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煌:如何用活柴胡剂临床治疗应用经验

2021年9月28日06:48:27黄煌:如何用活柴胡剂临床治疗应用经验已关闭评论

刚接到演讲通知的时候,我在想讲什么好呢?本来想说麻黄、细辛,我干脆讲调和法,讲柴胡、芍药,这些东西,可能没有像李老先生那样够刺激,但是这个临床用得不少,临床上大症、重症有,但临床上这些小病、小调,我想我们这些后辈、初学者应该从这些比较平淡的方子着手,这些也是张仲景的。
首先,讲讲柴胡,先认识柴胡证。柴胡证是什么?关键是八个字“往来寒热、胸胁苦满”,很多人认为药证是一个症状,认为是对症用药,其实这是误解,“往来寒热、胸胁苦满”可以说是一个综合征、一个症候群,“往来寒热”这个症候群,是张仲景发现的一种疾病,不同于我们现代所说的,而是传统的一种疾病。这个“往来寒热”,可以出现在很多细菌、病毒的感染性疾病;精神神经系统疾病可以出现“往来寒热”;免疫系统疾病有时也可以表现“往来寒热”,包括女性的月经病等。
那么,这“往来寒热”讲的是什么意思呢?在《黄帝内经》中已详细作了说明,这里我就不详讲了,它有三个意思:“往来寒热”首先,指患者发冷发热持续比较长的时间;这强调的是比较长的时间。这种发冷发热,多指体温不正常;许多发热性疾病,尤其是不明原因的发热持续多日者,不一定是弛张热、疟疾发热,而我们可以看作是往来寒热。第二,指患者的自我感觉。因为张仲景时代是没有体温计的,不要认为《伤寒论》的发热就一定是37.5°以上,所以很多时候是一种自我感觉、患者的自我感觉,即一种寒热交替感,往往患者有很多的描述,我们进行临床要善于归纳。当然,有人忽而恶风怕冷、肌肤粟起、忽而身热而烦、出汗、要脱衣服,这是一种寒热;也有人四肢冰冷,但心胸烦热,就像现代很多女性冬天也穿着特别短的裙子,但手是冰冷、胸口是热的,这也是一种寒热往来;再有表现为上部热而下部寒,大多数人以为这是阳虚,大量进补,其实是柴胡证、神经症,有的人冬天来看病,下面穿着羊毛裤,上面穿着短袖,他感觉上面热、下面冷,这是一种神经症,是不是阳虚证?其实他并不一定是,故可以用点柴胡剂调和就行了;也有人半边身体热、半边身体凉,这都是一种往来寒热。往来寒热有另外的第三个体征,是一种过敏状态,往来寒热首先是对温度变化的敏感,怕吹空调、但热一点也难受,所以现在有很多的人怕风、怕空调、怕电风扇,我认为是柴胡证,而不一定是完全是阳虚;除了温度以外,还有对湿度的过敏,有些人湿度大了以后就不舒服;有的人对气压敏感,有很多支气管哮喘患者,当天气一变化,他就胸闷难受;有很多对光照也过敏,像林彪,他的房间需要很厚的窗帘,其实他是柴胡证,他也比较敏感;还有对气候的敏感,很多人不希望冬天,一到冬天,就要到三亚去居住、生活;还有对环境的敏感,很多人就不敢到超市里面去,他一看大超市人多就头晕,也有很多人坐车敏感,他坐大巴就没问题,坐小车就感觉不适,因为小车的环境比较狭闷,这也是一种环境的敏感;还有音响敏感、对气味的敏感,如有些人闻到某一气味就不行了,或总觉得闻到其他人身上一股味道;所以对这些,包括性味上的敏感,我们也可以看作是往来寒热。当然,一些对花粉、螨虫过敏等等,我们都可以看作是往来寒热,从而把这四个字充分地演绎、大大地扩展。
