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崇汉教授:四逆汤

2021年10月29日02:31:36 发表评论

我们讲的四逆,它实际是在“气”的层面和合阴阳,所以是在治疗“病了之气”,是在治“气”,所以在临床治疗思路上,卢氏和别的医家不一样,这就是很明显的区分,是在治病吗?是在“治气”。是治病吗?是在“治人”!
那么这个气,你指的是什么气?实际上郑钦安指出:仲景的四逆是专为一点元气来立方立法的,他谈到了这一点,可以说跟很多医家的认识不一样,跟清代以前很多医家的认识不一样,那么它为我们人身一点“元气”来立法立方,那么,“元气”是什么?是我们人体的根本之气,这个气才是我们人体的阴阳和合之气,人体是阴阳和合之体,所以用四逆救了“元气”就是救了命。松原市中医院推拿按摩科赵东奇
那么怎么来救“元气”呢?这就是用四逆法中最重要的一样,附子。附子的药性大家都背得滚瓜烂熟,辛温大热,有毒,至刚至烈。只有它能够担当“补坎中真阳”的重任,那么补了坎中之阳,就是补了先天乾元之气。郑钦安《医理真传》中提到坎卦解,坎卦诗,都提到“先天乾元之气”。 干姜,气性温而散。从味来讲,干姜的味很大,附子的味闻不到。因为干姜有这么大的味,所以它辛散。我在过去有一篇文章“卢氏运用附子的指导思想”里面就提到,以前很多医家认为,干姜守而不走,但卢氏不这样认为。干姜散,就是外走,仲景的四逆汤为什么用干姜呢?这是因为群阴阻塞,通过干姜之散才能破开这个阻塞。为附子到达极上做好准备,创造条件。才能达到温复坎中一阳的作用。那么阳在哪里?阳在水里面,海底下面,如果没有姜的作用,附子要下达是很难的,为什么难?阳不足,群阴弥漫。这就形成了一种阻隔,就是阴霾,阴霾重了,太阳就透不下来。坐过飞机的都知道,下面是阴天,穿过阴霾层上面是阳光灿烂。如果阴霾一散开,太阳光自然就下来了,所以大地上就有了很好的太阳光。所以通过姜的散而破阴霾,为附子的下达创造了很好的条件,那么这就达到了迎阳归舍的效果。
而四逆法中的甘草,那么这个甘草,如果没有“炙”。就是半阴半阳,“炙”了就是纯阳之品。四逆法基本用炙甘草,其味甘,其色黄,它是禀坤气最全的一味药物,一旦阳气归舍,附子达到了极上,用甘草的目的是扶土。那么这个使得立极之火能够伏藏在里面。大家知道,以前没有暖气,冬天烧火盆,火盆需要每天起火么?不需要。要把火种保留,就把木炭烧出来的灰盖上,第二天,拨开灰,火种就有了。这就是以土伏火。这个道理很浅显,但是捂久了就不行。甘草是禀坤气最全的一味药物,以土伏火。
有了这个常识你在用药上,用方上,就可以扩展很多方子出来,所以用土很好的伏藏了这个坎。坎又在坤体之内,它伏藏,看不到,你看到的只是土,那么我们人身才会根命于土。如果没有土的伏藏,把土全部抛开了,那么火就保留不了多久了。这就是阴阳和合的象,通过这个象可以解决根本问题。那么四逆就是阴阳和合的象,坎也就是阴阳和合之象,坎既然是阴阳和合之象,里头有没有“阴”啊?当然就包含“阴”了。“阴”已经包罗在里面了。大家理解了这一点,你就理解了四逆法。理解了卢氏为什要用附子,你理解了就会正确的使用附子。
当然,附子要正确使用。可以说啊,这就是郑钦安,卢氏的核心问题。如果你没有深层次研究这个“极”,就是你把郑钦安的书倒背如流也没法理解。
也只有在理上认识了,只有理解了才能回到“一”的层面上来,你没有这种理解,回不到“一”,还是去考虑“二”。还是考虑“三”。所以郑钦安当时用四逆,谈四逆,他实际上还在仲景四逆汤范畴里头。所以卢氏在郑钦安的基础上一步一步地深入,在钦安思想的基础上,才创立了四逆法。四逆法是我们卢氏,我,提出的一个法。就这个法把天下的疾病基本上治了!
