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方家刘方柏如使用麻黄附子细辛汤等经方治疗咽喉顽疾

2021年10月30日00:19:54 发表评论 5 views

刘方柏 【名师介绍】 刘方柏,主任中医师,四川省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广州中医药大学客座教授,燕山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研究所特聘教授和“博士中医班”导师。长期致力于疑难病和仲景学说研究,临床累计诊治病人已达50万。代表著作: 《刘方柏重急奇顽证治实》(人民军医出版社),发表学术论文80余篇,参编专著10余部。
如何利用经方治疗咽喉顽疾
这个慢性咽喉疼痛啊,在临床挺多的。
我们搞搞门诊都会见到很多,有些是经年累月治疗无效的。我个人认为造成经年累月无效的原因,很大程度是由于我们在开始辨寒热的时候就发生了问题,因为治咽喉疼痛在少阴病篇就有6个条文提到,这6个条文大部分都属于少阴热化证。
后来张景岳也认为循行于咽喉部位的少阴经、阳明经、厥阴经都会产生咽痛,但是厥阴风木之脏多热证,而阳明之火最盛,即使少阴咽痛也是“阴火充盈,至也,壮水也,敛阳”。
就是说无论哪一种情况它都是火啊,哪怕是少阴病它也需要滋阴的,敛阳啊!由于少阴病篇6个条文基本都是少阴热化证,张景岳又是比较权威的医学家,所以人们都以这些理论为依据,治疗咽喉疾病基本上都用阴柔之品,这是一大类。
另一类呢就是更为普遍的都是用轻清辛凉之剂,很多人都用银翘马勃汤、翘荷汤、玄麦甘桔汤等等。 这治法当然可以治疗一部分的患者,但是对于另一部分患者不仅无效,而且是有害的。
我考察很多慢性咽喉疼痛的病人,就是由于开始误服寒凉药或者阴柔剂,导致了血气凝滞啊,这部分人的咽痛实际上是寒邪所致。章虚谷虽然是一个学术主张比较偏颇的医家,这个问题章虚谷讲的还是很有道理的。
他说这个少阴之脉,“其支者,上循咽喉”,外邪入里,阳不得升,郁而化火,火上炎咽喉,乃用辛热开达之品,使邪外解,这散内火是推本之治也。若见咽喉痛而投寒凉之品,这反闭其邪,闭之更重。我是比较同意这个观点的啊。他讲这个咽喉疼痛是由于寒邪客于少阴经脉,哪怕是郁而生热,表现为热证,也不能够用清热的办法。
因为那会使寒湿邪气冰伏,仍然要用温热药宣达,因为本身源于寒邪嘛,所以我按寒邪治疗。
章虚谷这个理论提示了一个什么东西呢?那就是临床哪怕见着病人是热性发作的,他都是寒邪郁而化火,也当推本治疗。明确了这个道理之后,我一般用方的原则是什么呢?只要病人咽痛,张开咽喉,而不是那种鲜红灼热、红肿,哪怕是淡红的,当然不红的更不在话下了,这类病人都可以放心使用温热药,使用什么方呢?最恰当的方就是麻黄细辛附子汤,这个方子出在少阴病篇,它本身是少阴虚寒兼见太阳外感而设。
方中以麻黄解表散寒,附子温中助阳,细辛散少阴寒邪。所以钱天来非常赞赏这个方子,他说这是“温经散寒之神剂”。这个方称神剂完全不为过啊,用得好效果是挺好的。
我们那个市长,我走前他夫人来讲,说你的药真好啊,10多年都没有效的咽喉痛,吃了几付药就好了,药还没吃完就好了。
她就是一个咽喉痛,其他医生不敢用附子这些温药,我就用大剂量的麻黄附子细辛汤,剂量都比较大:麻黄15g,附子20g,细辛10g,就很快好了。
这要掌握火候,主要掌握的就是咽喉局部不是鲜红,脉只要不是数洪脉就可以用。
《素问阴阳别论》有一句话:“阴郁阳结谓之喉痹。”可见其根源就在一个“结”字上。这个解“结”的办法呢,那只有通和散啊。那么要“通”和“散”就要温药助之,而麻黄附子细辛汤再好不过的体现了这个特点啊。
在仲景的少阴篇,我们普遍认为这是针对寒邪而设的,只是在这个基础上引而申之的一种用法,是对仲景用法的一种延伸罢了,因为他的药更猛烈一些。
一个29岁的人,他这个咽喉部梗阻疼痛已经好几年了,他就没办法,摘除了扁桃体过后,照样痛。
有一天他发得很厉害,整个背冷,然后是发烧、口渴、小便不利,已经输了几天液都是没有效果。结果来找我看的时候,我见他咽喉并不那么红肿,完全符合“少阴病,始得之,反发热,脉沉者,麻黄细辛附子汤主之”。
他本身就是一个比较明显的症状,符合这个条文的,再加上他小便不利,渴而不利,五苓散主之,我就把两个方合用。这个病人吃了1付以后就跑来讲,说咽喉疼痛大大减轻,背冷已除,小便已经很好了。
可见这个经方只要用之得当,它疗效是很快的。很多人讲中医来得慢,我非常自信地告诉他们,一点也不慢。我治病从不推诿病人去找西医,从不推诿!哪怕是最严重的疼痛也是。
一个痛经的女孩,她被家人背到我这里来,她到了我这以后,痛得在床上打滚,我一问就是痛经嘛!
