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黄附子细辛汤的应用体会

2021年10月30日00:20:16 发表评论

麻黄附子细辛汤治疗顽固性咽炎的体会
作者/王冬梅、高玉萍
编辑/张亚娟 ⊙ 校对/霜石
I摘要:咽喉痛楚,不论新旧,只要服清凉无效或加重,或用抗生素3天以上无效者,虽无明显虚寒证可辨,皆以麻黄附子细辛汤试探之,服后咽部不适稍有加重者,则改弦易辙,另寻他法;若效,即投麻黄附子细辛汤,数剂多痊。
麻黄附子细辛汤治疗顽固性咽炎的体会
慢性咽炎系咽部黏膜、黏膜下及淋巴组织的弥漫性炎症,多发且顽固难愈。属于中医“喉痹”“虚火喉痹”“帘珠喉痹”等范畴。多因板兰根、抗病毒、金银花、连花清瘟胶囊等苦寒清解,长期攻伐太过,伤遏阳气,或不慎摄养,下元亏虚,命门火衰,邪著咽喉而为顽固之疾。对于清凉法乏效的顽固性咽炎,可试服热药,若效,即投以麻黄附子细辛汤治疗。
麻黄附子细辛汤出自《伤寒论》,用之对证,颇显神效。使用指征如下:①风寒直中少阴,发热轻,恶寒甚,虽加厚衣被仍觉寒者;②素体阳虚,畏寒怕冷,四肢不温,小便清长,大便偏稀,怯寒,易感冒;③懒言少动,神疲欲寐;④咽部红肿不甚、黏膜苍白,咽干喜热饮,咽喉分泌物清稀量多;⑤舌淡胖嫩,多有齿痕,苔白或水滑;⑥脉沉,微细,或沉迟而弱。其中具④+其他任何一项即可用本方治之。
临床实践中,上述指征未必悉具,甚至除了咽中不适、久治不愈,别无参证,可以此方试服,不意覆杯即效,让人颇感欣喜。兹举2例同钩其玄。
病历资料
例1:患者,女,35岁,2005年12月10日,本地气候异常温燥,流感肆虐,晨起忽感咽痛干涩,全身略不适,即服银翘冲剂两袋(成分为银翘散原方),日3次,次日咽痛加重,吞咽时甚,咽部明显充血红肿,口微干,舌淡红,苔薄,脉平,加服阿莫西林;第3天仍不缓解,予银翘散汤剂2剂。第5天痛感更甚,毫无减轻,颇为痛苦,咽部充血红肿加重。思忖素体康健,甚重给养,无不良嗜好。此次唯咽痛,昼夜如斯,全身略感不适,此乃银翘散证,此方何以不效。考虑再三,难得其因。只好再加服咽炎片,含服西瓜霜等,3天后其痛更剧,令人愤而不解。有劝静滴大剂抗生素者,可清热疏风多日不效,再以大剂苦寒,更伤阳气,邪郁咽络,必当更为严重,缠绵不已。久思难决方药,何不逆向思维,以麻黄附子细辛汤。但细细辨之,竟无一证合拍。
忽忆余国俊氏治虚寒性咽炎时,若虚寒症状不甚,无法施药时,建议用少量温药试探之:若非虚寒者,服后咽部不适稍有加重,则改弦易辙不致贲事;若确系虚寒性咽炎,服后咽部必感舒适,而无任何不良反应。故用:麻黄6g,附子6g,细辛5g,水煎试服。约服50ml后,咽痛略减。信心倍增,当日服2剂,至夜痛大减,次日咽痛全失,再服数剂告瘳,深感经方功效之神速。此后,每遇咽喉疼痛,不论新旧,只要服清凉无效或加重,或用抗生素3天以上无效者,虽无明显虚寒证候,皆以麻黄附子细辛汤探之,服后咽部不适感稍有加重者,改弦易辙,另寻他法;若缓解者,多进3剂即告全功。
例2:患者,男,2006年4月15日初诊。5年前卒感外邪,咽喉肿痛,伴高热、咳嗽、咳吐黄稠痰。经住院治疗1周,咽喉肿痛诸症显著减轻。但尔后反复发作,略受外感,咽痛辄加重,伴咳嗽不爽,声音渐渐嘶哑。应用西药抗菌消炎、输液及六神丸、板兰根、穿心莲、咽炎片、知柏地黄丸等中成药无效,改服中药,多从火热论治,如翘荷汤、银翘马勃散、清咽利膈汤等100余剂,可咽痛不能根治,反发作愈频,月有多次。3个月前更医诊断为“火不归原”用知柏地黄汤加肉桂、牛膝,以引火归原,服20余剂,亦乏效。
又更医,认为“火毒深入血分”予犀角地黄汤等数剂,连服月余,咽痛如故。又输液1周,仍无效。患者束手无策,极为痛苦。刻诊:昼夜咽痒干痛,吞咽更甚,苦不堪言,略咳,声音嘶哑,口干,喜凉饮,纳差,便软,小便略黄。望诊:体丰,质实,身高180cm,体重90kg,面色无华,舌淡红,苔薄白,脉缓有力。查体:咽部重度充血,咽喉壁淋巴滤泡增生,双侧乳蛾上有两处黄白相兼之凹陷性脓点,如黄豆大。因笔得有咽痛自服温药的经验,便也不畏热药,予麻黄附子细辛汤原方1剂,嘱试服,并予地塞米松10mg以防不测。患者下咽约100ml后,咽痛顿减,日服2剂,次日痛失其半,3天后症状消失,再查咽喉部光滑如新,滤泡、脓点全部消失。