实际上卢氏提出的一个这个思路,就是从用一个方回归一步,回归到法上去归一。开一个方:我随便说一个,制附片 75 生 白术 15 砂仁15 肉桂15 仙灵脾 20 生姜 60 炙甘草 5 。这就是一个方了,就是四逆法的基础上形成的,如果排开其他几味药物,就是四逆汤了。四逆法是卢氏提出的一个法,就是由方上再回归一步,退一步就到法上,再退一步,则在理上了。如果没有理论的支撑,怎么会有这个法,这个方呢?所以卢氏一直,始终在“理”上立法,在医“理”上使用,《扶阳讲记》也谈到这个问题。卢氏四逆法就是“迎阳归舍”,是纳下之法,肾不纳气的“纳',纳下也就是迎阳归舍,我们健康的机体都是要阴阳归舍的。你只要阳不归舍就会出问题。只要阳不归舍,虽然没有临床表现,但是机体已经受损发生变化了。
今天上场先谈了“合一”的问题,又谈了“极”的问题,最后落实到四逆上来。现在继续讲。
四逆的作用在于纳下,是纳下之法,是迎阳归舍的一个法,因为真阳必须回到本位。真阳是什么?郑钦安《医理真传》里面谈到这个问题。
真阳又称为“相火”。“相火”是什么?《黄帝内经》说,相火应归其位,应该处于它一直应该处的位置上,那么相火才能有好的作用,那么一旦不在其位,则称之为邪,很好的很重要的东西,位置不正,就出现了很多问题,很多乱象。
那么为了防止其进一步出现乱象,防止其不归位,使它一直处于它本应该在的位置之上发挥它应该的生命作用,这就是为什么要用四逆的问题。再一个问题,四逆能够使得相火收藏,也就有收藏之道,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从“坎”来讲,它代表水,属肾,是封藏之本,所以四逆的纳下就起到了收藏的作用。而四逆的纳下作用实际上是阳行阴令。如果我们只是简单地看四逆,大家表面上看“四逆”,它是全阳,但行的是阴令。为什么这样的呢?因为生长为阳,收藏为阴。“一阴一阳” ,从“二”的层次来看,那就要滋阴降火了,这就要用“六味地黄丸”了。用滋阴来达到收藏的目的。是不是这样呢?不是这样。卢氏啊,不是滋阴来收藏,“因为滋阴”是“二”的层面的收藏,它没有在极上,没有起到合一的作用,所以没有任何的益处。
我选一个病,比如“肺结核”,现在已经有新的苗头了,过去似乎彻底解决了。对于结核病的治疗,大家都采取滋阴降火,那么这样的治疗方法,能起到短暂的作用,但要彻底的治疗,解决根本,往往收不了工。过去肺结核的治疗往往效果不明显,病情反反复复。为什么?
就是因为没有考虑,怎么纳下才能达到收藏的目的?所以我们对于肺结核的治疗,对于咳血的治疗。同样采用扶阳的法则,同样采用四逆的法则,能够取得很好的治疗效果,而且效果很稳定。
就今年有一个空洞型肺结核病人,咳血,用了抗痨药始终没有解决。在别的地方治疗了很久。我用四逆法,很快血就没有了,三个多月的治疗,空洞完全愈合。整个治疗过程都用四逆法,理在哪里?肺结核典型的症状就是骨蒸潮热,午后发热,那么这就是不藏的表现了,不藏则不能降,两颧潮红,午后发热,那么这是不是不藏的表现?
不藏则不能降,因为藏是向下的,前面的医者用甘寒苦寒去降,那么,长时期采用这种方法,这就容易导致,中阳衰败,中阳衰败了,那么土的生机是不是受影响?土的生机受到了影响,则化源不足,所以很多疾病出现了不治,出现了死亡。那么我们采用甘温,辛温的方法,使得不降得到降,不藏得到藏,并且,在降藏的过程中,使中阳越来越旺,这就为这类疾病的最终完全治愈奠定了基础。
我们人啊,生下来之后,先天之火已经定了,那就必须依靠后天,所以始终强调一点,中土始终顾护,只有我们临床治疗始终顾护中土,只有中土旺盛,疾病的治愈率才高。我们用辛温甘温的药物,都是振奋中土的药物。它的中土怎么不旺?只能从不旺,逐渐逐渐转化为旺盛,一旦中土不行了,虚衰了,甚至水谷都不消化了,那么,喝下去的药物还能够运化么?
