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文录我的扶阳之路(六)

2021年10月28日09:29:05 发表评论

《我的扶阳之路六》“郑卢扶阳医学治疗肿瘤的理论与实践”
傅文录
一、扶阳法脉治疗肿瘤的机理
肿瘤与癌症,人们一说起就谈虎色变。其实肿瘤与癌症,并没有人们想像的那么复杂,原因很简单,比如一个癌症病人,当他(或她)没有查出肿瘤的时候,是自己走着去医院的,可当发现肿瘤与癌症的一瞬间,患者会突然间起不来了,甚至一厥不振而几天内就死亡了,这实际上是患者自己把自己给吓死的。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因为这是人的精神崩溃所造成的,人的精神崩溃乃是人的神与气出现了问题,俗话讲:人活一口气。现在人的这一口气紊乱了,气者,神也,那么神由谁来主管的呢?中医学认为心主神志,因为《内经》中有:“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况且是“主明则下安”,而“主不明则十二官危”(《素问灵兰秘典论》),也就是说,人这一口气之生命,乃是由心神所主宰者,而当心神的层次出现紊乱的时候,人才会得上肿瘤癌症等有形之邪气。正如郑钦安在《医理真传内伤说》中指出:“凡属内伤者,皆心气先夺,神无所主,不能镇定百官,诸症于是蜂起矣”。即言外之意包括肿瘤癌症在内的几乎所有病症,都是由于先从心神的层次上有损害,人活的这一口气弱了,而后才会产生诸多的肿瘤癌症。《内经》又说过:“人生有形,不离阴阳”(《素问宝命全形论》),阴者,有形之体,就是我们可见之肉体;阳者,气也,无形之气,气化则神也。通过分析我们可以得知,扶阳中医学擅长运用姜桂附,就是在神,在气,在无形的层次上,对人体所有的疾病进行调整与治疗,有时间我们来看处方,并非针对性所谓的专药等,可肿瘤癌症等病症,却慢慢地会好起来,正如郑钦安所说:“治之但扶其真元,内外两邪皆能绝灭,是不治邪而实以治邪”(《医法圆通中风》)。也就是说,火神派扶阳运用姜桂附等扶阳法,看似无针对性,最后却把肿瘤癌症给治愈了,就是说的这个道理。
人体任何部位都可能出现肿瘤与癌症,但有一个地方是不会长癌细胞的,这个地方就是心脏,心脏是一个不停运动的器官,中医认为心为阴中之阳脏,心阳充足,才能不停的跳动,跳动的血脉,是不可能生长癌症的。特别是中医认为,心阳是人一身之阳的体现,彭师在《传道录中》曾说过:正气不充满到哪里,哪里就会生病;如脾阳不够,肌腠不能把正气运上来,如果脾有问题,肌腠的阳不够,说不定就是哪里长个包,严重就成了癌症。所以说,卢铸之太老师认为:哪里没有正气、真正,那你这个地方就要出毛病。即我们所说的,能产生阴邪的地方,一定是缺乏真气与阳气,因为阳气旺盛的地方,阴邪是无法生存的,《内经》所说的“阳化气,阴成形”(《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正是这个意思。火神派之扶阳理念与姜桂附,就是通过扶助人体的阳气,达到抑制一切阴邪之目的。而肿瘤与癌症,就是有形之邪,就是因为阳气不到,无法控制其正常生长而形成的人体怪物,这个怪物一点也不怪,它不过就是不同地点生长出来的阴邪寒凝之物吧了。
那么,这个怪物癌细胞究竟是什么呢?癌细胞也是一种人体的细胞,是一种不受体内控制的细胞,如果人体内有适合于癌与肿瘤细胞生长的条件,它马上就发展起来,你杀也杀不掉,化也化不掉,就是手术切暂时切掉了,不久它又会生长起来。因为只要人体内,适合这些肿瘤与癌细胞生长与生存的环境存在,它就会生存生长,如果这些生存与生长环境没有了,不适合这些细胞的生存,它自然就消失了。
