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敏性咳嗽、过敏性鼻炎的特效好方——【麻黄附子细辛汤】合黄元御的【桔梗玄参汤】

2021年10月30日00:19:48 发表评论

找到治疗儿子 小杰过敏性咳嗽、过敏性鼻炎的特效好方

儿子小杰,7岁半,体重26Kg,从出生就过敏性鼻炎常年复发。2016年2月19日刻诊:呛咳不断,早晚尤其厉害;流清涕;每天偶尔喷嚏;有白色粘痰块;舌质淡,几乎无舌苔;咽喉后壁滤泡丛生,咽喉、扁桃体肿大,颜色发白,表面粘膜轻微糜烂;睡着后出盗汗,平常爱出汗;舌下静脉偏黑紫;脉浮细;偶尔有遗尿,打湿内裤拳头大一块;睡眠质量差,早上六点至7点之间自然醒,不像其它小孩早上必须要叫才醒。

治疗史:5岁以前几乎每月都要去医院西医多以头孢、地塞米松、喜炎平、肺力咳剂等激素、抗生素治疗,极易复发,5岁以后找某中医师治疗,他除了中药外常配头孢治咽喉肿大,虽有疗效但极易复发。6岁后找刘方柏以小柴胡汤合苍耳子散治疗月余,疗效保持了3个月左右,以前每月必发1到2次,有时甚至迁延几个月,呛咳厉害时就不得不治疗了。后来曾经找中医院儿科专家以西药辅舒良、录雷他定等药内服外喷一月,只能缓解,无法治愈。

过敏性鼻炎诱发过敏性支气管炎咳嗽,西医治疗效果差强人意。曾经看到过罗大伦博士对此病的看法,他认为黄元御的【桔梗玄参汤】对流清涕的过敏性鼻炎有很好疗效,而打喷嚏的过敏性鼻炎需要以【麻黄附子细辛汤】治疗。我参考网上有人将两方合用治疗此病,疗效显著,结合两方的药物组成以及治疗功效应该属于方证合拍。以【麻黄附子细辛汤】合黄元御的【桔梗玄参汤】加味,拟方如下:

1、麻黄10g
2、炮附片18g
3、北细辛10g
4、干姜5g
5、生半夏12g(捣碎,开水烫洗七次后入煎)(若用法半夏15g)
6、生姜12g
(上六味药冷水泡45至60分钟,待附片泡软后先煎40分钟再入其它药)
7、桔梗12g
8、玄参12g
9、杏仁12g(捣碎)
10、陈皮12g
11、茯苓12g
12、生甘草8g
13、蝉蜕12g
14、木蝴蝶10g
15、党参20g
16、苍耳子10g
17、丹参10g(,因为儿子以前不喜欢当归浓烈的味道故选用丹参,后来反思应该用当归10g、川芎6g更对症。)
后药11味,先冷水泡40分钟,倒入先煎好的六味药一起武火烧开后用文火熬20至25分钟,连熬3次,每次取药液100至120ml,兑在一起搅匀,分2天喝完,每天分早中晚喝各1次,每次50至60ml。
喝药1剂后,咳嗽已无,清鼻涕已停,喷嚏几天偶尔会有一次。

2016年3月16日,过敏性咳嗽又发,流清涕,舌质淡,舌苔白。仍以前方化裁:
1、麻黄10g
2、炮附片10g
3、北细辛10g
4、干姜5g
5、生半夏12g(捣碎,开水烫洗七次后入煎)(若用法半夏15g)
6、生姜12g
(上六味药冷水泡45至60分钟,待附片泡软后先煎40分钟再入其它药)
7、桔梗12g
8、玄参12g
9、杏仁12g(捣碎)
10、陈皮12g
11、茯苓15g
12、生甘草10g
13、蝉蜕12g
14、木蝴蝶10g
15、乌梢蛇20g
16、黄芪30g
17、当归12g
18、仙鹤草30g

