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逆汤与附子理中汤对比

2021年10月29日02:32:21 发表评论

 
那么,我们现在要来看一个方剂的对比,因为在处理霍乱的时候,必须要了解这个东西,就是四逆汤跟附子理中汤相比啊,你想想看,四逆汤里面有甘草、干姜、附子,桂林本还有人参对不对,那理中汤里面有甘草有干姜有附子有人参,还加一个白术对不对。
所以,四逆汤跟附子理中汤以药味的差别来讲,是差一味白术,那现在那些广告啊,什么润喉糖不是都在说“加一味更好”吗?那所以啊,历代的医家就会说,诶,当我们有附子理中汤的时候啊,为什么还要用四逆汤,对不对?就会有这个想法出现了。
那这个地方哦,但是我们在看那个少阴病的时候,甚至看到《太阴篇》的时候,我们都没有见过附子理中汤,但是常常见到四逆汤,对不对,那在那么危险的现象,为什么不来一个加一味更好啊?
这个地方是怎么说呢,就是在感冒的阴证的这个状况之中啊,比如说下利清谷好了,下利清谷你用四逆汤去救,救得回来,你用附子理中汤去救下利清谷啊,诶,吃起来还特没味,没滋味,怎么讲呢?
就是白术这味药很妙,它会把很多好东西都留在中焦,就是白术好像是那个保卫带脉这个区块的,就是比如说像完带汤对不对,这个人中焦抓不住营养啊,所以掉下去变成白带了啊,我们吃白术保卫中焦,所以这个营养都留在中焦不要滴下去变白带是不是。
那相对的完带汤的白术有这个效果,你这个四逆汤你下利清谷的时候,你就是需要这个附子去暖肾对不对,那有了白术倒给你暖脾,它就把好东西都留在脾,它就不让它去肾,所以白术本身对太阴是有高度的偏心的药性的。
所以呢,我们要讲其他的一些用药路数的话,你看看真武汤是这样子啊,白术多了反而吃上火啊,白术少一点不上火了,对不对,那那个附子的热,白术一多就卡在这个中焦给你上火。那当然我们后面讲的附子汤,那本身是要暖带脉的那另外算,那不管,对不对?
可是以中焦来讲,多一味白术就会让这个药下不到下焦中。那这个是在经方的世界的白术的一个面向。所以我们说在下利清谷的时候你用,要用就用四逆汤,你不要用附子理中汤,不要以为多一味更好哦,这会挡到的。
那包括桂附理中汤那个桂也是一样啊,白术一多连桂的效果都不强了,就是,应该说不入命门去了啦,就是又拦在中焦了。所以,这是我们在用经方的药的时候,会体验到的一种药与药之间的那个互相划出某一种限定条件的现象。
而临床上面说治下利清谷啊,多一味的附子理中不如四逆汤,但是我们要反过来说另外一件事了,就是霍乱吐泻,就是一个人又吐又拉对不对,那霍乱病我们说是寒化的,这个人吐拉之后会越来越冷越来越冷,对不对,那么,霍乱吐泻的病人手脚冰冷的时候是四逆汤有效还是附子理中汤有效?是附子理中汤有效。
也就是在伤寒病的时候,无论是下利清谷,无论是手足厥逆都是四逆汤有效,可是在霍乱的时候是附子理中汤有效,也就是霍乱本身是关系到这个肠膜本身在倒吸水的这个问题。那要止这个肠膜倒抽水的问题你必须要用白术,其他的药也帮不到太多的忙。
所以,整个的主证框架我们在学到霍乱的时候就必须跟伤寒做一个对比,就是在伤寒这个这个证四逆汤有效,霍乱这个这个证是附子理中汤有效。所以,这样的话我们还是要比较仔细来处理这个议题。
所以我们说,又吐又拉的人如果是四肢冰冷的,那就是反而是附子理中汤有效,那平常这个感冒阴证的那个手脚冰冷的话,那附子理中汤没有大效,四逆汤有效哦,这个药物限定的问题我们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