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黄附子细辛汤、四逆汤、小柴胡汤临床应用经验

2021年10月30日00:20:05 发表评论 2 views

一.麻黄附子细辛汤
【组成】
麻黄6g 附子6g 细辛6g
【用法】
水煎服
【主治】
少阴病,始得之,反发热,脉沉者。
【方义体会】
《伤寒论少阴篇》云:“少阴病,始得之,反发热,脉沉者,麻黄细辛附子汤主之”。
少阴病,是里虚寒证,发热属表证。素日阳虚,又感受风寒,里阳不能协应,故有脉沉发热之症。仅从表治之,阳气随汗外泄,必至亡阳,若仅从里治之,恐使表邪郁内,故以麻黄附子细辛,温阳而解表。方中麻黄辛散解表,使表邪由汗而解;附子兴阳温经,既助麻黄辛温之力,又解里寒之乘;细辛辛温走窜,为少阴表药,内助附子以兴阳,外助麻黄以解表,三药合用,于温阳中促进解表,于解表中不伤阳气。临症者若不解其理,“发热”之症,投治于寒凉,误人不浅。此方此症,正是“阳症阴脉”之范例,若用之得当,党可救治危难。
【临床应用】
1、感冒重症例:杨某,男,40岁,于秋季五更下田劳动,上午十时余,阴雨大作,全身淋漓。返家后,寒战、发热,身痛腹胀,午饭未食。邀余诊之,见其发烧,静而不动,卧床轻吟,舌苔正常,其脉沉细,不迟不数。余踌躇数刻,确认为此症为少阴表证(或太少两感证),遂开具麻黄细辛附子汤一剂,并令其午夜前服药。家属照嘱而作,次日余自往复诊,患者宛若无病,余严令其勿过劳作,待三日后再炒操劳,否则劳复难医矣!2、小儿病毒性肺炎危症例:王**,女,2岁。患儿高热、咳喘,时而抽搐,已十余日,住某医院诊断为小儿病毒性肺炎,曾大量用抗生素,并输血输氧,体温一直在39。5~41℃,病情危重,邀余会诊。
诊见:患儿高热,面色苍白,面微肿,印堂色青,口唇发绀,神识朦胧,咳喘急促,呼吸困难,身无汗,腹胀大,四肢厥冷,二便失禁。舌质淡,苔少,脉沉细,指纹青紫。此为寒邪闭郁于表而发热,寒邪闭肺而咳喘,入里而伤于阳。治以兴阳解表,温经发汗。方用麻黄细辛附子汤治之。处方:麻黄3g,细辛1g,附子3g,一剂,水煎服。二诊,药后手足转温,头身微汗出,热势退却,体温降至37℃,喘促渐平。此阳气已复,表邪已解,但肺气未复,再服以生脉散加芦根、黄芪。玉竹一剂,继以党参、白术、茯苓、甘草、黄芪一剂,病愈出院。
小儿形气未充,脏腑娇嫩,感受外邪,传变较快,寒邪由表及里,最易损伤真阳,故以兴阳趋寒,放胆治之,取效于倾刻。
二.四逆汤
【组成】
附子9g 干姜9g 炙甘草6g
【用法】
用水久煎温服
【主治】
1.少阴病。症见四肢厥逆、恶寒踡卧、吐利腹痛、下利清谷、神衰欲寐、口不渴、脉沉微细。
2.太阳病误汗亡阳
【方义体会】
《素问厥论》:“阳气衰于下,则为寒厥”。病至寒邪深入少阴,肾之阳气衰微,阴阳不相顺接,故出现“肢厥”、“大汗”、“吐利”等阳气暴脱之证;“脉象微细”不仅肾阳衰微,心脾之阳也衰,此时非大剂辛热不足以回阳救逆。方以附子兴阳逐寒,通行表里;干姜温中驱寒,附子、干姜同用,其性峻烈,故以炙甘草益气温中,缓附、姜辛烈之性。诸药温中有补,暴散有制,是谓回阳救逆之代表方剂。
【临床应用】
1、急性肠胃炎急性肠胃炎,古谓霍乱,不论真假霍乱,吐泻脱水、阳气暴脱、四肢厥逆、脉沉微者,服之即可转危为安。