煎服法同前。
因考虑有遗尿,另学习何绍奇经验用锻露蜂房100g,研粉,每次4g兑入药汁同服。
疗效:当天小孩放学后下午四点,晚上8点各服药一次,次日早上小孩已经没有咳嗽,1剂2天服完后诸症俱消。后每天服2次锻露蜂房粉4g,服后拉黑色便,服完100g后,停药大便颜色正常。至2016年4月29日无遗尿。

2016年4月23日小孩咳嗽、流清涕、喷嚏又发,服3月16日方(没用锻露蜂房粉),2剂4天后诸症俱消。通过几次验证表明,此两方合用起效迅速,虽然不能治愈,但比其它方剂起效快,一旦复发,投一两剂效如桴鼓。

雪狼爱国医整理于2016年4月29日

  处:桔梗12元参12 杏仁12 橘皮12 半夏12 茯苓12生甘草8 生姜12,麻黄6附子6细辛6。

  家中,桔梗、橘皮、 生旱半夏、茯苓、生 甘草、 生姜、麻黄、附子、细辛6,备。独药店自购:元参、 杏仁各36.

  此方实为麻黄附子细辛汤合黄元御之元参桔梗汤。关于元参桔梗汤治疗所谓鼻炎鼻塞,屡用屡效。后来发现有喷嚏症状,合麻黄附子细辛汤甚佳!

  所谓鼻炎患者甚多,时医多以辛夷、白芷辛散,无效者甚多。黄元御之圆圈,有没有道理不知道,但是这个方子甚好,望有心之人记之用之广之!

丽丽,同事妻,邻居也。为其治病,屡治屡效,医者缘也。四月份,曾以黄芪桂枝五物汤合小柴胡汤治疗左侧麻木。进入8月以来,又开始鼻塞、淸涕、喷嚏、眼痒。别无显证。

  套用罗大伦老师推荐之黄元御之元参桔梗汤合麻附辛汤加为。

  处方:元参、桔梗、杏仁、陈皮、茯苓、辛夷、旱半夏、炙甘草、附子、桂枝各二十克,生姜、干姜、细辛、麻黄、五味子各十克。三剂。

  一剂大减,三剂而愈。

  近来用元参桔梗汤为主方治疗所谓过敏性鼻炎,屡用屡效。主要表现为:鼻塞、淸涕。如有喷嚏,似力道不够。所以我一般合麻附辛汤。其实,如果只用麻附辛汤治疗喷嚏,效果本身极好。

  这个方子看起来有点杂,主要有以下几个方子:元参桔梗汤、麻附辛汤、苓甘五味姜辛汤、姜桂汤。

  合苓甘五味姜辛汤考虑其人眼痒,似水气上泛,取小青龙汤之意。

  姜桂汤出自火神鼻祖郑钦安之姜桂汤,病后喷嚏不休,上焦元阳不足耳。

  本方加了时方喜欢用的辛夷,估计有之也可,去之也可。

  进入8月以来,我治疗多例过敏性鼻炎,均显效。总的感觉,过敏性鼻炎,与黄元御说的肺气不降有关,与郑钦安所说的元阳不足有关。但是后来治过的一例患者,改变了我的看法,从那里我学到了干祖望老前辈的一张方子。
古朴经方医案之四十(20130809)====

  元参桔梗汤合麻附辛汤治疗过敏性鼻炎

  同事,小苏。过敏性鼻炎,多年。每至八月,过敏性鼻炎发作。鼻塞淸涕,喷嚏不休,眼痒流泪, 状若老人,屡医无效。与其下乡途中,谈及此事,曰:不难治!遂于路上开方,发至认识中医处,开始煎药。到达后即取药,晚服。

