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服用四逆汤的体会 (转)

2021年10月29日02:30:32 发表评论

三天前开始服用四逆汤,从现在开始每天将服用四逆汤的体会记录下来,以供自己研究,也让同道们参考。

服用四逆汤的理由:
1,自己是一个中医,也经常开四逆汤给病人服用,自己却没有服用过,没有深切的体会,想体会一下。
2,自己有如下症状:
a,入冬后,感觉很怕冷,不像年轻时候那么抗寒,晚上睡觉前如果不用开水好好泡脚,很长时间手脚都不得暖和;脐部受凉则易腹泻;手脚易生冻疮。
b,有时候有些腰痛,尤其是腰骶部,参加体力劳动或者性生活稍微多些的时候加重;
c,小便清,大便溏,或者大便头硬后软;
d,眼睛近视,有鼻炎,虽经过治疗鼻炎症状已经不是很明显,但是一旦感冒,总有很长时间鼻子不通畅而且鼻涕较多;有慢性咽炎,抽烟,每日早晨刷牙后总有一段时间咽部有痰,得用很长时间清嗓子;
e,有些嗜睡,尤其是春夏两个季节,阳气甚时就昏昏欲睡;多年前有过一次心悸。
f,饭量一般,口味尚可,但是经常有食后腹胀不适的感觉;
g,舌淡红苔薄,口不渴,喝则喜热饮,饮凉则脘腹不适。尺脉沉取无力。
3,分析:太阴虚寒则饮凉即脘腹不适、食后腹胀、小便清,大便溏,或者大便头硬后软,太阴脾主四肢,太阴虚寒故四肢不温,脐腹部不能受凉;手太阴肺开窍于鼻,太阴虚寒故鼻塞不通,鼻流清涕,咽部有痰;足少阴肾经虚寒则怕冷,四逆,易生冻疮,腰痛嗜睡;手少阴心经君火不足则心悸;故综合判断为太阴少阴两经虚寒之证。四逆汤补先天命门之火,散一身之寒,祛五脏之湿,故服之。第一天,制附片50克、干姜25克、炙甘草25克,先煎制附片1小时,取一小勺尝已经不麻口,下干姜、炙甘草再煎30分钟,服用。单尝附子汤感觉味苦,现在服用四逆汤感觉味道苦中带甜,有姜的味道,不是很难喝。上午十点服用头煎,下午四点服用二煎,晚上九点服用三煎。三煎味道已经很淡了。看来四逆汤煎服两次即可,三煎的意义不大了。服后当天没有什么感觉。[ 此贴被守真在2007-12-27 10:36重新编辑 ]##split## 第二天,制附片60克,干姜30克,炙甘草30克,煎法如第一天,不过只在上午十点,下午六点各服用一次,即一天服用两次。晚上去岳丈家吃饭,喝了白酒二两。

晚上睡觉时按照往常一样用开水泡脚,但是发现,今晚的脚根本就不感觉冷,温度也比往常高。是服用四逆汤的效果呢,还是喝了白酒的效果呢?暂时还不能肯定。##split## 今天是服用四逆汤的第三天,制附片70克,干姜30克,炙甘草30克,煎服同前。

由于昨晚在岳丈家吃饭,今天早上就吃了昨晚的剩饭了,我素不喜吃剩饭,故用开水泡了吃,也没有必要品味了,很快就连吃带喝的装进了胃里面。

十点了,打算要服用四逆汤了,但是感觉有些腹胀,准确说是胃脘部胀闷不适,可能是早上的剩饭吃的方法不对头吧。四逆汤照样服用。

今天煎煮四逆汤有意在附子煎煮不到一小时(大约在水开后40分钟)就尝尝,发现也没有麻口的感觉,就将干姜和炙甘草下了同煎了。

为什么煎煮时间不到,还是不麻口,是不是现在的附子都制得太过头了?我一直有些怀疑,我生尝制附子时就不感觉麻口的,难怪现在的制附子可以用到这么大量,伤寒论上最大量也就“大者三枚”而已,现在我的70克,无论如何也超过这个量了。##split## 钦佩,以身试药对于学习中医是很有必要的!##split## 佩服楼主的精神。附子的剂量可能还是与体质有关,有的人九克就会有发麻的感觉。##split## 感谢楼上两位先生的鼓励。