从“往来寒热”里提取“往来”两个字,其实也大有讲究的。“往来”有三种情况:第一,指疾病呈迁延性,病程慢性化。张仲景用小柴胡汤用的最多,为什么?因为这种病见到的也最多,所以临床上许多迁延不愈的疾,像病毒感染性疾病、精神神经系统性疾病、免疫系统疾病、女性月经病等不容易好的、很不容易治愈的,都是一种往来特征的疾病,这些不易好的、不易治愈的疾病怎么办呢?用柴胡,我感觉比较安全、可靠。当然,李老的扶阳治法有着良效,中医是经验学,我今天是讲我自己的经验。“往来”的第二种意思,是指有节律性;凡是有节律性的东西,我们可以看成是往来寒热。这个节律,有日节律的一天半天,有的人一到九点钟就心慌、或者每天晚上失眠,这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情,所以有很多用柴胡类方来治疗失眠;有周节律,就像我们往往城市里的星期一综合征,一到星期一就不舒服,特别是小孩子,星期一一爬起来就头痛、甚至呕吐,他害怕上学,一爬起来心情就紧张,这是周一综合征;女同志最明显就有月节律,一到月经来潮前就情绪不稳定、波动大,乳房发胀,或者腹泻、头痛,这个时候,我们的柴胡类方,比如说四逆散、逍遥散;那么还有一些表现为季节性,每年春秋天发作,如过敏性疾病,所以说这种过敏性鼻炎、花粉症、哮喘,我们可以看作是往来寒热,也可以用柴胡剂。“往来”第三个情况,是指没有明显的节律,时发时止,不可捉摸,比如癫痫,突然一声大叫后发作,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发,有的是3、5天来一次,有的是3、5月也不一定,以及一些过敏性疾病等。日本汉方根据这个“休作有时”的发病特点,所以用柴胡桂枝汤、柴胡龙骨牡蛎汤治疗癫痫,有效。所以我们把一些时好时坏的精神神经病也是用柴胡方。所以这个“往来”两字也是大有文章的。
“胸胁苦满”,是一种自觉症状,也是一种他觉症状。两者共同构成柴胡证,成为柴胡证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个“胸胁苦满”我们中国历来把它看作是自觉症状,自觉的胸膈间的气塞满闷感和胁肋下的气胀填满感,这个对于病人来讲,他往往不知道是“胸胁苦满”,这是古语,患者常常以“胸闷胸痛”“无法呼吸”“想要深呼吸”“腹胀”“心里不舒服”等表述,或者深深舒一口气,甚至有的说话不多等等,这些都是一种“胸胁苦满”的自我感觉,这点我们医生善于归纳;当然,也有延伸为伴有上腹部不适感、腹胀、嗳气等就是胸胁苦满,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他觉;这是张仲景用大柴胡汤的一个指征,张仲景是要腹诊,只是现在加上了脉诊,“心下不安、胀满痛”的大柴胡证他是要摸的;这个要求在使用大柴胡汤的时候,要经常摸摸肚子,这是非常简单的。我来举个例子,一般病人坐下,医生用指尖沿肋骨弓的下端向胸腔内按压,假如医生指端有抵抗感、不舒服感、很硬的,患者也有种胀痛不适感;还有一种捏诊,用手把肋部的皮肤捏起来,捏起来后发现皮肤比较紧,或者皮下有摩擦感或者有条索样的感觉,这个人认为是属于“胸胁苦满”。日本汉方是很注重腹诊的,所以说是值得我们去学习的,而不是说这是日本的东西,在医学上,我们不讲民族观念。
另外,胸胁的肿块可以归属于“胸胁苦满”,如乳房的肿痛、乳房的积块、乳头的分泌物,这些都是分泌失调的表现;再比如说腋下的淋巴结肿大,也是“胸胁苦满”的表现,也是柴胡汤的使用指征。那么我把头、肩颈部、胸胁部、躯体的侧面、腹股沟等这些部位称为“柴胡带”,就是说这些部位出现的肿块、疼痛,我们都可以考虑用柴胡汤来解决,比如说呕吐、耳聋、肩颈部的酸痛,现在有很多的白领出现颈椎病的时候,很多时候就是用小柴胡剂方、小柴胡桂枝汤、小柴胡干姜汤等等;还有一些甲状腺疾病,我基本上是用小柴胡汤,所以这个我称之为“柴胡带”,在临床上可以考虑使用柴胡类方。