讨论
中医乃实践医学,玄泯幽微,深奥难懂,临证应知常达变,方法灵活,逆向思维法实乃妙招之一。咽喉痛楚,不论新旧,只要服清凉无效或加重,或用抗生素3天以上无效者,虽无明显虚寒证可辨,皆以麻黄附子细辛汤试探之,服后咽部不适稍有加重者,则改弦易辙,另寻他法;若效,即投麻黄附子细辛汤,数剂多痊。
麻黄附子细辛汤的应用举例6种(咳嗽、嗜睡、坐骨神经痛……)
I导读:“少阴之为病,脉微细,但欲寐也。”“少阴病,始得之,反发热,脉沉者,麻黄附子细辛汤主之。 ”本文整理了咳嗽、嗜睡、坐骨神经痛等6种麻黄附子细辛汤的应用,帮助我们理解少阴病并扩大麻黄附子细辛汤的应用。(编辑/王超)
麻黄附子细辛汤
主编/陈明、张印生
【方药】
麻黄二两(去节)细辛二两 附子一枚(炮,去皮,破八片)
【煎服】
上三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黄,减二升,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日三服(现代用法;水煎两次温服)。
【原文】
少阴病,始得之,反发热,脉沉者,麻黄附子细辛汤主之。(301)
【解说】
本方所主,系太、少两感证。为少阴阳虚,感受寒邪所致。以发热、恶寒、无汗、脉沉为特征。用麻黄解太阳寒邪,细辛温少阴寒邪,附子温经扶阳。三药相合,于扶阳之中促进解表,于解表之中不伤阳气。
【运用】
一、咳嗽
医案:男性,30余。患感冒咳嗽,迁延未愈。曾服西药和中药,咳嗽不能止。肺部透视无异常。经服药一月,咳嗽仍不好,来我处就医。
体温37.5℃,喉痒咳嗽,痰白而稀量少,神形憔悴,声微嘶,困倦嗜卧,舌淡有薄润白苔,脉沉弦而尺部独浮。
据脉证分析,当是风寒入于少阴。虽然不是“少阴病始得之”的证候,但它是少阴病的见证则无疑义。于是乎,用麻黄附子细辛汤方,给服二剂,微热退清,咳止声扬。原方出入,兼予调理,体力康复。(江苏中医1959,<2>;12)
按语:风寒侵入少阴,肺气上逆而咳嗽,此属太少两感证。《张氏医通》说暴哑声不出,咽痛异常,卒然而起,或欲咳不能咳,或无痰,或清痰上溢,脉多沉紧,或数疾无伦,此大寒犯肾也,麻黄附子细辛汤温之,并以蜜制附子噙之,慎不可轻用寒凉之剂。”
二、嗜睡
江克明医案:施某某,男,21岁,1978年3月18日初诊。神倦嗜睡十月余,头晕头胀,精神不振,常有消沉感。每日早晨昏睡不起,呼之不易醒,昨日睡到中午才醒,曾遗尿于床上。先后服用过养心、安神、开窍、活血等方药,效用不显。査血压110/80mmHg,脉象小缓,舌胖,苔薄。
从阳虚不振论治,拟麻黄附子细辛汤。处方:麻黄3克,附子3克,细辛2克,炙甘草3克,仙鹤草30克,5剂。
3月23日二诊:近几天早晨就醒,自觉头脑比以前清爽,中午精神振作。治已中的,原方续服4剂,显效。(上海中医药杂志1979,<6>:37)
按语:《灵枢寒热病篇》云:“阳气盛则瞋目;阴气盛则瞑目。”说明嗜睡多由阳气不振所致。邪传少阴经,阴寒过盛,阳常不足,故少阴病有“但欲寐”一症。本案舌脉之象,显露少阴阳虚,用麻辛附子汤以振阳醒神也。
三、寒痹(坐骨神经痛)
陈明光医案:游某某,男,53岁。专程来城治病,经某医院诊断为坐骨神经痛,经理疗、针灸、中西药治疗已三月余均未见好转,遂由某医生介绍来诊。患者素禀体弱,常居寒湿地带,腰髀连及腿足抽掣痠痛难忍,遇冷加重,入夜尤甚,不能步履,脉沉细涩,舌质淡、边缘呈瘀点,此乃一派阴寒之症候。拟温经散寒、化瘀通络之法,投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味治之。
