茯苓四逆汤加减治疗虚阳外浮医案案例

2021年10月29日02:31:24 发表评论

1.夏某,女,73岁。2010年6月30日初诊:浑身燥热如冒火,午后尤甚,坐卧不安,严重影响睡眠,有汗阵发,已半月。2个月前因高烧住院,滴注左氧氟沙星10天,体温已正常。伴心悸,纳差,口和,便艰屡服泻药1年,畏冷,冬季足凉。心电图示: V 5-6、 S- T 段下移,在某部队医院住院2次,按心脏病治疗,花费数万元,未效。
舌赤胖润苔根黄,脉左沉滑数软,右滑数软寸弱。此本高年正虚,复以凉药重伤其阳,阳失其守,浮越于外而见燥热不安,拟茯苓四逆汤加味回阳潜纳:
附子30 g,干姜30 g,红参10 g,砂仁10 g,肉桂10 g,茯苓30 g,炙甘草60 g。3剂。

次日电告:昨晚安睡一夜,燥热未发。
5天后迄未发作,原方再予3剂巩固。
按:此案颇有意味,病人主症乃浑身燥热,坐卧不安。虽见心悸,并非其主要困苦之处。西医只因心电图异常,即按心脏病治疗,未免隔靴搔痒,故而无效。中医治疗这种奇怪发热,效果很好,原因在于中医对各种发热;有着丰富的认识和经验。
2.师某,女,47岁。2013年7月15日初诊:发热已5天,体温38~39℃之间,医院予抗生素消炎处理。昨天进食西瓜后腹泻,逐渐神识昏昧,心烦不安,手足躁扰,言语错乱。体温38.3℃,无汗,尿量尚可,医院已向家属下病危通知。患者系当年我下乡时的乡亲,其女儿来沈求救,遂驱车急赴乡镇医院。查病情如上,舌淡紫润,右边有紫疱如绿豆大一个,脉滑软寸弱,此虚阳欲脱急症,处茯苓四逆汤加味:
茯神30 g,附子30 g(先煎半小时),炮姜30 g,红参20 g,砂仁10 g,龙骨30 g,牡蛎30 g,香薷10 g,炙甘草15 g,生姜10片,大枣10枚。3剂,嘱冷服,每次兑入童尿50 mL。当时病人的外孙在场,就地取材,用了他的尿。
次日电话告知:服药3次,见汗,神识已清,热退,烦躁亦安,病入坦途。唯感腹胀,嘱余药热服,停用童尿。药尽恢复常态,继续电话沟通调理出院。
按:中医治疗急症自有传统,但多年来接手的急症不多,因为大多数人都找西医去了,不知中医治疗急症自有一套方法,疗效不比西医差。很多人都不相信中医也能治好急症。
李可老中医擅治急危重症,令人佩服,他说:“凡内外妇儿各科危重急症,或大吐大泻,或吐衄便血,妇女血崩,或外感寒温,大汗不止,或久病气血耗伤殆尽……...
导致阴竭阳亡,元气暴脱,心衰休克,生命垂危,症见冷汗淋漓,四肢冰冷,面色白或萎黄、灰败,唇、舌、指甲青紫,口鼻气冷,喘息抬肩,口开目闭,二便失禁,神识昏迷,气息奄奄,脉象沉微迟弱,1分钟50次以下,或散乱如丝,雀啄屋漏,或脉如潮涌壶沸,数急无伦,1分钟120~240次以上,以及古代医籍所载心、肝、脾、肺、肾五脏绝症和七怪脉绝脉等必死之症、现代医学放弃抢救的垂死病人,凡心跳未停,一息尚存者,急投本方(破格救心汤),1小时起死回生,3小时脱离险境,一昼夜转危为安。”正所谓经云:“言不可治者,未得其术也。”我辈当有此等豪情与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