  一诊(0809):桔梗、元参、杏仁、陈皮、茯苓、桂枝、旱半夏、生甘草、生姜、附子各二十克,麻黄、细辛各十克。方发至中医处,来电告:附子反半夏!言:无事,已多次配伍。服药当晚,鼻塞大减。三剂尽,症状趋无,偶喷嚏。次方之意,桔梗元参汤合麻附辛汤合姜桂汤,降肺气去浊饮,补上焦阳气。

  二诊(0812):思之大证已去,鼻塞好转,独用小剂四逆汤三剂。

  三诊(0815):二诊三剂,原证又起,思之不解,抑或天气变化之因。一诊方加辛夷略调整。桔梗、元参、杏仁、陈皮、旱半夏、茯苓、生甘草各二十克,麻黄、细辛各五克,附子、干姜、生姜、辛夷各十克。五剂,日三服。取元参桔梗汤、麻附辛汤、四逆汤合方之意。

  四诊(0820):三诊五剂,日见好转,五剂尽,原证去,又添哮喘,喉中水鸡声,夜间重。三诊方热乎?天气变化外感乎?取方证对应,处射干麻黄汤:射干、细辛、紫苑、款冬花各九克,麻黄、生姜、旱半夏各十二克,五味子五克,大枣二个。二剂、日三服。一剂大减,二剂痊愈。

  后无反复。

  注:一诊方一次十二剂,单位同事与小苏四人同服,其余三人,三剂或二剂愈。

我也曾经因为经常受寒而流清鼻涕,而经常被人说有严重的鼻炎。不过机缘巧合看到了罗博士的书中(《神医是这样看病》和《阴阳一调百病消》)得到桔梗元参汤的药方,此内容转载自(《神医是这样看病》P82、83),服用三服就治好了我的鼻炎,效果非常神奇。真的要感谢罗博士,在此转载。希望能帮到更多有缘和有需要的人。