我开中药的同时,又开了生附片、细辛,我说你马上回去将这两味盐炒,炒好后装在袋子里熨腹部,马上回去搞。她家人马上一个去煎药,一个背着回去炒药,结果痛经一下就止住了,就这么快。后来这个病人到广东打工,结果又经常发病,又回来找我。农业局领导的一个家属,一个小女孩也是痛经,我又如法炮制,马上敷上去,很快就好了。
因为我50多年一直从事临床,直到现在我从来不推诿病人。
唯有这样你才能解决很多问题啊!
有一个持续40℃高烧的病人,8天了,不退烧,我说你今天就可以退烧,他不相信,输了8天液也不见效,中药也已经用过羚羊角等退热药,因为那是他们家里面储藏的,结果都没效。
持续高热,我就用一个防风通圣散,把剂量都加大,结果当天晚上就退烧。怎么能不退啊?我的那本书里就讲这个重急奇症,其中急症就是10篇,有头暴痛,疼得在地上滚的,有高烧7、8天的,有出血不止的,那都治好了。
我讲这个意思是说中医一定要坚定信心,绝不能够放弃自我阵地。我跟很多学生讲这个道理,你一个上将,如果没有打过恶战、硬战,仅仅是在军校纸上谈兵,那怎么能行呢?过去在疆场上,正在厮杀的时候,一个主将可以在几里之外判断战争的情况,敌我双方投入的情况,他能够凭厮杀声、呼喊声判断战争的走势,这是书上能得来的吗?肯定是要身经百战的!
我们医生也是这样,如果我们没有身经百 战,见到一个比较麻烦一点的病人,就不愿意思索,不愿意深入,怎么能有提高呢?郑板桥不是有诗吗:“四十年来画竹枝,日间挥写夜间思。冗繁削尽留清廋,画到生时是熟时。”他白天画画,晚上思考哪一片叶子没有安好,哪一个枝节没布置好啊。能发现自己没有画好的时候就是自己进步了啊。如果每天就应付那些很简单的病人。
那能提高吗?
到现在为止,我累积治疗的病人有50多万了,通常一个医生一辈子就看25万左右,我现在每年门诊人次也是1万以上,挂号的都是1万多,还不要讲到领导、熟人什么,我从不推诿病人,也从没发生过医疗纠纷,这就是把病人跟自己心对心啊。
如果真的是病人死了,家属来了同样感谢你,他说首先来跟您报信,病人死了,但是感谢您看病期间对他的关照,这就是医生真心付出所得到的回报,医生的医德在这里得到了体现。
还有一些咽喉疼痛不是单纯的寒或热,它表现得寒热错杂,这种病能不能用麻黄附子细辛汤呢?只要抓住刚才讲的那点,仍然可以用。有一个58岁的病人,咽喉痛1个多月,中西医治疗没有效果,来看的时候除了咽喉疼痛厉害,他还呃气,不断地呃气、胸闷、呃逆。我看他咽喉部并不红肿,他舌苔黄厚。
我辨这个病是一个寒邪客于少阴经络兼气郁,麻黄附子细辛汤加上焦宣痹汤。吴鞠通在《温病条辨》上焦篇46条有一个宣痹汤,中焦篇65条也有一个宣痹汤。
所以《温病条辨》有两个宣痹汤,上焦宣痹汤是治气郁的,枇杷叶、郁金、白通草、豆豉,它是宣气的,效果挺好的,你们不妨一用啊。
特别是那种气郁呃逆的,它与旋覆代赭石汤是完全不同的,这个是气分呃逆,气郁呃逆,它是偏温热的。这个病人正符合,于是我就用麻黄附子细辛汤加上焦宣痹汤,这个病人服完两剂,病症大减。然后再吃两剂咽喉疼痛和呃逆、胸闷全部消失。这个病例意在说明有一些咽痛病可能表现为热象,它也有一些热的见症,但是并不妨碍我们使用麻黄附子细辛汤,只要符合我前面讲的那个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