合病之下利证,故而现代临床常在辨证基础上以之治疗多种消化系统病症,如痢疾、肠炎、胃肠型感冒等。其审证要点在于中焦升降失常而致清气下陷,同时伴见明显表寒征象。李氏报道以本方为基础,加减治疗:小儿秋季腹泻33例。呕吐者加半夏,腹胀者加厚朴,咳嗽者加陈皮,表热者加薄荷,里热甚者加黄连。结果痊愈22例,显效5例,好转4例,无效2例[123。另外,本方亦常用治五官科病症如牙痛、麦粒肿、眼睑脓肿、重听、口鼻燥热、失音等。马氏报道用葛根汤加味治疗急性多发性睑腺疾患(麦粒肿、眼睑脓肿)25例,服药7天消退者24例,好转1例。一般3—5剂愈,最多10剂。他如皮肤科、妇产科等方面,亦有报道用本方治疗而获良效者,多为个案。 (4)医案选录 1)面肌痉挛。杨某,女,53岁。3年前因左面部肌肉抽搐,经省医院确诊为“面肌痉挛”,中西医治疗3年疗效不佳。病情时轻时重,近2个月逐渐加重,症见左侧面部肌肉时时抽搐、振颤,遇寒加重,舌淡,苔白滑,脉弦紧。处方:葛根、白芍各 30g,桂枝、天麻、菊花、蔓荆子、蝉蜕、白芷、甘草各lOg,钩藤20g,麻黄、全蝎、僵蚕各6g,赤芍15g,羌活12g,细辛15g。水煎分2次服, 日1剂。3剂后面部发热,有微汗出,抽搐大减;继服6剂而愈。((中国医药学报))1991;(1):59) 2)颈椎病。胡某,女,42岁。颈痛、右手臂麻木1年余。患肢畏寒,得温则减,颈椎活动受限,C5.。右侧压痛明显,放射痛阳性,两侧肌肉稍紧张,压痛阳性,臂丛牵拉试验阳性。X片显示:颈椎生理弧度消失,C3-7椎体前后缘广泛骨质增生。舌质淡,苔薄,脉沉细。诊断为神经根型颈椎病,证属肝肾不足,外邪入侵,经脉失养。葛根汤加味:葛根12g,麻黄6g,桂枝、当归、炙甘草各lOg, 白芍15g,熟地30g,生姜3 片,大枣10枚, 日服1剂。5日后复诊,颈痛减,活动范围增大,但右手麻木仍甚,原方加黄芪30g,以助益气行血之力,再服12剂,诸证消失。 (<中医药信息)1987; (5):39) 3)颈部扭伤。李某,男,39岁。工作时转头用力不当,颈部活动受限,不能向左转侧。处方:葛根、芍药各9g,桂枝5g,麻黄、炙甘草各3g,大枣12枚,生姜6g。水煎服,药渣外敷颈部。2剂后有效,再服3剂而愈。(<浙江中医杂志)1986;(6):284) 4)斜颈。侯某,男,46岁。因夜卧受风突发颈部向左侧强直性歪斜9月。斜颈呈持续性,手搬亦不能复原,行走时加重,休息时稍减。诊为痉挛性斜颈,多方求治无效。刻诊:形体胖,头颈歪斜,不自主时时后抑,表情焦虑,伴失眠、口干,舌红,苔白腻,脉缓。辨证属风痰阻络,筋脉不利。治宜祛风化痰,舒筋解挛;以葛根汤化裁:葛根、白芍、防己各30g,桂枝lOg,辛荑、甘草各15g,大枣5枚。日1剂,水煎服。服4剂后,感到颈部肌肉松弛,后仰减少;6剂后后仰消除,头颈歪斜减轻,夜寐转佳。又以上方加羌活、独活各15g祛风胜湿,续服6剂而愈,随访1年未复发。((四川中医)1992;(5):40) [按语] 据原著所论,葛根汤具有疏风散寒、升津舒经、升清止利之功,用治太阳伤寒表实证而经气不利之项背强急和外寒内迫阳明之下利证。而后世医家在继承的基础上,更注重其舒筋通络、调理气血功效的延伸和拓展,以之广泛治疗各类经脉不利、气血失和的痛、痹、痉挛病症,并不以风寒表证之有无而限定眼目,且取得良好疗效,此类现象尤以现代临床最为突出。这种方药功效应用重心的渐变过程,于深刻理解方剂配伍规律及方药的多效性,颇具启迪意义。 [现代研究] 为了探讨葛根汤的药理效应和机制,国内外学者作了较多的工作。日本学者对10 例患者分别投与葛根汤、麻黄汤和桂枝汤,并于服药后5、10、15、20、30分钟以医用热像仪观察其项背部温度变化。结果葛根汤组投与后5—20分钟皮肤温度逐渐上升,30 分钟时有下降趋势;麻黄汤投药10分钟后开始出汗,热象图皮肤温度下降;桂枝汤组服药后皮肤温度上升,未见汗出,且至测试结束时皮肤温度亦未见明显变化”4j。说明三方虽同为发汗退热之剂,但亦存在差别。以抗炎作用及对支气管平滑肌作用为中心,对本方的药理作用进行了研究。结果显示:预先服药的大鼠,其角叉菜胶性足跖肿胀容积有减少倾向,提示本方具有抗炎作用;从与其剂量有依赖关系的抑制组织胺引起的豚鼠支气管平滑肌的收缩作用及乙酰胆碱引起的回肠收缩作用可见,本方对多种平滑肌具有收缩抑制作用。再者,离体心脏方试验显示,本方有减少心搏次数的倾向,但心收缩力明显增强,提示其有强心作用[,5J。本方对Arthus反应及迟发性变态反应作用的研究结果显示:1)对DTH反应作用:于致敏前1周经口连续投与本方lg/kg及2g/kg,抑制率均为36%;而在致敏后开始给药及诱发后2天用药者,则未见明显影响。另外,在致敏前1周连续用药对DTH反应的抑制作用能因致敏前1天用环磷酰胺而消失。2)对Arthus型变态反应的作用:二次免疫前7天开始连续经口投与本方12天,lg/kg治疗组只呈抑制倾向,而2g/kg治疗组可见约30%的抑制作用。3)对抗SRBC IgM抗体形成系统的作用:由致敏1周灌胃本方的溶血空斑可见,lg/kg组只呈抑制倾向,而2g/kg组呈约22%的抑制作用。4) 对刀豆素A的免疫抑制作用的影响:2g/kg组表现出增强刀豆素A对DTH反应的抑制作用。研究者据此认为奉方抗过敏及免疫抑制作用是作用于致敏阶段,使T3细胞活化。另外,国内研究结果表明:葛根汤对ADP诱导的家兔血小板聚集有明显的量效关系,随剂量的增大,作用增强;并可显著对抗血栓形成。葛根汤按5g一10g/kg给药,可使异常升高的小鼠血清胆固醇含量降低20%以上,结果证实将其用于心、脑血管疾病,其降低异常升高的血清胆固醇含量可能是其作用机理之一[18)。葛根汤的水提取液对唾液酶的阻碍活性为64.4%,值得注意的是方中各药对此皆有影响,而惟有葛根无此作用。本方尚能使巨噬细胞的异物吞噬功能活化,而使初期感染状态下的异物排除功能增强;同时通过活化的巨噬细胞对细胞性免疫施以影响,即葛根汤主要与巨噬细胞有关,而与细胞性免疫系统无直接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