例:韩氏老妇,70余岁,因暑热于冷地趁凉,加之多食瓜果,突患吐泻,状似霍乱,胀痛难忍,继则呕而不吐,泻而无物,身体微热,四肢厥冷,诊其脉象沉微,呼吸微弱,知真寒假热,阳气将暴脱,即施以四逆汤一剂。服后一时许,干呕虚泻停止,少进热食而安睡,次日复诊,患者神情自如,令其饮食调养而愈。
2、冠心病、心肌梗塞例:江,男,56岁,患冠心病多年。某上午突然胸部憋闷、刺痛,头晕目眩、冷汗淋漓。
入院急诊,心电图示:急性冠状动脉供血不足,心肌缺血型改变。患者神疲欲寐,面容青紫,周身不温,四肢厥冷过膝肘,口唇及指端发青,冷汗渍渍,脉沉迟弱极,时隐时现,舌暗面见淤斑,余当即辩为心阳衰微之证,并急疏附子10g(生、制各半),干姜10g,炙甘草6g,葱白9根,令速煎取温灌之。会诊医师遵余意进行救治。药后三刻,视其眼神转活,面有表情,冷汗得止,询之已能言语,心痛减。此心阳复,故再予人参汤、瓜蒌薤白半夏汤兴阳行痹,二方交替轮服数剂,精神振作,胸痛基本消失,夜间已能安卧。饮食能进,六脉略和,小有结脉,继以灸甘草汤、枳实薤白桂枝汤二方各三剂,交替服用。一月以后,心电图已大有改善,遂出院。后遇小劳又心悸气短,脉沉细,舌质淡,又以兴阳行痹、活血化淤方药调治月余而告愈。
胸痛一症,其重症称之为“真心痛”。发病急,常可导致猝死。本患者系由于痹阻淤滞日久,导致心阳衰微,痹阻至极,阳气欲脱。治疗时若通心阳,理气血同用,则缓可济急。
清陈士铎云:“人有真心痛者,法不在救,然用药得宜,亦未尝不可生也…………。”余以为在生理上,阳气是化生的主要方面;在病理上,较之阴精,阳气更易受损,治疗上,阳易骤生而阴难速长。故救治危逆之证,余常立于兴阳之法。几十年间,颇感得心应手。
3、肾萎缩例:赵,女,28岁。患者婚后8年不孕,血压常持续190/120mmHg左右。石家庄、北京等医院先后诊断为“右肾动脉狭窄、右肾萎缩、右肾功能衰竭、肾性高血压”,右肾摘除乃唯一治法。患者经人介绍来大同求治。诊见颜面苍白,手足厥冷,不欲饮水,腰部酸困,下肢浮肿,头晕目眩,月经错后,量少色暗,舌淡苔白,脉象沉细。辩为:心肾阳衰,血脉养痹阻之证。先以四逆汤、当归四逆汤,兴阳通痹,令其二方各二剂,交替服用。药后,四肢渐温,精神很好。查血压150/90mmHg。患者夫妇见效大喜,遂来再诊,查见其证明显改善,双脉沉细,处以附子汤,白术附子汤,令服二轮。又诊:血压已经正常,患者已经能自行来诊。再拟兴阳温经,益气养荣方药调治,先后服药八十余剂,诸症消失。后经石家庄、北京等几所医院复查,均认为:右肾功能恢复正常,右肾萎缩恢复2/3,血压正常。二年后,信访得知该患者已经顺产一女婴,母女健康。
此证属中医“脏萎”、“虚劳”一类,临床往往以功能衰退,阳气不彰为主症,但也会出现所谓“逆”症。故治疗中,要精审全面,权衡标本,立足于调治功能。余大胆用四逆辈方药,兴阳温运治之,使其诸逆者为顺,足以说明,沉疴大症,也宜辨证,亦可取效矣。
4、慢性心功能不全例:王,女,40岁,患充血性心力衰竭,常有心慌、气短、胸闷、头晕。近年来由于劳累过度,致使诸症加甚。诊见:呼吸短促、面容苍白,紫绀,四肢厥冷,四肢浮肿,脉细弱。