“胸胁苦满”还指一种精神状态,即患者的心理处在一种抑郁痛苦的状态。张仲景治疗情志病、讲六经辩证,关注病人的性情、大脑的状态,如桂枝汤“心下冲胸”、少阴病的“但欲寐”、白虎汤的“烦、渴”,这些都是精神状态(的异常)。“胸胁苦满”也表现为一种幻觉,是痛的,所以“苦满”的“苦”是一种惆怅感,所以说这种抑郁状态表现为情绪低落、神情漠然,可以表现为食欲不振,也可以表现烦躁、恶心、口干口苦、咽喉异物感等,有的患者还有睡眠障碍、疑病心理等。所以“胸胁苦满”症状特别多,可以从这些方面进行理解。
然而,小柴胡证的“或然证”非常多,这个或什么、或什么所说的就是“或然证”。小柴胡证的“或然证”是“或胸中烦而不呕,或渴,或腹中痛,或胁下痞硬,或心下悸,或小便不利,或不渴、身有微热,或咳”,很多的“或然证”,包括下面的四逆散证“或咳,或悸,或小便不利,或腹中痛,或泄利下重”等。这提示什么东西呢?这提示了柴胡证的覆盖面很宽,提示其所主治是一个系统,一种、一大类疾病,咳可能是指呼吸系统、心下悸是循环系统、腹中痛是消化系统,“或然证”越多,这个方子覆盖面越宽。所以说柴胡证不仅仅是一个症状,也不是一种疾病,而是一种体质状态,一种涉及免疫系统、肝胆消化系统、淋巴系统、精神神经系统的病理性体质。我敢说一句,柴胡用药是中医非常有魅力的用药,我 98年的时候作了一个调查,全国名中医最善于使用的药物、最喜欢用的药物,第一位是黄芪,第二位是大黄,第三位是柴胡。所以我引申了一个“柴胡体质”,给人的关注非常重要。我们知道中西医最大的区别,西医是治病,中医是治病的人;治病的人,所以说“望闻问切”是干什么的,“望闻问切”看到的是人,首先望到的是精、有活性的人,所谓人是具有社会属性的,是一种高级动物,这是我们中医非常重要的,所以每个经典的方子都应该有对应的人的体质,当然要细分,我这里只是粗分。我认为:柴胡体质,是适用大剂量柴胡制剂或者长期适用柴胡类方的人,体质辨病以后,不仅疗效好,而且安全,在这份报告上专门提到体质学说的好处,第一安全、第二有效、第三简便、第四廉价,安全尤其被关注。
柴胡体质,在我们江苏、南京一带是非常多的,尤其在女性,这种体质中等或偏瘦,营养情况良好;但是神情抑郁,不是指表情丰富、眉飞色舞、表情多变,而是像贴了一张纸、抹了一层浆糊似的,神情淡漠,然后主诉以自觉症状为多,很多自我评价差,这是国内的一种状况;对外界环境适应性差,如怕冷、对空调敏感、对气温季节变化反应敏感、情绪波动较大,多以知识分子为主,因为他们情绪敏感,而且他们食欲、性欲易受情绪的影响。还有很多的女生,因为吵架了,马上觉也不睡了,早餐、午饭也不吃了,等到男朋友来解和,马上胃口大开,这食欲与情绪相关。这些人还有一点容易生毛病,而且现在的诊断、体检为我们的看病诊断提供了很大的证据,我不反对。我发现大部分的这类人易患疾病:大多为急性疾病的迁延期或慢性病,柴胡体质的人会常有此类疾病,如肝胆病、胆结石、慢性肝病、结核病、循环系统疾病(低血压)、自身免疫性疾病(我发现有很多是这样的)、过敏性疾病、病毒性疾病(也很多,很喜欢找上这类人)、精神病、抑郁症、神经症、甲状腺疾病、乳房疾病、内分泌疾病、耳鼻喉与眼睛疾病,这些疾病常发生在此类病人中,我们可以看到的,甚至有些病人,本身没有看到这些疾病,但从他们的家族史往往存在此类疾病。另外,这些人在什么情况容易出问题呢?常在极度惊恐或长期精神抑郁、疲劳、受凉、经期感冒等等情况下引发此类疾病。这是我们柴胡体质的特点。