第四天,制附片80克,干姜30克,炙甘草30克,故意缩短制附片的煎煮时间,到45分钟时口尝已经没有麻嘴的感觉,再下干姜、炙甘草煎煮15分钟,此为头煎。二煎同昨天。服用方法同前。

感觉口味较昨日稍微苦一些,大概是附子与姜草的比例越来越大了吧。

不知道同行们所进的附子到底是什么样,我进的制附片黑黑的,生嚼在嘴里面都没有多少麻嘴的感觉,只有苦味夹一点涩味。不知道是不是用胆巴制的太过了。难怪以前开方附子用上4-50克都没有反应,我现在用到80克也还是毫无反应的。

网上搜到这段关于附子的发言,看来恐怕是真的了“四川江油中坝的附子是道地附子。但即使道地附子也与以前的附子在功效上差了很多。为此,卢火神曾多次给我们讲到这个问题:1.在种植上为了追求品相和产量,大量使用化肥。2.在炮制上,与以前的炮制方法完全不一样。以前采用九蒸九晒,外加童便浸泡,河水冲洗。而现在为了更快地发家致富,怎么可能用这么多工序、这么多时间来炮制,往往都是在胆水里煮两小时,再烘干即可。在胆水里煮了两小时的附子,其功效可想而知,拿回家还要先煎两小时,哪里还有附子的气气,剩下的都是胆水的苦咸涩味。这也是现在很少有附子中毒现象发生的原因。所以卢火神现在附子用得不多,更多的是用替代品。我准备在明年夏至附子收成时,在卢火神的指导下,到中坝去收一些好的生附子,然后用传统的炮制方法做一些道地的制附子。其实不仅仅是附子,其他的中药材也或多或少地存在这样的问题,这也是目前中医衰败的原因之一。“中药可能要毁掉中医!”也许不是一句夸大其词的话。”##split## 第五天,制附片90克,干姜30克,炙甘草30克。

到我发这篇帖子的时候,制附片已经煎煮了30分钟,刚才尝了一尝,隐隐约约口里感到有那么一丁点麻的感觉了。呵呵,看来我进的这个附子说是假的也不对。

刚刚把干姜和炙甘草下了,等15分钟就可以喝了。

刚才顺便给供应我中药饮片的经销商(时间长了,都是朋友了)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我尝附子的过程和感受,并指出他给我的附片是质量不好的统货,并要求他给我弄几公斤优质附片来尝尝。他承认我现在用的是统货,并答应给我联系几公斤优质附子。

呵呵,我倒要尝尝,优质附子又是什么味道,给统货之间有多大的区别。

药还在煎煮,先发了这篇帖子,明天再将今天的喝完两煎的感受发上来。

本来打算明天再发帖的,可是,服用今天的四逆汤后有了一些感觉了,不过不是很强,怕到明天忘记了,所有赶紧记录下来:
11点钟,也就是喝下今天的四逆汤大约1小时后,先是连续打了5、6个喷嚏,接下来,又打了几个哈欠,呵呵,我想,许是寒邪被赶出来一点,通过喷嚏出去了吧,至于哈欠,应该是虚阳被收敛回去了一些,发越在外的阳气相对不足了,更露出了少阴证的真相“但欲寐”吧。而且,细细一品味,舌头似乎也有一些麻或者涩的感觉?不明显,但是好像有一点,呵呵,看明天的了。[ 此贴被守真在2007-12-20 11:06重新编辑 ]##split## 第六天,制附片100克,干姜30克,炙甘草30克。制附片先煎半小时,口尝已经不麻,乃下姜草,复一刻钟,头煎成,约150毫升,温服。
至夜间7点,服二煎,十点半卧寝。
未寐之时,细细体会,发现近两天好像鼻子通气的感觉似乎确实较前畅快了些,而且以前脐部一直很凉甚至是冰凉,现在摸起来好像也确实比以前暖和了不少。细细摸摸自己的脉象,也发现两侧尺脉确乎较前有力了一些,呵呵,除此而外,尚无重大发现。
是我的寒气太重,阳气太虚还是这个制附片的质量欠佳呢?

继续服用,以观后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