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逆汤临床应用经验可以治疗哪些疾病

2021年10月29日02:31:59 发表评论

“少阴病,脉沉者,急温之,宜四逆汤。”此方功用颇多,得其要者,一方可治数百种病,因病加减,其功用更为无穷。
一、治头脑冷。夫脑为元神之府,清阳聚会之处,如何得冷?其所以致冷者,由命门火衰,真气不能上充。四逆汤力能扶先天真阳,真阳旺而气自上充,故治之而愈。
二、治气喘痰鸣。夫气喘之病,举世皆谓肺寒,不知先天这一点真气衰,即不能镇纳浊阴之气,阴气上腾,渐干清道,故见痰喘。四逆汤力能温下焦之阳,治之故愈。
三、治耳肿,皮色如常。夫耳肿之症,每多肝胆风火,今见皮色如常,明是阴气逆于上也。四逆汤力能扶阳祛阴,故治之而愈。
四、治舌黑唇焦,不渴,少神。夫舌黑唇焦之证,多因阳明胃火而作,果系阳明胃火,必现烦躁、口渴饮冷、二便闭塞等情况。此则舌黑唇焦,其人并不口渴,却又少神,明是真阳衰极,不能熏蒸津液于上。当知阳气缩一分,肌肉即枯一分,此舌黑唇焦所由来也。四逆汤,能回先天之阳,阳气一回,津液复升,枯焦立润,故治之而愈。
五、治喉痛,畏寒,脚冷。按喉痛一证,原非一端,此则畏寒、脚冷,明是少阴受寒,逼出真火浮于喉间,故喉痛而脚冷。四逆汤力能温少阴之气,逐在里之寒,故治之而愈。
六、治喉痛,身大热,面赤,目瞑,舌冷。夫喉痛、面赤身热,似是阳证,又见目瞑、舌冷,却是阴盛格阳于外之征。四逆汤力能祛逐阴寒,迎阳归舍,故治之而愈。
七、治吐血,困倦。夫吐血一证,总缘地气上腾,升降失职。人身气为阳,主升;血为阴,主降。今当升者不升,不当升者而反升,明明阴血太盛,上干清道。古人云:“益火之源,以消阴翳。”是教人补火以治水也。又云:“壮水之主,以制阳光。”是教人补水以治火也。四逆汤力能补火,故治之而愈。
八、治齿缝流血。夫齿乃骨之余,本属肾,肾为水脏,先天之真阳寄焉,以统乎骨分中之血液。真阳不足,不能统摄血液,故见血出。四逆汤力能补肾中之阳,治之故愈。
九、治朝食暮吐,完谷不化。夫饮食入胃,固以胃主,然运化之机,全在先天命门这一点真火,始能运化。真火一衰,即不能腐熟谷水,而成完谷不化,朝食暮吐者。暮为阴盛之候、阴气上僭,心肺之阳不能镇纳,故听其吐出也。四逆汤力能补命门衰火,故治之而愈。
十、治足心夜发热如焚,不渴,尿多。夫足心夜发热如焚,人皆谓阴之虚也,夫阴虚由于火旺,火旺之人,尿必短赤,口必饮冷,理势然也。今则不渴而尿多,明是下焦无阳,不能统束肾气,以致阴火沸腾,故见足心发热如焚也。四逆汤力能补火,火旺即能统束群阴,故治之而愈。此病余亲身患过,并治好多人。
十一、治面赤、发热、汗出、抽掣。夫面赤、发热、汗出、抽掣,近似中风,其实不是,务必仔细斟酌。如其人本体有阴象足征,即不可当作风热,须知面赤、发热者,阳越于外也;汗出抽掣者,阳亡于外,不能支持四维也。四逆汤力能回阳,阳回则诸症自已。
十二、治大便下血,气短少神。夫大便下血,固有虚实之分,此则气短少神,必是下焦之阳不足,不能统摄血液。四逆汤力能扶下焦之阳,阳旺则开阖有节,故治之而愈。