还有,柴胡体质的一个特点,通过触摸。柴胡体质以胸胁部以及肩颈症状较多,或胸闷痛,上腹部或两肋下按之有抵抗感、不适感、或压痛或反应性肌紧张,我们经常手按的时候会发觉比较硬,肩颈部痛、肌肉痉挛等;四肢多冷,女性月经周期不准,周期先后不定期,经前多见精神不稳定、乳房胀痛结块等;容易腹痛腹泻,容易全身疼痛,容易乳房疾病或甲状腺增生等等。
柴胡体质辨病以后,我们可用柴胡类方,这是一个大家族,临床上用柴胡的机会非常多,那么,给大家介绍一下几条方子。
首先,是小柴胡汤。小柴胡方,千古良方,是张仲景的一张常用方,也是他的皇牌。麻黄、附子、柴胡、黄芩也是他的皇牌。《伤寒论》的113条方,小柴胡汤是和法的代表方,是疾病处于迁延期或者慢性期的一种有效方,既不能下又不能汗,怎么办,只能和,故用得也多,而且它的加减也多,说明它治疗疾病的不同。那么,看这张方:柴胡10-20g、黄芩5-15g、姜制半夏5-15g、党参10g、生甘草5-15g、生姜15g或干姜5g、红枣20g,教科书上教:柴胡用半斤,一两等于3克,柴胡八两即24克,但因为超过15克,药房给你退回,还有一两等于15g,那么八两是多大的量,这是有着巨大的反差,也是令人苦恼的事情。现在像我当老师,给学生讲课的时候讲什么好?那是没办法的,法律不允许我们使用这么大量的用药,一旦出现法律的风险,临床就打翻了,所以我在临床上的特点,一两按照5g来用,我的经验是柴胡不少于10g,更多是15、20g以上,给学生推荐用。
柴胡方证是指:往来寒热,胸胁苦满为主证,心烦喜呕、或呕吐、口苦、默默不欲饮食。为什么呢?这小柴胡汤里面有半夏、黄芩、人参、干姜。关键是主治什么疾病,现在我的研究主要是在三个点上的关系,我研究方—病—人,如在临床上小柴胡汤主治什么的人、什么的病,然后再研究这些人容易生什么样的疾病、这些疾病容易发生在什么人的身上,就研究方病人这三者的关系,我感觉这比较简单、理解,比起很多四个字的病机来讲,相对来说,这个容易掌握、上手。现在我们年轻人进来(中医)以后,不容易对中医产生热爱,给他们讲很多反而产生厌恶,像我讲经方,我不太爱讲大道理,我讲经方,我最开始讲痤疮,这是大学生非常关注的,然后讲用什么方,桂枝茯苓丸,学生会感到奇怪,为什么用桂枝茯苓丸,这就要讲究体质。小柴胡汤治疗什么,我就把现代人的疾病运用到里面,这样的话就比较容易掌握,所以我在研究文献的整理归纳,像小柴胡汤、大柴胡汤治疗的疾病要有一个谱,总之,这八个字是小柴胡汤的经典指征。当时张仲景就抓住这个体征的。最近,我从英国网上发布了这个短信看病,因为英国跟我们时差是八个小时,我打开手机,原来是我们机关的一个小弟,他的太太发烧了,一个星期才退,而且每个月都会发烧,我就问是不是月经期,她说月经期刚过,我根据我的经验得出经期感冒用小柴胡汤,女性的经期感冒用什么好?就是小柴胡汤,但是要加减,《伤寒论》小柴胡汤本身是需要加减的,可以去人参,可以去半夏、可以去黄芩,唯独两样不可以去,一个是甘草,一个是柴胡,那么根据这个,这个病毒性感冒高烧的,这里有一个小方,黄芩、甘草、柴胡、连翘,这个小方子是有效的,但是要连续多次服用、汗出而止,剩下的可以不服。但是柴胡的量一定要大,我自己介绍的柴胡常用量是15-20g,但我给这个小弟开的方是柴胡40g、甘草10g、连翘60g、黄芩20g,李可先生的方确实有效,但是量不大不行,每天四次、三小时一回,吃两次烧退,再过八个小时我问有没有发烧,他说没有了。所以,这个小方就是有效。
慢性肝炎方面,患者常年累月地想着转阴,我不知道转阴不转阴,我会用中药帮你调理,可以配用五苓散、当归芍药散,但是这里面柴胡剂量要小、黄芩剂量也要小,小剂量,黄芩5g,但是也要注意关注肝功能,日本曾出现过导致肝功能损坏。