这就要考虑用药一定不能够败坏中土,使得病体能够接受药物是至关重要的。
就治疗结核病来讲,如果按照通路套法,医著上写的,教材上讲的,甘寒,苦寒。往往失守,往往效果不理想,往往没有好的结果。
结核病,在几十年前是大症,难症。为什么这些甘寒,苦寒药物貌似和病机相合,但是很多结核病却不能治好?不光是营养不好的问题,林黛玉的营养会不好?肯定好。还有许多富家公子哥,富家小姐,他们的家境很好,怎么会营养不好?为什么过早的夭折了呢?这对于中医,我们反过来思考一下,这种错在哪里?就是没有体察世界的真正的生长收藏。没有在“极”上体察。四逆法把病治好
,而四逆汤,四逆法的出发点是什么?它的出发点就是“阳行阴令”,不要简单的看这四个字,它大有学问。我们读《黄帝内经》,对于“阳行阴令”飘地一下子就过去了,不了了之地理解。
没有真正留意,那么这个阴到底是什么?《黄帝内经》:“ 阴者,藏精而起亟也;阳者,卫外而为固也”所以说,在四逆法的纳下过程中,就起到了“藏精”的作用。它不仅起到了“藏精”的作用,而且,为我们“藏精”创造了好的条件,为啥呢?解决了中阳不足的问题,使土能够负荷。
所以在具体的用药上,临床病情复杂多端,常令人棘手。我们在四逆法里面还需要装什么?这一点很重要,那么怎样才能装得进去,使得我们的中土不败,中土能够运化药物?所以我对疾病的治疗上,开始是用四逆,在四逆的基础上用振奋中土,振奋脾阳的药物,砂仁,白寇,陈皮,桂枝,半夏,石菖蒲,等三十几味药物,至于选择太复杂了,只有在谈个案的时候谈。达到一定的状态后,它能够接受纳下
,能够纳了。装一些填精的药物,巴戟天,菟丝子,肉苁蓉,葫芦巴,等等,那么这个状态就达到了阳行阴令,使得阴和阳都归其位的状态。这种方法,以后在临床大家都可以大胆地试。
我不主张给你一个方,告诉你加什么,减什么药,这完全束缚了你的手脚,那么一旦症候病情变化多端的时候。你就下不了手了。
四逆法是收工之法,当年,我给刘力红说啊,四逆是收工之法,治疗一个病,你要给他收工,怎么去收工?刘力红说,没听说过,治病还要收工?治疗一个病肯定要收工!收工就是让他健康,长时间地保持健康,这才是医者该做的事儿,不是吃了你的药物管了一个月,下个月又不行了,这就没有起到效果。
在《扶阳讲记》也谈到这个问题。
那么对于收工,如果只从四逆本身来看,在张仲景的《伤寒论》里面,太阳病篇已经涉及到了四逆汤,并且提到少阴病应该用四逆。四逆是少阴之正法。《伤寒论》少阴病的提纲是什么?这很重要。我们学习《伤寒论》,就必须把六经病的提纲记住,理解,这很重要。我们认为一个病到了“少阴病,脉微细,但欲寐”的状态。一是责之于医者,一是责之于病者。对医者来讲,如果能够较早地介入,就不至于到这种状态,就不需要大的力气治疗。
四逆是收工之法,实际上我们为了收工,做了很多的前期准备,前面我们用了桂枝法,也是为了收工做准备,前面我们用了振奋中阳的方法,也是做了准备,只有纳下收藏能够完成的前提下,才能真正最终达到收工。
为什么这么说?如果我们单纯只是从“后天的五脏六腑,气血阴阳”这类学问根本无法理解。所以,回过头来,还是要回到“极“上才能理解收工。因为四逆最终用之于收工。这就涉及了人的生命怎样才能可持续下去?才能持续健康,长寿?现在的保健热,养生热,为什么会有市场?因为大家都希望健康长寿。90岁还不够,还要活100岁,120岁,还要活更久,更加年轻。对于生命来讲,怎样才能持续?还是回到立极的根本上去看这个问题,也只有在根上才能谈到持续问题,不回到根上,谈不到持续问题。四逆之所以是收工的法,就因为它是归根的法。那么对于生命来讲,什么是根呢?《道德经》谈到这个问题,“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凡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道德经》啊,各家有各家的看法。它谈到“归根”的问题。本义是什么呢?从医的角度看'归根',“归根”之道就是“静”。要安静。而“静”属于阴。所以,阳动,阳躁阴静就有了源头。
四逆法,四逆汤是阳行阴令的一个法,一个方。《道德经》:“归根曰静,静曰复命” ,“静”是什么?“静”就是“复命”。也就是恢复我们的生命。那么生命到了这个程度就能够持续的良好的循环。“复命曰常”,也就是'复命'了才能够恢复生机。能够恢复生机,这就叫“常”。“常”就是可持续。我们用四逆的归根之法就是为了达到了这个“常”。“知常曰明”,我们只有明白了这个道理,才能够主动恢复生命,恢复生机,从而使我们的生命回到原点。才能够持续而不衰,才能够延年益寿啊。所以,四逆能够使我们人体建立“复命”的机制,这是极其重要的!这已经不是治病了,而是治“命”。 所以卢氏说:附子,药品中最大一个英雄也!它能够恢复我们的生理机制,这就恢复了生命的自愈机制,许多病,不是药物能够治好。而是恢复了它自己的自愈功能。那么,这么好的东西,我们为什么不用呢?