生麻黄12克,黄附片10克,细辛9克,鸡血藤膏9克,红花4克,水煎服。
患者服药7剂,自觉疼痛减轻,能外出散步。余守上方加?虫6克,取其瘀寒并祛。连进5剂以资巩固。(江苏中医1982,<2>:37)
按语:腰属少阴肾府,髀属太阳膀胱。本案腰髀痛,遇冷加重,入夜尤甚,舌淡,脉沉细涩,系阳虚不能卫外,寒湿乘虚侵袭肾与膀胱,经脉闭阻不通而致。本方以麻黄开太阳之寒,附子、细辛以温少阴之阳。又虑“初痛在经,久痛在络”,故加红花、鸡血藤膏化瘀通络,?虫走窜直达病所,以搜邪气。
四、哮喘
傅国光医案:钟某某,女,46岁,1948年6月3日诊。患哮喘十年,每因寒冷或气候骤变而发病,此次因劳动后汗出着凉而起。诊见:恶寒,无汗,呼吸急促,喉中有哮鸣音,胸闷,咳痰清稀。舌苔白滑,脉象沉迟。辨为冷哮。由素体阳虚,气不化津,冷痰壅聚,内伏于肺,遇感而发,方用麻黄细辛附子汤:
麻黄10克,细辛6克,附子10克(先煎30分钟)二剂。每日一剂,水煎二次,分早晚二次温服。
6月5日复诊:药后哮喘见平,诸症亦退,后以金匮肾气丸加味调治而愈。(江苏中医1985,<10>:36)
按语:恶寒、无汗,太阳有寒也;苔白滑、脉沉迟,少阴阳虚也。寒邪外袭,肺肾虚寒,气冷津凝成饮,上干肺娇,而发哮喘。故用麻黄附子细辛汤解表温里,宣肺平喘。
五、水肿(慢性肾炎急性发作)
刘景祺医案:鞠某某,女,55岁,1982年2月16日初诊。患“慢性肾炎”已十余年,时轻时重,反复发作。十年前患感冒,咽喉痛,后全身浮肿,腰痛,当时诊断为“急性肾炎”。近来浮肿较剧,胸腹膨起憋胀,气短,手背、眼睑及小腿均有凹陷性浮肿,纳呆,全身无力,腰痛,怕冷以背部为甚,下午低烧37.5℃,尿常规化验:蛋白(+++),白细胞(+),红细胞(+)。舌淡,苔薄白,脉沉弦而尺部独浮。此太少两感之证,治用麻黄附子细辛汤。
处方:麻黄9克,炮附子3克,细辛3克。服3剂,全身浮肿及胸腹膨胀消退,气短大减。尿常规:蛋白(+),白细胞(一),红细胞(一)。又服6剂,尿常规化验正常,追访半年无复发。(《经方验》1987:115?116)
按语:本案既有恶寒发热等太阳表证,又见水肿、腰痛等少阴里证。故用麻黄解外以“开鬼门”;附子温肾阳以复膀胱气化而“洁净府”;细辛辛温,专走少阴,能行水气而润肾燥。三者合用,温散兼施,表里同治。
六、失音
王琦医案:李某某,男,56岁。夜班一旬,寒邪外袭,初见寒热咽痛,继则声嘶乃至失音,视其咽部微红不肿,舌质淡,苔薄白,脉象沉细,证属暴瘖。盖足少阴之脉其直者从肾上贯肝膈,入肺中,循喉咙,挟舌本,乃寒邪直犯少阴使然。用麻黄附子细辛汤温而散之。
麻黄9克(先煎去沫),制附片9克(先煎),细辛2克。服药2剂,咽痛已愈,声音亦扬。(《经方应用》1981:332)
按语:《灵枢忧恚无言》云:“人卒然无音者,寒气客于厌,则厌不能发,发不能下至,其开阖不至,故无音。”治宜温散之麻辛附子汤,正如《张氏医通》所说:“暴哑声不出,咽痛异常,卒然而起,……此大寒犯肾也,麻黄附子细辛汤温之。”
七、痘疹内陷
方舆輗医案:男孩,年甫五岁,病痘,初发,与葛根加大黄汤。自第三日放点,至第四日痘皆没,但欲寝,绝饮食,脉沉,热如除,宛然有少阴病状,因劝转他医,病家不听,强请治,于是潜心细诊,觉沉脉中神气犹存,乃作麻黄附子细辛汤服之。
翌日,痘再透发,脉复,气力稍振,起胀灌脓,皆顺利,结痂而愈。因思此儿本无热毒,不过寻常之痘,以多用葛根加大黄汤,发汗过多,大便微溏,致有此变化,此皆余初年未熟之咎也。(《经方应用》1981:333)
按语:患儿痘初发,因误用葛根加大黄汤误汗误下,虚其阳气,以致邪毒内陷少阴而见欲睡、脉沉之象,且痘旋隐没,所好沉脉中神气犹存,阳虚未甚可知,故改投麻黄附子细辛汤温经透邪,病获转机。仲景未言此方能治痘,然施于此等见证,其效如斯,所谓“有是证即用是药”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