淋巴系统疾病,小柴胡汤原来是治疗少阳病,而现在淋巴系统的疾病都可以考虑小柴胡汤来治疗,像淋巴结大、淋巴结炎、淋巴结核、肿瘤的淋巴结转移、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恶性淋巴瘤等也用小柴胡汤。因为肿大都在腋下、颌下、腹股沟都在我所说的“柴胡带”上,如果淋巴结肿大,我多加用连翘,因为连翘可治淋巴结肿大,加牡蛎,牡蛎是疮家治疗用药,因为在外科感染以后,常有淋巴结肿大,实际上确实大量连翘治疗淋巴结肿大,疗效是可以的。如果是扁桃体脓肿,扁桃体炎,按照日本汉方的经验,加入桔梗、石膏,同时这也是胡希恕先生的经验,他对日本汉方很有研究,现在淋巴细胞疾病都见于慢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我治疗其大多使用小柴胡汤加五苓散的,治疗都比较稳定,这是柴苓汤。
这是一个患有奇怪疾病的患者,肺淋巴管肌瘤病,当时咳嗽有气喘,此患者有肠易激综合征和乳房小叶增生病史,腹部按压有抵触感、压痛,这是一个柴胡体质,当时在2006年看病的时候还出现右侧胸腔积液、盆腔积液,左侧卵巢小囊肿,腹部CT发现肾脏基质瘤;但是这个状态还好的,我就用小柴胡汤合四逆散合半夏厚朴汤加减,是比较平淡的方,想不到平淡之方疗效挺不错的,首先,病人的感觉明显好转了,生命在于感觉,中药若一闻到想呕吐、这是用药不对的,药要舒服才行,这个病人吃了很舒服,两个月咳嗽消失、胸部舒适,腹水的症状疼痛感也消失了,到现在这个患者仍在看我的门诊、基本方不变、守方而细水长流。这个疏肝理气、健脾利水,我没有用西药半片,对西药的用药指征也不太熟悉,我还是用经方来治疗。
甲状腺疾病,这个碘盐的问题,国家的人们已经不缺碘,这个问题不存在,但是甲亢的问题比较多,是一个事实。甲状腺疾病用小柴胡汤有效,若有多汗、口渴等症,可配合白虎汤,这个小柴胡汤治疗甲亢确实有效;桥本氏病可以用小柴胡汤合当归芍药散,或合用五苓散。像这些免疫性疾病,小柴胡汤合当归芍药散是调节免疫的方药,是好方;有些人用了他巴唑以后出现肝损害,也是用小柴胡汤加白术。
类风湿性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干燥综合征,这些胶原性疾病,反反复复,大多对气压温度的变化敏感,遇到冷则关节肿痛,晨僵比较明显的,这可以看作是“往来寒热”,可以用小柴胡汤加白芍,温温和和的,效果可;我治类风湿性关节炎用小柴胡汤效果也是非常好的,这个小柴胡汤是增强免疫调节的,加上白芍,效果更好,还有干燥综合征、强直性脊柱炎等我也用小柴胡汤,当咽喉红、舌红的,我就小柴胡汤加上栀子厚朴汤。这是要清热,但也要和法。
过敏性疾病,小柴胡汤,如过敏性皮炎、荨麻疹、异位性皮炎、过敏性鼻炎、支气管哮喘等,也具有往来寒热的特性,可以使用小柴胡汤,如痒的话,加荆芥、防风;出汗加石膏,咳喘加五味子、厚朴等。但彻底根治我不敢说,但是可以控制。
支气管炎,小柴胡汤治疗支气管炎,可以按照张仲景小柴胡汤加减的一个经验,他有一个经验就是加五味子、干姜,我有个病人,这人秋季感冒以后,用抗生素后效果不明显,咳嗽、咯白痰,用的就是小柴胡汤加五味子、干姜,这是张仲景的经验,服用抗菌素无效,也可以用小柴胡加半夏厚朴汤,“柴朴汤”效果很灵的;用小柴胡汤加栀子、黄柏、黄连、大黄,这个我还在摸索中治疗“弥漫性泛细支气管炎”,栀子百合汤与三黄泻心汤来用,合用小柴胡汤后以后痰减少、很舒服。
小柴胡汤,千古良方,我们不能仅仅只是把它看作是一个治疗感冒的方,这有点委屈了小柴胡汤,现在日本出了小柴胡事件以后,不敢配用小柴胡汤,只敢是补中益气汤,在这里陈述一下,小柴胡汤这是千古良方,怎么能不用呢?