肝硬化,用药物去解决它,道理在哪里?没有!这些药物对肝都没有什么作用,就是恢复了我们的生理机制,那么,使得肝功能恢复正常了,肝细胞也再生了。肾功能衰厥,一旦衰厥是不可逆的呀,肾细胞都那样改变了,肾都萎缩了,那么,用这些药物就改善了。现代医学认为是不可能的。因为它是不可逆的,所以西医有肾移植。
那么,用四逆法使得我们的生命回到原点,就是恢复了生命的本身的自愈功能,我们人体的自愈机制建立了,那么,我们才能讲,这个病的治疗收工了。为什么呢?因为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机体已经达到了良性的循环,已经达到不治而治了的状态了。《道德经》几千年的书,回过头来读,问题很深层,意义非常深刻。
所以,四逆是归根的法,是“复命“的法,成为“纳下,收工”的法,对于四逆汤的组成,很多著述里面都有,都是甘辛温的药性。《黄帝内经》讲,辛甘发散为阳,所以,四逆汤是纯阳之方,四逆法是纯阳之法,纯阳又能够行阴令。收藏之道具备。为什么说它具备“收藏”之道?大家看,“五行学说”里面,辛味是什么?它主什么?因为四逆是立极之法,这个极就是乾分一气落于坤宫,因“辛”为乾金之味,四逆禀受乾金之味。这就“同气相求”,能够直入坤宫。实际上四逆法是“同气相求”的法。四逆以辛为主,辛温,辛热,辛又有些区分,有辛而香的,有辛而不香的。附片是辛,但是它香不香呢?不香。姜,它是辛,香不香呢?香!你把附片掰开去闻,把姜掰开去闻,完全两种感觉。姜不一样,它有香气。例如,其它辛温药物还有小茴香,公丁香,肉桂,桂枝,这些既辛又香,那么,这些既辛又香说明了什么问题?说明有走,散的作用。附子辛而不香,所以附子在于下行。这里谈到的姜是辛香,附子是辛而不香,那么这跟传统讲的干姜不一样。传统中药学讲干姜守而不走,但是,干姜到底是不是这样?不因该是这样。所以这里存在着一些区别,因而在使用上就肯定有区别!卢氏四逆当中的姜能够驱散群阴,能够涤荡阴邪,如果我们按照“守而不走”去理解,它怎么样去荡涤?怎么样去驱散?这是不可能的!所以,就是姜能够走散。这样附子就能够直接归舍,直接向下。纳下并不是走而不守。所以对药性的理解,我认为有帮助。关于甘草,甘草禀坤土之性, 中焦之性最强。
所以,在简单的三味药组成的四逆汤的基础上演变成的四逆法,在临床你可以变化无穷。你达到一定境界了,可以随心所欲。四逆汤,变成了四逆法,灵活性就很大了。四逆法的应用很多在姜之应用。生姜?干姜?筠姜?煨姜?炮姜?这个变化很大,在具体情况,要恰当选用。就附片,现在的附子,从栽培到加工制作,都有问题,但是,有问题也没得办法,我们尽量选择真正的附片,附片有多种,有黑顺片,白附片,黄附片,天雄片,炮附片,甚至很多人在用生附片。我认为这是不可取的。
在日本交流也提到,为什么“白通汤”用生附子,为什么没有炮?为啥?因为整个条文都是仲景治疗疾病的记录,当时医药不分家,病情急骤,没有炮附子,所以不得已用了生附子,并不是简单的生附子回阳能力更强一点而去用。我不这样认为,附子的回阳救逆,我建议尽量不用生附子,因为大剂量用附子,已经违规,再用生附子就违更大的规,这又何必呢?所以对于附子的应用,对姜的使用,卢氏相当灵活,郑钦安谈到,四逆不单是为少阴立法,更是上中下三法具备。
实际上就是对姜的灵活应用上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姜有宣导之力,以它为前驱,我们使得附子走上,走中,走下,都能办到。
有一个病人,60多岁,能吃能睡,其他情况不错,就是“脱肛”,“脱肛”有四十年。用西医手术,没有解决,肛门脱垂,吃了很多药物没有解决。拿来一袋一百多张处方。这还是大量处方中有代表性的拿来了,因为他几十年都在吃药。
