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黄附子细辛汤等经方治疗肺癌顽咳

2021年10月30日00:20:16 发表评论

?汉中附子

麻黄附子细辛汤等经方治疗肺癌顽咳

张霆
武警浙江省总队杭州医院
肺癌是呼吸系统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以咳嗽、咯血、胸痛、发热、气急为主要临床表现。其中临床常见咳嗽缠绵难愈,不仅影响患者生活质量,且阻碍迸一步治疗。目前疗效仍不满意。经方是指《伤寒论》、《金匮要略》之方剂而言,其组方严谨,义理精深。被称为医方之祖,历经千百年的实践验证确有良效。
笔者在临床实践中应用经方治疗肺癌顽咳,取得较好效果。现举3验案如下,以为引玉之砖。
1甘草干姜汤案
赵某,女,68岁。2006年4月15日初诊。2个月前吐大量痰涎,稀白色,夜间不能平卧,影响睡眠。曾在当地医院诊为慢性支气管炎,服抗生素及清肺化痰之剂治疗2个月余,咳嗽仍时轻时剧,始终朱断,且腰痛半月余。由家人送至某医院经纤维支气管镜检示:左上叶舌段开口黏膜纹理纵行走向,表面不光滑,镜下见2.5cm2.9cm大小肿块。诊为左中央型肺癌(Ⅲ期,腺癌),胸片示:胸2椎体压缩性改变。后经2轮化疗,其间因患有高血压、冠心病、脑梗塞病,静滴肌氨肽苷、阿魏酸钠、灯盏花素等药。患者症情稍好转,惟日夜咳嗽,未能缓解。l周前症状加重,不问断地咳吐稀白痰,痰培养示美洲爱文菌(纯培养),并静滴依诺沙星3天,给予糜蛋白酶、庆大霉素、地塞米松雾化吸入,效不佳,改用罗红霉索、头孢他啶静滴仍未效。查体双肺闻及湿性罗音,端坐位,双下肢水肿,气喘不能平卧,肝肾功能正常,药敏实验对青霉素类、头孢类、四环索、卡那霉素、喹诺酮类及妥布霉素等皆耐药,转求中医治’疗。刻下:不间断咳吐大量稀白痰,气喘不能平卧,汗出,夜不能寐,咽中如有物阻,胸闷、头晕、尿频、双下肢水肿,双侧肢体困重无力,右手拇指及左手麻木,舌淡苔自滑、脉沉弱,
用甘草干姜汤加昧,处方:炮姜6g,炙甘草9g,防己9g,白术15g,茯苓18g,桂枝6g,黄芪18g,2剂。服药后痰量增多,并自觉胃脘灼热,第2天痰量渐减,胃脘灼热减轻,2剂后痰量明显减少,且能平卧,水肿减轻,但仍咽中如有物阻、胸闷,上方加姜半夏12g,厚朴9g,此方服7剂,已不吐痰涎,能平卧,夜寐可,其他诸证减轻。
按:古无肺癌之名,其因多为正气虚损,阴阳失调,六淫之邪乘虚而八,邪滞于肺。导致肺脏功能失调.肺气郁阻,宣降失司,气机不利,血行受阻,津液失于输布,津聚为疫,痰凝气滞,瘀阻络脉,经曰:”卒中干寒,若内伤于忧怒,则气上逆,气上逆则六输不通,温气不行,凝血蕴里而不散.津液涩渗,著而不去,而积成是。”于是痰气毒胺结,目久形成肺部积块。
该患以肺气痿弱不振,多唾挺沫为主要症状。《金匿要略》肺瘩肺痈咳嗽上气病脉证治第七日:“肺痿吐涎沫而不咳者,其人不渴,必遗尿,小便数…一。此为肺中冷,必眩.多涎唾,甘草干姜汤肚温之”。甘草干姜汤为此而设。癌瘤在肺,耗伤气血,上焦阳虚,肺中虚冷,不能化气,气虚不能摄津,914频吐涟沫。肺虚不能固袁则汗出。津不上承则头晕。上焦虚冷不能制约下焦,出现尿频,双下肢水肿。水湿内停气道不利,纳气失司则咽中如有物阻,胸闷,喘不能卧。不间断吐痰涎则夜不能寐。双侧肢体困重、手指麻木为痰瘀阻滞,经络不通所致。辨证为阳虚失摄,风湿阻络。故用甘草干姜汤以温肺益气摄津。风湿、脉浮、身重、汗出恶风者,防己黄芪汤主之,意在固表祛风除湿。而加茯苓、桂枝取其振奋阳气,健脾利湿之效,用药后痰量更多为正气转复祛邪之故,而胃肮灼热为阴盛格阳,正邪相争所致。园药证合拍故诸症减轻,=诊加半夏厚朴,乃取半夏厚朴汤治疗痰凝气滞的梅核气之意。
2麻黄附子细辛汤案
许某,男,8l岁。2005年11月因咳嗽、胸痛、痰中带血、发热1个月,住某医院,经cT检查发现肺门部团块影,诊为肺癌,急转上级医院查治,诊为肺癌并行手术治疗。开胸手术时,发现肺癌组织已侵犯肺门纵膈及主动脉旁淋巴结粘连,无法切除,仅作活检而关胸。病理报告:肺鳞癌。伤口愈合后,化疗4次,患者咳嗽等症状不仅没有得到控制,且因化疗副作用,引起神疲头昏,呕恶纳差,自觉病情有增无减。2006年1月22日就诊,刻下喘咳气促,黄涎痰,面色潮红,下肢浮肿。胸胁胀满,心悸,舌质红紫,苔少欠津,脉弦略数。