大柴胡汤,也是古代良方,是泻下剂,它用于什么呢?当时张仲景用来治疗伤食、食伤,我一直强调张仲景当时可能治疗了很多军人,为什么呢?因为汉代,军阀混乱,那个时候是战乱最多的时期,名医作为社会的优良资源,当然要治疗军人,张仲景《伤寒论》、《金匮要略》我把它看作是治疗军人疾病的书籍,柴胡牡蛎桂枝汤治疗军人烦心、失眠;桂枝汤军人用来抗疲劳的,大柴胡汤是庆功宴之后,将军夜里肚子痛得哇哇乱叫,并“此心下不安,按之满痛,此为实也”,怎么办,当下之,服用大柴胡汤后,舌苔黄腻好转,食积退去,腹中不痛也,中国的东西非常简单。大柴胡汤是很多种功效的良方,解痉、止痛、通便、降脂、降压、消炎等等,用起来是非常的简单,关键在于“此心下不安,按之满痛”也,这一定需要摸,但严重的话就不需要按。中西医结合在文化大革命中搞得非常多,其中最好的要数是大柴胡汤经证,张仲景的关键处方,这个方证大家一定要搞清楚指征,然后还有许多的或然证,因为大柴胡汤适用面也非常宽,很多疾病都能用。或者发烧、或者便秘、或腹泻,这里不要以为大柴胡汤,只是适用于便秘,腹泻也是能用的。“泻下则安”,这个很有意思,很多拉肚子一直拉,都不好(转),一摸肚子痛的,大黄的指征不一定是大便干结,使用大黄的是痛、硬,所以只要是痛,就可以使用大柴胡汤。或者黄疸、胰腺疾病,胆囊炎,或者头痛、高血压的患者,或者支气管哮喘的患者,像这都是或然证,不是一个症状,而是一个系统,还有舌苔黄燥、脉滑数的问题。
哪些疾病可以用,我们还要讲病症,这个病症很重要的,我们不能忽略。现代诊断对我们安全正确使用经方至关重要,我们还有研究,比如对中国经方论坛的研究,其与日本经方研究的距离就在现代医学上,人家也很清楚、发现了某个疾病与某张方的关联,就是一个发明、一个创作,这做得比较好的是大冢敬节,他对古代与现代的汉方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可惜他的书很多遗失,现存的其中一本《汤本求真》,是很有建设的著作。胡希恕先生是怎么开悟的呢?他看了这本书才醒过来了,成了我们出名的专家;岳美中先生也看了,他很聪明、他也不多讲,牵涉了中日的民族感情。中国的拿来主义,在于剂量,我在日本呆了六个月,我看到东洋学派是怎么学的?我感到我们中国跟它有很大的差距,日本以前就只有西医,没有中医的课程,可讲不讲的;但是现代日本教育人,规定医学生毕业要掌握汉方制剂法,那这样,所有的医学院校都要开设汉方课,有的叫东洋医学课,有的叫汉方和汉药课;现在各个医学院校都有讲中医的老师、教授一大堆,而且他们也讲授经方,他们经方是一张一张方子地讲授的,如大柴胡汤,先把数据录进去,然后归纳好。日本的清英大学和我们的北京中医药大学的中医课程,中医生的毕业比例分析发现,日本院校中医课程与西医课程的比例很少、一点点,但是毕业的很多中医学生,大多都能用于临床,而我们中国中医院校的学生学的中医是不少了,但是毕业以后很少真正从事中医的,这是什么原因呢?
好,再次回归到大柴胡汤这里,胆囊炎、胆石症、胆蛔虫,它是一个传统的抑胆药。那么胆石症发作期很有效,那静止期能不能用?只有腹下按压有抵抗感可以用,我的经验,有的老师喜欢用大柴胡汤加石膏来排石,还有一点,病人吃药前先吃油煎鸡蛋,然后气通,再用大柴胡汤,阳胃燥热证就是这种,这是很值得我们研究的一个证,现在我们这有用附子,也是出现这个证再用药的,所以大柴胡汤不是用于胆石症,而是用于“心下按之满痛”的证型,这是非常的重要的。
