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T叔叔谈麻黄附子细辛的药量比例

2021年10月30日00:19:35 发表评论 5 views

根据JT的文章,我用的麻附细比例: 生麻黄10g 炮附子15g 细辛10g , 是《伤寒论》原方的三分之一的量。
关于麻黄附子细辛汤,有一点大家要记得:
张仲景写的是麻黄二、细辛二、附子一枚,附子一枚大概有汉代的三到四两重。所以,我认为麻附辛比较好用的用量,是附子放得比麻黄、细辛多。而我们一般外面买的麻黄附子细辛汤,多半是「麻黄二、细辛二、附子一」那种比例,那种麻附辛有没有用呢?常常也是有用的。可是当它没有效的时候,你就会发现:附子加量之后,就变得有效了。
所以,麻附辛,到底来讲,我觉得「附子出头」比较有用,你就当作这个年头附子质量已经下降了,麻黄跟细辛都是有些伤元气的药,质量都不会下降。所以附子放多,我觉得比较能够确保它的疗效。不然得少阴病,吃了药,这个人反而虚掉,就没有意思了。

温病乎?少阴乎?
──月前北部伤寒所见所感──
最近,二○○五年春,北部(我住这儿,别处我不知)不少人得的感冒是,一开始病,就喉咙痛得很厉害……
去年冬至,暖得异乎寻常,中国人说「冬不藏精,春必温病」,元气该收敛的时候没有好好固藏温养它,到了来年春天,「病毒」为「细菌」护航,一发起来,不单是感冒(病毒),同时全身或局部会有「发炎」的细菌感染现象出现。
这种「温病」,本来是古有明训,而又合乎时下现状的。

可是,实际在周遭见到的,却往往是令人不忍的中医做法:
有不少人春天发的是「伤寒」的「少阴病」,却被绝大部分的市面中医当作「温病」而医坏,差点死在阴沟里。

温病,因为同时有细菌感染,有「发炎」的状况,是实火,所以脉是非常急劲,且时而带「滑」的调子,有点像是白虎汤证的那种脉而稍微圆滚滚一点,一个平频率颇虚的人,一得温病,脉也好像吃足了十年份补药一样劲猛有力。
而少阴病,病毒直中肾经,脉是非常沈而且细弱的,自己一把,就能发现:得少阴病时,脉比平时细、沈、微非常多,而且一定会很想躺,见了床就想仆上去,不想起来做事(不只是身体上的懒,心情上也懒)。

这本来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病,照理说,是决不会搞错的,我写前面那些的时候自己也觉得废话啰嗦──不是学过一点点中医谁也晓得的事吗?
可是,台北的许许多多医生,见到少阴病,也当作是温病。温病要「发表清热解毒凉血」,少阴要「温经散寒」,治法等同天渊!结果,弄错,苦了病家,又坏了中医的名声。

话先讲清楚:我并不是说台湾无温病,温病当然是有的。一得了,轻症银翘散(先喉微痛或破嘴巴者)或葛根汤(先伤津液后又感冒,一感冒就人发燥热,可说是温病伤寒,也可说是热伤风,常发于海边大晒一天玩回来后或坐飞机被空调抽干后)科中吃一吃就了事;重的话,如果要退高烧,白虎汤也可用(桂林古本有温病治法,我尚未一一试用到上手,只得退而求其次,待高贤指点);要偷懒,来个「专病专方」,银翘散或十味败毒散外挂中剂生地或重剂石膏也可,看是热在气分还是血分(这个蛮容易,气分较热右手脉强,血分热左手脉强,新手也能分辨),热在气分的话,生石膏一开要到四两(前述白虎汤亦然),捣碎一点煮,高烧才退得掉。如果是血分脉急而滑,生地、丹皮也可以下,大约三五钱开始试,分几次喝(因为生地之类的凉血药后作用蛮大的,弄不好凉坏了人,男人可能变鼻子过敏,女人下个月就延经了;反而是生石膏多用无妨,时下不少医师畏石膏而滥用生地,似乎是搞反了?),可以用科中,也会热退病愈。除此之外,科中普济消毒饮也可以用,效果不算太差,慢些,也稳些。