其实肿瘤并没像前面举例说的那样可怕。在前几年的《参考消息》中,美国的科学家曾经做了一个调查研究:给一部分65岁~80岁这个年龄阶段,正常死亡的老人做尸体解剖,解剖的结果是,这些人全部都患有肿瘤,有的肿瘤,竟然有拳头样大小,十公分左右,可生前这些并没有因为肿瘤而就诊或治疗过。说明什么问题呢?说明肿瘤在与人体和平相处的年代里,一直到死都没有发现肿瘤,只要你不去进行一些危害它的措施,也许它的存在对你并不会产生什么大的影响。所以说,研究基因的科学家发现,人体中虽然具有“癌基因”,却同时具有“抑癌基因”。其中,只有在元气虚弱、阳气被阴邪抑制的情况下,“癌基因”才会发挥作用;只有在元气充足、阳气得以生发的情况下,“抑癌基因”才能产生效能。因此《内经》说:“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其中,正气和邪气都可以按宏观和微观进行分类。比如:正气可以分为元气、元精或抑癌基因、有益微生物等,邪气可以分为寒邪、湿邪或癌基因、有害微生物等。如果通过用鼓舞正气的办法去战胜邪气,不就等于用鼓舞抑癌基因的方法去战胜癌基因了吗?而火神派扶阳理念以及运用姜附等积极扶阳助正,提升元气的正能量,当然就可以抑肿瘤癌症发病过程了。
已故著名火神派医家李可老中医曾说过:“肿瘤,你根本就不用管它。身体的五脏六腑,哪一经有问题、偏颇了,你就调理哪里,调整过来就没事了。肿瘤患者多数都是被折腾死的,吓死了”。说明什么问题呢?说明只要我们充分认识肿瘤的形成过程,从根本上解决其形成的过程,那么肿瘤的治疗就有治疗好的希望。
问题是,我们的身体内为什么会生长肿瘤?这是我们应该很好思考的问题。自然界保持生态环境的平衡,万物才能和谐相处。现在是体内某处生长出了肿瘤,问题是在肿瘤局部的问题?还是全身情况体内环境的问题呢?恐怕全身的体内之环境问题是占主要的。
肿瘤在体内是如何形成的呢?李可老中医分析的可谓是十分到位:“肿瘤的病因,凡一处阳气不到便是病。阳化气,阴成形,阳气不能疏布,阴寒得以凝聚是肿瘤的基本病理根据”(《李可医论专辑》)。肿瘤的形成,就是因为人体内阳气不足,阳气不足,体内阴霾弥漫,湿气太盛,阳光无法照射到的地方,就会聚积很多的杂物滋生。这也就是说,“人身各处,但凡一处阳气不到便是病”的道理所在。因为阳虚之后,人体体温会降低,而癌细胞在35摄氏度的温度下,增殖最为活跃,当温度升高之后这些癌细胞就无法繁殖,因此日本学者石原结实认为,不治之症并非癌症,而是低体温病(《病从寒中来》)。这与中医学认为的“阳化气,阴成形”(《内经》)论断是不谋而合的。肿瘤是有形之物体,是因为阳气虚弱之后,人体的免疫功能也随之下降,免疫功能下降直接导致人体对于体内免疫监测与清除能力下降,不能及时清除体内之垃圾与废物,使这些体内的异物得以自行生长与发展。这些异常增生之物质——即是肿瘤,其本质乃是阴水之物。就如同水蒸汽、水、冰本来是一物,水在正常情况下它是液态,在人体内随阳气的推动而周流不息,在阳气蒸腾下它又可变为水蒸气,汽化之后的水蒸气直接又随三焦气化功能,参与通调人体水的代谢与排泄过程;如果人体内阳气虚弱之后,体内寒气偏重,可以使这些体内之水冻结成为冰,冰为固态有形之物,寒气越重,阳气越弱,水湿聚积就越多,水越多其形成的冻结成冰的体积就越大。所以说,肿瘤是一种固态有形之东西,是阳气不足后的一种产物(《人活一口气》)。火神派扶阳学术思想认为,“阳气不到之处,便是阴寒水湿积聚之处”,就是这种意思。
由此可知,肿瘤乃是我们自己身体内部培养出来的祸。这就如同一棵树上结出了有毒的果子,西医的方法就是把有毒的果子摘光,实在不行把树叶也给弄掉,再不行了就树木连根拔起。可问题,再生长出来的树木它仍然要结出毒果子。这说明结出毒果子的树,而本身不在于树本身,在于是这片生长树木的土地有了问题,这个地区的土壤、雨水、空气出了问题,这些外界的环境因素条件决定要长出这样的果子,人俗话讲: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是因为人体内这个大环境中阳气出了问题,适宜于肿瘤生长这才形成之关键。