罗大伦:治鼻炎的特效方
鼻炎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原来,鼻炎也是这样,起初大部分都是寒邪导致的,如果时间长了,会入里化热,有的时候是寒邪在体内停留很久,也不化热,一般这种邪气与人体共存的情况,往往都是人体正气不足,不能驱邪外出,结果就跟大金国和南宋似的,两边共存上了。
等到了秋天的时候,天气凉了,坏了,本来正气和外邪还能平衡,此时开始有些倾斜了,人体的正气往往抵御不了外寒了,于是开始犯病,鼻涕横流,喷嚏不断。
治疗鼻炎中鼻涕清的方子
邢斌的方子是:桔梗九克、元参九克、杏仁九克、橘皮九克、法半夏九克、茯苓九克、甘草六克、生姜九克。
如果鼻涕黄的,他创立的方子叫五味石膏汤:五味子三克、生石膏九克、杏仁九克、法半夏九克、元参九克、茯苓九克、桔梗九克、生姜九克。里面加了点清热的。
很多读过我的书的人,照着这两个方子自己服药,多年治疗无效的鼻炎,立刻就减轻大半,甚至痊愈。
治疗流鼻涕多的鼻炎方子,不知饮法如何?一日几次?一服药煎几次?
罗大伦答:
黄元御的这个方子,水泡半个小时,熬药时水开15分钟即可,一日喝两次三次都可以,一服药煎两次就可以了。
这个方子有的人效果比较明显,有的人也反映没有什么改变,没有改变的人似乎都是重一些的患者,可以再外用芙蓉叶。
我的建议是不要多喝,两三服药即可,是否见效你自己就有体会了。
如果没有改变,就不要喝了。
秋天来了,虽然还没有很冷,但是毕竟有点凉了,于是,很多人开始老毛病犯了,比如说,鼻炎。
要说这个鼻炎是很讨厌的,小孩子有鼻炎的,整天脑袋昏沉沉的,上课听讲都受影响了,真不知道有多少孩子的成绩不好是因为鼻炎导致的。
然后是让人讨厌,总是到处的擤鼻涕,声音巨大,旁边如果遇到正在吃饭的人,闻声立呕。
也特费纸,刚刚买的卫生纸,二十多元十卷的,转眼就没了,家人直纳闷,怎么立秋后卫生纸用得这么快?
有的人还打喷嚏,早晨起来,先来它二三十个喷嚏,搞得邻居本来不想起床的,都从梦中惊醒,以为打雷下雨了。
所以,很是苦恼。到医院治疗吧,偏偏这个病中西医都不擅长治疗,办法都不是很多。我见到过鼻炎治疗很久的,结果是花了很多钱,效果不大。
那么,我们的鼻炎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原来,鼻炎也是这样,起初大部分都是寒邪导致的,如果时间长了,会入里化热,有的时候是寒邪在体内停留很久,也不化热,一般这种邪气与人体共存的情况,往往都是人体正气不足,不能驱邪外出,结果就跟大金国和南宋似的,两边共存上了。
等到了秋天的时候,天气凉了,坏了,本来正气和外邪还能平衡,此时开始有些倾斜了,人体的正气往往抵御不了外寒了,于是开始犯病,鼻涕横流,喷嚏不断。
举个例子来说明吧。
前几天,有位老朋友来找我,本来他打了几次电话,说要来让我看看,但是都因为我日程紧张,没有约好,后来他着急了,那天周末打完电话直接就开车来到了我家。
这位朋友是学医的,搞影像学检查的,现在自己经营着一家很大的公司,是一位商界成功人士。
等到了我家,我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着急,因为他的鼻子声音很重。
他自己说,他每年秋天就开始犯病,鼻炎,很严重,喷嚏,鼻涕都不断,眼睛鼻子过敏,去协和查了过敏原,胳膊上划得一条条的,查出了很多东西过敏。
西医的理论是,你对什么过敏,就避免遇到这个东西,这就好了,比如花生过敏,就不要碰它。
对此,有一次王琦教授对我说,他说有的女性对精子过敏,造成不孕,难道要把丈夫扔掉吗?(他曾经和一位美国教授开过这个玩笑)。
中医的理论是,你可能会对很多东西过敏,但是我认为这是你失调了,和这些东西无关,如果我给你调整过来,你就对他们不过敏了。就不用躲着这些东西了。
这是两种思维模式,其实我觉得现代医学应该学习中医的思路,各位可以自己想想这个问题,是不是这样的。
诊断完毕,这位朋友就问我,该怎么治疗呢?
我就说,我不用开方子了,我送给你一本我写的书吧。
于是,我就把我写的《神医这样看病》送了他一本,然后,在写着黄元御的桔梗元参汤那里夹了一张书签,告诉他,就是这个方子,回去买五副。
黄元御是清代的高人,乾隆皇帝的御医,曾经随着乾隆下江南。他的思路是,你这个病一定是身体里面气机升降失调了,体内的圆圈不转了(这个圆圈我写过,就不多讲了。

罗大伦:黄元御的圆圈理论
他的这个 桔梗元参汤的方子是:桔梗九克、元参九克、杏仁九克、橘皮九克、法半夏九克、茯苓九克、甘草六克、生姜九克。
这个方子,专门治疗鼻炎中鼻涕清的。可以升降气机,去除寒邪。
如果鼻涕黄的,他创立的方子叫五味石膏汤:五味子三克、生石膏九克、杏仁九克、法半夏九克、元参九克、茯苓九克、桔梗九克、生姜九克。里面加了点清热的。
很多读过我的书的人,照着这两个方子自己服药,多年治疗无效的鼻炎,立刻就减轻大半,甚至痊愈。
这说明,古人经过了很多临床总结,早就为我们积累了好多方法,现在我们的中医很少看古书了,所以反而到把很多我们擅长治疗的病,搞得不会治疗了。
那么,我的这个朋友后来如何了呢?
前两天,给我来了电话,说吃了四副药以后,喷嚏消失了,鼻涕不见了,过敏的情况没有了。问我怎么办?
我说,再买几副,巩固一下。
刚才,在写博客之前,我特别给他打了一个电话,问他服药以后的感觉(一共服用七副了),他说基本就没有问题了,喷嚏鼻涕、鼻子的声音都正常了,只是眼睛还有一点分泌物多,我说这是肝经的事儿,我再琢磨一下换个方子调肝经吧。
也就是说,这个鼻炎的问题就算解决了,也不用再躲避什么过敏物体了。
我之所以敢把这个方子公布,是因为方子里面的药物,出了半夏,剩下的都是食物,很安全,有鼻炎的人可以自己去尝试一下,注意孕妇不要服用就是了(我不建议孕妇随便服药)。一般服用三副就该见效,如果没有任何效果,就停止不要服用了,那是没有对证。如果见效了,服用六副就该差不多了。
因为这几天有多位网友在问我鼻炎的问题,所以写了这篇博文,一并回答了。