(※注1.生石膏用法,可见于张氏锡纯《医学衷中参西录》各处。其书之于温病,亦提及羚羊角之使用;而羚羊角之效,《名医心得丛集》谭氏述渠论之甚详可参。注2.白虎汤若因渴要加人参成白虎加人参汤,JT在此建议用党参,莫用人参。用了人参,烧会很难退。人参这味药不是那么好用的,我所见过很会用人参的高手,是指定一个产地固定品种的人参,一直试吃,吃到了然于胸,于是就只用那一种。不然效果随品种而千奇百怪,令人措手不及,恽铁樵先生等人之著作中就曾提及虚劳少女服老山参,一服即瞎的事实。再者,张仲景所说的人参,有可能药性较近似于今日之党参。而实际验之临床,如理中汤,则用党参效果远胜人参,用人参的吃了会有滞闷感,效力慢;用党参则见效甚速而服者感受甚畅。个中诸多不明之处,尚乞高贤有以教我。)

可是,离谱的是,一见到喉痛,就判定为温病,什么普济消毒饮外挂龙胆泻肝汤再加板蓝根、连翘打去,这种做法就太不可取了。

不要忘记,少阴肾经接到人的扁桃腺,少阴受邪,元气上不来,扁桃腺失去生命能量的保护,没了抵抗力,细菌爱怎么长就怎么长,于是也会烂、会喉痛如刀割。这古时候叫作「喉痹」,我则戏称之为「少阴病.死喉咙」。西医可能都当作是发炎吧,但,同样是喉咙痛,来路却是大不相同的。

一感冒就喉咙痛时,第一件事就是自己把自己的脉,分辨出是温病(洪滑)还是少阴(沈细),然后才好出手。

如果是少阴,立刻,麻黄附子细辛汤(科中每次1.5克,一天四五次)或桂林古本的附辛芩连汤(用单味药配的话,黄连可稍较原书减量;或是用成方麻黄附子细辛汤2克搭葛根芩连汤1克,一天三次)立刻吃,也会很快好转,同时少阴病的特征「很想躺」或是连带的发烧症状也会缓解──少阴病,始得之,反发热,脉沈者,麻黄附子细辛汤主之。
如果这一关慢了半拍,没守好,那也不要紧,照《伤寒论》看:如果是身体沉重、痛,或是原来不抖腿的人现在会抖腿了(可算作「身瞤动」乎?),或兼有拉肚子等兼证,用真武汤科中五克再挂两三克附子(科达的附子不错,比顺天、明通的有力很多,带些生附的药性,吃三克会全身麻),多吃几次,吃到舌根发麻,接着手脚也觉得又麻痹又重,等大约一两个小时,这阵麻的感觉退掉时,烧也会退,病也好了一大半。(※注3.科中的真武汤成方与古方相比,附子太轻而白朮太重,古方的附子一大约折为三两,现在当作一两来制药是略有偏差的。朮多附少的真武汤会很容易吃上火,补足附子的量、再加附子带白朮的药性之后会好很多。最近有一家「顺然」制药的真武汤,白朮的比例对了,只需补一点附子就好,还不错。)
又或者手脚一动会扯痛,脉又沈细得快把不到,当归四逆汤吃吃也会好,总之《伤寒论》中有成例可循,照书生病、照书吃药即可。

