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火神派傅文录医案(肺系疾病)

2021年10月28日09:29:17 发表评论

13.肺气肿——破格救心汤加味
张某,男,70岁,退休工人。2007午1月10日就诊。患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病20余年,2个月前不慎感冒,咳喘再度加重,中西药物治疗2月余未见改善。现症见:咳、痰、喘,气短,胸闷,吐白色泡沫状痰,夜晚不能平卧休息,或平卧一会儿便憋醒,行走则气喘加剧,上气不接下气,舌淡,苔白腻水滑,舌体肿大边有齿痕,脉浮重按无力,尺部大甚。
证属久病咳喘,肾不纳气,肾阳亏损,治宜温阳补肾,固摄纳气,方用破格救心汤化裁:
附子60g(先煎2小时),干姜60g,炙甘草10g,红参10g,
石菖蒲20g,
山茱萸30g,
生龙骨30g,生牡蛎30g,紫石英30g,灵磁石30g,
生姜30g,大枣10枚。
3剂,水煎服,每天1剂。
服药后症状大减,已能平卧休息,不再憋醒,白天活动后也不再气喘胸闷,
原方有效,再进3剂。
恢复如原来状况,再服3剂以巩固。1个月后随访,不再反复。
点评:老年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属高年久病,反复咳喘,久病及肾,阳气亏损,已入虚寒境地。本病每逢发作,一般均抗生素、激素反复应用,虽说可能暂时缓解,然阳气日损,抗病能力每况愈下,每当风吹草动应时即发,如此恶性循环,终成顽症痼疾。今从扶阳着眼,补肾纳气,
方用大剂四逆汤温肾助阳;
来复汤纳气敛阴,
加上重镇摄纳之品,以助肾阳归潜,
全方未用止咳平喘套药而疗效显著,确显扶阳效力。
山西李可老中医所创破格救心汤,主要用治各种心衰,傅氏化裁该方治疗老年咳喘之症,经多例观察疗效显著,值得重视。
14.顽固性咳嗽——破格救心汤加味
姚某,女,65岁,退休教师。顽固性咳嗽已有10年余,每次外感引发之后,长期咳嗽可持续半年,曾到多家大医院就治,只能暂缓一时,无法根治,深为苦恼。
现症见:近阶段由外感引起,再次出现咳嗽,一般先出现喉痒,继之出现痉挛性咳嗽,气憋胸闷,鼻涕、眼泪俱出,弯腰曲背,痛苦异常,阵发性加剧,一日数次不等,每次发作时间长短不一,夜间咽干,思饮而不多饮,舌干不能说话发音,白天畏寒肢冷,小便频多,舌体胖大,边有齿痕、脉浮硬,重按无力,尺部尤大甚。
证属肾不纳气,治宜温肾纳气,方用破格救心汤加味:
附子50g(先煎2小时),炮姜50g,炙甘草10g,红参10g,
石菖蒲20g,
桔梗10g
山茱萸30g,
生龙骨30g,生牡蛎30g,紫石英30g,灵磁石30g,
3剂,水煎服,每天1剂。
服药之后,阵发性咳嗽次数明显减少,症状减轻,仍然间歇发作,夜晚口渴消失,舌不出现干燥,小便正常。病重药轻,加大剂量:
附子60g(先煎2小时),干姜50g,炮姜50g,高良姜50g,红参30g,
砂仁30g,石菖蒲20g,
山茱萸60g,
灵磁石30g,紫石英30g,
6剂,每天1剂。
服药之后,病好七八成之多,偶尔发作一次,也很轻微,大喜过望,
效不更方,再予上方6剂。药后咳嗽病愈,只有偶尔一声轻微,自动缓解。微微恶寒,流清水鼻涕,诊脉浮而无力。外感风寒,内犹阳虚,
治宜温阳解表,方用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味:
麻黄10g,附子60g(先煎2小时),细辛10g,
干姜30g,炮姜30g,高良姜30g,炙甘草10g,
红参lOg,
半夏20g,桔梗10g。
5剂,水煎服,每天1剂。
服上方之后,外感解除,仍然恢复二诊处方,附子加量至75g,每天1剂,越吃感觉精神越好,体力增强,咳嗽未再发作,一直吃了约2个月停药。
原按:该例患者咳嗽10年有余,进行性加剧,发作时喉部痉挛,气闭胸闷,甚为痛苦,经各级医院诊治未见明显效果。
“久病及肾”,肾为气之根,肾气归元,而喘咳自然不作。患者脉浮,系虚阳外越之证,因其脉硬与年老血管硬化有关,但重按无力,尺部尤甚,提示肾元亏损,肾不纳气之证。故而选用李可破格救心汤化裁,重用附子回阳固本,同时配用山茱萸,温肾收敛。一诊之后,病人畏寒肢冷缓解,夜间口渴消失,表明阳回阴生,症状逐渐解除。
此类咳嗽治疗颇为棘手,一般方法难以起效,原因是诸多治疗都放在肺上,忽视了补肾纳气这一根本环节,故而久治不愈。该方看似无平喘止咳之功,却收纳气归肾之效,实为治喘咳之根本之法也。
15.咳嗽——破格救心汤加味
吴某,男,30岁,外地商人。咳嗽已有年余,就治于各级医院而无明显效果。现症见:先有喉痒,继之咳嗽,阵发性剧烈加重,伴气憋胸闷、泪出等,夜晚或遇寒冷时加重,吐出白色泡沫状痰液后咳嗽停止,气短乏力,汗出,畏寒肢冷,不耐劳作,舌质淡,脉沉细。证属久病伤肾,肾不纳气,治宜温肾纳气。方用四逆汤合来复汤加减:
附子30g(先煎2小时),干姜30g,炙甘草10g,红参10g,山茱萸30g,生龙骨30g,生牡蛎30g,紫石英30g,灵磁石30g,石菖蒲20g。2剂,水煎服,每天1剂。药后咳嗽病减十去七八,甚为高兴,信心增加,再服原方3剂,后又服3剂,停药观察月余,无异常。
4个月后,在外地感冒又引发咳嗽,专程返傅氏处治疗,服上方药6剂,病又治愈。
原按:久病咳嗽,正气亏损,肾不纳气,加之一派虚寒表现,因此,治从温肾纳气着手,方用四逆汤,重用附子温补阳气,同时合用张锡纯之来复汤,去白芍加紫石英、灵磁石、石菖蒲,以镇潜收纳气阴,使元阳归下,肾复纳气之功,似未治咳实已治咳,咳嗽可止。该方经临床观察用治久病喉源性咳嗽疗效显著,是笔者对付久治不愈咳嗽的一张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