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生元辨治“月经不调三联证”经验

2021年10月28日06:26:55 发表评论

吴泳昕 . 肖 泓2
1.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云南昆明650032) 2.云南省中医医院
月经不调是妇女常见病,常表现为月经来潮有先期
、后期、先后无定期,经量过多、过少,经期延长
以及间期出血、崩漏、痛经、闭经等等,其主要病理机制是脏腑功能失调,
气血不和,导致冲任二脉的损伤。其病理因除外感
邪气,内伤七情,房劳多产,饮食不节之外,体质
因素对月经病的发生亦有一定的影响。
从辨证的角度而言,月经不调证候性质有寒、热、
虚、实之不同,但具体则是从月经的期、量、色、质及伴随月经周期出现的
症状进行综合辨证。我们自跟师学习以来,亲见导
师吴生元教授在诊治妇科月经病时,对气血两虚、
血寒气滞的月经不调提出了一个独特的见解,名之
曰“月经不调三联证”,颇有新意,现据导师的观点
,结合我们临床体验,对此进行探讨,以求教于医
界同仁。
吴生元教授在多年临床诊治中,发现相当数量的青
中年妇女禀赋不足,每以胃脘痛或偏头痛到内科就
诊,详询病史,此等患者常有月经不调情况,月
经先期、后期或不定期,经量或多或少,有的经血色暗夹瘀块,有的色淡而
淋漓多日,往往有痛经症状伴随,脉家沉细而弱或
沉细兼紧,舌质淡或质青兼夹瘀斑瘀点。因为月经
的异常,每月才表现一
次,而胃痛、头痛则时而有之,故多详述标证而忽略本证,如若不从内在机理全面认识,内科、妇科分而治之,则难以达到全面的远期效果。
1 气血不和是“月经不调三联证”发生的基础
气血是化生月经的基本物质,气血充盛,血海按
时盈满,才能经事如期。月经的成分主要是血,而血的统摄和运行有赖于气的调节,同时气又要靠血的营养,若血气不和则百病乃变化而生,尤以月经病为多见。由于气血两虚,正气不足,或因外感寒邪,或因内伤生冷,血为寒凝,气虚郁滞,血不畅行,滞涩冲任,故而痛经发作;血虚则经脉失养,气虚则运行无力,气血不能上奉于脑,致使头痛;《素问血气形
态》:“夫人之常数,阳明常多气多血。”本体气血不足,不能充盈胃腑,易遭寒邪或生冷饮食伤害,寒滞中焦,则胃脘作痛。由此可见,头痛、胃痛、经痛三证的互见,皆与气血不和相关。
2 肝、肾、脾、胃机能失调是“月经不调三联证”发病的根本
脏腑为气血之源,在经络上,五脏六腑十二经脉
与冲、任、督、带相联,并藉冲、任、督、带四脉与胞宫相通。在功能上,心主血,肝藏血,脾统血,胃主受纳腐熟与脾同为气血生化之源,肾藏精,精化血。肝不条达,经气郁遏不舒,除行经少腹胀痛之外,厥阴经脉滞而不畅,易作偏侧及头顶疼痛;胃为水谷气血之
海,有受纳与腐熟水谷的功能,与脾的运化功能配
合,能使水谷精微化生气血津液,供养全身。《素问玉机真藏》:“五脏者,皆桌气于胃;胃者,五脏之本也。”胃气的盛衰关系到五脏六腑的机能活动,若胃气偏虚,经期血室空虚,两虚相搏,阳不胜阴,易致寒凝气滞,则胃痛、经痛皆相发作;“经水出诸肾”,肾气
虚。血室难安则经血多少不定,经色淡滞不清,行经腰、腹冷痛时作,形寒遇冷则甚。导师为,“月经不调三联证”的发生与肝、肾、脾、胃脏腑机能失调关系密切,总体而言以气血两虚、血寒气滞为病机要领。由于脏腑经脉气血的关联,妇女月经不调、头痛、胃痛与痛经俱见者是属必然,不能单独孤立看待,名之日“三联证”,是有其理论依据和实践基础的。
3 气血两虚、血寒气滞是“月经不调三联证”辨证分型的依据
张子和说:“凡看妇人病,入门先问经。”这是诊治妇科疾病必不可少的环节,尤其对于青中年妇女,每以胃脘痛、头痛为主诉者。必须详询月经情况。导师根据患者经期的先后。经量的多少。色泽的淡滞,有无痛经症状,将此病证分为三个证型:
(1)气血两虚型:
月经先后期不定时,量少色淡或行经淋漓多日不尽。亦有经闭不行者。经期少腹坠胀,时感偏则头痛,平素胃痛隐隐。经期尤甚。口淡食少。畏食酸冷,喜温喜按,头昏无神。面色少华,动则心悸。眠差多
梦。脉沉细弱,舌质淡苔薄白。
(2)血寒气滞型:
月经多数后期而至,量少色暗。行经时少腹冷痛。胁肋痞胀,头额两侧或巅顶头痛。胃痛时作,得温则减,遇寒则甚。畏食酸冷,口干但不渴饮。脉沉细兼紧,舌质淡而夹青,苔薄白。
(3)寒凝血瘀型:
月经迟至,甚而闭经,行经腰及少腹痛甚,经量少,色暗有瘀块,经信不畅,头额、头顶刺痛,日久不愈,胃脘痛.痛彻心
背。畏寒肢冷。畏食酸冷饮食, 脉细迟或沉涩。舌质夹青兼见瘀斑瘀点,舌苔薄白或白滑。
4 温经散寒、调理气血是“月经不调三联证”治疗的基本法则
妇科疾病的治疗,也和其他临床各科一样,着重
在调整全身功能。然而妇女以血为主,血赖气行,脏腑是气血生化之源,气血失调导致冲任损伤,则产生经、带、胎、产、杂诸病,尤以月经病最为常见。“月经不调三联证”是其中一种特殊证型。《素问调经论》谓:“血气者,喜温而恶寒,寒则泣不能流,温则消而去之,是故气之所并为血虚、血之所并为气虚。”
据导师经验,针对“月经不调三联证”的临床表现及其发病机理,主张温经散寒、调理气血为治疗的基本法则,采用《金匮要略》温经汤为基础方加减施治。
方中吴茱萸、桂枝温经散寒,通利血脉;当归、川芎、芍药活血祛瘀,养血调经;丹皮祛瘀通经;阿胶、麦冬养阴润燥,阿胶还能养血、止血;人参、甘草益气健脾,以滋生血之源,并达统血之用;冲任二脉均与足阳明胃经相通,半夏能通降胃气而散结,有助于祛瘀调经;生姜温胃气以助生化;甘草调和诸药。方内皆补养气血之药,未尝以逐瘀为事,而瘀血自去者,此养正邪自消之法也。
气血两虚用温经汤加黄芪、大枣,以补气养血为本;
血寒气滞者,用温经汤去阿胶加毕拔、良姜、香附、佛手增其散寒理气的效果;
寒凝血瘀者,用温经汤去阿胶加附子、毕拔、丹参、茜草、红花,重在温经散寒,活血通经,取其“寒则泣不能流,温则消而去之”之用意。
5 验案举隅
例1.杨 ,女,21岁,大学学生。禀赋不足。自幼体弱,逢月经初潮以来,经期时先时后。量少色淡,每值月经来潮均感腰及少腹坠痛.同时伴有头额空泛疼痛。平素怕冷,易患感冒,饮食不和则胃中隐隐作痛,口淡不渴。食少便溏.每月行经。服用当归调经丸、乌鸡白风丸。痛经时有缓解,但病情终未获痊愈。脉沉细弱,舌质淡苔薄白。此属“月经不调三联
证”气血两虚证,拟方温经汤加黄芪、大枣:黄芪、党参各30g,吴萸8g。当归20g。芍药、川芎各10g。桂枝、阿胶(洋化)、丹皮、法夏、麦冬、生姜(切片)各15g。甘草10g。大枣5枚。每值经期服药5剂,每日
l剂,煎服3次。连服三个经期后。诸证获愈。以后
经信顺畅,未再见疼痛三证发作。
例2.李 ,女。32岁,职工。6年前因产后受寒发热住院治疗数日。热退后回家调养。分娩满月后,寒热调摄不慎。经常冷水洗涤,多次受寒感冒,以后则逐渐月经迟至,经行不畅.经血色暗量少,伴行经腹痛。胸胁及两乳痞胀。头痛眠差。胃痛时作,畏食酸冷饮食,口干不思饮,只喜温饮少许。脉沉细兼紧,舌质淡,边微夹青,苔薄白。此属“月经不调三联
证”血寒气滞证。拟方温经汤去阿胶加毕拔、良姜、炙香附、佛手:吴萸8g,当归20g,芍药、川芎各10g,党参30g,桂枝、丹皮、法夏、麦冬、炙香附、佛手各15g,毕拔、良姜各10g。先嘱服5剂,每日1剂,煎服3次。以后每值经期照方服5剂,连服三个经期后,诸证获愈,经信如常。
例3.张 ,女,28岁,农村妇女。生育一胎
后行输卵管结扎节育术,术后经血量渐少,曾经闭数月,某医以丹栀逍遥散施治,经信虽已恢复,但经期常延后,量少色黑有瘀块,经期少腹冷痛较甚,且伴头顶刺痛,须服“头痛粉”等止痛药方能稍有缓解,平素胃脘常痛,易泛酸作呕,畏食酸冷,大便不爽,白带清稀量多,性事冷淡,畏寒喜暖,手足不温。脉沉细
滞涩,舌质青,舌尖边有瘀斑,舌苔白滑。属“月经不调三联证”寒凝血瘀证,拟方温经汤去阿胶加附片、毕拔、丹参、茜草、红花:附片(先煨)、党参各30g,吴萸8g,当归20g,芍药、法夏、毕拔、茜草、红花、甘草各10g,桂枝、丹皮、法夏、麦冬、丹参、生姜
各15g。每日1剂,煎服3次。连续服药10剂,头
痛、胃痛均渐缓解。以后嘱每月经期照法服药5剂,再连服3个经期后,诸证获愈,经信如常。
(收稿日期2003一o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