余初以为,痰热壅肺为标,肾阳虚衰,气化无权为本,标本各异,清化痰热与温肾化气如何使用,实难取舍。转念深思,舌苔虽绛少津,但舌体肥,脉弦中见沉.症见下肢浮肿、心悸、尿短少,伴心烦、欲吐不吐等,此乃肾阳不足,肾为胃之关,气化无权,而致水气上凌于心,津气不能上承。虽有痰热之象,证属本虚标实,其本仍在肾阳虚损。古云:寒极则死,用回则生。故治当温运。待水气得化,诸症除矣。
投以麻黄附子细辛汤少佐清疏之品。
处方:麻黄6g,附子6g,细辛3g,茯苓15g,泽泻12g,淡竹叶12g,仙鹤草18g,4剂后诸症减退,舌质由红绛转为淡紫,苔光润有津,脉弦数转为沉弦,后以固本平喘之剂收功,调理而安。按:肺癌患者越老年为多,不少兼有肺气肿、肺心病、心衰等症,此类属上实下虚者多,故临床可寒热互见,似非典型麻黄附子细辛汤证。本方为《伤寒论》(赵本第301条)少阴兼太阳表证的两感证而设之表里同治方。I】临床运用相当广泛,对痰饮病证有温化之效,尤以久之咳喘,肾阳虚衰,气化失司,水泛为痰,症见咳喘引痛、气短背寒、喘息不得卧、浮肿、心下悸、胸胁支满等虚寒症,以及屡用它药治疗效果不佳者。用此方多验。盖老年肺癌多多阳气式微,气化失司,临床兼有痰热或伤阴之象。仍应治其本,以振奋肾阳为主,振奋虚惫之阳气。于年老体虚咳喘痰饮久发不愈者,尤为相宜。方中麻黄引经利肺定喘,附予益火温肾。配细辛直人少阴,强心利尿。细辛温化痰饮,止咳平喘。
本例用此方,亦合温药和之之旨。必需指出的是:脉数、心率过速者,切忌此方,或慎用此方。本案例由于辨证人扣,故纳药切底,获桴鼓之效。
3.小青龙汤案
朱某,男,52岁。患者2004年5月始超咽喉作痒作呛,随之咳嗽频作,日渐加剧。伴胸闷气促,甚则如窒息状,痰咯白黏,入夜难以平卧,2005年6月起出现干咳少痰,胸闷,午后发热,周身乏力,曾投用大量抗生素、激素、支气管解痉剂及喷雾剂等治疗,效果不明显。
经某结防所胸片查示:右下肺球形病灶。转院查治,作痰涂片发现癌细胞,又行支气管镜检并取活检,病理报为肺小细胞癌。患者不同意手术治疗,行3次化疗及胸部放射治疗,病情未见好转,且反复性咳嗽喘促,且越发越甚。2006年6月21日突咳喘剧作,医始投射干麻黄汤未效。迁延数日后,延他医,初服红参,继服高丽参,后服人参精,历时10余日,病情逐日加重,邀余诊治。
刻下观其形面如染,咳喘抬肩,端坐如钟,既不偏,又不能仰。神志尚清,语言断续,但吐字清晰。咳嗽倾频,时作干呕,痰涎较盛,量多、色白清稀。头面汗出如珠。其证确有垂危之势。但其脉四至,沉弦且紧,至数均匀和缓,似非绝证。
遂投小青龙汤加减,
处方:麻黄6g,挂技9g,于姜6g,自芍12g,细辛3g,半夏9g,五味子12g,炙甘草6g,大枣15g,杏仁9g。
上方服用,果然捷效,当晚喘咳减半。2剂后呼吸平缓,汗出
顿止.能平卧,并进饮食。时隔数日,咳喘虽转愈,但见下半身浮肿。继续投以牡蛎泽泻散。《伤寒论》经云:“大病之后,从腰以下有水气者,牡蛎泽泻散主之”。
服3剂后肿消退。由于喘息日久,导致筋脉挛缩,加之汗出津伤,筋脉失养,病后两手掌及手指弯曲呈弓状,调理数月后逐渐恢复。
按:患者癌艚袭肺虽久,但素体健壮,且精与神存。虽气短难言,但声音清晰,语言断续乃呼吸急促所致。虽汗自出,但仅见于面部,由口急而迫液外出.外气皮不固也。虽有恶寒,但四肢不甚冷,非真阳虚衰,应视为表证恶寒。频频咳嗽、干呕,不得卧,为水饮内停之疚。水停心下,胃气上逆则干呕。外寒内饮,壅塞于肺,致肺气失宣,肃降失常,痰气交阻而喘息咳嗽。其脉沉弦且紧,弦主痰饮,紧主寒,为痰饮之常脉。
《伤寒论》经文云:“伤寒表不解,心下有水气,干呕,发热而咳,或渴,或利,或咳,或小便不利,少腹满或喘者,小青龙汤主之”。脉证相参甚相合。盖小青龙场解表散寒,温肺化饮,为散寒逐饮之常用方剂。方内既有麻黄之发汗平喘,又有五味子、白芍之收敛,一开一合致散而肺气不伤。《伤寒论》原为表实无汗而兼内饮者设,可常用于微见汗出者佳。方内有五味子、白芍之酸敛作用,若见无汗而喘者肺气闭塞。五味子不可轻投。徽汗出者肺气已开,酸一敬之品适宜。今患者头面韶汗出琳滴,故减轻麻黄用量,加重五味子用量,以防发散太过之弊。加杏仁、桂枝以加速泻肺利水而平喘。加大枣平和诸药保护胃气。可见肺癌之咳不外虚实两端,然而虚实二证并非青白分明,显而易辨,常错综复杂,临证当机回法活.方可收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