中医扶阳理论治疗肿瘤的政策是“和谐哲学”,与肿瘤和平相处,改变导致肿瘤生长的人体内环境,使其生长成了无源之水,自然它就无法生存,自行消散。而火神派扶阳学术思想都是在用扶阳助阳温阳的方法与药物,给人体内的阳光火力助上一臂之力,添柴加火,让你自己去驱散阴霾。阳光灿烂与春光明媚,自然把乌云给拨开,把气血运行道路中的障碍与垃圾,及时的消除与运走,肿瘤自无生存之理。
所以说,郑卢扶阳医学说的更为明白,如郑钦安的亲传弟子卢铸所说:“人生立命在于以立火立极,治病立法在于以火消阴”(《传道录》)。意思是说,人的生命就是一杷燃烧不停的火,这个火就是我们生理上所谓的新陈代谢,因为一切代谢过程中都是要消耗能量的,能量就是火,因为人体内的一切活动内环境,“无火不生,无火不化”(《传道录》)。当然,扶阳学术思想不仅仅强调的人生命火的重要性,更为强调此火乃坎离交济之火,水中之火,水火一刻也不能分离,而火为水之主,这就是扶阳理念中的阳主阴从论。而我们把这样的理论用于肿瘤癌症的治疗,也取得了比较令人满意的的临床效果。
记得三年前,我曾经治过一个广州市80多岁一个老年白血病患者,当时病人在广州最好的医院内治疗,最后几乎是每一周靠输血小板来延长生命,因为他的血小板只有五千到一万左右,最后医院发病危通知数次,告知最多能活一二个月。通过别人介绍找到我治疗,就通过辨别阴阳之后,就给大剂量四逆汤加味,记得附子用到100克,加上服药李可老中医所创用的培元固本散,一个月之后,病人血小板上升到五万左右,最后出院在家调养,就用大剂量姜桂附组成的处方,煎服药物,三个月以后,情况非常好,生活、活动一切正常,生活质量非常好,看不出有病的样子,在以后的日子里,就是断断续续服用这个处方加减,病人整整又生存二年半,后来因为其它意外而死亡。最后,这个家属把这张处方拿到给他们看病的医生,医生很惊讶!说这张处方能治疗这个病,我需要好好的研究一下了,这是后话。
二、卢铸之治疗子宫癌医案
此医案在《卢氏临证实验录》,彭重善版本上册第3页,卢崇版本的第28例,第82页。
向某某,女,27岁,
病状:
初因经血不调,医用通经滋润寒凉之品,遂致月信久停不行,腹部胀痛,食减不眠,大小便皆闭,而医仍用通利之品,病势加剧,起居难安。乃入医院,用浣肠法,更加闭塞。经检查后,认为是子宫癌已转移,续用镭电放射治疗数月,病反加重,云不能治,令其出院,方到此求诊。
诊断:
此病缠绵已久,由其生子之时而得。查其面色枯槁,形容憔悴,呻吟不已,细问情由,生子之时,恶露未尽,房事不慎,精瘀相裹,时常隐痛,已数年之久。其子现已6岁,则其气血之亏损,可想见矣。诊其脉息,二尺坚沉,二关紧急,二寸浮空,与面色情由相对,是阳虚阴盛,阻碍冲任之机。当时因元气未复,精瘀相裹,以致酿成此疾。此时急宜拨转枢纽,助阳化阴,令瘀消而病可愈。治宜壮阳生精,壮气生血,使阴阳无凝,升降得宜,脾肾健强为本。
一诊处方:
制升麻12g,白蔻仁6g,砂仁带壳9g,茅术9g,广紫菀12g,炙甘草6g,灶心土60g。
处方重新排序:
制升麻、茅术、炙甘草。白蔻仁、砂仁带壳、广紫菀、灶心土。
处方点评:
本处方乃是君升麻法,君术茴草羊藿姜六味,只用三味,加白蔻仁、砂仁带壳、广紫菀、灶心土四味而组成。升麻、茅术、炙甘草三者以升达为主,后四味白蔻仁入后天八卦艮土而主升,砂仁、紫菀、灶心土三味从右而降,与升麻形成左升右降之势,协调升降之用。针对二关脉紧急这样的情况,提示升降是目前主要矛盾,故而初治之方就是要解决升降之问题,其用药就在这方面做文章。
二诊症状:
服药后,打呃放屁,小便较前通利,解大便一次,饮食略增。
点评:
看这张处方似乎什么都没有针对性,可临床服药后,气机畅达之后同,大小便均通达,脾升胃降而饮食也增加,达到了初步治疗之目的。
二诊处方:
制附片45g,硃茯神15g,白蔻仁9g,制升麻15g,西砂仁12g,炙甘草6g,葱白五根。
处方重新排序:
制附片、炙甘草、葱白。白蔻仁、制升麻、硃茯神、西砂仁。
处方点评:
本张处方乃是白通汤法,加白蔻仁、制升麻、硃茯神、西砂仁四味而组成。白通汤立极之功以促使右降为用,白蔻与升麻左升为用,硃茯神与砂仁右降为功,整体趋势以轻轻左升而重点右降,仍然是协调升降之用。
三诊症状:
服药之后,饮食睡眠均较前好,二便已不觉闭塞,腹部胀痛稍减。
点评:
服药之后,人体三大生命体征明显改善,即饮食睡眠与二便,说明目前方药非常对症。
三诊处方:
制附片60g,贡术12g,杜仲18g,砂仁12g,硃茯神15g,潞党参15g,炙甘草6g,生姜30g,制升麻15g。
处方重新排序:
制附片、贡术、炙甘草、生姜。硃茯神、砂仁、制升麻、潞党参、杜仲。
处方点评:
本张处方乃是附子法,加硃茯神、砂仁、潞党参、制升麻、杜仲五味而组成。附子法立极扶坎中一阳,硃茯神与砂仁,潜降离火为用,升麻以清气从左而升,继续形成左升右降之势。同时,本法也称之为附子党参综合法。杜仲一味专通带脉之用,可以看成是引经之品。
四诊症状:
服药之后,腹胀痛继续减轻,食眠更进。
点评:
服药后,各种症状都在进一步改善,说明方药非常对症。
四诊处方:
制附片60g,上安桂6g,贡术15g,砂仁12g,潞党参18g,南藿香15g,炙甘草6g,筠姜18g,生姜30g。
处方重新排序:
制附片、贡术、炙甘草、筠姜、生姜。南藿香、上安桂、砂仁、潞党参。
处方点评:
本张处方乃是附子法,加南藿香、上安桂、砂仁、潞党参四味而组成。该法乃是郑卢医学中的附子理中法,意为建中宫。只用藿香一味,乃是化湿浊之用,病人可能舌苔比较厚腻等,或者是右手关脉湿滞比较明显等存在。
五诊症状:
服药期间,来月经多黑血块,腹已不胀痛。
点评:
服药期间来月经,正好时顺势解除与排出瘀阻,对于本病的恢复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五诊处方:
制附片90g,葫芦巴21g,砂仁18g,血竭6g,杜仲30g,补骨脂18g,潞党参24g,硃茯神15g,炙升麻15g,炙甘草9g,煨姜60g。
处方重新排序:
制附片、炙甘草、煨姜。炙升麻、硃茯神、砂仁、潞党参、补骨脂、葫芦巴、杜仲、血竭。
处方点评:
本张处方乃是四逆法,加炙升麻、硃茯神、砂仁、潞党参、补骨脂、葫芦巴、杜仲、血竭加八味而组成。处方乃是附子党参填精法,也称之为四逆填精法,此乃是收功之法。同时,加上协调升降之药,即升麻与硃茯神,协调阴阳与潜降离火,再加上砂仁形成左升右降之整体趋势。
后期调治过程:
服五方之后,腹不胀不痛,二便如常,精神增长,心志愉快,其他症状均消失,即渐告愈,随以末药和炖肉方服,遂愈。
随访:
卢氏家族对此病人随访50余年,病人于2008年去世,享年83岁。
总结按语:
本例子宫癌并转移病人,当时情况已经是很危险了,经卢铸之太老师治疗五诊,也未见用什么治癌症特殊药物,病情迅速就被调理而治愈了。按每诊1周的时间,也就是不到2个月的时间,就能把子宫癌并转移的病人而愈,这就是中医扶阳法的奇迹。总结主要以下特点:
(1)法的应用
本例病人法的应用比较简单,除一诊君升麻法之后,二诊用白通汤法,三四诊用附子法,五诊用四逆法。
(2)姜桂附应用
治疗本病人姜桂附的应用,未用桂枝,只用了姜与附子。姜开始一二诊也未用,三四诊用生姜30g,五诊用煨姜60g。附子从二诊开始用,起手附子45g,60g,最后90g。如果能治疗癌症的话,那主要药物就是附子了,因为癌症多是阴盛阳衰,而扶阳抑阴就能治疗癌症,特别是大剂量附子是治疗本病的主要药物了。
(3)特别药物
本病人在治疗过程中,炙升麻这味药物,五诊之中总共用三诊。血症用药血竭也做为特殊药物在最后应用。
(4)整体协调