诊为:心阳虚衰,肾阳不足。先进“四逆汤”二剂与治。三日后,诸症顿减。再拟附子汤、当归四逆汤各一剂,服后四肢渐温,呼吸渐平,又以八味地黄丸治疗半月,症状基本消失,患者已能工作。说明四逆汤有振奋心肌,促进循环之良好功用.5、虚寒久泻例:杜,男,36岁.泄泻四年之久,查无病因.每日2~3次稀便,伴有腹痛,多方求治,效果不佳.诊见四肢清冷、舌润唇淡,脉象沉细.治与四逆汤.令服三剂,服后自觉腹中舒适,泄泻减少,便仍稀薄,继与理中汤四剂。泄写渐止,大便成形,遂令其改服理中丸,隔日一丸,二周后告愈.6、大汗亡阳例:刘,男,53岁.患者素有结核病.春天劳累后复感风寒、发热,烦躁不安.诊前一晚服药后,汗出过多,湿透衣被,至全身发冷,四肢厥逆,面色萎白,气短,时而欲寐,时而郑声,脉微欲绝,此乃大汗亡阳之危兆.急拟小红参9克,附子9克,干姜6克,炙甘草8克。二付,水煎服.一剂后,精神稍复,二剂后,转危为安。后以生脉散,参苓白术散等方药与西药抗痨药调治半年,体渐康复。
7、少阴病例:杨x x.男,70岁,农民。就诊时,面色苍白,嗜卧,四肢逆冷,食水不进,舌淡白,脉沉微,此乃少阴阳虚证.疏以小红参6克,附子9克,炙甘草9克,干姜6克.二剂后,患者复诊述:服药后,小便大增,夜尿三次,手足转温.精神、饮食渐好,诊见脉迟弱而和,后与理中汤二剂,以善其后而恢复如常。
三.小柴胡汤
【组成】
柴胡10g 黄芩12g 党参9g 炙甘草6g 半夏9g 生姜9g 红枣4枚
【用法】
水煎服
【主治】
少阳病。症见口苦、咽干、目眩、往来寒热、胸胁苦满、默默不欲饮食、心烦喜呕、舌苔薄白、脉弦者。
妇人伤寒,热入血室,以及疟疾、黄疸等杂病见少阳症者
【方义体会】
此方原为和解少阳而设。治疗以寒热往来、口苦咽干、胸胁苦满、舌苔薄白,脉弦为主的各种杂证。少阳为诸阳之枢,若邪气犯之,徘徊于半表半里之间,外与阳争而为寒,内与阴争而为热,故往来寒热.少阳为病,经气不利,少阳相火郁而为热,所以口苦、咽干、目眩、胸胁苦满;邪热犯胃,胃失和降,故见心烦喜呕,默默不欲食;少阳经气郁而不舒,故脉弦。本方以柴胡清解少阳、疏畅气机,黄芩清泄邪热,安胃除烦;配伍党参,甘草、生姜、大枣,半夏,意在补中扶正,和胃降逆。诸药合之,共为疏解少阳之剂,和解少阳之总方。
【临床应用】
1、治疗疟疾初起,往来寒热有时有序者。
例:史,36岁,男性患者。已患疟一月余,每到下午,寒战一时,继而发烧,汗出,大渴、口苦咽干,呕而不吐,脉弦。与服小柴胡汤加草果g克,一剂而愈2、治疗肺结核。肺结核初期,肺门淋巴结肿大,有干咳、午后低烧、晨起恶寒肢冷,面颊潮红者.可与小柴胡汤加元参l5克,川贝母9克,牡蛎15克,夏枯草30克治疗,皆多有效。
3、治疗体质较弱、偶感风寒,出现咳嗽、痰稀、于呕,有微热者,服之多效。其证见脉弦紧、咳喘、痰稀薄者可加干姜、细辛、五味子各3克治之.4、治疗急性淋巴腺炎、腮腺炎、颌下腺炎。其证见局部热痛,全身低热者,与本方加金银花20克,川贝母9克,连翘10克,元参15克,大青叶12克,山甲珠5克,往往可愈。
5、胸膜炎胸膜炎属感染性疾患,若干性者,可于本方加金银花15克,连翘12克,枳壳6克,天花粉9克,牡蛎12克,元参15克,全瓜萎15克治疗;若湿性者,术方加金银花15克,蒲公英1 5克,茯苓12克,牡蛎15克,川贝母9克,葶苈子6克.防风10克,黄芩量加倍治疗.此类病例甚多,今举其之一。