那么对于这病,该怎么看?能吃能睡,精神也不错。为什么吃了那么多药,做了手术,还是没有解决?常年都是需要一个托,托住肛门,才不会掉下来,他不能下蹲,很痛苦。
那么这样的问题我给他用四逆,就用的四逆!使他能够归根,能够使他自身的生命机制建立,这个病人看了不到五次,第一次吃完药就感觉有点作用,第二次我加了10克高丽参,就是四逆加高丽参。吃了十多副药后,大见效果,可以在我面前蹲下了,他说已经四十年没有蹲过了。但是蹲下去只能短暂,不能够长久。后几周的治疗吃药不到100副,彻底好了。再没有这样的痛苦了。
我以为这就是用四逆建立了正常的自愈机制。这是两三年以前看的病人。
以后有机会专门解剖一下桂枝法。
这个病人是北京的,就是今年的五月份,有个朋友到家里来求我,带来一个传真,是医院的病历。有四米多长的一个病历,各种检查都有,是个女娃娃。什么问题呢?高烧,六月七号高考,已经是五月份了,一个月后就要高考了,高烧114 天,退不下来,用最好的退烧药物也只能够退4个小时,原先学习成绩很好,家长很着急,北京能够看的有名的医师都看遍了,烧就是退不下来,我当时看了解放军301医院,中国中医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北京中日友好医院,这些都是最顶级的医院,看的也是顶级的医生了。诊断是一致的,淋巴结坏死症。我也看了一些他们开的处方。最好的抗生素,中西药物都运用了,不见好转。我没有看到人,不好考虑。体温一直是39度以上,连续烧了四个月,我记得4月30日晚上看见传真,五一节放假,中午,把病人带到我家里来了,病人在高烧的状态下坐飞机从北京到成都。孩子的父母非常知书达理,他们希望这个病我给她减轻。我看见全身都是淋巴结,我用桂枝法,方子:桂枝尖20克法半夏20克苍术15克石菖蒲20克白芷15克陈皮15克朱茯神15克葛根15克炙甘草5克生姜30 克,很快熬好,把药吃了,当天晚上,不得了,一副药吃了两道,还没有吃完,就上升到了41.7度的体温,她父母吓倒了,不停地给我打电话,我说,没事,继续吃,我说你一副药还没有吃完,下午吃了一道,晚上吃了一道,才吃了两道药。她父母说,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情,41.7度,这太可怕了,并且,退烧药物退不下来,以前可以退到38.5度。急了,问我怎么办?我说把药吃完,她父母确实心里头有点虚了。我觉得是正确的,病人虽然发那么高的烧,但仍然没有离开太阳经,为什么呢?因为她“微微恶寒”,在那么高烧的情况下,恶寒,但是这个“恶寒”很微,我就抓住了这个!因为前医办法用尽都没有解决。所有的人都没有考虑用桂枝汤,为什么?因为她是淋巴坏死,淋巴结严重坏死,怎么会考虑用桂枝汤去呢?所以前面的中医都没有从桂枝汤考虑。这个病人一直到早上,一两个小时打一个电话,我都有点烦了。我说,不会出事,继续吃,争取把两副药用一天多的时间吃完。
第一副药吃完了,半夜三更熬药,又吃了两道药,也就是吃了五道药后,汗下来了,她说以前吃退烧药也出汗,出的汗是水汗,吃了这个药,黄汗沾手,体温下来了,从41.7度下降的很快,下降到39度多,38度多,37度多,在37度多的时候保持住了,这是四个月来从来没有过的!他们很激动,在电话里头就跟我讲。我说还要把药吃完,一共开了四副药,你才吃了两副。到了第二天晚上,体温下降到37度以下,就没有再发高烧了。
我建议多呆几天,呆了两个星期,我给她看了三次,女孩一点问题都没有了。之后回到北京,到医院做检查,淋巴结消失无异常,血象化验一切正常。我说还要吃,用四逆法,一直吃到高考完。高考考得很好。六月中旬,我到北京,给她摸过脉,但没有处方,我认为她已经完全好了,她的的生理机制已经完全恢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