延伸阅读:
请教楼主(罗大伦),我女儿今年11岁,自小就有鼻炎,夏天症状不明显,一到冬天就鼻子塞住或者不停流清涕,是否可以用你前面提到的那个鼻炎方子?
罗大伦答:
朋友你好,可以用黄元御的方子,这个方子叫桔梗元参汤,组成是:桔梗9克、元参9克、杏仁9克、橘皮9克、法半夏9克、茯苓9克、甘草6克、生姜9克。
这个方子黄元御自己说是治疗“肺气郁升,鼻塞涕多者”,一般的鼻炎如果是鼻涕多的,只要鼻涕不黄,效果还是不错的,我经常给人开这个方子,大家服用后,效果还都可以。
有位叫加减五味子的网友,她的鼻炎很久都不好,后来自己看书看到这个方子,就在家人的注视下毅然服用,结果没几服药,鼻炎就好了,其实这个方子不用那么担心的,因为方子里面的药物都很平稳,是个非常平和的方子,平和得近乎食疗,试着服用几服是没有问题的。
只是小孩子的用量减一半就可以了。
另外,对鼻炎也可以使用外用药,去药店买几十克芙蓉叶,让他们给研成粉末,自己用榨汁机磨也可,然后上到鼻子里,我以前是把这个粉末放到口罩的夹层中,让患者戴,这样疗效也不错。
我们通常所说的鼻炎,大多都是鼻腔处于一个气机壅滞的状态。
根据我们中医的理论,肺气本来是应该下降的,这样人体上部的气机才不至于壅滞,可是现在肺气为什么不降呢?原来,除了肺经自己的问题,还有胃在里面捣乱,胃气本来也是应该下降的,“胃气以降为顺”,我们每天吃的东西,都要下去,胃气降了,胆气和肺气也都降了,所以黄元御调理这个鼻炎是从中焦下手的。
你看方子里,法半夏就是一味药性下降的药物,法半夏、茯苓、甘草是黄元御的三驾马车,旋转中焦的,然后再加上一些调理肺经的药物,这样气机就流动开了,也不至于壅滞在上面了,所以鼻炎也就有了解除的机会。
罗兄,上面提到的治疗流鼻涕多的鼻炎方子,不知饮法如何?一日几次?一服药煎几次?
罗大伦答:
黄元御的这个方子,水泡半个小时,熬药时水开15分钟即可,一日喝两次三次都可以,一服药煎两次就可以了。
这个方子有的人效果比较明显,有的人也反映没有什么改变,没有改变的人似乎都是重一些的患者,可以再外用芙蓉叶。
我的建议是不要多喝,两三服药即可,是否见效你自己就有体会了。
如果没有改变,就不要喝了。
好在黄元御的这个方子特别的平和,近乎食疗,所以我才把它贴出来。

