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证对应和腹诊,改变了我开方的思路

2019年1月8日13:02:34 发表评论

作者/自殇君

我是一名大三在校生,在中医氛围不浓厚的西医院校里读针灸推拿,最近在收听娄绍昆老师的“一方一针解《伤寒》”音频订阅频道,真的受益良多。其中的“方证对应”和“腹诊”改变了我对开方的思路。

先说腹诊。

之前看《伤寒论》的时候,对书上的“心下痞硬”很迷惑,何为痞、何为硬?怎么看出别人是痞硬呢?泻心汤类的方是怎么开出来的呢?现在有了腹诊的概念之后,对《伤寒论》的理解更加深入了。而且,我觉得腹诊可以添加到切诊的过程中,对确定用方的把握更大。

因为,对于我们初学者来说,脉诊除了沉浮数迟容易把握,其他都心中无数,如果多了腹诊的辅助,就更能确定是何证用何方,弥补了初学脉诊时的许多不准确性。

然后说方证对应。

其实之前,我对开方的理解是辨出病因,再选方随证治之。在临床过程中,很容易辨出哪个脏腑存在问题,却很难辨别具体的情况。如我自己脾虚,脾虚湿盛的表现跟书上说的一样,但吃参苓白术散无效,反而吃四神丸取效。从此看出我的辨证仍不全面。

而且我发现,学校老师强调的辨证也是辨到脏腑,考试中也只需要辨到脏腑,可能这也是为了减少考试难度。但辨完脏腑的下一步,我不知该从哪辨?哪些是客症?哪些是主症?非常地迷茫。

如辨到脾肾阳虚,能用的方有很多,有主治,有兼治。书上介绍的方就有几个,虽有区别但感觉都能用。看其他医家用方时,能忽略其差距也能取效,这是另一个让我困惑的方面:近似方药到底在临床该怎么用?

伴随着方证概念的深入学习,我慢慢剖析症状,开方的思路也具体到每个症状,也有所感觉。特别是娄绍昆老师所说的“特异性方证”,真的很妙。

如葛根汤的特异性方证是“无汗,项背强几几,体质较壮”。之前看到中医书友会发的《葛根汤治阳痿》,就是方证对应了,治什么疾病皆有可能,这就是中医有意思的地方,万变不离其根本。看见病人符合特异性方证,就有用此方的大大可能,当然也需四诊合参。而且,我认为方证对应不只局限于应用于经方,也可用于各种辨证体系中。

现在用此思路看书,去寻找特“异性方证”,感觉挺有意思,没有以前那般枯燥。比如翻看《辅行诀》,看到每个方都想想它可能存在的“特异性方证”。

如大泄肝汤,我觉得它的“特异性方证”是“胁下痛引少腹,头痛目赤”。大泄肝汤比小泄肝汤证多了肝气上亢于头的各种症状,且情况更重。这样看书比以前抓住的重点更多,获得的信息量更准。但不足的地方就是,像我这种初学者很容易忽略注意客症与主症联系,这样不易提高中医基础水平。

对我而言,学习娄绍昆老师的方症对应只是一个开始,我期待着掌握更多的辨证思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