大柴胡汤可以说是胰腺炎一个必效的方、专方,无论急性、慢性,无论胖瘦都是很好用的,很有效果的。我估计张仲景当时治疗的就是一个战士的急性胰腺炎,喝多了、吃多了,就得了胰腺炎,就用大柴胡汤、大黄的剂量也大。上海有一位医生,他单用大黄治疗胰腺炎,用250g大黄,还有一个经验是早泻早缓解、迟泻迟缓解,呕吐吃多少就呕多少,有的就是让他呕、吃多少呕多少,越早越好,早泻早好,下法为妙,下法是好法?都是好法。我治疗很多胰腺炎都有效果,太多的例子我就不一一举例了。这个反流性胆汁食道炎,现在是非常多,故反流性胆汁食道炎,用大柴胡汤。如果出现大便秘结,用大柴胡汤有效;如果烧心感、难受,可以加栀子,栀子对食管炎是非常有效的,胃炎烧心感、难受,则用大柴胡汤加栀子。
高脂血症,它也是一个高脂血症的脂类调节剂,治疗反流性胆汁食道炎、胃炎,我说这个是治疗胃肠动力学的。高脂血症,有很多人腹部充实,按压有力,如果有肝火,烦躁、便秘等症,故治疗高脂血症,不要单单是想到山楂、荷叶,那是民间药、食疗,用首乌,这不讲究证。高脂血症用大柴胡汤就有效,一般2个月有效,快的一个月就见效,而且能降体重,所以用于高高的、肥胖的人,容易起效。大柴胡汤能降体重、减肥,尤其我发现中年女性,特别是接近更年期的女性,上身特别的饱满,胃气、胃部的脂肪也较多,而且月经的量也比较多,并且经前乳房胀痛、食欲旺盛、烦热、充满激情者,这个时候可以使用大柴胡汤,枳壳要重用,用量为30g,量少则不起效。所以它有减肥作用。
高血压、中风可用,大柴胡汤加黄连,就是大柴胡汤加三黄泻心汤,对一些体质充实的,三黄合大柴胡汤有效。
乳腺炎、乳腺小叶增生,大柴胡汤加青皮、陈皮,枳壳、枳实一起用,或者和枳实芍药散一起用,大柴胡合枳实芍药散可以缓解症状、治疗确实有效。
支气管哮喘,原来只是想到麻黄,其实也有柴胡带,对什么样的人起效,对体格健壮的、吐黄痰的、不停地喘气等起效,对吐黄痰的加黄连,不吐、但嘴唇发凉、发冷的,大柴胡汤加桂枝茯苓丸,这是胡希恕先生的经验,我用过很多例,包括我太太的支气管哮喘,这个大柴胡汤加桂枝茯苓丸用上就有效果,所以不像其他方法,是可以用得很得手,等到这个环节后,除根就用小青龙汤加栀子,还有一种情况,就是胸胁苦满,往来寒热,摸上去两个胁下绷硬,而且一吃饭就胀得厉害,这个柴胡桂枝茯苓丸汤一用上就能起效。看看这个患者,有支气管哮喘30多年,近年发作频繁来看,他中午、晚上出现心慌、浓痰、结块,自己是中医,也用了平胃散,后来用血府逐瘀汤,胸闷好转,但没有根本解决,我是大柴胡汤合并小建中汤,量不是很重,另外,我用柴胡加白芍、枳壳、桔梗、黄连、瓜蒌皮排痰,另外还有“排痰散“,人家以为是我的经验、我的经方,其实这也是张仲景的经方,也叫排脓散,这个脓不要以为是我们伤口的脓液,其实不是,古时候粘液发黄、吐痰黏黏都可以归为脓一类,就用这个白芍、枳壳、桔梗,我就用这个白芍、枳壳、桔梗,按照2:2:1的比例研末花粉冲服,每次10g,这个很是简单、很有效果,其功效胜过沐舒坦。枳壳、白芍舒缓平滑肌的痉挛,痰液就易排出,所以张仲景的小方很有意思,我们要把它挖掘,不要局限于字面上。吐痰也就吐脓、排脓也叫排痰,这个患者一周后咳嗽明显好转,这个上腹部也不痛了、痰也少了,效果非常地好。这样的例子实在是太多了。
还有心律不齐,我刚学医的时候还上过当,以为心律不齐是气阴虚,喜欢用生脉散,一个老太太平时经常心律不齐,人又瘦,舌苔有光,我给她用了生脉散,第二天,她根本就不找我了,找我对面的老中医,老中医问到她大便怎么样,她就说大便3天1次,什么时候开始,她回答说吃了蛋炒饭后开始的,老先生就给她开了大柴胡汤加枳实、枳壳,再过一段时间,她满脸笑容,心律也齐了,我就觉得我们的教科书上所说的大便不通、肚子硬、很多腹胀的,都可以用大柴胡汤,这些用了之后很舒服,有的快速型心律不齐,全身通红通红,加黄连,加栀子,因为黄连抑制心律异常性。
但是这么多病,关键在于体质,我们治疗的是一种体质状态,只是将我们发现的大柴胡证用到现代医学的诊疗疾病里面去,我们称之为大柴胡汤体质,另外一种体质,以中老年较多,体格比较壮实,上腹部也是比较充实饱满的,这些胃口都是好的,就是不敢多吃,多吃后就胀痛,这往往是可以使用大柴胡汤的,按压伴有硬感,经常有嗳气,同时易患高血压病、高脂血症、胆囊炎、胆石症、胰腺炎、支气管哮喘,好多的疾病,大柴胡汤主之。