但是,真是少阴病,若当温病医,就会医坏,不会好。偏偏眼下中医,医到病人送西医急诊打点滴的,很多。

JT叔叔论麻黄附子细辛汤
【桂11-21/宋】少阴病始得之,反发热,脉沉者,麻黄附子细辛汤主之。
【麻黄附子细辛汤方】麻黄二两 附子一枚,炮去皮,破八片 细辛二两
右三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黄,减二升,去上沫,纳诸药,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日三服。
文写说:「少阴病始得之」,刚刚开始进入少阴病的时候,「反发热」,这个人反而发起烧来了。
一个人刚得少阴病,理论上是烧不太起来的──当然也有例外,因为真武汤、四逆汤也是标准的少阴病,但是它是烧得起来的──所以我这个说法是有点瑕疵的。
简单来说呀,张仲景这个辨证点,在临床上并不好用。
那么它说「脉沉者」,如果你遇到少阴病的麻黄附子细辛汤证,你把他这个脉,通常那个人的脉就是比正常的情况再更沉一些、更弱一些。那如果你要说开麻附辛有什么「确定的脉象」,好像也不太有耶:尺脉大浮的,有;尺脉大沉、大弱的,也有。所以尺脉比正常人沉或者浮,感冒的分类,大概都算到少阴,常常是开麻附辛或或者是真武汤,这是一点。
以麻黄附子细辛汤的方剂结构来讲的话,麻黄是外发的,附子是补阳的,那细辛,在这边我们可以说细辛是「通经驱寒」的药。身体里面哪里有水,而水里头有寒气,细辛就可以把这个寒气逼散。
与水气相关的经,一个是少阴经吧,一个是太阳经,但是我们通常也不会拿细辛作太阳经引经药,一般是用它来作少阴经引经药,就好像连属着往里的附子跟往外的麻黄,当做一个桥梁。少阴经走到最表面的时候,那个地方就可以用麻黄把邪气推出去了。在里面的时候,要用附子补阳,细辛就好像负责把附子补了阳气之后,但是那邪气、寒气还没有办法构到外面让麻黄推出去的话,中间那一段交给细辛。一般经方临床医家是这样看待细辛的。
那当然细辛在《神农本草经》的功能是什么?「通九窍」,对不对?所以后来麻黄附子细辛汤等也于是我们中国人「通九窍」的专病专方啰;这个另外再说。
还有一点就是,麻黄附子细辛汤呢,是一个我们今天临床非常好「滥用」的方子,好像有一个大陆什么地方的江湖传说,某位医生,几乎不管什么病人来,都开麻附辛,谁吃了也都有好。他就只是把脉,觉得这个人尺脉虚,就开麻附辛,就这样。
这样的开法,你觉得有没有道理?今天的人感冒,的确有很多人,乍看是太阳病,但其实也是可以用麻附辛的。比如说,有两种状况我们是感冒不分经,直接用麻附辛的:
第一种,就是一感冒,什么症状都没有,就只是流清鼻涕,那马上吃麻附辛,阳气就通上来了,你就不一定要用桂枝汤或麻黄汤。
然后另外一种,就是一感冒的当下,立刻就腰酸腰痛、一感冒腰就直不起来的,那也是直攻少阴的,那种情况下用麻附辛效果都不错。
还有一种看法是:如果照张仲景的讲法,这个人是「发热而脉沉」,发热,是一个人的身体亢奋、紧张,脉沉是这个人血压掉下来了,心、肾都衰弱了。你可以说在这个药物组里面,附子是一个可以「强心、强肾」但是会「降血压」的药,病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直接只开附子好不好?不一定行,那个人的血压不能更低了。而麻黄是发邪气,对心肾不太好,但是是「升血压」的药,所以这两个东西正好又是一个翘翘板,针对这个脉证来讲,「反发热.脉沉」这个状态,麻黄、附子同用是有意义的;大概是这样的思路。
像〈太阳篇〉的麻黄汤这个方子,有人就说,麻黄汤其实是一个「大寒药」,是「寒到你出汗」,这个说法是一个象征性的讲法,但是从药性这个面向而言,我觉得这个象征性的讲法是很有道理的。
