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寒论》论灸法

2019年7月24日14:45:00 发表评论 564 views

〖摘要〗本文主要对《伤寒论》中灸法的应用特点进行了总结归纳和分析。《伤寒论》中灸法的应用特点主要有:病在三阴宜灸;阝日热实证禁灸;病性寒者宜灸;先灸后药、灸药并用;单独施灸等。

《伤寒论》一书是东汉著名医学家张仲景所著。医圣张仲景不仅精于汤药,而且工于针灸,其善用灸法的精湛技艺可在《伤寒论》中窥见一斑。本文试从该书中运用灸法的有关条文浅析如下:

1病在三阴宜灸

《伤寒论》中论述病在三阴者宜灸的规律,可谓泾渭分明,使用恰到好处。张仲景确立了“三阳经病宜针,三阴经病宜灸"的原则,既强调了三阳经病的性质俱为邪实,只宜针刺疏经达邪,不宜用灸法助阳生热《同时,亦阐明了三阴经病性质俱为正虚,不宜用针法劫夺正气。

292条:“少阴病,吐利,手足不逆冷,反发热者,不死,脉不至者,灸少阴七壮。"

少阴病虚寒吐利者,多应手足厥冷,而本条的少阴病者,不仅手足不逆冷,且有发热之征象,知非亡阳重证而是阳气来复,阴寒渐退,故曰“不死”。但吐利而脉不至,是因吐泻之余其气暴虚,使营气不能接续,则病仍属虚寒,此时可灸少阴以温阳通经,接续营气,则脉可复而病可愈。临床可灸太溪、复溜、涌泉、关元等。

525条“少阴病,下利,脉微涩,呕而汗出,必数更衣,反少者,当温其上,灸之”

本条病情比较复杂,不但阳虚气陷,而且营血衰少,不但里寒盛,而且表阳不固。“数更衣,反少"是本证下利的特点,阳虚气陷为其主要病机。故其治疗“当温其上,灸之',以回阳救急,升举气陷,既有姜咐回阳之功,又无辛燥伤阴之弊。可选用上部的百会穴。

543条:“伤寒六七日,脉微,手足厥冷,烦躁,灸厥阴,厥不还

厥阴为三阴之尽,厥阴病大多由他经传变而来,既可由太阴、少阴传人,又可从三阳经内陷,是邪正相争的危重阶段。本条为脏厥重证,虽未明言吐、利、汗出等症状,然从其脉微、手足厥冷、烦躁等症状看,已显露阳消阴长,阳不胜阴之势,病势濒于危殆,此时若用吴茱萸、附子、四逆汤等汤药,亦虑其缓不济事,故急施灸法,灸其厥阴,以冀复阳抑阴。

549条:“伤寒脉促,手足厥逆,可灸之。"

此言阳虚脉促而厥逆者,可以灸法以扶阳救逆而固本,温运气血以祛寒。可取太冲、关元、气海等穴。

562条:“下利,手足厥冷,无脉者,灸之不温,若脉不还,反微喘者,死。少阴负趺阳者,为顺也。"

本条症见下利、厥冷、无脉,为真阳衰竭,病已极急。急宜取大艾炷重灸,如灸之阳仍不复而脉不至,气又上脱而反喘,则必死无疑。原文提示患者的病情为内外皆寒,阳不胜阴的危重病候,此时张仲景舍药取灸,急温其阳,说明他对灸法的肯定和重视,同时,又指出了其灸法的救治能力仍有一定限度,可见他对灸法作用的评价是十分客观的。

上述条文所列证候,皆用灸法治疗。仲景不用四逆、白通等汤而用灸法,足见灸法易施、卓效。《伤寒论》中灸法主要用于治疗少阴病、厥阴病阳气极衰的危重证候,此类证候若用汤药扶阳抑阴,恐缓不济急,故用灸疗回阳。较之汤药之处方、取药、煎汤、服药、吸收而后发挥药效,艾灸更具有快捷、速效、便利的特点。这也是《内经》急症急治法则的具体运用。

2阳热实证禁灸

“热证禁灸"最早出自《伤寒论》,后世主张禁灸者多沿习此说,并把阳证、热证、实证、阴虚乃至湿热之疾列为禁灸之列。在《伤寒论》中,火灸法当包括艾灸、熏熨、温针、烧针。张仲景非常重视火灸法的适应证和禁忌证,警示后人要重视误灸的严重后果,并针对多种火逆证提出不同的解救方法。

115条云:“脉浮热甚,而反灸之,此为实。实以虚治,因火而动,必咽燥吐血

本条脉浮热甚是表实热证,应发表散邪,而反用灸法以助阳,

实以虚治',结果是实其所实,阳气闭郁不解,火邪上逆更甚,必致劫阴动血之变。

221条“阳明病,脉浮而紧,咽燥口苦,腹满而喘,发热汗出,不恶寒,反恶热,一“ ·若加温针,必怵惕烦躁不得眠"

此阳明气分邪热炽盛之证,若误用温针,以火济火,则火气内攻,扰动心神,必致怵惕、烦躁、不眠诸症。除此之外《伤寒论》中提及由于烧针、误灸引起火逆变证,病情加重的条文就有十余条,如原文第114一119条太阳病误用火法而引起的变证等,足以见仲师对火灸法运用的重视。