此病人诊脉关脉有问题,即双侧关脉有问题,卢铸之太老师治疗本病人,就是从协调整体升降做为切入口,整体协调全身左升右降之功能。特别是一诊处方,基本上看不出是治疗什么病症,因为病饮食睡眠与二便三大生命体征均废,所以一诊就是炙升麻与灶心土协调升降,二诊炙升麻与白通汤法或硃茯神与砂仁,协调全身之升降问题,三诊是炙升麻与硃茯神砂仁调协升降问题,四诊是附子理中法,说明升降协调的中心乃是中焦脾升胃降之功能,五诊四逆填精之法,升降协调仍然是炙升麻与硃茯神砂仁。可以说,本病人子宫癌并转移能治愈的主手段,就是协调人体升降功能,特别是四诊期间月经来临顺势排血块,乃是疾病恢复的转折点。
第四期 中原火神傅文录扶阳医学培训班简章(河南浚县)
【培训简介】
为了弘扬中医火神派扶阳学术思想,中原火神傅文录老中医自退休后开始开展收徒带教工作,传承中医扶阳事业,培养过硬临床本领。采用量材施教、临床带徒、手把手指导的方法,系统讲解郑卢扶阳医学内容。集中三天时间系统学习正宗扶阳医学理论与临床实践,为以后的进步打下坚实的扶阳理论基础。结合培训讲义《扶阳医学传真录》,传授“阴阳数字辩证”(十二井穴知热感度测定)方法,让学员切实感受到三位一体扶阳疗法(傅氏扶阳创新疗法)立竿见影的神奇效果,使每个崇尚扶阳的学员能够从初级到中、高级有层次上的进步。
初级班学习结束之后,加入“中原火神弟子传承班”微信群,定期微信讲课与病例讨论;次年提高班着重讲述“五脏病法脉”及“卢铸之医案解析”章节;三年之内定期临床指导,使学员能够在三年之内学习好中医扶阳基本功,并熟练地将阴阳辨证法应用于临床,针对疑难杂病找到治疗切入点,达到“一针二灸三用药”的治疗境界。学员们因缘际会还可以选择拜师终身学习、受教!
【讲师简介】
傅文录,男,1957年出生,河南省浚县人。毕业于河南中医学院,中医内科副主任医师,曾任职于河南省平舆县人民医院,从事内科临床工作30余年,现已退休常住河南省鹤壁市浚县城内辛庄街。曾投师于时振声教授、石景亮教授、陈守义老中医,深得名师言传身教,名家指点迷津,临床医术日趋成熟。一贯熟读深思四大经典,活用精研四小经典,汤证论治运用得心应手。崇尚火神派郑钦安扶阳学术理论,近些年来潜心于研究学习火神派学术思想,并在临床中努力实践这一“扶阳助正,回阳返本”的心法,颇有心得。临证之余,勤于文笔,相继出版了《扶阳学讲义》、《火神派扶阳临证备要》等火神派系列著作10余部,曾多次受邀前去香港、广州、北京等多地讲学,并在第二、三、四届国际扶阳论坛暨第五、六、七届扶阳论坛大会上演讲,受到了众多业内人士的关注。近些年又任中华中医药学会(广州南沙)特约讲师、扶阳微信群特约讲师等。其一贯奉行'读书思考写文章,理论临床两提高'的修心治学之道,经过多年临证悟出,只有理论水平的提高,临证之时才能使理法方药一线贯穿,病脉证三位一体治病模式更加得心应手。在临证中'以三阴之方治三阴病,虽失不远',对于附子的重用与广用灵活自如。尤其是近年来投师郑卢(郑钦安卢铸之医学)医学门下,对其脉法药三位一体病脉证并治的治病方法以及在治疗过程中的次第理解与应用感悟颇深,并总结出'有邪去邪、无邪建中理中、最后益肾填精'(扶阳医学治疗三步曲)独特的治疗方法,擅用扶阳医学三法(桂枝法、附子法、非附桂法)治万病,其独创“十二井穴知热感度测定”方法和“一针二灸三用药”的治疗思路对内科诸多疑难杂症多有良效,来自全国各地的求治者与求学者络绎不绝,被誉为当代'火神传人'、'中原火神',是著名火神派临床研究学者与扶阳医家、扶阳派实力人物。2017年8月被中华中医药学会聘为“扶阳灸法健康联盟副主席”;2018年7月出任首届全国扶阳医学与经方临证研讨会暨中原扶阳医学实战联盟第一届理事会主席。曾先后发表学术论文300余篇,已经出版《脉诊趣话》、《伤寒论汤证发挥》等主编著作30余部。已经成功举办三期扶阳医学培训班专场,学员们收获颇丰、受益匪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