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焦虑症——傅文录医案

2021年10月28日09:29:09 发表评论

案例3.失眠焦虑症
l 姚某某,男,39岁,职员。2014年4月21日就诊。
l 患者有焦虑性失眠症10年余,长期服用中西药物疗效不佳,甚为痛苦。现症见:一般情况比较好,舌淡嫩胖大边有齿痕,脉双侧浮紧,双尺弱。证属阳虚外感,内外皆寒,治宜先去表散寒为主,运用桂枝综合法。
l 一诊处方:
l 桂枝30g,生姜60g,炙甘草15g,苍术15g,白术15g,陈皮15g,仙灵脾20g,法半夏20g,石菖蒲20g,砂仁15g,茯神20g,山楂15g。5付。
l 方解:
l 以桂枝尖拨开太,使气化得宣,引坎中之微阳布于三焦。二术同用,一能崇土制水伏火,二能分清泌浊,使上下通达无阻。陈皮开腠理,通皮毛,使腠理之风邪随桂枝尖鼓荡从皮行而泄。再用茯神,淡渗水湿,清浊可分。法夏、菖蒲、砂仁三者联袂而行,清肺浊,肃肺气,使气清者升,浊者降,再用仙灵脾协调阴阳,务使阴阳刻刻不离。生姜通神明,助君火以明,火旺而土生;炙甘草奠安中宫,借火生土以助运化,使四方受益,生机化机而成自然之势。
l 二诊(5月2日):
l 服药反应:服药之后,感觉良好,睡眠增加,情绪稳定,心情感觉开朗。只是觉得体力仍然不佳。
l 二诊处方:
l 制附子30g(先煎1小时),白术15g,硃茯神20g,炙甘草15g,桂枝30g,仙灵脾20g,青皮15g,小茴香15g,生黄芪30g,天麻15g,石菖蒲20g,厚朴15g,砂仁15g,生姜60g,灶心土50g。5付。葱白三根为引。
l 方解:
l 以附子益火原壮水主,使水火两相亲洽,大气乃能升举,二元乃可相会。更用朱茯神,镇心导水,神明可清,君火自明,相火得位,两火相照,中间无丝毫阴翳。更用桂枝拨开太阳,使阴运散播,晴空得其清朗,二火更其宣明。青皮、小茴、天麻,疏肝温润息风,使木郁得解,而风静自止。石菖蒲开心窍,通膻中,臣使得令,布告万方。厚朴与砂仁联袂而行,纳气下行,使五脏之气归原。再用黄芪入泉水,由下而上,由上而中,使天地人交通之处,气血津液都归于本,使生生化化之机刻刻不停。生姜通神明,夺造化;灶心土,火炼之土,镇肝胆,崇脾土,而相火德位。白术、炙甘草奠安中宫,分清泌浊,温运四方,五运协和,生机化机都成自然。再用葱白引通脉道,周身气机更畅,经络中之枢纽,得成自然,三焦膜原之气机,更能有用,一切滞气皆通,诸病皆除。
l 三诊(5月9日):
l 服药反应:服药后睡眠大安,每晚安静入睡,10年来未有过的现象,心中大喜,心情愉快,自感病情已经解除。要求再服药物,以强化疗效。
l 三诊处方:
l 制附子30g(先煎1小时),白术15g,硃茯神20g,炙甘草15g,桂枝30g,仙灵脾20g,公丁香15g,小茴香15g,生黄芪30g,天麻15g,石菖蒲20g,柏子仁20g,砂仁15g,三七15g,灶心土50g。12付(要求开二周的)。
l 方解:
l 柏子仁宁心益智, 公丁香括充胃囊,温暖阳明之气,使两土温和 ;再用三七温通血脉,去瘀而生新。
l 四诊(5月20日):
l 服药反应:服药之后,一切尽消,心情愉快,睡眠安稳,身轻体增,活力增强。要求继续强化治疗,防止反复。
l 四诊处方:
l 制附子45g(先煎2小时),生姜50g,炙甘草15g,生白术15g,硃茯神20g,桂枝30g,柏子仁20g,生黄芪30g,小茴香20g,佛手15g,砂仁15g,石菖蒲20g,青皮15g,天麻15g,灶心土50g。12付。
l 按语:
l 焦虑性失眠症,西医认为其病在大脑,中医学认为其病在心。郑钦安认为不寐,因“肾阳衰而不能启真水上升以交于心,心气即不得下降,故不卧。有因心血衰不能降心火以下交于肾,肾水即不得上升,亦不得卧”。这既是心肾不交,水火不调,坎离不济,治“宜交通上下为为,如白通汤”(《医法圆通?不寐》)等。即钦钦安认为要以交通心肾、坎离互济为要。
l 怎样才能达到此种目的呢?故调整此病,重在使五行运化协和,而五行运化协和的基本前提是:助气化,姜桂附一团火,气化有源,君火以明,相火立位,二火生土,土运四方,木土调和,土能生金,金木交并,况且火能炼金,金纯而润,润则生水,以此才能进入到生生不息之道。因而诸病得以解除,而进入良性循环。
l 案例4.经期发热案
l 韩某某,女,40岁,市民(个体诊所者)。2014年5月16日就诊。
l 患者间断性发热2年余,开始发热没有规律,后来发现每当月经期其发热加重,体温在上37.5CO左右,月经过后又渐渐恢复正常。现症见:快要来月经了,已经有了不适感觉,小腹胀痛不适,身困乏力,体温稍有升高,舌淡嫩、胖大、边有齿痕,舌下血脉瘀滞明显,脉左手沉取紧滞、尺紧,重按肾脉弱,右手沉紧肺脾滞,命门火弱。证属阳虚血瘀,邪气郁滞。治宜扶阳助正,温通开表,佐以调理血脉。运用附子桂枝法为主。
l 处方:
l 制附子30g(先煎1小时),生姜50g,炙甘草15g,桂枝30g,白术15g,仙灵脾20g,砂仁15g,法半夏20g,石菖蒲20g,青皮15g,炮姜30g,生蒲黄15g,山楂15g,天麻15g,炒麦芽30g。5付。(以后每月经期开始服药,连续三个周期)
l 方解:
l 以附子温暖中下,使水热而气升,借桂枝拨开太阳之门,化膀胱之气,使精气上升为主,迎阳气达于宥密,恐瘀血未尽。青皮引离火,交于皮毛,肌腠得畅,天麻逐外风而镇内风 ,麦芽调和肝脾,肾肺必然相通,金木必然交并。淫羊藿引阴阳交合,导脾肾之精气,归于沤中,使水沸而气升。法夏、南山楂,降逆气,助运转,通网膜,理肌腠,化内外凝滞之瘀,清道可无阻矣。 炮姜苦甘化阴, 蒲黄化血中之瘀,去血之凝滞,消阴结阳结,与炮姜联袂而行,温化宫中之瘀血滞积。用菖蒲上通包络,下入水泉,使水中之污浊而引出。白术崇脾土,分湿浊,生姜通神明,而夺造化,火能生土,土能伏火;炙甘草奠中宫,运四旁,四方受益,生机化机而成自然之势也。
l 按语:
l 妇女经期外感,张仲景称之为热入血室。分析其病机缘由,乃为经期之时,下焦血脉胞宫虚弱之时,寒邪入内,随生理周期而被存入胞宫之中,每月经期之外排污瘀之时,自然排邪逐势必然发作,因而形成周期性发作,出现发热等一系列的症状表现。治疗此病,郑钦安书中敬知非氏评论说到:“细读仲景妇人热入血室诸条,触类而伸之,比类而参之,有形证,有理路,何患无治法乎?”怎么治呢?“钦安分门别类,博学而说说之,妙在穿透阳不化阴之玄理,反复论辨,只重一阳字,握要以图,立法周密,压倒当世诸家,何况庸手?”(《医法圆通?妇科门》)点出了钦安重视扶阳大法,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郑钦安认为:“阴证十居六七,即下元无火是也”,虽然“众医皆云是火,我不敢云是火”。因为“要知此刻邪火动极,俟火一去……元气既虚,转瞬亦即是寒,不可不细心体会”,“唯有扶阳抑阴,温中固土为准”(《医法圆通?妇科门》)。这才是钦安治疗之眼目。借用钦安之理,又用卢氏之法,郑卢医学之精髓,就在扶阳抑阴,用阳化阴,此病之治疗,胜券在握,肯定压倒当世之庸医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