例:杨,男,48岁。患干性胸膜炎,自觉胸痛,吸气时加重,稍有咳嗽,痰吐不利,经常感冒。已近三月不愈.经服雷米封多日,略有小效,但胸痈不减,遇劳则加重。诊其脉弦细小数,询之咽干口燥,胸痛胁胀。拟小柴胡汤加味,令服五剂。服后胸痛解除,脉象略和,后与参苓白术散健脾益气,逐渐痊愈。
又例:李,男,36岁。胸痛,胸闷,呼吸困难.经医院检查,诊为湿性胸膜炎,一度住院治疗,疗效不显.遂请中医治之,余与处方:柴胡12克,黄芩15克,党参9克,半夏9克,炙甘草6克,生姜9克,大枣4枚,牡蛎15克,全瓜蒌30克,葶苈子9克,茯苓12克,枳壳6克,金银花30克,蒲公英15克,川贝母6克,元胡6克.水煎服。令服六剂。服后胸闷大减,胸痛解除。又令服五剂,基本获愈出院。
6、扁桃体炎本症用加减小柴胡汤,临证不论成人、儿童患者均可用之,其救颇佳。方药:柴胡6~15克,黄芩6~9克。半夏6~9克,甘草6~9克,生石膏15~30克,牛蒡子6~12克,元参9~15克,当归6~9克,连翘3~9克,金银花1 2~30克,水煎服。
例:张,女,20岁。患扁桃体炎,咽喉肿痛,饮食难咽,视其咽峡两侧红肿欲封,颈部两侧发热,呼吸粗壮.头部闷痛,照上方服用二剂,症状减轻,继服三剂,红肿消失,后辅以挑刺疗法而痊愈。
7、中耳炎例:郭,男,37岁。患双侧中耳炎四年。局部肿痛,外耳道常流黄脓水,内服、外用许多消炎药物,症状时轻时重,后与小柴胡汤加金银花20克,蝉退6克,元参6克。防风9克,服数剂而渐愈.8、腺体肿瘤临床实验表明,肿瘤的发生是与机体免疫监视机能有密切关系。临证多年,余体会到;小柴胡汤具有增强人体免疫功能,尤其对于腺体病变,作用更好。基于此理.余常以小柴胡汤加味治疔腺体肿瘤,收效良好,此举一例。
例:余,女,37岁。数月前,颈前右侧发现一硬结,逐日增大,就诊时状如鸡卵,并有压痛。检查在颈前右侧有一单发局限性肿物,约4。53。5cm.边缘清楚,胶样硬度。触之柔滑,随吞咽上下活动。经同位素扫描为“甲状腺温结节”.碘131吸收率及基础代谢正常.最后确诊为“甲状腺腺瘤”.患者形体消瘦,面色无华,性情暴躁,易怒,脉沉弦略紧,舌红苔少。辨为肝气郁滞,气血凝聚,治先以小柴胡汤加自拟消瘤丸。
处方:柴胡15克,黄芩9克,半夏9克,党参12克,夏枯草30克,牡蛎15克,元参15克,川贝母9克,三棱3克,莪术3克,当归12克,海藻12克,昆布12克,生白芍12克,生姜g克,红枣4枚,水煎服。
服药十余剂,肿瘤缩小,再以此方加活血化淤方药.令其制成丸剂,长期服用,肿瘤日趋缩小,三月后全部消失.9、急性胆囊炎例:芦,女,58岁。右上腹部疼痛拒按,口苦.恶心,呕吐苦酸水、往来寒热、体温39℃,平时腹胀、背憋痛、便秘,脉弦数有力。B超诊为“胆结石,急性胆囊炎”。此类病证余常施以小柴胡汤加味,多有效验。
处方:柴胡12克,黄芩15克,半夏9克,党参9克,炙甘草6克,香附10克,郁金12克,片姜黄l0克,金银花30克.芒硝6克.生姜9克,红枣4枚.水煎服三剂。
服后诸证基本消失,唯心口疼痛、喜温喜按,再给与桂枝加芍药汤三剂,疼痛消失,食量渐增,后以自拟化石丹服用,数年来安然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