十三、治头摇,面白少神。夫头摇之证,人皆曰之为风,而余于此证,察其人面白少神,知其为清阳不升,元气虚极,不能镇定也。四逆汤力能扶阳,真阳一旺,即能镇定上下四旁,故治之而愈。
十四、治背冷,目瞑。夫背为阳中之阳,不宜寒冷,今又背冷而目瞑,明是先天真阳衰极,阴寒内生,阴盛则阳微,故目瞑而背冷也。四逆汤力能扶先天真阳,故治之而愈。
十五、治舌肿硬而青。夫舌肿一证,似乎心火旺极,不知舌肿而青,此乃阴寒太盛,逼出真火,欲从舌尖而出,故见肿硬青滑。四逆汤力能补火,祛逐阴寒,故治之而愈。
十六、治唇肿而赤,不渴。夫唇肿之证,近似胃火,胃火之肿,口必大渴。今见病人唇肿而口并不渴,可知阴火出于脾间。四逆汤功专补阳,阳旺而阴火自消,故治之而愈。
十七、治鼻涕如注,面白少神。夫鼻涕一证,原有外感、内伤之别,此则面白无神,明是真阳衰于上,不能统摄在上之津液,四逆汤力能扶坎中真阳,阳旺自能统纳,故治之而愈。
十八、治尿多。夫尿之多,由于下焦火弱,不能收束故也,惟四逆汤力能补下焦之火,故治之而愈。
十九、治周身发起包块,皮色如常。夫周身发起包块,疑似风热阳邪,此则皮色如常,却是阴邪僭居阳位。四逆汤力能扶阳,阳旺则阴邪自伏,故治之而愈。
二十、治周身忽现红片如云,不热不渴。夫周身发现红云,人孰不谓风火郁热于皮肤?夫风火郁热之证,未有不发热而即作者,亦未有口不渴而即谓之火者,此处便是认症机关。余每于此症认作阳衰,阴居阳位,以四逆汤治之而痊愈。
二十一、治发热谵语,无神,不渴。夫发热谵语,世人皆谓热伏于心,神无所主也。不知阳证热伏于心,精神不衰,口渴冷饮,小便亦必短赤。此则无神、不渴,明是真阳衰极;发热者,阳越于外也;谵语者,阴邪乘于心,神无所主也;不渴、无神,非邪火也。四逆汤カ能回阳,阳回则神安,故治之而愈。
二十二、治两目白睛青色。夫白轮属肺,金也。今见纯青,目无白色,是金气衰而肝木乘之也。妻乘于夫,是乾刚不振,纯阴无阳之候,多在死例。四逆汤力扶坎中之金,金气一旺,目睛自然转变,故治之而愈。
二十三、治两目赤雾缕缕,微胀不痛。夫目窠乃五脏精华所聚之地,原着不得一毫客气。今见赤雾缕,疑是阳火为殃,不知阳邪痛甚、胀甚,此则微胀不痛,明是阳衰于上,不能镇纳下焦浊阴之气,地气上腾,故见此等目疾。四逆汤力能扶阳祛阴、阳光一照,阴火自灭,故治之而愈。
按:此方功用颇多,得其要者,一方可治数百种病,因病加减,其功用更为无穷。余每用此方,救好多人。人咸目余为“姜附先生”,不知余非专用姜、附者也,只因病当服此。难道余不会写几个参、地、归、芍、苓、连、栀、柏之方乎?只因世风日下,不究病之阴阳,专究方药之平稳。不知水懦弱,民狎而玩之,多死焉;火猛烈,民望而畏之,鲜死焉。总之,水能生人亦能死人;火能生人亦能死人。余非爱姜、附,恶归、地,功夫全在阴阳上打算耳。学者苟能洞达阴阳之理,自然头头是道,又奚疑姜、附之不可用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