蜂房有强阳起痿、开痹止痛之功,常用来治疗阳痿、痹证、鼻炎、龋齿痛、肿瘤、远年咳嗽。吾师朱良春先生经验,用于顽固难愈的尿床尤具特效。其方法是将蜂房(中药店有售)100g,剪碎,放铁锅中慢慢加热,直至松脆时趁热碾成细末,每日早晚各服4g(可混入白糖开水中冲服)。

  成人尿床是很痛苦的事,记得三十多年前,我在甘肃碧口工作时,有一同事,从小患此病,偏偏此君又天生奇懒,尿了床,不洗不晒,以至室内尿气冲天,人皆掩鼻。他自己也是做医生的,用过肾气丸、缩泉丸之类,毫无用处,因此对于治疗失去了信心。

  我过去治疗此病,也颇下过一番功夫,有效者少,不效者多,或暂时有效,停药又犯。后来在补益脾肾方中加甘草、麻黄、龙骨、效果好一些,但也不理想。后来读我们四川中医耆宿李斯炽先生的一本书,发现李老有一单方:公鸡肠一具,洗净,加调料炖汤吃,试用以后,有一定疗效,但因为加工麻烦,又要天天吃,除非开饭馆的,否则哪有那么多鸡肠?加之北方人本来就不喜吃肠杂,所以观察到的病例很少。

  1998年春,我与朱老在厦门海外中医培训中心讲学、门诊,当谈及此病时,朱老说不妨用用蜂房散。一年前,有一高中女生宗某来诊,患尿床二年多,花了很多钱都没治好,心情之压抑自不待言,且因此而无法住校,学习成绩下降。我即用蜂房散,服药当天即无尿床,观察至今,其间仅有两次尿床,基本治愈,患者及其父母均大喜过望。

  尿床多见于小儿,但成人亦有尿床者,治之亦更为棘手。我从前治疗尿床,多用缩泉丸,肾气丸,水陆二仙丹之类,有效者,有不效者,或暂愈不久而又复发。后来用单方公鸡肠一具,洗净,炖烂吃,鸡内金一个研冲服,有些效果,但患者很难坚持服用下去,因为北方人不喜欢吃肠杂,嫌脏,洗起来也麻烦。后来我采用了朱老的“蜂房散“,即蜂房100克,放瓦片上,焙半焦,研粉,一日两次,白天一次,临睡前一次,每次4克,开水冲服。有一中学生,几乎夜夜尿床,以至不能住校,学习大受影响,四处求医,用了几千元都没有好,我让她服“蜂房散”后,当天见效,随访大半年中仅一,二次尿床。蜂房有韧性,不烘烤便研不碎,应予注意。近来我在蜂房散的基础上,加进麻黄30,鸡内金30,甘草30,研粉,每次5克,一日二次,观察一些病人,疗效不错。

  评注:

  尿床(遗尿)是临床较常见病种之一,但是临床苦无良法,治方虽多,能取得较好效果的却又少见。此法控制肾阳虚,素禀不足的患儿尿床效果好。但是尿床绝非仅仅肾阳虚一型。实际在《中医症状鉴别诊断学》第二版指出:虚证为多,分肾阳不足,肾阴不足,脾虚气陷,肺气虚寒。实证有肝失疏泄所致尿床等,但不多见。而现代医学论述其病因的说法有些含糊其辞,比较多的说到脊柱裂所致尿床,除手术外并没有说到其他治疗方法。蜂房就是我们所说的大黄蜂的蜂窝,一般药房均有销售。

  《景岳全书》讲蜂房:味微甘微咸,有毒。疗蜂毒肿毒。合乱发、蛇蜕烧灰,以酒服二方寸匕,治恶疽、附骨疽、疔肿诸毒,亦治赤白痢,遗尿失禁,阴痿。煎水可洗狐尿疮、乳痈、蜂螫恶疮,及热病后毒气冲目。漱齿牙,止风虫牙痛。炙研,和猪脂,涂瘰疬成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