如第116条中列举了许多的热证禁灸:“微数之脉,慎不可灸,因火为邪,则为烦逆,追虚逐实,血散脉中,火气虽微,内攻有力,焦骨伤筋,血难复也。脉浮,宜以汗解,用火灸之,邪无从出,因火而盛,病从腰以下必重而痹,名火逆也。欲自解者,必当先烦,烦乃有汗而解。何以知之?脉浮故知汗出解。'

此条脉见微数,为阴虚有热,尤不可灸。若反灸之,火气内攻,则火毒浸溢于血脉中,筋脉失其濡养,故曰焦骨伤筋,说明误灸的危害严重且难以恢复。表证、热证、实证及阴虚内热证禁用灸法,是仲景在总结前人经验教训的基础上结合个人的实践得出的观点,对后世影响极大。

但我们对于“热证禁灸",应当用历史的观点辩证地来认识。近年来,随着实践的深人,灸法用于热证的实例不断见诸各类报道中,无论表热、里热、实热、虚热都可施灸,使灸法的理论和运用都得到了进一步发展。

4 。Thesis · China healthcare Frontiers, Sep 2009,Vol. 4 No · 17

3病性寒者宜灸

纵观论中条文,大凡仲景使用灸法的,皆是病属虚寒重证,三阴病中惟太阴病不言灸法。而少阴病、厥阴病多急证、重证、死证,应用灸法也有以急济急之意。对于慢性虚寒证多灸药并用以提高疗效。对于少阴热化证,绝不提灸法。甚至有“微数之脉,慎不可灸" 的告诫。

117条:“烧针令其汗,针处被寒。核起而赤者,必发奔豚,气从少腹上冲心者,灸其核上各一壮,与桂枝加桂汤更加枝枝二两也。" 清代著名医家钱潢在《伤寒溯源集》中对烧针的解释是:“烧针者,烧热其针而取汗也。”即用烧针的方法令患者发汗,汗出则腠理开,若此时外寒从针处侵人,寒闭阳郁,卫气不行,故局部红肿,“核起而赤"。《医宗金鉴》曰:“针处宜避寒,若不谨慎,外被寒袭,火郁脉中,血不流行,必结肿核赤起矣。"这时若迫劫发汗,阳毽阴乘,下焦寒气乘虚上犯心胸,证见气从少腹上冲于心,此即奔豚发作。仲景提出在病变部位施灸的方法,即先以艾柱灸针刺处之赤核各一壮,以壮阳热之气,温煦虚阳,散逐寒邪,再服桂枝加桂汤平冲降逆,扶心阳之虚。

又如504条:“少阴病,得之一二日,口中和,其背恶寒者,当灸之,附子汤主之。”

少阴病为伤寒六经病变发展过程中的危重阶段。病至少阴,机体抗病能力明显减退,多表现为全身性虚寒证。邪居少阴一二日,患者口中不苦、不燥、不渴,知非里热,当是少阴经阳气虚衰,不能温煦所致,此乃少阴病阳虚寒湿证的辨证要点。背为阳之府,又为督脉所过之处,阳虚而寒湿凝滞,总督一身之阳气的督脉先受影响故其背恶寒。仲景洞察本证,除了用附子汤以温经祛寒除湿外,更兼用灸法,与汤药并进,以增强疗效,书中虽未明言灸何穴,但后世医家一般认为可灸大椎、膈俞、关元、气海等穴,以培肾固木、振奋阳气,对以上寒邪偏盛、阳虚阴乘之证,仲景宗《内经》“寒者热之' 之法,均配以火灸,或灸其“赤核"(红肿处),或灸其受邪经络腧穴,皆欲借火灸之攻,以振奋阳气,使寒病得火而散,阳气得灸而复,获温热补益之效。

论中灸法,有先灸后药者,如117条奔豚病的治疗有灸药并用者,如304条少阴寒湿身痛证的治疗更有单独施灸的,如292、325、 343、362条所述少阴病、厥阴病危重证的灸治,足见仲景对灸法的灵活运用。

但我们需要注意的是,仲景当时单独施灸的情况。或者是穷乡僻壤无药可用时只能施灸以冀取效《或者是病情突然恶化至阳虚欲脱的危重阶段,仓促之间不及取药煎服,先行施灸以回阳固脱,为汤液治疗贏得时间。在少阴病、厥阴病的重危阶段,灸药并用才会有挽回的更多机会,《伤寒论》中仅载灸法的条文当作如是观。

《素问,异法方宜论》明确提出“藏寒生满病,其治宜灸'爹《灵枢·经脉篇》认为“陷下则灸之',为灸法可以温阳补虚,散寒通脉和升阳举陷提供了理论依据。张仲景在继承前人经验的基础上,结合自己的临床实践,对伤寒六经病中阳气虚衰阶段大胆运用灸法以急温扶阳、升阳、回阳、散寒通脉,补虚救逆是有着其深刻含义的,为我们今天临床急救医学提供了借鉴。当然,由于时代的局限,从《伤寒论》中也可看出张仲景在灸法的运用上还较局限,对其取穴及具体方法还有许多可探讨之处,有待我们不断总结完善。

weinxin
学艾灸理疗康复师考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