还有给大家介绍一个好方,这是战争恐惧症、抑郁症常用方,美国让伊拉克身陷战争的惊恐中。战争恐惧症解释了胸满烦惊,烦躁,一身尽重、不可转侧,木僵状态,而且呆如木鸡,小便不利,还有胡言乱语,这是一种恐惧的精神障碍,所以这张方,是古代精神科的用方,柴胡汤加龙骨牡蛎汤涵盖了精神障碍的方面,精神科的医生一定掌握柴胡汤加龙骨牡蛎汤,张仲景的原文说得非常清楚,有胸满烦惊、一身尽重、小便不利、谵语这四个指征,现代抑郁症很多,首选柴胡汤加龙骨牡蛎汤。这张方子用了以后首先会睡眠改善,睡眠改善后抑郁好转,抑郁症患者就是很多表现为失眠。如果有焦虑,加栀子厚朴汤,《伤寒论》里栀子厚朴汤就三味药:栀子、厚朴、枳实,主症就是“心烦苦满、卧起不安”,就是焦虑伴有一些躯体症状,譬如腹胀;还有一些患者,用了柴胡汤加龙骨牡蛎汤之后,睡眠改善、焦虑感减轻;躁狂症、精神分裂症,可合用桃核承气汤,就是在此基础上加上桃仁、芒硝,其人如狂,柴胡汤加龙骨牡蛎汤有加桃仁、大黄、桂枝、桃仁,这经典组合治疗烦躁的精神症状,比用夜交藤不知好上多少倍,还有化瘀,不要以为没有瘀,很多是表现为精神症状的,有瘀血证,就用柴胡、桂枝、大黄治疗经典的躁狂症以活血化瘀,若合用栀子厚朴汤有清热、活血、镇静、疏肝的。
高血压、脑动脉硬化、脑萎缩、老年性痴呆,首先柴胡龙骨牡蛎汤,这张方是补脑的,在脑萎缩、老年性痴呆不宜补的时候,肾脏不允许进补的时候,这张方就是柴胡汤加龙骨牡蛎汤,我现在治疗不少老年性疾病的时候用这张方也不错、睡眠改善了,记忆力提高了,有的脑血管痴呆,柴胡汤加龙骨牡蛎汤合桂枝茯苓丸,这个药味不少,但是调体这药味是不能少的,如果是阿尔茨海默病就加用栀子厚朴汤。
更年期综合症也是可以。柴胡汤加龙骨牡蛎汤加麻黄。加麻黄对那些面黄、身重、反应迟钝的人,原来精力充沛但现在不行了的,有寒湿的用麻黄,甚至加附子、附子麻黄汤及附子甘草汤,有的甚至寒湿,人就发黑、发暗了,整个人这样子一到更年期就成这个样子了,这个可以麻黄附子细辛汤、麻黄甘草汤治疗更年期症。
男科的慢性前列腺炎、性功能障碍者,这些人很多都伴有心情抑郁的,很多大男人都觉得没面子,如果能有耐心抱着药罐子一吃吃3年,很有效果,若你单单是清营热是不行的,它不是热入营血症,他的表情淡漠、抑郁寡欢,整个就是一个柴胡证,好,一个柴胡汤加龙骨牡蛎汤一上去,就有用,以后他的性欲就来了。我看日本用这个治疗性功能障碍之类的阳痿,柴胡汤加龙骨牡蛎汤吃了以后,让人开心。中医里面有好多方,吃了以后让人情绪好转,所以要好好用经方,大有前途,所以说中国的方子,是自然的,我们有胆大、壮阳的药、有开心药、除烦汤。
癫痫:清代医学家徐灵胎说过:“此方能下肝胆惊痰,以之治癫痫必效”。“必效”两个字,很多是用胡汤加龙骨牡蛎汤的,牡蛎有效,确实我使用于小儿癫痫是有效的,但是能不能治愈,我不敢说。至少发作期就明显减少。
另外,柴胡加龙骨牡蛎汤也有另外一种体质状态。这种体质状态是体格中等、偏瘦,营养中等,面色发黄,与小柴胡汤体质是相似的,但大都有睡眠障碍和精神障碍的。多恶梦、易惊、不安乏力感,我曾经治疗一个老师,她上课就疲倦,各种检查没有异常,她补中益气汤、黄芪也吃不少,就是解决不了。就过来看,我一摸(她的)肚子就说你不是黄芪体质,是柴胡体质,不要吃黄芪,用柴胡汤加龙骨牡蛎汤加大黄,不能吃补药、补药都停掉,后来一剂之后就好很多。那么中老年人,有两胁下按之有抵抗感的,这是不错的。这种情况下,这是柴胡汤加龙骨牡蛎汤的一种体质亚型,相对来说,是精神状态明显,相对充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