咳嗽气喘之类的病,也有开麻附辛的时候;因为它也是一个调血压的方子。高血压我们不太用麻附辛,但是低血压我们常用麻附辛。而「低血压」的这种说法,也牵涉到嗜睡症(少阴病『但欲寐』嘛),通常是用麻附辛的。
麻附辛与扁桃腺的发炎
另外,一感冒立刻就扁桃腺发炎的,我觉得麻附辛也是可以用的主轴。
我们喉咙痛,也是有实热的喉咙痛的,像麻杏甘石汤证、银翘散证……那都是有实热的,怎么知道有实热?右寸,上焦的脉,跳得比平常有力、凶猛,就知道是有实热的。那个不属于少阴的守备范围,你要算温病也可以。
麻杏甘石汤证那种实热的喉咙痛先姑且不论,当人在得阴证、尤其是少阴病的时候,扁桃腺烂掉是常有的事情,这个阴证,把脉的时候,脉是沉细的,可是喉咙痛得不得了,人的三阴经都有走到喉咙这边,肝经、脾经、肾经在支撑人的喉咙,而最关系到扁桃腺的,是少阴肾经。
当少阴肾经受了邪气的时候,支持扁桃腺活下去的生命能就会被切断;一旦扁桃腺的生命能被被断电了,它就失去抵抗力、细菌就乱繁殖一通了。所以扁桃腺烂掉、痛得要死,你以为是实热、发炎,但其实很有可能是少阴经被断电了,这样当然是要用疏通少阴经的药来治疗它。
所以,如果你的扁桃腺痛得不得了,而你的脉又是偏比较沉细的,我们要想到从少阴治:这是一个阴证,要用阳药。
当然,也可以用一点点寒凉药来反佐,像上礼拜有讲到「附辛芩连汤」,是不是?那个方也是可以用的。没有麻黄也没关系,至少治得到这个喉咙的扁桃腺。少阴病刚发作、刚喉咙痛的时候,可以用附子、细辛加一点黄芩、黄连来治疗,这是一种做法。
效果好不好呢?这就要看各位够不够警觉了。一开始痛的那个当下就马上把脉确认,立刻吃药,就会很有效,喉咙一觉得刺痛,就马上配麻黄附子细辛汤吃,通常还蛮有效的。
关于麻黄附子细辛汤,有一点大家要记得:
张仲景写的是麻黄二、细辛二、附子一枚,附子一枚大概有汉代的三到四两重。所以,我认为麻附辛比较好用的用量,是附子放得比麻黄、细辛多。而我们一般外面买的麻黄附子细辛汤,多半是「麻黄二、细辛二、附子一」那种比例,那种麻附辛有没有用呢?常常也是有用的。可是当它没有效的时候,你就会发现:附子加量之后,就变得有效了。
所以,麻附辛,到底来讲,我觉得「附子出头」比较有用,你就当作这个年头附子质量已经下降了,麻黄跟细辛都是有些伤元气的药,质量都不会下降。所以附子放多,我觉得比较能够确保它的疗效。不然得少阴病,吃了药,这个人反而虚掉,就没有意思了。
一般买得到的科学中药「麻黄二、细辛二、附子一」的麻黄附子细辛汤,治疗「爱困」、「小便尿不出来」的有办法,治疗「喉咙痛」的少阴比较会失手。因为小便尿不出来,光是靠麻黄就可以发得动,可是,喉咙、扁桃腺烂掉,这是这个区块能量不足,必须要以补阳药为主才行,所以附子一定要出头。麻黄一、细辛一、附子二,这样下去的话感觉比较有到,或者是麻黄二、细辛二、附子三,无论如何附子要它出头,这样才能确保它该有的疗效。如果你随便路上买一罐麻黄附子细辛汤想要治疗少阴病的喉咙痛,那通常是没什么效果,反而坏了这个方子的名声。
里头加点黄芩、黄连来反佐可不可以?可以啊。那,要不要去买黄芩、黄连这两种单味药?不必啦。家里如果有葛根芩连汤的话,挖一点来用就好了。反正只需要加一点点在里面,所以,「附子加量的」麻附辛汤两克、葛根芩连汤一克,半个钟头、一个钟头就吃一次,像打点滴一样,如果你的扁桃腺还没有真的烂掉、死透,那差不多在四个钟头里,这个喉咙痛会缓解、然后消失。
但是,如果你不能把握住「在第一时间(四个钟头内)把它修复」的话,扁桃腺烂开了,就比较难修了。之后在〈少阴篇〉里有好些方子是治疗喉咙痛的,但是,无论那些方子再怎么好用,你还是要先把少阴病医好,才能够用这些方子。不然,少阴病本身没有好,要光是单治一个喉咙痛、扁桃腺,这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